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小孩子要牽引他們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小孩子要牽引他們

丈夫和妻子必須了解他們的首要召喚──永遠不會卸任的召喚──就是彼此照顧,然後看顧兒女。

許多年前,某個寒冷的夜晚,我在日本的火車站,聽到有人拍打我臥鋪車廂的窗戶。那是一個凍僵的小男孩,穿著破舊的襯衫,腫脹的下巴上綁著一條骯髒的破布。他頭上長滿了疥瘡,手裡拿著生鏽的錫罐和湯匙,一看就是個乞討的孤兒。我奮力要把門打開,給他一些錢的時候,火車就開走了。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挨餓的小男孩孤伶伶地佇立在寒冷的夜裡,手上拿著空錫罐的模樣。我也忘不了當火車緩緩駛離時,就這樣讓他站在月台上,我內心是多麼沮喪無力。

幾年後,我和施羅德‧杜長老在秘魯安地斯山上的庫斯科城一間狹長的屋子裡舉行聖餐聚會,屋子的門對著街道敞開著。那天晚上,杜長老在演講時,有一個大約六歲的小男孩出現在門口,身上穿著一件長到膝蓋的破襯衫。

我們左邊的小桌子上擺著裝有麵包的聖餐盤。這個飢腸轆轆、遊盪街頭的孤兒看到麵包,就沿著牆壁慢慢靠近。快要走到桌子前面時,坐在靠走道的一位婦女看見他,神情嚴厲地搖著頭,把他趕到門外,與暗夜為伍。我內心非常難過。

後來這個小男孩回來了。他沿著牆壁悄悄前進,目光從麵包轉到我身上。就在他幾乎要走到那個婦女可以再次看到他的地方時,我向他伸出雙臂,他跑向我,我抱他坐在我的腿上。

後來,我讓他坐在杜長老的椅子上,這是有象徵意義的。閉會祈禱後,這個挨餓的小男孩飛快地消失在黑夜裡。

我回家後,把這個經驗告訴了賓塞‧甘會長。他深受感動,對我說:「你抱在腿上的是一個國家。」他不止一次對我說:「這件事情的意義遠超過你現在所能理解的。」

我造訪拉丁美洲國家將近100次,一直都在人群當中尋找那個小男孩。現在,我懂甘會長那句話的意思了。

我在鹽湖城的街上也遇到另一個冷得發抖的男孩。那也是個寒冷的冬夜。我們吃完聖誕節晚餐,從飯店走出來,街上迎面走來六個或八個大聲喧嘩的男孩。這麼冷的天,他們應該都待在家裡才對。

有一個小男孩沒穿外套。他邊走邊跳,試圖驅走寒意,然後消失在街角,想必是回到破舊的小公寓裡,躲進被子不夠暖和的床上。

每天晚上,我蓋上被子時,都會為那些沒有暖和的床鋪可以睡覺的人祈禱。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我駐紮在日本大阪。這個城市被炸得滿目瘡痍,街上到處都是四散的磚塊、瓦礫和炸過的彈坑。雖然樹木大多都被炸毀,但少數枝幹殘缺不全的樹木依舊挺立,勇敢地吐出新綠的嫩枝。

有一個瘦弱的小女孩,穿著破舊的彩色和服,忙著採集黃色的梧桐葉,作成花束。這個小女孩在踩過殘垣斷瓦,採集樹葉時,對於四周滿目瘡痍的景象似乎渾然不覺。她找到了她自己世界裡僅存的美麗。或許,我應該說,才是她世界中那幅美麗的景象。一想到她,我的信心就提振了。這小孩可以說是希望的化身。

摩爾門說:「小孩子因基督得生命」1,他們是不需要悔改的。

上個世紀初,有兩位傳教士在美國南部的山區工作。有一天,他們在山上看見一群人聚集在山下的一塊空地上。傳教士通常沒有很多人可以傳教,於是下山到那塊空地去。

有個小男孩溺斃了,他們正在舉行喪禮。他的父母請了牧師來為他們的兒子「說幾句話」。傳教士站在後面,巡迴牧師則面對著這對哀傷的父母開始講道。這對父母想從這位牧師那裡聽到安慰的話語,但卻大失所望。

他嚴厲地譴責他們之前沒有讓小男孩受洗。他們一次又一次耽擱了洗禮,現在一切都太遲了。他直接了當地告訴他們,小男孩已經下地獄了,而且都是他們的錯。小男孩會承受無盡的痛苦都要怪他們。

講道結束,墳土填上之後,長老們走向這對悲傷的父母,對這位母親說:「我們是主的僕人,為你們帶來了一個信息。」這對啜泣不已的父母聆聽著,兩位長老讀出這方面的啟示,並為那能救贖活人及死者的復興的權鑰作見證。

我有點同情那位牧師。就他所獲得的光和知識來講,他已經盡力而為了。但是他所能提供的,事實上並不止於此。這世上已經有了圓滿的福音。

長老們來了,擔任安慰者、教師、主的僕人,蒙得權柄來宣講耶穌基督的福音。

我提到的這些小孩子代表了我們天父所有的兒女。「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箭袋充滿的人便為有福。」2

創造生命是已婚夫妻的重責大任。作稱職且負責的父母是今生的一大挑戰。任何男人和女人都無法獨自生育小孩,也就是說小孩是有雙親的──有父親,也有母親。這是任何模式或過程都無法取代的。

很久以前,有個婦女流著眼淚告訴我,她在大學時代和男朋友犯了一個嚴重的錯。男方安排她去墮胎。後來,他們畢業後結婚,也生了幾個小孩。她告訴我她現在非常痛苦,因為她看到自己的家庭和活潑健康的小孩,總會因為他們失去的那個孩子而內心有所缺憾。

這對夫妻假如了解並運用贖罪,就會知道這些經驗和他們所受的痛苦是可以撫平的。沒有任何痛苦會永久持續。這並不容易,但人生原本就不是容易或公平的。悔改和寬恕所帶來的恆久希望永遠都值得去努力。

另外一對年輕夫妻淚流滿面地告訴我,他們剛從醫生那裡回來,醫生說他們無法懷孕生子。聽到這個消息,他們的心都碎了。當我告訴他們,其實他們很幸運時,他們覺得很訝異,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我告訴他們,他們的狀況永遠比其他可以當父母卻拒絕並自私地規避這項責任的人好得多。

我告訴他們:「至少你們想要孩子,這份渴望對於你們今生和來生都將有好處,因為這會帶來屬靈和情感上的安定。到最後,與那些可以生育卻不想要孩子的人比較起來,你們的景況會一定會好得多,因為你們想要孩子卻無法生育。」

還有一些人,一直沒有結婚,因此沒有孩子。有些人則因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必須以單親父母的身分來養育小孩。這些都是暫時的。在永恆的計畫中──未必是在今生──正義的渴望和期盼終將實現。

「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3

教會所有活動的最終目的就是要確定丈夫、妻子和他們的兒女在家裡是快樂的,確定他們受到福音原則和律法的保護,並且看到他們安全地印證在永恆聖職的聖約裡。丈夫和妻子必須了解他們的首要召喚──永遠不會卸任的召喚──就是彼此照顧,然後看顧兒女。

我們在親職中的一大發現就是,對於真正重要的事,我們從子女身上學到的遠比我們以往從父母身上學到的更多。我們會逐漸明白以賽亞的預言「小孩子要牽引他們」4這句話所蘊含的真理。

在耶路撒冷,「耶穌便叫一個小孩子來,使他站在他們當中,

「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

「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5

「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耶穌給他們按手,就離開那地方去了。」6

我們在摩爾門經中讀到耶穌基督造訪新大陸的記載。祂治癒並祝福人民,還命令他們把小孩子帶到祂面前來。

摩爾門寫道:「他們就把小孩帶來,放在祂周圍的地上,耶穌站在中間;群眾紛紛讓路,直到所有的小孩都被帶到祂那裡。」7

然後祂又命令人民跪在地上。小孩子圍在救主四周,祂也跪下,向天父禱告。救主作完禱告後,就哭了,「祂一一抱起他們的小孩,祝福他們,並為他們向父禱告。

「祂這麼做以後,又哭了。」8

我可以體會救主對小孩子所表達的情感。我們若效法祂為「那些小孩」9祈禱、祝福和教導他們的榜樣,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我們家有11個小孩,我排行第10。就我所知,我的父親或母親在教會都不曾擔任過重要的召喚。

我的父母忠信地履行了他們最重要的召喚,就是為人父母的召喚。父親以正義領導我們的家庭,從不生氣或害怕。母親溫柔的勸勉彰顯出父親有力的榜樣。福音在我們潘家每一個人的生活中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而且遍及好幾代,至少我們看到的是這樣。

我希望別人認為我像父親一樣好。在我聽到天父說「很好」這句話以前,我希望能先聽到我塵世的父親這麼說。

我想過很多次,在我的家裡,父親算是較不活躍的成員,為什麼我會被召喚為使徒,後來又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會長呢?在十二使徒當中,我並不是唯一符合這種情況的人。

最後,我可以明白和了解,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情況,我才被召喚。我明白為什麼我們作領袖的,在教會中所做的一切,就是要為父母和子女提供方法,讓全家人有時間在一起相處。聖職領袖必須謹慎,確使教會以家庭為重。

許多有關奉行耶穌基督福音的事,是無法用出席紀錄上的數字或圖表來衡量的。我們要是讓自己忙於教會建築、預算、計畫和程序,很可能就會忽略耶穌基督福音的真正精神。

常常有人來告訴我:「潘會長,如果怎麼怎麼樣,不是更好嗎?」

我多半會阻止他們,說:不行,因為我怕接下來聽到的是一個新的活動或計畫,會增加各個家庭在時間和財物方面的負擔。

家庭時間是神聖的時光,應該受到保護和尊重。我們敦促教會成員要奉獻時間給自己的家人。

我和內人剛結婚的時候,就決定我們會負起責任,接納每一個誕生到我們家來的小孩,而且我們會參與他們的出生和成長。如今,他們都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家庭。

我們結婚以後,有兩次,分別在兩個兒子出生時,醫生告訴我們說:「這次大概保不住這個小孩。」

我們兩次的回答都是:只要這個小生命能夠保住,我們一定不惜性命地全力照顧他。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領悟到天父對我們每一個人必定也是同樣的用心。這真是來自神的靈感。

我和潘姊妹現在已步入遲暮之年,我們知道也見證我們的家庭可以成為永恆。只要我們遵守誡命,徹底地過福音生活,必然會受到保護並得到祝福。有了孩子、孫子女和曾孫子女以後,我們的願望就是在這個越來越大的家庭裡,每一個成員對這些小寶貝都能同樣的用心。

父母親們,下次當你們懷裡抱著新生嬰兒的時候,內心對生命的奧妙和目的一定會有更深的體認。你們會更了解教會的本質,更了解家庭為什麼在今生和永恆中是最基本的單位。我見證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真實的,稱為幸福計畫的救贖計畫是為家庭制定的計畫。我向主祈求,願教會裡的家庭、父母和小孩都蒙受祝福,願這事工照天父的旨意向前邁進。我這樣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