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達到真正成長的救援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達到真正成長的救援

拯救靈魂是救主召喚我們所有的人去從事的事工

最近幾個月以來,我們在教會中更為強調「真正的成長」,就是帶領所有願意的人來接受及遵守聖約和拯救的教儀,並且在生活中保有阿爾瑪所描述的內心巨大的改變(見阿爾瑪書5:14)。若要在教會中帶來真正的成長,最有意義也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就是主動伸出援手去救援那些已經接受洗禮但卻在較不活躍狀態中徘徊的人,這些人缺乏祝福和救恩的教儀。無論我們個人的召喚為何──家庭教導教師或探訪教師、主日學教師、主教、父親、母親,或是總會持有權柄人員──都可以透過有意義的方式投入救援的工作。畢竟,帶領所有的人──我們的家人、非成員、較不活躍的人、罪人──歸向基督以及接受救恩的教儀,是我們共同的神聖召喚。

大約30年前的某個星期日早晨,我還在支聯會會長團中服務時,我們接到了自己支聯會中一位忠信的主教打來的電話。他表示自己支會的成長非常迅速,已經無法提供有意義的召喚給所有配稱的成員了。他請求我們把支會劃分開來。我們身為支聯會會長團的人在等待這項核准時,決定拜訪該支會,並召喚所有這些美好配稱的弟兄姊妹們擔任支聯會傳教士。

我所拜訪的第三個人,是一位在當地就讀大學的年輕女學生。在閒聊了一會兒後,我向她提出召喚,請她擔任傳教士。在經過一陣沉默後,她說:「會長,您不知道我在教會中並不活躍嗎?」

我在沉默了片刻後,說道:「不,我不知道你不活躍。」

她回答說:「我已經好幾年沒在教會中活躍了。」然後她說道:「難道您不知道,人若一直不活躍,要回來就沒那麼容易了嗎?」

我回答說:「不。你的支會上午九點開始聚會,你只要進了教堂,就是和我們在一起了。」

她說:「不是的,沒有那麼容易。你會擔心很多的事情,像是有沒有人會和你打招呼,或是聚會的時候,自己會不會孤單地坐著,沒有人注意到你,還有你是否會受到接納,你的新朋友會是誰。」

她雙頰流淚,接著說:「我知道我的父母已經為我祈禱了好幾年,希望我能回到教會裡。」她在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我過去三個月當中都祈求能找到恢復活躍的勇氣、力量和方法。」然後她問道:「會長,您認為這項召喚會是這些祈禱的回答嗎?」

我開始熱淚盈框,回答說:「我相信主已回答了你的祈禱。」

她不只接受了那召喚,也成為一位很好的傳教士。我確信,她不只為自己帶來了很多快樂,也為她的父母,可能也為其他的家人帶來很多的快樂。

我從這次和幾次類似的面談中學到或被提醒了幾件事情:

  • 我學到,許多較不活躍的成員,每天都有家人跪下來懇求主幫助他們救援所愛的親人。

  • 我學到,較不活躍的成員要再走進教會,並不是那麼容易和自在的。他們需要幫助、需要支持、需要交誼。

  • 我學到,有較不活躍的成員正努力並且願意去尋找恢復活躍的道路。

  • 我學到,許多較不活躍的成員如果受到邀請就會願意接受召喚。

  • 我學到,較不活躍的成員應該受到同等的對待,同樣被視為慈愛之神的兒女。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想,如果當時我把她當作較不活躍成員來看待她,那次的面談會有什麼結果。我留給各位去判斷。

使活躍一直是主的事工當中很重要的一環。雖然救援是每位成員的責任,然而亞倫和麥基洗德聖職的持有人有責任帶頭做此事工。畢竟,這就是聖職服務的目的──帶領所有的人立下超升的聖約;帶來平安、快樂和自我價值。

你們若回想摩爾門經的記載就會記得,當小阿爾瑪發現卓倫人已叛離教會時,他組織了一個使活躍的團隊去拯救這些人。當他們從事自己的指派任務時,阿爾瑪說出了這些話來向主懇求:

「主啊,求您恩准我們,使我們能藉著基督而成功地再度帶領他們歸向您。

「主啊,看,他們的靈魂很寶貴,他們有許多人是我們的弟兄;因此,主啊,求您賜我們力量與智慧,使我們能帶領我們這些弟兄再歸向您。」(阿爾瑪書31:34–35)。

幾個月前,在會見新歸信者和較不活躍成員後,有一位已經恢復活躍、年齡和我相近的男士走過來對我說:「我是一個大半輩子都不是很活躍的人。我在早年就離開教會。但我現在回來了,我和我的內人在聖殿服務。」

我為了讓他知道這一切都很好,作了類似這樣的回答:「結尾好,一切都好。」

他回答說:「不,並不是一切都好。雖然我回到了教會,但卻已失去了我所有的子女和孫子女。我現在正看著自己的曾孫子女流失──他們都離開教會了。並不是一切都好。」

在教會的早期,我們家族有一位祖先在歐洲加入了教會。他的一個兒子變得不活躍。艾格利姊妹和我試圖找出這位祖先不活躍的後代。

我和我妻子很容易就有了結論,那就是:根據合理的推測,在接下去的那六個世代中,可能有多達3,000名的家族成員流失。現在再加上預估的兩個世代,理論上可能有近20,000到30,000名我們天父的兒女流失了。

我們受到吩咐去救援,這吩咐是以教會一項最基本的教義做為基礎。

「記住,在神眼中,靈魂的價值是大的;

「因為看啊,主,你們的救贖主,忍受了肉身的死亡;因此,祂忍受了全人類的痛苦,讓全人類可以悔改而歸向祂。 ……

「假如你們辛勤終生,呼籲這人民悔改,即使只帶領一個靈魂歸向我,你們同他在我父國度中的快樂該是多麼大呀!」(教約18:10–11,15)。

我一生當中曾有幸能救援幾個較不活躍的成員。現在,當我帶領一個人在教會裡恢復活躍時,我看到的不是只有一個靈魂──我看到的是六個、七個,甚至是更多的世代──那是成千上萬的靈魂。然後我會想到這節經文:「即使只帶領一個靈魂歸向我,你們的快樂該是多麼大呀」(教約18:15)。

主對祂的使徒們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馬太福音9:37)。做工的人不一定少。我們在世界各地有成千上萬的聖職持有人,他們有能力且配稱,還有數百萬承諾付出的教會成員。我們有積極運作的支會議會、聖職定額組、慈助會以及其他組織,全都負有去救援的任務。拯救靈魂是救主召喚我們所有的人去從事的事工。

我剛才在演講當中談到阿爾瑪和他的同伴們在著手救援卓倫人時,阿爾瑪所獻上的祈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約有500名美國士兵和協助美軍的當地人民被關在戰俘營裡。由於這些戰俘飽受苦楚,而且他們的安危令人感到憂心,因此美軍挑選了大約100名的士兵組成一支志願部隊去營救他們。指揮官在集合志願人員後,對他們下達了這樣的指示:「今晚請各位與你們的宗教領袖見面,你們要跪下向神起誓,只要你們一息尚存,就不會讓這些人多受片刻的苦」(see Hampton Sides, Ghost Soldiers: The Forgotten Epic Story of World War II’s Most Dramatic Mission[2001], 28–29)。這次成功的營救使人脫離肉體和屬世的痛苦。相較於此,我們能不勇敢地努力救援那些承受靈性和永恆苦果的人嗎?我們對主獻出的承諾能夠比這個更少嗎?

最後,身為基督真實的教會之成員,我們的承諾源自於這項事實:主為了我們每一個人受苦──無論是非成員、較不活躍的成員、甚至是罪人及我們的每一個家人,都是一樣。我相信,我們能將福音的喜樂、平安與甜美帶給成千上萬的人,甚至是這些人往後好幾代中數以百萬計的人。我相信我們能成功,因為這是主的教會,而藉由我們的聖職和成員的身分,我們已被召喚來獲得成功。我向你們作這樣的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