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世上的慫恿和誘惑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世上的慫恿和誘惑

「許多人心中執著於世人所在意的事物,這並不算違誡。但顯然他們已經走向歧途,並因此而『浪費[他們]被考驗的日子』(尼腓二書9:27)。」

對真正的信徒而言,包含享樂、權勢、讚美、金錢和優越感等世上的慫恿和誘惑,是一直都存在著的(阿爾瑪書46:15)。然而,許多一度有用的支援體系到如今都崩潰或扭曲了。再者,世上有害的事物藉著無所不在的科技和強力的媒體廣告在市場上橫行,使其幾乎進入每個家庭和村落中。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許多人已經不理會屬靈事物的時候,他們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啟示錄3:17)。

相較之下,門徒身分的收穫就好比當我們看到一輛加長型的豪華轎車駛來時,我們會知道那不是給我們坐的。神的計畫不是享樂的計畫,而是「幸福的計畫」。

世上的慫恿和誘惑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世俗的生活方式聰明地以「每個人都這麼做」來強化它的合理性,因而吸引了大多數人或令人產生這樣的假象。世人利用巧妙的利基市場來促銷產品並使人們產生某種心態。

彼得勸告說:「⋯⋯人被誰制伏就是誰的奴僕」(彼得後書2:19)。個人化的監牢何其多啊!

嘲笑者那種聳聳肩膀無所謂的態度早已為彼得所預見:「[基督]要降臨的應許在哪裡呢?⋯⋯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得後書3:4)。這種嘲諷讓人誤以為人類舞台上一代接續一代演出的演員們沒有導演,也沒有腳本。

有的人就像魚缸中的金魚一樣,並不留意是誰為他們換水,餵他們飼料(見摩門經雅各書4:13-14)。或者,像個上幼稚園的小孩一般,要是來接他的父母晚一點到,就下結論:「人類在宇宙中是孤單的。」

我承認某些人懇切地希望能擁有更多權力是為了從事善舉,可是僅有少數人好到可以擁有這些權力。但是,渴求權力及受眾人矚目會把靈性的氧氣吸光,使人變得「麻木不仁」(見以弗所書4:19;尼腓一書17:45;摩羅乃書9:20)。奇怪的是,有些人雖對屬靈事物不甚敏銳,卻能聽得見數百公尺之外電視攝影機喀嚓喀嚓的呼喚聲。世上權勢地位的爭奪,難道不會讓我們想起孩子們玩的搶椅子遊戲嗎?

事實上,門徒身分會使我們遠離世人的尊榮。巴勒對巴蘭說:「我想使你得大尊榮,耶和華卻阻止你不得尊榮」(民數記24:11-12)。世人的讚揚就如胭脂般易生污痕。當我們看到一度受世人誇讚的人──如猶大,被利用,被輕視,而後被唾棄,不禁也會感到畏縮(見教約121:20)。然而,當這些人之中有人準備好時,他們也需要別人扶他們的手的(見希伯來書12:12;教約81:5)。

因此,當我們接受應得的嘉獎與讚美時,切不可忘記耶穌對接受屬世尊榮者所說的一番話:「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馬太福音6:2,5)。

弟兄姊妹們,這一切事物之所以短暫易逝,有項基本的原因是:那些賜與世上短暫事物的人本身即短暫無常。他們無法給予恆久的事物,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擁有恆久的事物!有些人雖已有此警覺,卻眼光短淺,想要立刻擁有一切!

以上的這些感歎使得我想提出幾點特別的建議。

首先,沒有任何解藥比運用聖靈的恩賜更能發揮力量的了,因此我們應比現在更加倚賴聖靈的力量!

讓我們也如此來尊崇家庭的特殊地位。正如威爾森雅各所寫:

「我們學著與我們的家人相處,因此我們學著與這世上的人相處。那些會逃家的人也會逃離這個世界;若無來自家人的愛、訓練與挑戰,他們無法準備好去迎向這個[世界的]考驗、批判以及要求」( The Moral Sense[1993],163)。

有些人「往遠方去了」(路加福音15:13),撇下了家中豐饒的園地──其中可能有些雜草──前往滿佈絆腳山艾的荒漠之地,這是多麼地諷刺啊。

為了「脫離自然人」(摩賽亞書3:19),個人的正義、崇拜、禱告以及經文研讀,是那麼地重要。因此,當某些人要求大眾容忍他們個人任何放縱的行徑時,可千萬要當心!

不論老少,我們都必須做別人的好朋友,但也要慎選朋友。首先選擇主做我們的朋友,接下來要選擇個人的朋友就容易且安全多了。想一想以諾城及所多瑪、蛾摩拉兩城在擇友方面的強烈對比!以諾城的人民選擇耶穌並效法祂的生活方式,這使得他們與耶穌成為永遠的朋友。關鍵多取決於我們先追求誰、追求什麼。

我們可以效法埃及的約瑟在靈性方面的反應:當他受到誘惑時,他「跑⋯⋯了」(創世記39:12),這同時展現了勇氣與強健的腿力!年輕人與成年人都必須遠離脅迫我們的環境與情況。

儘管回頭的浪子比比皆是,但還是經常有些人從「遠方」歸來(路加福音15:13)。當然,我們最好是「由於世人的關係」而變得謙卑,而不是因情勢而被迫謙卑;然而因情勢而被迫謙卑也無可厚非(見阿爾瑪書32:13-14)!饑荒可以引發靈性上的饑渴。

正如回頭的浪子,我們也可能到「遠方」去,而到這個地方去的路程可能是去聽一場粗俗搖滾音樂會的路程而已。「遠方」的距離並不是以里程數來計算的,而是看我們的心思意念與耶穌相距多遠(見摩賽亞書5:13)!這其實是根據忠誠度來決定,而不是根據地理上的距離!

即使面對世上最具威力的慫恿和誘惑,靈性的感受還是可以也定能證明禁得起這一切的。我們可能會受到無數疑惑的侵擾,而快速的解決之道卻治療不了世俗主義的空虛與乏味。

此外,有些人汲汲營營地追求世俗的輝煌成就,到頭來卻發現他們所得到的只是蹲倨在一小堆沙的頂端而已!而他們是費盡氣力才到達那裡的!

如果我們只是為了「那沒有價值之物而花錢⋯⋯為那不能果腹之物而耗力」,為何還要貪戀財富?(尼腓二書9:51。)

我們也可以像耶穌一樣決定在每天或立刻地「不理會[試探]」(見教約20:22)。對於別人的激怒,我們可以一笑置之,不蹙眉以對;或以溫暖的讚美代替冰冷的冷漠。藉著我們的體諒,而非魯莽,他人也許會決定繼續保持忠信,而非放棄。愛、耐心以及溫順正如魯莽無禮一樣,都是會感染的。

我們也可容許救贖力量引發的震動,個人及一般人皆如此(見尼腓二書28:19)。心思過分執著於屬世事物遲早都會帶來心碎(見教約121:35)。「遠離祂」的心思可因「警告」而受到衝擊。(見摩賽亞書5:13。)

許多人心中執著於世人所在意的事物,這並不算違誡。但顯然他們已經走向歧途,並因此而「浪費[他們]被考驗的日子」(尼腓二書9:27)、然而有些人驕傲地過著「在世上沒有神」的生活(見阿爾瑪書41:11),把門窗都從屋裡關上了!

弟兄姊妹們,把這些話記下來。那些過分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勢必會使他人失望!

採用楊百翰所推薦的態度吧:「⋯⋯對田野、⋯⋯羊群、⋯⋯牛群、⋯⋯金、⋯⋯銀、⋯⋯財物、⋯⋯房舍、土地,以及全世界說,站到一邊去吧,從我的思想中離開,因為我要崇拜主」。(Deseret News, 5 Jan. 1854, 2)。 向世界說「站到一邊去吧」的方法很多。

丈夫和妻子可定期地「彼此理論」,好好地「盤點一番」。可能會需要做些微的修正,除此之外,這類交談遠比我們所知的還珍貴。唉啊,有太多的夫妻都太忙了。

永恆是點點滴滴的片刻所組成的!數年前,興格萊會長曾勸誡我們:「決定我們生活方向的,並不是那些重大的事件,而是我們每日生活中所做的小決定。⋯⋯事實上,我們的生活就是那些看起來似乎毫不重要的決定以及遵行那些決定的能力的組合。(Caesar, Circus, or Christ?,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Speeches of the Year [26 Oct.1965],3)

因著慈悲,我們的錯誤可以很快地被堅持不斷的悔改所消弭──拿出信心再試一次──不論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或處於一種關係之中,這種堅持的力量確實是對我們自己真正身份的一種肯定!當神的靈體兒女被耶穌的贖罪所提升,他們就不會永遠被貶低了。基督無限的贖罪也因此能應用到我們有限的失敗上!因此,聽聽這首充滿懇求的聖詩:

主,我深知心易放蕩,

易離所愛之神,

今獻身心,求作印記,

使我永作主子民。

("Come, Thou Fount of Every Blessing," Hymns [1948], no.70)

雖然我們並不完美,但只要知道我們目前的生活方向大致上為主所接受即可,這對抗拒世上的慫恿和誘惑也會很有助益。(See Lectures on Faith[1985], 67.)只要全心全意奉獻,就會有那些安詳的確切感!

我們的價值是否能發揮效力,其實端看我們是否知道我們是誰,並不單單只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耶穌洞察一切的話語猶在耳際:「你們應當是怎樣的[男人和女]人呢?我實在對你們說,應當和我一樣」(尼腓三書27:27;亦見馬太福音5:48;尼腓三書12:48)。

從事有價值的事當然會增強我們的品格和能力,但是,塵世的環境和機會的差距是如此之大。然而在這些差距中,我們還是可以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變得更像基督──更有愛心,更溫順,更有耐心,更服從。

藉著更加把心思專注於我們是誰上面,而不單單只看我們做什麼,我們就會成為在人前人後都表裡一致的男女了──也就是屬於基督的男女。然而我們本身的價值並非取決於世人的讚賞;事實上,世人其實可能會把我們看成愚拙、軟弱(見哥林多前書1:27)。但面對此事,我們有包括了以下這句神聖的肯定:「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羅馬書8:16)。

神對我們在祂國度中是否佔有一席之地的關注永遠超過我們在俗世居於何種地位。我們所掛慮的也許是個人的權力範圍,但祂關心的卻是我們自我掌控的力量。天父希望我們帶著真正的履歷表回家,而這履歷表也就是我們自己!

即便如此,我們凡人的忌妒心還是會常常表現在金錢、權勢範圍、侮辱或是給他人的「袍子」或「肥牛犢」方面(見路加福音15:22-23)。

當我們知道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屬乎誰,就會產生真正的歸屬感!還記得有關安那鐵夫卡在屋頂上的提琴手裡膾炙人口的台詞嗎?「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是誰,以及神希望他做什麼」(Joseph Stein, Fiddler on the Roof [1964], 3),也許我們可再加上一句「也知道神希望他成為什麼樣的人」。

是的,我們可以根據塵世利益短暫本質中的好處來自由作選擇。然而,在我們前面的偉大時刻就要來到,到那時,每一膝蓋都必下跪,每一舌頭必在祂面前承認耶穌是基督!(見摩賽亞書27:31;教約88:104)。到那時,人們聚集的廳室以及世人的王座將空無一人,甚至連高樓廣廈也要傾倒 ──此事千真萬確(見尼腓一書8:26-28)!到那時,那些活在世上時沒有神的人將承認神就是神(見摩賽亞書27:31)!在那同時,祂的品格及特質將引我們前去崇拜以及效法祂。

弟兄姊妹們,神雖知道萬事,卻仍花時間聽我們禱告,這不是很奇妙嗎?跟那些極為重要的事實相比,這個世界真正要給我們的是什麼?一陣鼓掌喝采聲?瞬間的阿諛諂媚?或是凱撒那虛幻的激賞眼神?

願神祝福我們,使我們能看到事情的真象以及將來會如何(見摩門經雅各書4:13;教約93:24),也願我們能將榮耀、尊榮與讚美都歸於神,而這正是我現在所做的。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