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天上的能力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天上的能力

不論年輕或年長的聖職持有人都需要擁有權柄和能力──也就是在救恩的事工上代表神所必須具備的許可和靈性能力。

親愛的弟兄們,我很感激我們眾多聖職持有人能夠一同崇拜。我愛你們,也敬佩各位能保持配稱,在世界各地發揮良善的影響力。

我要邀請你們每個人思量,如何回答許多年前大衛奧‧麥基會長對教會成員所提出的下列問題,他說:「如果此刻,你們每個人被要求用一句話來陳述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最大的特點,你會如何回答?」(“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and Its Members,” Improvement Era, Nov. 1956, 781).

麥基會長對自己提出的問題所給予的答案是:最大的特點乃是聖職的「神聖權柄」。其他教會宣稱他們的權柄來自於歷史傳承、經文或神學訓練,而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卻有別於其他教會。我們清楚地宣告,聖職權柄已由天上的使者直接按手在先知約瑟‧斯密頭上,授予本教會。

我的信息著重在此項神聖聖職和天上的能力。我誠懇祈求在我們一起學習這些重要的真理時,能有主的靈協助。

聖職權柄和能力

聖職是神委派給世人,為人類救恩在一切事上行事的權柄。聖職是主透過人來行事以拯救靈魂的工具(see Spencer W. Kimball, “The Example of Abraham,” Ensign, June 1975, 3)。無論古今,耶穌基督的教會最顯著的特點之一就是具有祂的權柄。若無神聖的權柄,就沒有真正的教會。

平凡的男人被賜予聖職權柄。獲得聖職按立的資格乃是配稱和意願──而非經驗、專業知識或教育。

信條第五條裡敘述了獲得聖職權柄的模式:「我們信人必須蒙神召喚,藉著預言和有權柄者的按手禮,才可以傳講福音和執行其教儀。」因此,男孩或男人必須經由已經持有聖職、且獲得持有必要聖職權鑰之領袖授權的人按立,才能獲得聖職權柄,並被按立到某個特定的職位。

聖職持有人被期望要按照神的神聖意念、旨意和和目的,來行使這項神聖權柄。聖職所行的任何事情都是無私的。聖職始終是用來服務、祝福和鞏固他人。

蒙受較高的聖職是經由接受一項莊嚴的聖約,其中包含了有義務要依據所獲得的權柄(見教約68:8)和職位(見教約107:99)去採取行動。身為神的神聖權柄持有人,我們要採取行動而不是被動受支配(見尼腓二書2:26)。聖職其本質是主動積極而非消極被動的。

泰福‧彭蓀會長曾教導:

「接受聖職,卻被動地坐著等待,等到有人督促才採取行動,那是不夠的。我們接受聖職後,就有義務要積極熱切地推動世上的正義偉業,因為主說:

「『沒有命令就不做任何事、用懷疑的心接受誡命,又懶於遵守誡命的人,必被定罪』〔教約58:29〕」(So Shall Ye Reap [1960], 21)。

賓塞‧甘會長也再三強調聖職積極主動的本質。「違反誡命、不善盡職責都違背了聖職的聖約。因此,要違背這約,只需什麼事都不做就行了」(寬恕的奇蹟,第84頁)。

當我們盡最大努力去履行我們的聖職責任時,我們就會蒙福擁有聖職的能力。聖職的能力是神的能力透過像我們這樣的男人和男孩而運作的,同時也必須要有個人的正義、忠信、服從和勤奮。一個男孩或男人可以經由按手禮而獲得聖職權柄,但是如果他不服從、不配稱或不願意服務,就不會擁有任何聖職能力。

「聖職的權利與天上的能力不可分離地結合在一起,天上的能力不能被控制或運用,唯有藉正義的原則才可以。

「這些都可授予我們,那是真的,但當我們從事遮蓋我們的罪,或滿足我們的驕傲、我們虛妄的野心,或以任何程度的不正義對人類兒女的靈魂施行控制、統治或強迫,看啊,諸天就退出;主的靈悲傷;當其退出後,那人的聖職或權柄也就結束了」(教約121:36–37)。

弟兄們,一個男孩或男人接受聖職權柄,但卻輕忽不去做一切必要的事使自己有資格獲得聖職能力,這種情形是不會被主所接受的。不論年輕或年長的聖職持有人都需要擁有權柄和能力──也就是在救恩的事工上代表神所必須具備的許可和靈性能力。

來自父親的一課

我所生長的家庭裡,有忠信的母親和美好的父親。我母親是先驅者的後代,那些先驅者為了教會和神的國度犧牲了一切。我父親以前不是教會成員,他年輕時曾渴望當一名天主教神父。但最後他選擇不去讀神學院,而是在事業上當一名工具和染料製造商。

我父親婚後大部份的時間都陪家人一起參加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聚會。事實上,支會裡許多人都不知道我父親不是教會成員。他會參加支會的壘球隊並擔任教練,協助童軍活動,並且幫助和支持我母親履行各項教會召喚和責任。我想告訴大家,我從我父親那裡學到關於聖職權柄和能力的重要一課。

小時候,每個星期我都會多次地問爸爸,他什麼時候受洗。每次我纏著他時,他總是親切而堅定地回答說:「大衛,我不會因為你母親、你或其他人而加入這教會。當我知道加入這教會是正確、該做的事情時,我就會這麼做。」

我相信在我十幾歲的時候,跟父親有了以下這段談話。那時我們一起參加星期天的聚會後剛回到家,我問爸爸,他何時會受洗。他笑著說:「你總是問我什麼時候受洗。今天我要問你一個問題。」我很快而且興奮地下了結論,這件事現在總算有進展了!

我爸爸繼續說道:「大衛,你們教會教導聖職在古代的時候從世上被取走,並且已經由天上的使者復興給先知約瑟‧斯密,對吧?」我回答,他說的完全正確。他接著說:「我要問的問題是:每星期在聖職聚會裡我都聽到主教和其他聖職領袖在提醒、懇求和請求弟兄們去做家庭教導和履行聖職職責。如果你們教會真的有復興的神的聖職,那為何在履行宗教職責方面,你們教會許多弟兄和我教會裡的弟兄沒什麼兩樣?」我幼小的心靈頓時一片空白,我沒有適當的答案來答覆我爸爸。

我相信我父親以他所認識的我們支會弟兄的缺點,來論斷這教會具有神聖權柄這項聲明的可信度,這樣的評斷是錯誤的。然而對我而言,他的問題裡所隱含的一項假設卻是正確的,即持有神的神聖聖職的人應當有別於其他人。持有聖職的人並不是與生俱來就比其他人好,但是他們的行事為人應當有所不同。持有聖職者不僅應當接受聖職權柄,而且要成為配稱忠信的工具來傳達神的能力。「你們扛抬主器皿的,要潔淨」(教約38:42)。

我從不曾忘記從父親那裡學到那關於聖職權柄和能力的一課,他是個好人,信奉其他信仰,對那些自稱持有神的聖職者有著更高的期許。多年前星期天下午的那番話,讓我由衷渴望當個「好孩子」。我不想在我父親學習復興福音的進步過程中,成為壞榜樣或絆腳石。我只想當個好孩子。主需要我們所有持有祂權柄的人,都能隨時隨地作個值得敬重、有品德和善良的男子。

你們或許有興趣知道,經過幾年後,我父親受洗了。我有機會在適當的時候授予他亞倫和麥基洗德聖職。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經歷之一就是看到我爸爸獲得聖職權柄,並且最終獲得了聖職能力。

我跟各位分享從我父親那裡學到的這項深刻教訓,是要強調一項簡單的真理。經由按手獲得聖職權柄是個重要的開始,但是這還不夠。按立儀式可以授予我們權柄,但在我們努力提升靈魂、教導和作見證、祝福和提出忠告,以及推動救恩的事工時,我們需要生活正義才會在行事時具有能力。

在這世界史上的重要時期,你我聖職持有人都需要成為正義的男子和神手中有用的工具。我們需要奮起成為屬神的男子。你我應當好好學習和效法尼腓的榜樣,他是希拉曼的孫子,也是救主開始在尼腓人中施行聖工時所召喚的十二門徒裡的第一位。這位尼腓「教導他們許多事;……尼腓以權力和極大的權柄教導他們」(尼腓三書7:17)。

「請幫助我先生了解」

我在擔任主教和支聯會會長期間,在聖殿推薦書面談結束時,經常會問已婚的姊妹們,我能如何為她們及她們的家人效勞。我從那些忠信的婦女得到的回答大致相同,這些答覆不但具有啟發性且發人深省。這些姊妹們很少抱怨或批評,但是她們往往提出以下的回覆。「請幫助我先生了解他身為家中的聖職領袖所應盡的責任。我很樂意帶頭研讀經文、作家庭祈禱和開家人家庭晚會,我也會繼續這麼做。但是我希望我先生能成為平等的夥伴,給予堅強的聖職領導,只有他能提供這樣的領導。請幫助我先生了解如何成為家中的教長和聖職領袖,來主領和保護家人。」

我經常想到那些姊妹們的誠懇和她們的請求。聖職領袖今天也聽到類似的憂慮。許多妻子懇切祈求她們的丈夫不僅持有聖職權柄,而且也具有聖職能力。她們渴望在建立以基督為中心及以福音為中心的家庭這項事工上,能與忠信的丈夫和聖職同伴同負一軛。

弟兄們,我應許如果你我虔誠地思考這些姊妹們的請求,聖靈會幫助我們看到我們真實的情況(見教約93:24),並幫助我們認清自己需要改變和改善的地方。現在就是採取行動的時候!

成為正義的榜樣

今晚,我要重申多馬‧孟蓀會長的教導,他邀請身為聖職持有人的我們要作「正義的榜樣」。他一再提醒我們,我們做主的差事時,只要我們配稱,就有權獲得祂的幫助(見「正義的榜樣」,2008年5月,利阿賀拿,第6568頁)。你我持有聖職權柄,這項權柄已在本福音期藉由天上使者──即施洗約翰和彼得、雅各及約翰──而重回世上。因此每位獲得麥基洗德聖職者,可以追溯其個人權柄線,直接連到主耶穌基督。我希望我們會對這項非凡的祝福心懷感激。我祈求我們在行使主的神聖權柄時,能潔淨配稱地代表主。願我們每個人都有資格獲得聖職能力。

我見證神聖聖職確實已在這後期時代復興到世上,並且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中。我也見證多馬‧孟蓀會長是主領教會高級聖職的主領大祭司(見教約107:9,22,65–66,91–92),也是世上唯一持有且有權柄行使所有聖職權鑰的人。我鄭重為這些真理作證,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