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不要輕忽神聖的事物
上一個 下一個

不要輕忽神聖的事物

問自己這個問題來檢視你們的選擇:「我的決定是否深植於耶穌基督福音的沃土中?」

弟兄姊妹們,我們在今生所作的決定,對於我們追求永生的過程有重大的影響。這世上存在著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兩種力量,這兩者都會影響我們的選擇。這讓我想起大約五年前的一個切身經歷,我為此幾乎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我們與家人和朋友一起到阿曼的南部旅行,我們決定在印度洋沿岸的沙灘上輕鬆徜徉。到了那裡不久,我們16歲的女兒妮莉問是否可以游到她認為是一處沙洲的地方。我注意到海面波濤起伏,因此告訴她我會先游過去,我心想可能會有危險的洋流。

游了一會兒後,我呼喚太太,問她,我是不是離沙洲很近了。她回答:「你已經游過頭了。」我不知不覺地陷入一道激流當中,1迅速地被拉向外海。

我那時不知所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轉身游回岸邊,而那正是錯誤的做法。我感到無助;那股我無法控制的力量將我拉向更遠的海域。更糟的是,我的妻子相信我的決定,也跟著游了過來。

弟兄姊妹們,我當時認為自己大概死定了,而且由於我的決定,也會讓太太喪命。我費了很大的勁,而且我相信神伸出了援手,我們的腳不知何故地 能碰觸沙地,因此能夠安全走回我們的朋友和女兒身邊。

我們的塵世生命中有許多的洋流,有些是安全的,有些則不然。賓塞‧甘會長教導我們,我們的人生中有許多強大的力量,就像看不見的洋流一般。2這些力量真實存在,我們絕對不可忽視。

我想告訴你們另一股洋流,一股神聖的洋流,它已成為我生命中的一大祝福。我是教會的歸信者。在歸信之前,我的人生志向是滑雪,因此,我在高中畢業後就搬到歐洲。經過幾個月看似理想的生活之後,我覺得我應該離開。當時我不明白那個感覺是怎麼來的,但我選擇跟從那個感覺。我和幾位當時跟我一樣信奉另一個宗教的好朋友,最後決定留在猶他州普柔浮。

在普柔浮時,我認識的一些人,生活方式與我的大不相同。不知怎麼的,我深受他們吸引。起初,我抗拒這些感覺,但我很快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和慰藉。我開始接受一股不同的洋流,這股洋流引領我認識慈愛的天父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

我和我的朋友在1972年受洗。我選擇跟隨的這股新洋流是耶穌基督的福音,它為我的生命提供了方向和意義。然而,也不是全然順遂。對我來說這是全新的經驗,有時候我會感到迷惘困惑,朋友和家人也會提出一些質疑和挑戰。

我必須作出抉擇。他們所提出的某些問題使我產生懷疑和猶豫。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抉擇。我該去哪裡尋求答案?有許多人試圖勸說,想讓我知道我是錯的──那些「激流」決意要拉我離開平靜的洋流,這平靜的洋流早已成為奇妙的快樂來源。我很清楚知道「萬事必須有對立」這項原則,以及為自己採取行動,不要將選擇權丟給別人的重要。3

我問自己:「為什麼我要離開那股已經帶給我莫大安慰的力量?」主曾提醒奧利佛‧考德里:「我不是將平安的感覺放進你腦海中嗎?」4我的經歷也很相似。因此,我更加堅定地轉向慈愛的天父、經文和值得信賴的朋友。

儘管如此,仍有很多我無法回答的疑問。我要如何解決這些疑問所產生的遲疑呢?我不讓它們破壞我生活中的平安和快樂,於是選擇將它們擱置一段時間,相信主會在祂認為適當的時刻透露所有的事情。我從主給先知約瑟的話語中得到安慰:「看啊,你們是小孩,現在不能擔當一切;你們必須在恩典和真理的知識中成長。」5我選擇不放棄我所知道的真理,不去追隨一股未知且令人質疑的洋流──那可能是一道「激流」。就像以東 ‧譚納長老說的,我學到,「讓人們接受福音的單純真理……並藉著信心來接受……那些他無法理解的事,乃是更睿智、更好的作法。」6

這意謂我們的信仰不容許作真誠的探詢嗎?問問那位想知道該加入哪個教會,而進入聖林中求神庇護的少年。把教義和聖約拿在你們手中,要知道這本受靈啟發的紀錄中所揭示的許多事情,都是用謙卑的態度尋求真理的結果。約瑟發現:「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問那厚賜與眾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7我們真誠地求問並尋求神的回答,就能「律上加律,令上加令」地學習,8我們的知識和智慧也會隨之增長。

問題不在於「是否容許作誠懇的探詢?」,而是「當疑問出現時,我要去哪裡尋求真理?」「儘管可能有一些疑問,我是否會明智地緊握住我所知道的真理?」我見證有一項神聖的源頭──祂知道萬事──從一開始就看到結局。所有的事物都呈現在祂眼前。9經文見證祂絕「不走彎曲的路,……也不改變祂說過的話。」10

在這塵世旅途中,我們絕不能認為,我們的選擇只會影響到自己。最近,有個年輕人來我家。他的心地善良,但是我察覺到他在教會中不怎麼活躍。他告訴我,他是在一個以福音為中心的家庭長大,後來他的父親對母親不忠,導致他們離婚,他的兄弟姊妹都深受影響,因而質疑教會而離開了。我和這位年輕的父親交談時,心情十分沉重,他受到父親的選擇所影響,而無法在耶穌基督福音的祝福下養育這些寶貴的靈。

我還認識一個人,他曾經是忠信的教會成員,但對某項教義有所疑問。他沒有向天父求問答案,反而選擇一昧地依靠世俗的指導。他的心轉到錯誤的方向,因為他追求的似乎是世人的榮耀。雖然他的自尊心暫時得到了滿足,但他卻與天上的能力隔絕了。11他沒有尋求真理,反倒失去了見證,並帶著許多家人離開教會。

這兩個人都被看不見的激流困住,並帶走了許多人。

相反地,我想到我妻子的父母親拉魯‧米勒和露薏絲‧米勒。儘管他們在屬世上並不富裕,但他們選擇要教導子女了解復興福音的純正教義,並在有生之年的每一天都奉行福音。他們這麼做,造福了後代子孫,讓他們能享有福音的果實和永生的盼望。

他們在家中建立了一個模式:聖職在家中受到尊重,充滿愛與和諧的氣氛,並且有福音原則指引他們的生活。露薏絲和拉魯並肩合作,以身作則讓人了解何謂效法耶穌基督的樣式過生活。他們的孩子可以清楚看到,這股生命的洋流會帶來平安與幸福;他們因此選擇加以跟隨。誠如甘會長所教導的:「如果我們能創造……一股強勁、穩定的的洋流,流向過正義生活的這項目標,則儘管有困難、失望,〔和〕誘惑的各種逆風,我們和我們的兒女仍然可以被帶著往前進。」12

我們的選擇很重要嗎?這些選擇只會影響到我們自己嗎?我們的人生方向是否穩固地跟隨著復興的福音,這股永恆的洋流?

有一幅景像不時縈繞在我的腦海裡。要是我們徜徉印度洋沙灘的那個九月天,我告訴女兒妮莉:「好的,去吧。游到沙洲那裡。」或者,她也跟著我游過去,卻游不回岸邊,該怎麼辦?要是我必須帶著這個事實度過餘生,知道她是照著我去做,才會被激流沖進大海,永遠回不來,該怎麼辦?

我們所選擇跟隨的洋流很重要嗎?我們的榜樣真的很重要嗎?

天父已賜給我們聖靈這項非凡的恩賜來指引我們作選擇。祂已應許,如果我們生活配稱,就能獲得靈感和啟示。我邀請各位善用這項神聖的恩賜,並問自己這個問題來檢視你們的選擇:「我的決定是否深植於耶穌基督福音的沃土中?」我邀請各位作一切必要的調整,無論這樣的調整是重大或輕微,以確保你們和你們所愛的人能獲得天父計畫中的永恆祝福。

我見證,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我見證,我們與祂所立的聖約是神聖、聖潔的。我們絕不要輕忽神聖的事物。13願我們永遠保持忠信,我如此祈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