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
    Footnotes
    Theme

    贖罪

    無論我們的成員和傳教士到哪裡,我們的信息都是講述對救主耶穌基督的信心和希望。

    我的信息是針對我們之中那些正遭受痛苦,背負著罪疚、軟弱、失敗、悲傷和絕望重擔的人。

    1971年,我奉派出席西薩摩亞的數個支聯會大會,其中包括到烏波盧島組織一個新支聯會。進行過一些面談後,我們租了一架小型飛機到薩瓦伊島舉行支聯會大會。飛機降落在法阿拉的一片草地上,預計在第二天下午再度飛回來,把我們載回烏波盧島。

    我們計劃從薩瓦伊回去的那天下著雨,得知來接我們的飛機無法在潮濕的土地降落後,我們便開車到島的最西端,那裡有一座珊瑚礁,上面有個可以權充跑道的地方。我們一直等到暮色蒼茫還是沒有飛機抵達,最後,透過無線電才得知,由於有暴風雨,飛機無法起飛。我們於是再以無線電回傳消息,說會搭船前往,在木里法努會有人來接我們。

    我們從薩瓦伊港口搭乘一艘40英尺(12米)長的船出發,船長問傳道部會長是否有手電筒。幸運的是他帶了,而且把它當作禮物送給船長。我們在波濤洶湧的海上航行了13英里(21公里),來到烏波盧島,渾然不知一道猛烈的熱帶風暴其實已經侵襲該島,而我們正直奔到暴風裡。

    我們抵達木里法努的港口時,必須先通過一條滿布暗礁的狹窄通道。岸邊山丘上的一道燈光和較低處的第二道燈光,會標示出那條狹窄通道的位置。當人們操控船隻,使這兩道燈光上下相疊,船身便會保持在正確的直線上,進而順利穿越沿途密布的險惡暗礁。

    但是那天晚上,只有一盞燈亮著。兩位長老在碼頭等候迎接我們,然而我們渡海的時間比平常久,長老等候著船隻的蹤影等了好幾個小時後,都疲倦地睡著了,而且疏忽未把第二盞較低的燈打開。結果,我們看不清那條可以穿越岩礁的通道。

    船長盡其所能地對準岸上高處的燈光,掌控著船身,同時另一名船員以借來的手電筒在船頭查看前方岩礁,這時耳邊不時傳來海浪撲打在岩礁上的陣陣巨響。當接近到足以用手電筒看到岩礁的時候,船長瘋狂地大喊倒退,我們於是退了回去,再度嘗試找到那條通道。

    經過多次嘗試,船長知道不可能找到通道,我們不得已只好設法趕到40英里(64公里)外的亞畢亞港。兇猛風暴的威力,令我們毫無招架之力。就我記憶所及,我不曾處在那麼晦暗的地方。

    我們在第一個小時毫無進展,即使發動機已經馬力全開還是如此。船身一次次奮力開上如山的巨浪,但每每因螺旋槳在浪頭離開水面而動力全失,停滯不前;然而在下滑到巨浪的另一側之前,那螺旋槳的劇烈振動又使得船身幾乎解體。

    我們趴在貨艙蓋上面,雙手緊抓住一端,腳趾鉤住另一端,以免被海浪沖到海裡。馬可‧李多弗弟兄沒抓牢,整個身體被拋出去撞到低處的鐵欄杆。他的頭被割傷,但幸好有欄杆擋住,使得他沒有被海浪沖走。

    最後,我們得以向前航行,在天快亮時終於駛進亞畢亞的港口。許多船隻為了安全起見,互相綁在一起。碼頭上擠滿了船隻,我們慢慢地爬過那些船,盡量不去驚擾睡在甲板上的人,然後費了一番功夫到培瑟加,把衣服弄乾,再前往范魯太去組織新的支聯會。

    我不知道那時候是誰在木里法努的海灘上等我們,我拒絕讓人們告訴我。不過事實上,少了那道低處的燈光,我們可能都已經葬身海底了。

    在我們的聖詩本裡有一首非常古老而且很少唱的聖詩,這首聖詩對我而言具有非常特別的意義。

    天父燈塔閃耀慈光,

    永永遠遠照萬方;

    命令你我看守燈塔,

    岸邊燈火莫延宕。

    低處燈光且要點亮,

    向汪洋投射微光。

    疲弱水手力搏浪濤,

    靠你獲救,免淪亡。

    罪惡暗夜籠罩四方,

    怒海驚濤震雲霄。

    熱切目光引頸眺望,

    苦苦尋覓岸上光。

    親愛弟兄,謹守微光;

    飄搖水手正悽惶,

    千迴百轉欲尋港灣,

    暗夜漆黑恐迷航。1

    今天我要對那些可能已經迷失、正在尋求那道低處之光的人講話,希望能提供幫助,引導他們回來。

    我們從一開始就明白,我們在塵世生活中都不完全,神並沒有期望我們在一生中不會違背任何律法。

    「因為自然人是神的敵人,自亞當墜落時起如此,將來也如此,永永遠遠也如此,除非他順服神聖之靈的勸導,脫離自然人,藉著主基督的贖罪而成為聖徒。」2

    我們從無價珍珠裡了解到:「沒有不潔的東西能住在[神的國度]」,3因此神為所有犯罪的人提供了一項方法,使他們能悔改、變得配稱,進而再度回到天父身邊。

    有一位中保、救贖主被揀選,祂會過完美的一生,不犯任何罪,並且「獻上自己作贖罪祭,為所有懷著破碎的心和痛悔的靈的人滿足律法的要求;祂並不為其他人滿足律法的要求。」4

    關於贖罪的重要,我們在阿爾瑪書中學到:「贖罪是必定要完成的;……否則世人都必滅亡。」5

    如果你不曾犯下任何過錯,那麼便不需要救主的贖罪。如果你曾經犯了過錯──我們都曾犯下或大或小的過錯──那麼就極需要了解可以用什麼方法除去那些過錯,使你不會繼續處在黑暗中。

    「[耶穌基督]是世界的光和生命。」6 當我們將目光專注在祂的教導,就會獲得指引,來到靈性安全的港灣。

    信條第三條載明:「我們信經由基督的贖罪,全人類都可以藉著服從福音的律法和教儀而得救。」7

    約瑟F.‧斯密會長曾教導:「世人無法寬恕自己的罪;無法使自己從自己犯罪的後果中得到潔淨。他們可以停止犯罪,可以在以後做正義的事,使他們的作為能為主所接受,配稱獲得主的垂顧。但那些他們過去對自己和他人所犯的,且似乎是不可能由他們自己來彌補的過錯,要由誰來彌補呢?藉著耶穌基督的贖罪,悔改之人曾犯的罪會被洗去;這些罪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見以賽亞書1:18]。這就是賜給你們的應許。」8

    我們並不完全了解主是如何成就贖罪的,然而我們知道被釘十字架的酷刑,只是主所受的劇烈痛苦中的一部分而已,那劇烈的痛苦始於基督受難的聖地客西馬尼園,在各各他結束。

    路加記載:

    「[他]離開他們約有扔一塊石頭那麼遠,跪下禱告,

    「說:『父啊!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

    「有一位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他的力量。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9

    就我所知,只有一段記載是以救主自己的話來描述祂在客西馬尼園所承受的一切。那項啟示記錄道:

    「因為,看啊,我,神,替全人類承受了這些,他們若肯悔改就可以不受苦;

    「但是他們若不肯悔改,就必定像我一樣受苦;

    「那種痛苦使我自己,甚至神,一切中最偉大的,也因疼痛而顫抖,每個毛孔都流血。」10

    在你的一生中,可能曾經去了你不應該去的地方,做了你不應該做的事。如果你願意離棄罪惡,那麼有朝一日,你將能夠體會到經由完全的悔改所帶來的平安。

    無論我們曾經犯了什麼樣的過錯,無論我們的行為可能傷害別人多深,那種罪疚都可以全部清除。對我來說,經文中最美的句子也許就是主說:「看啊,凡悔改自己的罪的,就被寬恕,我,主,不再記住那些罪。」11

    那正是耶穌基督的福音和贖罪所應許的:讓所有前來、願意加入的人,都經歷一項經驗,使他們在生命結束時,都已經悔改自己的罪,並且經由基督的血被洗淨,而能穿過幔子。12

    這正是後期聖徒在世界各地所做的事,我們把這道偉大的光提供給所有在黑暗中迷失方向的人。無論我們的成員和傳教士到哪裡,我們的信息都是講述對救主耶穌基督的信心和希望。

    約瑟‧斐亭‧斯密會長填寫了「旅程是否看似漫長?」這首聖詩的歌詞。他是我的一位摯友,歌詞裡包含的鼓勵和應許,是送給所有努力跟隨救主教導的人:

    旅程是否看似漫長,

    道路崎嶇陡峭,

    一路上滿是荊棘和棘藜?

    你在炎炎烈日,

    奮力爬向山頂,

    雙腳是否被銳利的石塊割傷?

    擔負辛勞重擔的你,

    內心是否悲傷軟弱,

    靈魂疲乏困倦?

    必須扛起的重擔,

    是否沉重不堪?

    重荷無人分擔?

    切莫灰心沮喪,

    旅程此刻已經展開;

    偉大聖者依然向你招手。

    要喜悅地仰望,

    緊握祂的手;

    祂必帶領你到嶄新高處──

    在那聖潔之地,

    所有煩惱止息,

    你的生活將擺脫所有罪惡,

    不再有人流淚,

    不再有人悲傷。

    緊握祂的手,與祂一同進入那個地方。」13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