2010–2019
家譜和聖殿事工:印證和醫治
上一個 下一個


家譜和聖殿事工:印證和醫治

當我們搜集自己的家譜並代表我們的祖先進入聖殿時,神會在幔子兩邊同時實現所應許的祝福。

家庭關係可能是我們遇到的最有價值但最具挑戰性的經歷。我們許多人都曾與家人有過意見不同的時候。耶穌基督的教會在近代復興的時期,有兩位英雄人物之間就曾有過這種感覺。帕雷和奧申·普瑞特這對兄弟是早期的歸信者,也蒙按立為使徒。他們各自面臨信心的考驗,一路上卻憑著不可動搖的見證挺過去。兩人都為了真理的偉業作出極大的犧牲和貢獻。

在納府時期,他們的關係緊張且越演越烈,終於在1846年公然對峙,兩人的關係產生了一道既深且長的裂痕。帕雷最初寫信給奧申,希望修復他們之間的嫌隙,但奧申沒有回信。帕雷放棄了,相信他們永遠不可能再聯繫,除非奧申先寫信給他。1

幾年後,在1853年3月,奧申得知有一本關於威廉·普瑞特後代的書籍要出版,威廉·普瑞特是他們兩兄弟最早的美洲祖先。奧申看到這本珍貴的家譜收藏時,開始哭得「像個小孩」。他的心軟化了,並決定要修復他與哥哥之間的裂痕。

奧申寫信給帕雷說:「我親愛的哥哥,在我們祖先威廉·普瑞特中尉的所有後代裡,沒有一個比我們更熱切於搜集他後代的資料。」奧申是最早體會到後期聖徒有義務研究和編製家譜的人之一,這樣我們才能為祖先執行替代教儀。他的信接著說:「我們知道,我們祖先的神曾引領這一切。……請原諒我拖這麼久才寫信給你。……我希望你會寬恕我。」2暫且不提他們不可動搖的見證,他們對祖先的愛是消弭分歧、修補創傷、尋求和展現寬恕的催化劑。3

神指示我們去做一件事時,祂心中通常有許多目的。家譜和聖殿事工並非只是為了已逝者,也是為了祝福活著的人。對奧申和帕雷而言,這讓他們的心轉向彼此。家譜和聖殿事工提供力量,治愈了兩人之間需要被治癒的部分。

身為教會成員,我們確實有神所指派的責任,要找出自己的祖先並編撰家譜。這絕不僅是一個鼓勵我們去培養的嗜好,因為救恩的教儀對神所有的兒女都是必要的。4我們要找出那些還沒接受救恩教儀就死去的祖先。我們可以在聖殿執行替代教儀,而我們的祖先也可以選擇是否接受這些教儀。5我們也鼓勵幫助支會和支聯會成員準備他們的家庭名字。令人驚嘆不已的是,我們可以透過家譜和聖殿事工協助救贖死者。

我們參與今日的家譜和聖殿事工時,也有權獲得先知和使徒所應許的「醫治」的祝福。6這些祝福的涵蓋範圍、特性和在今生的結果,也同樣令人嘖嘖稱奇。這許多的祝福包括:

  • 加增對救主和祂贖罪犧牲的理解;

  • 加增的聖靈影響力,7讓我們在生活中感受到鞏固和指引;

  • 加增的信心,讓我們對救主的歸信更深刻持久;

  • 加增的能力和動力,讓我們學習和悔改8,了解自己的身份、來自何處,以及更清楚見到我們要去哪裏;

  • 加增的影響力,來淬鍊、聖化和調節我們內心;

  • 加增的喜樂,因為更有能力感受主的愛;

  • 加增的家庭祝福,無論我們目前、過去或未來的家庭情況如何,或者我們的家譜樹有多麼不完美;

  • 加增對祖先和在世親人的愛與感激,我們會因此不再感到孤單;

  • 加增的辨識能力,看出誰需要醫治,並且因此能在主的幫助下為其他人服務;

  • 加增的保護,抵禦誘惑和敵人日漸猖狂的勢力;以及

  • 加增的援助,來修補憂愁、破碎或焦慮的心,和治癒傷者。9

如果你曾祈求這其中的任何祝福,請參與家譜和聖殿事工。當你這麼做時,你的祈禱就會得到答覆。在代替死者執行教儀的時候,神在地面上的兒女便得到醫治。因此,羅素·納爾遜會長在他的第一篇總會會長信息中說:「各位在聖殿的崇拜以及為祖先所作的服務會造福你,讓你獲得更多的個人啟示及平安,也會加強你的決心,留在這條聖約道路上。」10

之前的一位先知也預見了活著的人和已逝者的祝福。11一位天上的使者讓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一座聖殿有水從中湧出。以西結得知:

「這水……必下到亞拉巴,直到〔死〕海。……,使水變甜(原文是得醫治;下同)。

「這河水所到之處,凡滋生的動物都必生活,……海水也變甜了。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12

值得注意的是這河水的兩個特徵。首先,雖然這條小河沒有支流,卻逐漸發展成一條大河,越流越寬闊,越流越深。個人與家人印證在一起時,聖殿所帶來的祝福也有類似的情形。當印證教儀將家庭焊接在一起,有意義的增長就會世代傳承。

其次,這條河所到之處,萬物復甦。聖殿的祝福也同樣具有驚人的醫治能力。聖殿祝福可以醫治心靈、生命和家庭。

請容我舉例說明。1999年,一位名叫陶德的年輕人因腦血管破裂而癱倒。雖然陶德和他的家人都是教會成員,但他們不怎麼活躍,也沒有人體驗過聖殿的祝福。在陶德生命的最後一晚,他的母親貝蒂在病榻旁輕撫著他的手,說:「陶德,如果你真的必須離開,我保證,我會完成你的聖殿教儀。」第二天早上,陶德被宣告腦死。外科醫生將陶德的心臟移植到我的患者身上,他的名字叫羅得,是一位相當優秀的人。

移植手術後幾個月,羅得知道了心臟捐贈者的家庭,便開始與他們通信。大約兩年後,陶德的母親貝蒂第一次去聖殿時,邀請羅得參加。羅得和貝蒂第一次見面是在猶他州聖喬治聖殿的高榮室。

後來陶德的父親,也就是貝蒂的丈夫過世了。幾年後,貝蒂邀請羅得代理她已故的兒子接受聖殿教儀。羅得心懷感激地這麼做了,替代的事工最後進展到猶他州聖喬治聖殿的印證室。貝蒂被印證給已故的丈夫,而擔任代理人的外孫就跪在祭壇的另一邊。然後,她淚流滿面地向羅得招手,要他加入祭壇邊的他們。羅得跪在他們旁邊,代理她的兒子陶德,而陶德的心臟仍還在羅得的胸膛裡跳動。然後羅得的心臟捐贈者陶德,與他的父母永遠印證在一起。陶德的母親信守了她幾年前對臨終兒子的承諾。

但故事並沒有就此結束。心臟移植15年後,羅得訂婚了,準備在猶他州普柔浮聖殿結婚,他邀請我執行印證的教儀。婚禮那天,我在印證室隔壁的一個房間裡會見了羅得和他美麗的新娘金恩,他們的家人和最好的朋友都在那裡等候。我與羅得和金恩短暫交談之後,問他們是否有任何疑問。

羅得說:「有。我捐贈者的家人來了,他們很想見你。」

我吃驚地問道:「你是說他們在這裡?現在?」

羅得回答說:「是的。」

我走到拐角處,把那些家人從印證室招呼出來。貝蒂、她的女兒和女婿加入了我們。羅得擁抱貝蒂,迎接她,感謝她的到來,然後把我介紹給她。羅得說:「貝蒂,這是瑞隆長老。他是這麼多年來照顧你兒子心臟的醫生。」她穿過房間,擁抱了我。在接下來的幾分鐘裡,房間裡的每個人相互擁抱,洋溢著喜悅的淚水。

等我們恢復平靜後,便移步到印證室,羅得和金恩在那裡印證為今世和全永恆的夫妻。羅得、金恩、貝蒂和我可以證明天堂就近在咫尺,那天還有其他人和我們一起,就是那些已經穿越死亡幔子的人。

儘管有悲劇、失落和艱難,神以祂無限的能力印證和醫治個人和家庭。我們有時候會把在聖殿中體驗到的感受比作天堂一瞥。13那天在猶他州普柔浮聖殿,C. S. 路易斯的這句話引起我的共鳴:「〔凡人〕認為『未來的幸福無法彌補』俗世的苦難,豈不知一旦觸及天堂,就會逆轉,甚至將痛苦變成榮耀。……那蒙福的人會說:『除了天堂,我們沒有住過別的地方。』」14

神必堅固、幫助和扶持我們;15祂必聖化我們最深切的痛苦。16當我們搜集自己的家譜並代表我們的祖先進入聖殿時,神會同時在幔子兩邊實現其中多項應許的祝福。同樣地,當我們幫助支會和支聯會中的其他人也這樣做的時候,我們也會受到祝福。不住在聖殿附近的成員藉著參與家譜事工,收集自己祖先的名字以執行聖殿教儀,也可以獲得這些祝福。

然而,羅素·納爾遜會長告誡說:「我們可以一整天從別人在聖殿和家譜方面的經驗中得到鼓舞,但是,我們必須實際做一些事,才能親自體會那種喜悅。」他繼續說道:「我邀請各位要透過祈禱,思考你們今年可以作什麼樣的犧牲,最好是時間上的犧牲,來做更多的家譜和聖殿事工。」17你一旦接受納爾遜會長的邀請,就會去探索、聚集你的家人,把他們連結起來。此外,祝福會像以西結所說的那條河那樣,流向你和你的家人。你會覺得要醫治的地方得到治癒。

在本福音期的早期,奧申和帕雷·普瑞特體驗到家譜和聖殿事工的醫治作用和印證效力。貝蒂、她的家人和羅得也體驗過。你也可以。耶穌基督藉著祂的贖罪犧牲,將這些祝福賜給所有的人,無論是死者還是活人。由於這些祝福,我們會覺得自己就好像「除了天堂,……沒有住過別的地方。」18我這樣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See Parley P. Pratt to Orson Pratt, May 25, 1853, Orson Pratt Family Collection,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in Terryl L. Givens and Matthew J. Grow, Parley P. Pratt: The Apostle Paul of Mormonism (2011), 319.

  2. Orson Pratt to Parley P. Pratt, Mar. 10, 1853, Parley P. Pratt Collection,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in Givens and Grow, Parley P. Pratt, 319.

  3. 值得注意的是,奧申·普瑞特不僅協助出版這本有關威廉·普瑞特後裔的書籍,幾年後,在1870年,他和家人更在鹽湖城的恩道門屋宇為書中記載的2,600多位已逝者執行代理洗禮教儀(see Breck England, The Life and Thought of Orson Pratt [1985], 247)。

  4. See Joseph Smith, History of the Church, 6:312–13.

  5. 見「為聖殿教儀所提交的名字」,總會會長團信函,2012年2月29日。那些被提交出來執行代理聖殿教儀的祖先名字,應與提交者有親屬關係。教會成員所提交出來的名字,一概不得來自未經授權的團體,例如知名人士及猶太大屠殺的受害者。

  6. 見達林·鄔克司,「明智而得體」,1989年12月,聖徒之聲,第18-23頁;陶德·克理斯多,「死者的救贖及對耶穌的見證」,2001年1月,利阿賀拿,第10-13頁;培道·潘,「你的家譜:現在就開始去做」,2003年8月,利阿賀拿,第12-17頁;多馬·孟蓀,「變化莫測時代中的永恆真理」,2005年5月,利阿賀拿,第19-22頁;亨利·艾寧,「讓心結合在一起」,2005年5月,利阿賀拿,第77-80頁;羅素·培勒,「信仰、家庭、事實與果子」,2007年11月,利阿賀拿,第25-27頁;羅素·納爾遜,「救恩和超升」,2008年5月,利阿賀拿,第7-10頁;羅素·納爾遜,「世世代代以愛相繫」,2010年5月,利阿賀拿,第91-94頁;大衛·貝納,「兒女的心轉向父親」,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24-27頁;李察·司考德,「救贖死者的喜樂」,2012年11月,利阿賀拿,第93-95頁;昆丁·柯克,「根與枝條」,2014年5月,利阿賀拿,第44-48頁;多馬·孟蓀,「加速事工」,2014年6月,利阿賀拿,第4-5頁;亨利·艾寧,「將心轉向的應許」,2014年7月,利阿賀拿,第4-5頁;大衛·貝納,「傳道、家譜與聖殿事工」,2014年10月,利阿賀拿,第14-19頁;尼爾·安德森,「『這個時代』的聖殿與科技」,2015年2月,利阿賀拿,第26-33頁;尼爾·安德森,「分享聖殿挑戰」,2015年2月,家庭探索日;昆丁·柯克,「家譜事工的喜悅」,2016年2月,利阿賀拿,第22-27頁;蓋瑞·史蒂文生,「聖職的權鑰和權柄在哪裡?」,2016年5月,利阿賀拿,第29-32頁;迪特·鄔希鐸,「讚揚所有拯救者」,2016年5月,利阿賀拿,第77-80頁;昆丁·柯克,「看見自己在聖殿裡」,2016年5月,利阿賀拿,第97-101頁;戴爾·瑞隆、路得·瑞隆和艾詩莉·瑞隆,「家譜及聖殿祝福」,2017年2月,利阿賀拿,第97-101頁;達林·鄔克司和蔻絲汀·鄔克司,「與永恆的家庭連結」,2018年3月,家庭探索日,LDS.org。

  7. 教義和聖約109:15

  8. 教義和聖約109:21

  9. 見培道·潘,「基列的油」,1988年1月,聖徒之聲,第14-16頁;耶利米書8:2251:8

  10. 羅素·納爾遜,「我們齊向前」,2018年4月,利阿賀拿,第7頁。

  11. 以西結書第40~47章;經文指南,「以西結書」。

  12. 以西結書47:8-9

  13. 見賓塞·甘,「天堂一瞥」,1972年4月,聖徒之聲,第4頁。

  14. C. S. Lewis, The Great Divorce: A Dream (2001), 69.

  15. 以賽亞書41:10

  16. 見「穩當根基」,聖詩選輯,第41首。

  17. 羅素·納爾遜及溫蒂·納爾遜,「透過聖殿和家譜事工開啟諸天」,2017年10月,利阿賀拿,第19頁。

  18. Lewis, The Great Divorce,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