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抬頭挺胸,團結一致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抬頭挺胸,團結一致

「當一位屬神的婦女樂於作她自己時,就沒有任何婦女比她⋯⋯更能成為主手中有力的工具了。」

我滿12歲的時候是個178公分高、卻拙於社交的女孩。在朋友中鶴立雞群的我,身處青春期時簡直就是痛苦萬分。我不想引人注目──至少不是以這種方式來突顯自己,所以我就想辦法彎腰駝背。結果,母親便一再提醒我要「抬頭挺胸」。那時我可不想抬頭挺胸,然而現在我會這樣做了,因為我們都受到勸告要「站起來」(尼腓二書8:17),並且要做見證(見摩賽亞書18:9),好使我們「在末日能無可指責地站立在神的面前」(教約4:2)。我找不到任何一節有關在錫安裡垂頭喪氣的經文,反倒是一再告訴我們要「起身站著」(尼腓三書20:2)。

我青少年時並不了解自己永遠無法跟眾人一樣,妳們同樣也無法跟眾人一樣,因為身為屬神的婦女,我們就必須抬頭挺胸,不同於這世界的其他人。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希望找到喜樂。找到喜樂與抬頭挺胸之間是息息相關的,此處的抬頭挺胸指的不是身高要有幾公分,而是指要當主的大使。

我的家庭是在最近經歷了一個刻骨銘心的經驗後才體會到這點的。我有17個討人喜歡的姪女和外甥。我們會一同去登山健行、騎腳踏車、禁食並祈禱,而最近我們則一同哭泣。就在幾星期前,一場意外奪走了我妹妹兩個孩子的生命──11歲的雅曼達和15歲的泰納,失去他們讓我們悲痛萬分。由於我們曾一同生活在愛裡,因此我們確為死去的人哀哭。(見教約42:45)

我們鎮上的朋友也陪著我們一同流淚,他們許多人並不是教友。然而我們知道他們的心可能再也沒有比那天,當兩口棺木停放在我們堪薩斯的小教堂時,更願意接受真理了。因此,我們完完全全地奉獻喪禮作為給基督和復興福音的見證。會後有許多人告訴我們,他們因所聽到和所感受到的而深受感動;有些人甚至要求知道更多的事。我們不知道是否會有人因我們孩子的過世而加入教會,但有一點是我們可以確知的,那就是挺身擁護我們的信仰,並將福音教導給之前從不願意聆聽福音的人,會有助於減輕我們的痛苦,並為我們全家帶來喜樂。

這世上惟一真正的喜樂來自於福音。那份喜樂來自耶穌基督的贖罪犧牲,來自那超越幔子的教儀,來自那安慰我們靈魂的保惠師。最近我11歲大的外甥女歐珀蕾(她的父親於5年前去世)的一位非教友朋友問她,為何她不會因死去的父親和剛過世的表兄妹而悲傷。歐珀蕾回答地很好:「不悲傷?相信我吧,我們當然哀傷,但是我們知道,將來我們會再聚在一起,所以我們並不那麼憂心。」我們一家人毫無疑問的是以淚洗面,但是我們並沒有如同我們該擔憂的那樣焦急,因為我們感受到了耶穌基督那雙看不見的雙手及祂醫治的力量。福音是「華冠⋯⋯代替灰塵」(以賽亞書61:3),是「喜樂油膏」(希伯來書1:9),是如此的大好消息!

我們的孩子已經走了,但我們有榮耀的保證,我們並沒有失去他們。但是,那些我們天父的孩子,即我們弟兄姊妹中已經迷失並面對著肉體及靈性死亡的人,要怎麼辦呢?耶穌基督福音中最重視的是人,所在乎的是撇下九十九個到曠野中去尋找那迷失的,是擔荷彼此的重擔,而人最大的重擔莫過於獨自一人在黑暗中走過今生。因此主在末世呼籲:

「田地已白得該收穫了;並且現在已是第十一個時辰,並且是我要召喚勞工進入我的葡萄園的最後一次。⋯⋯

「⋯⋯因此,你們要盡能⋯⋯揮動你們的鐮刀而收穫」(教約33:3,7)。

古代先知預見有一天「那時救主的知識[會]傳遍各邦各國各族各民」(摩賽亞書3:20)。那一天已來臨;現在是輪到我們揮動鐮刀,協助收穫的時候了。我們現在在此並非偶然。天父注視著我們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祂知道在此時如此危境中可以信賴我們。我們是被保留到此時才來這裡的。我們不僅需要了解自己是誰,也要了解我們自己一直以來的身分。我們是屬神的婦女,而屬神婦女的事工一直就是協助建立神的國度。

我們在前生接受天父的計畫時,維特蘇約翰長老說:「我們⋯⋯同意做所有人類家庭的拯救者,⋯⋯這計畫的推動變成了不僅是天父和救主的工作,也是我們的工作。」(Utah Genealogical and Hististorical Magazine, Oct. 1943, 189.)所以,我們在今生受洗時,就更新了我們與主的承諾和聖約。無怪乎興格萊戈登會長宣布:「如果世界將被拯救,我們就必須去拯救。⋯⋯這世上有史以來從沒有人曾經接受過⋯⋯比這更迫切的託付,我們最好現在就去做。」(Church is Really Doing Well, Church News, 3 July 1999, 3.)

姊妹們,我們有事工有待完成。約瑟先知託負給婦女會拯救靈魂的責任(History of the Church, 5:25),照顧和尋找迷失的人是我們婦女與生俱來的天性。然而,甘賓塞會長曾惋惜婦女會尚有股力量未被「完全用來⋯⋯ 建立神的國度」(Ensign, March 1976, 4.)。婦女會在過去做了很多善事,可是,婦女會還必須照它應做的那般,協助推動這末世的事工向前邁進。姊妹們,時候已到,現在是屬神婦女釋放她們所擁有正義幸福力量的時候了;是輪到我們切望從事拯救靈魂事工的時候了;是婦女會姊妹與先知一同協助建立神的國度的時候了;是我們每個人抬頭挺胸、團結一致的時候了。

抬頭挺胸始於我們自己的歸信,因為一旦我們嚐到福音「極大的快樂」(阿爾瑪書36:24),就會想要與人分享。我們所做的美國焙盤和百納被舒解了受苦之人的痛苦,這是慈善之舉,但是任何服務──我再說一次,任何服務──都無法與帶領一個人歸向基督相比。妳想要快樂嗎?我是說,真正的快樂嗎?那麼就去滋養某人,一路帶領他來到聖殿、來就基督吧。

分享福音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過福音的生活。當我們的生活符合基督的門徒所應有的生活時;當我們不只是個好人,還樂於做個好人時,別人就會因為我們「的快樂之道既獨特又與眾不同」而被我們吸引,就如同甘賓塞會長所預言的(Ensign, Nov. 1979, 104.)。我們對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感到快樂;我們快樂,因為我們不必經常以這世界的樣式來重新塑造自己;我們快樂,因為我們有「聖靈的恩賜和力量」(尼腓一書13:37);我們樂於因抬頭挺胸而與眾不同。

每一次我們鞏固自己的見證或協助他人鞏固其見證時,我們就是在建立神的國度。每一次我們協助一位新受洗的姊妹,或與一個漂泊的靈魂做朋友而不加以論斷,或是邀請一個非教友家庭來參加家人家庭晚會,或是送同事一本摩門經,或是帶領一個家庭去聖殿,或是挺身捍衛端莊及母職,或是邀請傳教士到我們家裡來,或是幫助某人發現經文的力量時,我們就是在建立神的國度了。想想看,當我妹妹讀到泰納死前所寫的這篇日記時會感到多麼安慰:「謝謝你們,爸、媽,謝謝你們教導我有關基督的事。」還有什麼比扶養一個屬主的孩子更能建立神國?

除了那些全部時間的傳教士以外,我們並不需要掛名牌或敲門來協助建立神的國度。雖然有些人會以不合時尚潮流及任人擺佈來形容我們,而不是將我們視為精力充沛、容光煥發的婦女,然而當一位屬神的婦女樂於作她自己時,就沒有任何婦女比她更有說服力、更有影響力引導人為善、更能成為主手中有力的工具了。我喜歡把我們婦女比作是主的秘密武器。如果我們都有名牌的話,我希望我的名牌這樣寫著:「杜雪麗,屬神的婦女,忙於建立神的國度。」

想想看,如果每天早晨,我們450萬的婦女都跪下雙膝祈求天父,誰是祂那天需要我們去關心的人時,這教會會發生什麼事?然後,再想想,如果我們做到了又會怎樣?還有,如果我們一同奉獻自己的精力和心力,引領我們的姊妹弟兄歸向基督──那一切事情當中最崇高的服務時,以及當我們動員婦女會的姊妹共同奮起,協助建立神的國度時,會有什麼事發生?我們將會看到一個沈睡慵懶的巨人醒了過來並站起身了!

今晚,我要邀請妳們抬頭挺胸,揮動妳們的鐮刀,充滿精力地參與此項事工。我要邀請妳們重新奉獻自己的生命來建立神的國度,關懷迷失的人,將一位新教友護育在妳的羽翼之下。考慮與妳的丈夫去傳教,尋找並祈求傳教的機會,影響他人特別是妳自己家人的靈性生活。我們之間沒有一個人需要去關懷每一個人,然而如果我們都去關懷某個人,然後下一次再去關懷另一個人,那麼情況會變得怎樣呢?興格來會長曾要求我們「成為一支壯盛的軍旅,以雄心壯志來從事此項事工」(1999年7月,聖徒之聲,第116頁)。而我們如此做就會成為一支最強大的親善部隊,將是這世界前所未見的。對我而言,婦女會的姊妹乃是屬神的婦女,而屬神婦女的事工和婦女會的事工一直都在協助建立神的國度。我相信,我們可以比以前做的更多來協助我們的聖職領袖。

在我外甥死去的幾個小時以前,他在自己的聖職定額組裡說了這番話:「如果我將不久於人世,我希望我的葬禮會是個傳教士的惜別會。」今晚我祈求,身為屬神婦女的我們也能同樣清楚明白自己的使命。這個教會不只是不錯而已;也不只教導不錯的觀念讓我們過著不錯的生活而已。這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這教會蒙得祂的力量,並肩負重責大任要將祂的真理帶到大地各端。我愛我們的父,也愛祂的兒子。我自己獲知這是祂們的事工和祂們的榮耀,而我們是所有婦女中最蒙福的一群,蒙福能夠在此事工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願我們提高我們的「聲音像喇叭的聲音那樣」(教約42:6)。願我們在抬頭挺胸、團結一致時,能找到喜樂。願我們「欣喜地做我們權力內的一切事」(教約123:17),並在祂的事工英勇、高貴地往前推進時能堅定站立,看到神的手臂顯露,直到「它⋯⋯橫掃每個國家,響徹每隻耳朵;直到神的目的達成,偉大耶和華說這事工已完成為止」(History of the Church, 4:540)。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