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作堅強的一環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作堅強的一環

「就在我的眼力愈來愈差的同時,我想我能看清的卻愈來愈多了──看清眼前的長路、前頭的狀況。」

當興格萊戈登會長宣布我擔任最後一位演講者時,我相信他當時一定在懷疑我能不能順利地走上台。他知道我才剛過94歲生日,現在已邁入人生的第95個年頭,他當然會懷疑。

他也知道我的眼力不好,不過就在我的眼力愈來愈差的同時,我想我能看清的卻愈來愈多了──看清眼前的長路、前頭的狀況。所以今天早上,我相信你們會和我一起來說,能活著真好,能成為這教會的一員真棒,能擁有我們現在所擁有的自由,也就是集會自由、宗教集會自由真是太好了。

我和露比於1930年9月4日握著手,看著對方,一起跪在鹽湖聖殿的祭壇前時,我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只是兩個年輕人,我來自愛達荷州南方的鄉村,露比來自猶他州山比郡。當時,我們的父親都已經過逝了,但是我們有兩個寡居的好母親,那時也在聖殿中。就在我們跪下訂立聖約與承諾時,我知道那些是實在的。

現在,在結婚70年之後,懷著珍貴、溫柔的回憶,以及了解到在前頭等著我們的永恆祝福,我可以對各位說這一切是愈來愈好,一年比一年地好。所以我也要對各位說,如果露比今天可以站在這裡的話,她也會和我一起說,只要我們生活單純,生命會是美好且有意義的。我們必須奉行福音原則,因為在我們向人生邁進的同時,是福音改變了這一切。

我們家搬遍了美國各地,孩子在學校裡上學時往往是他們班上惟一的教友,這情形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不過這讓他們的成長更加茁壯,更了解世事,也幫助他們培養自己的見證,看見這個世界運作的情形,也看到福音帶給我們生活的祝福。

上週日,露比和我到鹽湖城市中心的一個支會參加聖餐聚會。那場聚會非常有意思,因為那個支會裡的教友,有些人的生活富裕,有些人卻住在收容所。就在見證聚會開始前,有位年輕女士走向台上的主教,手中抱著一個小嬰孩,要求他們為小嬰孩祝福。主教走下來,把小嬰孩接過來,給他祝福。

之後,在見證聚會中,有一位7歲大的男孩牽著他5歲大的妹妹走上台。他為5歲大的妹妹擺好小凳子,讓她站上去,並在她作見證時幫助她。她開始有一點結巴的時候,他就靠過去,在她耳邊小聲說話。這就是7歲大、很有愛心的哥哥。

妹妹講完後,換他站到凳子上。他作見證,她站著看他,臉上帶著甜蜜的表情。他是她的哥哥,你可以從這兩個小孩的身上看到他們家人的愛與關係。他從凳子上下來,牽著她的手走回他們自己的座位去。

在見證聚會快結束時,主教團給我一點時間作見證,我請那位帶著嬰孩上來接受祝福的年輕女士上來站到我身邊,她上來了。同時,就在見證聚會上,我挨近主教,低聲問他說:「她先生在哪裡?」

主教說:「他在坐牢。」

我問:「她叫什麼名字?」他告訴我她的名字。

她上來站在我旁邊,手裡抱著那個嬰孩。我們站在講台上,我低頭看著那個只有幾天大的可愛小嬰孩,又看看帶著這個小女嬰來接受聖職持有人祝福的母親。我看著那位母親,以及那可愛的小嬰孩時,心想那位小嬰孩會有怎麼樣的未來,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我向會眾以及這位年輕母親針對五年前總會會長團及十二使徒定額組所發布的文告作演講,就是那篇以家庭、以我們對孩子的責任、孩子對父母的責任,以及父母對彼此的責任為重點的文告。那篇美好的文告將我們從亞當和夏娃開始,到世界終了的那一幕為止,所有引導神子女生活的經文指示都整合在一起。

我一邊演說一邊看著那個漂亮的小嬰孩,心裡想到了去年夏天。那時,我和露比回愛達荷州住幾天,認識了來自愛達荷州山屋市的顧瑞治家庭。顧瑞治姊妹後來帶著女兒雀兒喜來拜訪我們。聊天時,顧瑞治姊妹說雀喜兒已經背完家庭文告了。

我對現在已15歲的雀兒喜說:「真的嗎?」

她說:「是啊!」

我說:「妳花了多久時間背完的呢?」

她說:「小時候,媽媽在家裡訂了一個背誦計畫,幫助我們背誦。我們要背經文、聖餐聚會聖詩,以及一些其他對我們有幫助的東西。我們先學會怎麼背東西,後來要背那篇文告就容易多了。」

我說:「妳能全背出來嗎?」

她說:「可以啊,我全部都會背。」

我說:「妳12歲背的,現在妳15歲,很快妳就會開始約會。告訴我,背這篇文告對妳有什麼好處?」

雀兒喜說:「我越是思考文告裡的詞句,越是了解我們在家庭中的職責,以及我們在生活方式及生活管理方面的職責時,那篇文告就成了我新的指引。在我與別人交往,要開始約會時,我會想起文告中有關家庭的文句。那篇文告是我的標準尺度,為我提供協助,帶給我所需的力量。」

不久前,興格萊會長曾對楊百翰大學的學生演講。他提到生命是一串環環相扣的鏈環,世代相連,直到末了。他在演講中鼓勵學生不要作家族中脆弱的一環,而要作堅強的一環。

今天早上我們在大會中聽到很多教導,都關係到家庭歷史、家人、鏈環相連的原因,以及我們為千千萬萬人們推動聖殿事工的責任;他們在帷幕另一邊等待接受惟有在帷幕這一邊才能執行的教儀,這樣他們才可以在帷幕的那一邊以這些條件繼續進步,並成為我們家庭中的一份子。大家對這一點都十分明瞭了。

所以,今天早上我要對在座的各位說,我希望你們能培養對自己和自己的家庭那份堅強的感情,不在家族及祖先的鏈環中間做脆弱的一環。我也要鼓勵各位要為自己子孫的緣故作那堅強的一環,而不是脆弱的一環,否則,那豈不太可怕了嗎?想想那條長鏈條,以及所有為救贖靈魂及完成那珍貴事工所必要做的工作,如果你是那脆弱的一環,無法讓子孫成為堅強鏈條中的一部份,那豈不太悲哀了嗎!

聖徒在準備離開納府的時候,留下未完成的納府聖殿,只有少數人可以接受恩道門。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楊百翰會長當時是資深的使徒,他在日記中寫到人們倉促備好篷車,準備啟程,朝著他們一無所知的處女地西進時內心焦慮的感受。他們把能帶走的少數家當都放在蓬車裡,便跟隨他們的領袖走。

在所有的準備工作中,有一些人有機會接受恩道門,其餘人民也都急切地想接受那項教儀。楊百翰會長放下手邊一切的例行事務,所以他可以待在聖殿裡執行所有必要的恩道門事工。他在提到這項經驗時說,他急切地去做聖徒急著想完成的事。他在敘述中用急切(anxiety)一詞來形容,很有意思。他提到他們內心的急切感,因為他們希望能在啟程西行以前能完成這項重要的恩道門事工。

我要表達我對各位的愛,也要見證,我知道這事工是真實的,我知道神活著,我知道祂愛我們,祂對我們的愛就像我們對我們孩子或子孫的愛。我們現在有65個曾孫,當然還有更多還沒有出生。我愛他們所有人,我希望我們家的鏈條與鏈環都能很堅強,我們的子孫都能得到祝福。我們以他們每一個人為榮,並祈求神,願他們長大以後都能和我一樣對神有堅定的了解與感覺。我知道神活著,祂是我們的父,祂指導著這一切事工,祂的兒子是我們的救主,也就是耶穌基督。這教會是神在末日於地上復興的耶穌基督教會。我知道這是真實的。

我知道今日地上有一位活著的先知,教會如今有100座運作中的聖殿,你們可以看到這奇妙事工正在進行著。你們中間,有些人會活著看到教會有200座、300座,甚至最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座聖殿運作。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中,一直都有奇妙的事發生著。我們提到有一位活著先知得到來自高天的啟示指引這事工時,我要向各位見證,我們這群與他相識、共事的人可以見證他是神在地上的先知,他引領我們去做正確、合適的事。

願各位的鏈環都能堅強。願各位都能尋見藉由遵行福音原則而獲得的偉大喜樂與幸福。我把我的愛留給你們,並向各位見證這教會是真實的。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