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撒但的沙鵻鳥袋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撒但的沙鵻鳥袋

我們會聽從「撒但,那位謊言欺騙的始作俑者,還是要相信慈愛的天父,這位一切真理與幸福的源頭」?

那年我只是一個剛念完大一的青年,為了想賺錢去傳教,於是整個夏天我都在懷俄明州傑克遜荷爾市一家新開張的傑克遜湖旅館工作。許多大學年紀的青年都來到這裡,一起在這純樸優美的地區工作。

其中有一個名叫菊兒的年輕女孩,來自加州舊金山。我和一些朋友覺得大都市的女孩對新環境不了解狀況,因此覺得我們有責任教她了解真正的西部生活。我們決定帶她去「獵沙鵻鳥」。你們之中有些人不熟悉「獵沙鵻鳥」的,讓我告訴你們那不過是個玩笑,因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沙鵻鳥,至少在美國西部是沒有的。獵沙鵻鳥的必要工具是一根棍子及一隻布袋。「獵人」被告知在穿過叢林時,一邊用棍子打樹木,一邊還要用高分貝尖銳的聲音叫沙鵻鳥。這樣,這種不存在的鳥才會被趕進布袋裡。

我們給菊兒一個布袋和一根棍子,還指定她在山丘的另一邊打獵。這個獵鳥計畫是要在大約15分鐘後回到原點,那時我們打算要來算算獵了多少隻沙鵻鳥。

時間到了,她還沒有回來,我們對她打獵打得這麼認真覺得幸災樂禍。大約30分鐘後,我們想該是去救她、把玩笑說清楚、然後捧腹大笑一番,再一起去吃晚飯。不過顯然她是把獵鳥活動看得太認真了,遠超過了我們的想像──因為她不在指定的打獵地點!我們到各處找都找不到她的任何蹤跡後,便開始往樹林裡走去,拉高我們的嗓門喊,但還是一無所獲。

我們希望她或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於是我們折回去請其他女孩到宿舍那裡找找看,但還是沒有找到。當時天色漸晚,我們愈來愈擔心。後來,我們把男生宿舍裡所有的男孩子都召集起來,每個人拿著手電筒往樹林深處繼續地找。夜色已深,我們心中愈來愈駭怕、擔心,喊叫的聲音愈來愈沙啞,後來我們決定該是向園區看守員報告我們蠢舉的時候了。就在我們站在宿舍前,想推派一個勇敢的人去報告菊兒失蹤的消息時,她突然出現了──不是從她宿舍的房間,而是從她一個朋友的房間裡走出來,她們一起享用晚餐(我們恰巧錯過的一頓飯),她與她的朋友度過了一個舒適的夜晚。她走過來,向我們說的第一句話,讓我們恍然大悟:「你們還喜歡尋找獵沙鵻鳥的獵人吧?」什麼大都市的土包子,什麼要她過過真正西部的生活?省省吧!玩笑最後竟開到我們自己頭上了。自此之後,我再也沒興致獵沙鵻鳥了。

不過,我們四週還進行著另外一種「獵沙鵻鳥」的現象,我們可能會因此成為無辜的受害者。那不是個玩笑,不是只捧腹笑一下或輕鬆一下就算了。撒但是個大騙子、說謊專家,他敵視所有的良善,包括我們的快樂與福祉。他最想要做的就是阻撓我們天父的幸福計畫,讓我們「像他自己一樣的悲慘」(尼腓二書2:27)。他是始創騙術的作惡多端者,主要是想引誘我們加入他的「獵鳥」行列,並在我們的袋子中裝滿興奮、樂趣、聲名,及所謂「優渥的日子」。不過他的承諾就像根本就不存在的沙鵻鳥一樣虛幻。他真正能帶給人的,不過是欺騙的謊言、悲慘的下場、靈性的墮落及自我價值的失喪罷了。

撒但誘騙我們在袋子中滿載東西的手法是「吃吧,喝吧,尋歡作樂吧;因為明天我們會死去」(尼腓二書28:7)。他的邀約或許看起來很誘人,很有說服力;在撒但高呼:「一切都很好」(尼腓二書28:21-22)之時,尼腓則將這些誘騙技巧描述成「安慰」、「欺騙」、「哄詐」。撒但還會讓我們在袋子中裝入的他項事物,有各式各樣不道德的醜行,包括色情書刊、不當的語言、服裝和行為。不過,這樣的惡行會導致我們情緒沮喪、靈性失喪、自尊怠盡,失去了傳教或締結聖殿婚姻的機會,甚至導致原本不想要的懷孕事件。撒但會藉由讓我們在袋子中放入毒品、酒精、菸草等上癮物品,來奴役我們。

撒但會告訴我們這些事都是無傷大雅的,也會告訴我們反正「每個人都這麼做」。他會告訴我們這些會讓我們受人歡迎、贏得別人的接納。撒但的謊言很誘人,而在年輕人生命當中冀求被別人接納、渴求廣受歡迎的關鍵時刻尤其如此。

不過,仍有一些線索可指引我們避免將哪些東西放進袋子裡,你們可以找出這些線索,因為這些都是平常大家所熟悉的,如:

  • 「每個人都這麼做。」

  • 「沒有人會知道的。」

  • 「這真的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 「只做這一次不會有什麼傷害的。」

  • 「那又怎麼樣呢?」

  • 「你可以稍後再悔改、你還是可以去傳教、在聖殿裡結婚。」

  • 「基督已經為你贖罪了;祂會原諒你的。」

這些辯解的理由不管是人們公開宣傳,還是誘惑你的人狡猾地對你輕聲細語,都是在警告你;不要聽,不要試,根本不要去做。

我們慈愛的父神是一切真理的來源,祂已警告我們有關撒但的欺騙伎倆。請聽主透過祂的先知所說的:

  • 保羅教導哥林多的聖徒:「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嗎?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哥林多前書3:16-17)。

  • 雅各警告古代的尼腓人:「但是,禍哉,禍必臨到你們那些心地不潔,以及今天在神前是污穢的人們」(摩門經雅各書3:3)。

  • 阿爾瑪提醒他那叛逆的兒子柯林安頓有關性不潔的道理:「我的孩子,你難道不知道這些事在神的眼光中是一種憎行⋯⋯嗎?」(阿爾瑪書39:5)之後又進一步對柯林安頓說:「邪惡從來不會是幸福。」(阿爾瑪書41:10)

不要認為這些警告只針對聖經時代的人,請聽我們今日的先知興格萊戈登會長說的:「即使有所謂的『新道德』,即使有許多人在討論道德標準的改變,卻沒有任何事物足以取代美德。神的標準在世界各地受到挑戰,但神並未廢止祂的誡命」(AWith All Thy Getting Get Understanding,@ Ensign, Aug. 1988, 4)。

所以我們當自問:「在追求快樂及福祉的過程中,我們應當相信誰?」要相信撒但,那位謊言欺騙的始作俑者,他唯一的目的只是要毀滅我們?還是要相信慈愛的天父,這位一切真理與幸福的源頭,祂唯一的目的是要以永恆的愛與喜樂來酬償我們?

我們或許出身卑微,所受教育有限,甚至自認沒有傲人的社會成就。由於撒但的矇蔽,我們有時可能會自認為不重要、沒有價值、沒有能力,但是不要忘了──我們是一群蒙揀選持有神的聖職的人,我們是祂所召喚、按立的代表,這突顯了我們的重要。

由於祂的聖職,我們擁有力量,也成了皇家的子弟。我們有力量辨別出撒但的沙鵻鳥與神真正幸福原則之間的不同。由於我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由於我們擁有聖靈的祝福及聖職的力量,我們有力量說出:「不,撒但,我不會成為你欺騙、狡詐、甚至經常淪為你致命獵沙鵻鳥計畫下的受害者。」我要見證,「邪惡從來不會是幸福」(阿爾瑪書41:10),也永遠不會帶來幸福。我還要進一步再見證,只有從遵行那幸福計畫創始者所安排的原則中,我們才能得到幸福和自我價值。我這樣見證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