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眾先知對慈助會的遠見:信心、家庭、扶助
上一個 下一個


眾先知對慈助會的遠見:信心、家庭、援助

信心、家庭和援助──這三個簡單的詞正闡明了眾先知對教會姊妹所懷的遠見。

最近幾年,我常感覺應該多談一些慈助會的事,談談它的目的和特性,1它的歷史價值,2它的事工,以及它和主教及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之間的夥伴關係。3而現在最重要的,似乎應該特別著重於眾先知對慈助會的遠見。4

正如主的眾先知一直在教導長老和大祭司,他們的目的及職責為何,這些先知也論及他們對慈助會姊妹所懷的遠見。他們的忠告顯明了慈助會的目的是在提升信心和個人正義,鞏固家人與家庭,以及找出和幫助有需要的人。信心、家庭援助──這三個簡單的詞正闡明了眾先知對教會姊妹所懷的遠見。

自從主透過約瑟‧斯密復興祂的教會以來,眾先知都曾提到姊妹們務必要完全參與主的事工。他們談到堅強、忠信、忠於目標的婦女,都了解自己的永恆價值和目標。先知約瑟在建立慈助會的時候,指示其第一任會長要「主領這個組織,照顧貧困者──提供他們所需,並處理這組織的各項事務。」”5他預見到這個組織是個「菁英團體,遠離世上一切邪惡。」6

本教會第二任總會會長,百翰‧楊吩咐他的兩位諮理和十二使徒定額組去指導主教,要「讓〔姊妹們〕在各支會成立慈助會。」他又說:「有些人也許認為這是件小事,事實卻不然。」7

後來,約瑟F.‧斯密說,世俗的組織「是由男人創設的,或是由女人創設的」,但慈助會截然不同。慈助會「是由神設立、由神認可、由神制定、由神按立。」8約瑟‧斐亭‧斯密會長告訴姊妹們說,她們已「被賦予能力和權柄去完成許多事情。」9他說:「妳們是世上最偉大[的婦女]組織的成員,這組織是神在世上國度的重要部分,其設計與運作方式,會幫助這組織裡的忠信成員在天父的國度中獲得永生。」10

深遠的影響力

每一年都有成千上萬名新的姊妹加入這個不斷擴展的「姊妹圈子」。11她們加入之後,無論住在哪裡、在哪裡服務,都是慈助會的一員,享有慈助會的交誼。12由於慈助會如此重要,總會會長團極切望女青年能在年滿18歲之前,就儘早開始為進入慈助會作準備。13

慈助會不是一項計畫。它是主的教會中一個正式的組織,是「由神按立」來教導、鞏固、啟迪姊妹,有關信心、家庭及援助的各項宗旨。慈助會應該是後期聖徒婦女的生活方式,其影響力會延伸到星期日課程或社交聚會之外。她們跟隨的是在古代主的教會中,與主耶穌基督並祂的使徒一起服務的那些女性門徒的樣式。14我們所受的教導是:「女性有義務將慈助會所倡導的美德帶進自己的生活中;正如男性有義務讓聖職所倡導的品格典範落實在自己生活中。」15

先知約瑟‧斯密在組織慈助會時,教導姊妹們要「救助窮困者」和「拯救靈魂」。16在拯救靈魂的這項責任中,姊妹們已蒙授權,要用深遠的影響力,來組織並參與這事工。當約瑟‧斯密告訴姊妹,慈助會的組織會讓她們準備好蒙得「聖職的特權、祝福和恩賜」時,17他也同時向她們闡明了主的救恩事工。拯救靈魂包括了分享福音和參與傳道事工,包括了要參與聖殿及家譜事工,包括了要盡一切所能地,在屬靈和屬世上成為自立。

約翰‧維特蘇長老說,慈助會旨在「解除貧窮,解除疾病,解除憂慮,解除無知──解除一切會阻礙婦女得到喜悅和進步的障礙。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使命!」18

培道‧潘會長將慈助會比作為「一個(具有保護作用的)圍牆」。19保護姊妹和她們家庭的這項責任使得探訪教導中的看顧和施助,以及其他服務更富意義。我們彼此施助的這番努力,同時也顯明了我們願意記得我們與主所立的聖約。在「施助貧窮困苦的人」這項責任上,我們要與主教合作,來看顧聖徒在屬世和屬靈上的各項需要。20

賓塞‧甘會長說:「現在有許多姊妹是穿著破衣──靈性的破衣──在度日。她們有權利穿上錦袍──靈性的錦袍。……能進入姊妹們的家中,將她們身上的破衣換成錦袍,〔這〕是妳們的特權。」21海樂‧李會長分享了以下的遠見。他說:「你們看不出主為什麼要交待……慈助會去探訪這些家庭嗎?因為除了夫子本人以外,教會中再沒有其他人比你們更仁慈有愛心,更能充分理解這些人的內心和生活了。」22

約瑟F.‧斯密會長告誡慈助會姊妹和她們的領袖說,他不希望「看到慈助會與[那些]婦女創立的組織混合在一起,跟從[那些]組織,或是與之混合,失去自己的身分。」他期許姊妹們,要「在每件值得讚揚的事,每件神聖的事上,在每件能鼓舞人類兒女、使人類兒女變得純潔的事上,……領導世人,尤其要領導世上的婦女。」23他的忠告強調的是,姊妹們有責任剔除一些傳統、論點和流行時尚,並納入一些符合慈助會宗旨的作法。

慈助會的領袖若尋求啟示,就能確使慈助會的聚會、課程、活動和努力,都遵行這組織成立的宗旨。我們所渴望的社交、友誼及合一都將是在主的事工中和主一起服務時所結的甜美果實。

應驗先知的遠見

多馬‧孟蓀會長和他的兩位諮理最近見證,「主已經透過先知約瑟‧斯密復興了圓滿的福音,而慈助會是福音復興的重要部分。」為了證明他們渴望慈助會「光榮的傳統」能夠保存下來,總會會長團最近在全世界出版並發行了我國度中的女兒:慈助會的歷史與事工。我們在這本書裡面,可以找到姊妹弟兄攜手合作在家庭和在教會中服務的模式和榜樣,也可學習到有關我們的身分、我們的信仰,以及我們應該保護之事的各項原則。總會會長團勉勵我們要研讀這本重要的書,並「讓書中亙古不變的真理和鼓舞人心的榜樣影響[我們的]生活」。24

姊妹們若與慈助會的宗旨更加和諧一致,眾先知的遠見就會應驗。甘會長說:「這個〔慈助會〕組織有一股力量,尚未充分用來鞏固錫安的家庭及建立神的國度──那要等到聖職弟兄與姊妹們都看到慈助會未來的願景時才會實現。」25他預言說,本教會將來必會吸引「世上……許多良善的婦女(她們通常是有豐富靈性內涵的婦女)大規模地加入本教會」,從而促成「本教會在末世時代的許多重要成長」,而其程度「將取決於本教會婦女是否……──能在好的方面──明顯地有別於世上的其他婦女。」26

我很感謝眾先知對慈助會所懷的遠見。我也像戈登‧興格萊會長一樣「相信,沒有其他任何組織能和本教會的慈助會相比。」27我們現在的責任是要努力提升信心、鞏固家庭、提供援助,來實踐眾先知對慈助會所懷的遠見。

結束時,我要引用朗卓‧舒會長的話。他說:「〔慈助會〕的前景將不可限量。隨著教會成長,慈助會能發揮效用的範圍亦將隨之擴大,會比以往更能夠行善。」28他對那些協助推進神國的姊妹們說:「由於妳們分擔了重擔,將來主在這事工上賜給祂忠信的兒女們勝利,並賜予他們超升及榮耀時,你們必定能共享這一切。」29我也要為這項遠見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見茱麗‧貝克,「達成慈助會的目的」,2008年11月,利阿賀拿,第108–111頁。

  2. 見茱麗‧貝克,百翰‧楊大學婦女大會講詞(2011年4月29日),http://ce.byu.edu/cw/womensconference/archive/2011;茱麗‧貝克,「我希望自己孫女(和孫子)對慈助會有何了解」,2011年–1月,利阿賀拿,第109-113頁;茱麗‧貝克,「慈助會:神聖的事工」,2009年11月,利阿賀拿,第110-114頁。

  3. 見茱麗‧貝克,“Why We Are Organized into Quorums and Relief Societies”(百翰‧楊大學祈禱會演講,2012年1月17日),speeches.byu.edu。

  4. 這篇信息並不是在全盤回顧歷來眾先知針對慈助會所說的話,只是從他們的遠見和指示中舉出一些例子。我國度中的女兒:慈助會的歷史與事工、大會報告,以及教會其他刊物裡,都有針對這個主題所作的更多教導。

  5. 約瑟‧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慈助會的歷史與事工 (2011),第13頁。

  6. 約瑟‧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5頁。

  7. 百翰‧楊,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41頁。

  8. 約瑟F.‧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66頁。

  9. 約瑟‧斐亭‧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42頁。

  10. 約瑟‧斐亭‧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97頁。

  11. 培道‧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85頁。

  12. 見培道‧潘,「姊妹圈子」,1981年4月,聖徒之聲,第158頁。

  13. 見總會會長團信函,2003年3月19日,及2007年2月23日。

  14. 我國度中的女兒,第3–7頁。

  15. 培道‧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6頁。

  16. 約瑟‧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7頁。

  17. 約瑟‧斯密,在「我希望自己的孫女(和孫子)對慈助會有何了解」,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110頁

  18. 約翰‧維特蘇,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25頁。

  19. 培道‧潘,「姊妹圈子」,1981年4月,聖徒之聲,第160頁。

  20. 約瑟‧斐亭‧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42頁。

  21. 賓塞‧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17頁。

  22. 海樂‧李,“The Place of Relief Society in the Welfare Plan,” Relief Society Magazine, Dec. 1946, 842。

  23. 約瑟F.‧斯密,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66頁。

  24. 總會會長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ix頁。

  25. 賓塞‧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42頁。

  26. 賓塞‧甘,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95頁。

  27. 戈登‧興格萊,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60頁。

  28. 朗卓‧舒,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19頁。

  29. 朗卓‧舒,在我國度中的女兒,第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