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

「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

今天我們祈求每個男人和女人在離開這場總會大會時,會更堅定決心要真心彼此照顧。

套用拉爾夫·愛默生的話,「生命中最值得記念的時刻,就是我們感受到啟示所帶來的悸動。」1納爾遜會長,我不知道這個週末我們還能再承受多少「這樣的悸動」。我們有些人的心臟衰弱,但是當我想到這件事,我想到你也有辦法處理。你是多麼偉大的先知啊!

羅素·納爾遜會長在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作了非凡的宣布和見證,秉持著這樣的精神,我要見證這些調整都是獲得啟示的例子,而啟示從一開始就一直引領著這教會。這些調整提供了更多的證據,證明主在按時間加速祂的事工。2

對於所有渴望知道這些事情細節的人,請了解在本場大會結束時,會立即啟動一連串的作業,其中包括把總會會長團的一封信函寄給教會有其郵件地址的每位成員。所有的聖職和輔助組織領袖也會收到一份附件,是七頁的問答資料。最後,這些文件會立刻張貼在ministering.lds.org網站。「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3

現在關於納爾遜會長所賦予我和琴恩·賓翰姊妹的這項美好的指派任務,弟兄姊妹們,隨著定額組和輔助組織的事工在組織架構方面日趨成熟,同樣的,我們個人也應當變得成熟——每個人都要超越任何機械化、欠缺誠意而流於形式的例行公事,達到救主在其塵世傳道結束時所說的,作個真心誠意的門徒。當祂準備離開這些福音知識尚且不足、仍然感到困惑的一小群信徒時,祂並沒有列出一長串必須遵循的行政程序,或是把一大堆要填的三聯單報表交給他們。相反的,祂把他們要做的事歸結為一條基本的誡命:「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4

為了使我們更接近這樣的福音理想,這項剛宣布的聖職和慈助會施助概念會包含以下這些部分,而慈助會也已經落實了其中某些部分,並獲得美好的成果。5

  • 我們不再使用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這些用語。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的施助工作有很多是在家以外的場合進行的,而且有一部分是因為我們所作的聯繫將不再用教導準備好的課程來界定,雖然若有需要的話,確實也可以分享課程。施助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像對阿爾瑪時代人民的情形所描述的那樣,要「看顧他們的人民,並以正義的事來滋養他們。」6

  • 我們會繼續盡可能地拜訪家庭,但是當地的狀況——包括人數很多、路程遙遠,個人安全和其他艱難的情況等等——可能使我們無法做到每個月去拜訪每個家庭。誠如總會會長團在多年前所勸告的,盡你們所能去做。7除了為實際拜訪安排行程外,也可以用打電話、字條、簡訊、電子郵件、視訊聊天、教會聚會時的交談,一同參與服務計畫、社交活動,以及社群媒體所提供的各種機會,來補充你的聯繫行事曆。但是,我要強調在保持聯繫方面這種開闊的新觀點,並不包括我最近在某個汽車保險桿貼紙上所看到令人難過的言論。上面寫著:「如果我對你按喇叭,就表示你被家庭教導了。」弟兄們,懇請各位,(姊妹們絕不會有這種情形——我是對教會的弟兄們說),我們希望這些調整會促成更多的關心照顧,而非更少。

  • 對於這種比較新的、更加落實以福音為基礎的施助概念,我感覺到各位已經開始對回報時「怎樣才算」感到恐慌。請放鬆心情,因為不必交任何報告——至少不是每個月月底「勉強趕著去拜訪」的報告。在這方面我們也在努力變得成熟。唯一要回報的,是領袖在那一季與支會內的施助同伴團所作的面談次數。我的朋友們,這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這些面談是極為重要的。若沒有那些資訊,主教就無法獲得所需的資訊,來了解他人民屬靈和屬世的情況。要記住:弟兄施助者是代表主教團和長老定額組會長團,但並非取而代之。主教和定額組會長的權鑰遠遠超越這項施助概念。

  • 由於這項報告有別於你們所提交的任何報告,因此請容我強調:在教會總部的我們不需要知道你們怎樣聯繫你的人民,或何時何地聯繫,我們需要知道的是你們確實在作聯繫,而且在各方面盡你所能去造福他們。

弟兄姊妹們,我們整個教會有天上賜予的機會來顯明「在神……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8——去「承擔彼此的重擔,使重擔減輕」,並「安慰需要安慰的人」;9去施助寡婦孤兒、已婚的和單身的、堅強的和愁煩的、受壓迫的和強健的、快樂的和悲傷的——簡言之,即每一個人,因為我們都需要感受到溫暖的友誼之手,和聽到堅定的信心話語。然而我要提出警告,除非我們把這視為一項邀請,以勇敢、嶄新且更神聖的方式去彼此照顧,就像納爾遜會長所說的那樣,否則新的名稱、靈活彈性和較少的報告並不會讓我們的服務有絲毫改變。在我們提升自己的靈性眼界,更全面地奉行愛的律法時,我們要向多年來以這種方式服務的世代表達敬意。請容我舉出展現這種奉獻熱誠的最近一個例子,希望會有更多人了解主的這項誡命,「和〔我們的弟兄姊妹〕在一起,並堅固他們」10

今年1月14日,星期日,剛過傍晚5點的時候,我的年輕友人布瑞特·漢伯林和克莉絲汀·漢伯林在位於亞利桑那州坦佩的家中聊天,布瑞特在主教團服務了一整天,而克莉絲汀則剛忙完照顧五個孩子。

克莉絲汀去年似乎才成功地戰勝乳癌,突然間她昏倒在地,不醒人事。911接到電話後趕緊派來緊急救護人員,拼命地搶救她。布瑞特一面向神懇求禱告,一面很快地撥了另外兩通電話:一通是請他的母親來幫忙照顧子女,另一通是打給他的家庭教導教師愛德文·波特。他和後者通話的完整內容是這樣的:

愛德文看到來電顯示,說道:「嘿,布瑞特,什麼事?」

布瑞特叫喊著說:「我需要你來——快點!」

不到幾分鐘,布瑞特的聖職同伴就趕到他身邊,幫忙照顧孩子,開車載著漢柏林弟兄跟隨載送他妻子的救護車到醫院。在醫院裡,克莉絲汀昏迷不醒不到40分鐘後,醫生宣告她不治身亡。

布瑞特開始啜泣,愛德文用雙臂抱著他,和他一起哭泣——他們哭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愛德文讓布瑞特和聞訊趕來的家族其他成員在一起,他開車到主教家,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主教。很棒的主教立即趕往醫院,而愛德文則開車到漢柏林家庭的住處。在那裡他和趕來協助的妻子莎羅特,陪伴漢柏林家五個剛失去母親的孩子(年齡從12歲到3歲)一起玩耍。他們準備晚餐給孩子們吃,安排臨時的音樂活動,協助他們上床就寢

布瑞特後來告訴我,「這個故事動人的部分,不是愛德文在我打電話後立刻趕來。遇到緊急狀況時,總是有人願意幫忙。這個故事動人的部分是,他是我那時想到的人。有其他人住在附近。克莉絲汀的哥哥和妹妹就住在離我們不到五公里的地方。我們有很棒、最棒的主教。但是愛德文和我之間的情誼,讓我在需要幫助時,自然而然地就打電話給他。教會提供了有組織的方式,讓我們能更充份地奉行第二大誡命——去愛我們的弟兄姊妹、為他們服務和培養情誼,幫助我們更接近神。」11

愛德文談到這個經驗時說:「賀倫長老,這整件事奇特的是,布瑞特曾經擔任我們家的家庭教導教師,比我擔任他們的家庭教導教師更久。在那段時間,他以朋友的身份來拜訪我們,並非只是因為被指派的關係。他一直是個好榜樣,展現出活躍、關心的聖職持有人應有的榜樣。我的妻子、兒子——我們都認為,他不是出於義務而在每個月月底來把信息帶給我們;我們認為他是一位住在附近街坊,願意做任何事來造福我們的朋友。我很高興我能稍稍回報欠他的恩情。」12

弟兄和姊妹們,我要與各位一同向在教會歷史上,忠信地去愛和服務的每位街坊教師、支會教師、家庭教導教師和探訪教師致敬。今天我們祈求每個男人和女人——以及年紀較大的男青年和女青年——在離開這場總會大會時,會更堅定決心要真心彼此照顧,完全懷著基督純正的愛來做到這一點。儘管我們都會覺得力有未逮和能力不足——我們每個人都有挑戰——然而,願我們能與果園的主人併肩工作,13在回答祈禱、提供安慰、擦乾淚水,和使神心愛兒女的靈魂獲得超升這項艱鉅的神的事工上,成為父神的助手。14如果我們願意這麼做,就會變得更像基督真正的門徒,而我們都應當成為那樣的人。在這復活節主日,願我們像祂愛我們那樣彼此相愛,15我這樣祈求,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