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父母是孩子主要的福音教師
上一個 下一個

父母是孩子主要的福音教師

歸根究柢,家才是教導耶穌基督福音的理想場所。

班‧卡森談到自己時說:「我以前是學校整個五年級學生中成績最差的一個。」有一天,班參加一個總共有30道題目的數學考試。坐在他後面的學生改了他的考卷後就還給他。他們的教師威廉森女士開始一個個點名,問大家答對幾題。最後問到班。班很尴尬地含糊作答。威廉森女士以為他說的是「9」,就說,對班來講,30題答對9題是很大的進步。坐在班後面的學生大聲說:「不是九!……他一題都沒……答對。」班說,他那時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在那同時,班的母親索妮雅也面臨到困境。她是家裡24個孩子中的一個,只讀到小學三年級,而且不識字。她13歲就結婚,後來離婚,有兩個兒子,她在底特律貧民窟撫養他們。然而她非常自立,且堅定相信只要盡到自己的本分,神就會幫助她和她的兒子。

有一天,她和兩個兒子的生活出現了轉捩點。她領悟到,她所幫傭的那些成功人士家裡都有個圖書室──他們會讀書。她下了工回到家裡,關掉班和他兄弟正在看的電視,簡單明瞭地說:「你們看太多電視了。從現在起,每週只能看三個節目。有空就去圖書館──每週要讀兩本書,並向我報告。」

兩個男孩很震驚。班說,除了學校規定的課業外,他從沒讀過別的書。他們抗議、抱怨和爭辯,但是都沒有用。班回想說:「母親訂下了規定。我當時不喜歡那些規定,但是她下定決心要看到我們進步,而那份決心改變了我的生命。」

結果非常驚人。到七年級時,他在班上已經名列前矛。他獲得獎學金進入耶魯大學就讀、然後就讀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並在33歲那年,成為該院的小兒神經外科主任、以及世界知名的外科醫師。這是怎麼辦到的呢?大部分是因為他的母親雖然沒有很多生活上的優勢,但是卻光大了她身為母親的召喚。1

經文談到父母的職責,說父母有責任教導孩子了解「悔改、對活神的兒子基督的信心,以及洗禮和藉按手禮的聖靈恩賜的教義」(教約68:25)。

身為父母,我們應該是自己孩子主要的福音教師及榜樣──不是主教、主日學、女青年或男青年組織,而是父母。身為他們主要的福音教師,我們可以教導他們贖罪的大能和真實性──他們的身分和神聖的命運──這樣就給了他們可以建立在其上的穩固基礎。歸根究柢,家才是教導耶穌基督福音的理想場所。

大約一年前,我奉派前往黎巴嫩貝魯特。在那裡,我得知有位12歲的女孩撒拉。她的父母和兩位兄姊已經在羅馬尼亞歸信了教會,但撒拉那時才7歲時,後來全家必須返鄉。他們的家鄉並沒有教會、沒有任何有組織的單位、沒有主日學,也沒有女青年計畫。五年後,這個家庭得知貝魯特成立了分會,並在我抵達之前,讓這女孩由一位兄姊陪同,到那裡接受洗禮。我在那裡舉行了一場祈禱會,針對救恩計畫作演講,撒拉常常舉手回答問題。

會後,在得知她之前幾乎跟教會沒什麼接觸後,我走向她,問道:「撒拉,妳是怎麼知道那些問題的答案呢?」她立刻回答說:「是我母親教的。」他們的社區裡並沒有教會,但他們的家裡卻有福音。她的母親就是她主要的福音教師。

以挪士說:「那些我常聽到父親講的,關於永生和聖徒的喜樂的話,深深印在我心中」(以挪士書1:3)。以挪士主要的福音教師是誰,就毫無疑問了。

我還記得家父坐在火爐旁閱讀經文和其他書籍時,我都會坐在他旁邊。我記得他總會在襯衫口袋裡放一些卡片,寫著他所要學習和背誦的經文句子、莎士比亞的引文及新的詞彙。我還記得我們在晚餐的餐桌上提出的福音問題和討論。我記得家父曾經許多次帶著我去探訪年長者──我們會停下來為某人買一支冰淇淋、為另一個人買份雞肉晚餐,有時家父還會在最後握手時,趁機把錢塞給對方。我記得那種好的感覺,也渴望變得像他一樣。

我還記得家母在大約90歲時,在自己的公寓廚房煮飯,然後裝了一盤食物走出去。我問她要去哪裡。她回答說:「我要帶些食物給年長的人。」我心想:「母親,你自己就是年長的人啊。」我對我父母的感激,永遠也答謝不完,他們是我主要的福音教師。

身為父母,我們所能做的最有意義的事情之一,就是教導孩子了解祈禱的力量,而不光是禱告的例行常規。在我大約17歲的時候,我跪在自己的床邊,作個人的晚間祈禱,卻不知道家母正站在門外。我結束時,她說:「塔德,你是在求主幫助你找到個好妻子嗎?」

她的問題令我非常意外,那件事離我的思緒還非常遙遠。那時我想的是棒球和學校。因此我回答說:「不是。」她說:「孩子,你應該這麼做。這將是你最重要的決定。」那些話深深烙印在我心裡因此在隨後的六年中,我都祈求神幫助我找到一位好妻子。而祂奇妙地回答了我的祈禱。

身為父母,我們可以教導孩子去祈求會帶來永恆影響的事物──像是祈求有力量在充滿挑戰的世界中保持道德潔淨、成為服從的人、以及有勇氣堅守對的事。

無庸置疑地,我們大多數的青少年都會作晚間祈禱,但是也許還有許多人很難養成個人晨間祈禱的習慣。身為父母和他們主要福音教師的我們,有能力改正這一點。在摩爾門經時代,有哪位父母會讓自己的兒子出發到前線作戰,卻沒有配戴胸甲、盾牌和刀劍,來保護自己不受敵人可能致命的攻擊呢?但是我們有多少人會在每天早晨讓孩子走出家門,進入最危險的戰場去面對撒但和他無數的誘惑,卻沒有配戴祈禱的能力所帶來的、具有保護作用的屬靈胸甲、盾牌和刀劍呢?主說:「要一直祈禱,……好使你征服撒但」(教約10:5)。身為父母,我們可以協助孩子建立起晨間祈禱的習慣和能力。

我們也可以教導孩子要明智地運用時間。有些時候,我們需要像索妮雅‧卡森一樣,必須下定決心、慈愛而堅定地,限制孩子觀看電視和其他電子設備的時間,因為許多時候,他們的生活都被這些事佔滿了。我們可能必須將他們的時間重新引導到比較有益、且以福音為導向的活動。他們開始時可能會有些反抗、有些抱怨,但是我們必須像索妮雅‧卡森一樣,有遠見和決心堅持下去。總有一天,我們的孩子會了解並感激我們所做的一切。如果我們不做這件事,誰會去做呢?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自問:「我們是否把自己靈性、智能和創造力上最好的部分,給了自己的孩子?或他們得到的是我們剩餘的時間和才能,而我們將一切都給了我們的教會召喚或職業生涯?」我不知道在來生中,像主教或慈助會會長這些頭銜會不會繼續存在,但是我確實知道,丈夫和妻子、父親和母親的頭銜會繼續存在、受到崇敬,永永遠遠。那就是我們務必要看重自己在這世上身為父母的責任的原因之一,好使我們能準備好在來生接受更偉大、但又類似的責任。

我們在履行父母的責任時,可以確信神必不會拋下我們。神絕不會賦予我們責任,卻不給予神聖的協助,我可以為此作見證。願我們在身為父母的神聖職責上、以及在與神的合夥關係中,都成為子女的主要福音教師和榜樣。我如此祈求,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See Ben Carson, Gifted Hands: The Ben Carson Story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