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惠‧洪德的生平與使命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豪惠‧洪德的生平與使命

在1994年6月6日,豪惠‧洪德在被按手選派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總會會長的次日,提出了兩項邀請。他用溫柔的語調鼓勵大家,說:

「首先,我邀請本教會的全體成員要在生活中更加注意主耶穌基督的生平及榜樣,特別是祂所表現的愛、希望及憐憫。我祈求我們能對彼此更親切、更禮貌、更謙虛、更有耐心和寬恕之心。」1

鼓勵人們跟隨救主的榜樣一直是洪德會長數十年來教導的重心。在更早幾年前,他也說過:「請大家記住這一點:只要我們的生活、我們的信心都以耶穌基督及祂復興的福音為中心,任何事情都不會永遠錯下去。反之,要是我們的生活不以救主和祂的教訓為中心,任何其他成功都不會永遠順當。」2

洪德會長給教會成員的第二項邀請則是更充分領受聖殿的祝福:

「我邀請教會成員將主的殿視為他們成員身分的偉大象徵,以及他們極神聖之聖約的至高處所。我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教會的每一位成員都能配稱到聖殿。我希望每位成年的成員,即使無法立刻或經常前往最近的聖殿,都會配稱得到並持有有效的聖殿推薦書。

「讓我們成為一群常去聖殿、喜愛聖殿的人民;讓我們在時間、財力和個人情況許可的情況下,儘快前往聖殿;讓我們不僅為了死去的親人而去,也為了參與聖殿崇拜而獲得個人祝福、為了在那些神聖、聖化過的屋宇內所賜予的聖潔和平安而去。聖殿是美麗之地、啟示之地、平安之地,聖殿是主的屋宇。聖殿歸主為聖,我們也應視之為神聖。」3

洪德會長在擔任總會會長任內繼續強調這兩項邀請。雖然他擔任總會會長只有九個月,但是這兩項邀請鼓舞了教會在世界各地的成員努力變得更像基督,更用心尋求聖殿的祝福。

Howard W. Hunter portrait collection [ca. 1908-1995]

開端

豪惠‧洪德的祖先在十九世紀中葉分別在四個國家加入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他母親這邊的祖先來自丹麥和挪威。他們離開故鄉移民後,成為猶他普雷任山最早的一群拓荒者。妮莉‧雷姆森是這群勇敢先驅者的後裔,後來她成為一位先知的母親。

豪惠父親這邊的祖先則可遠溯至蘇格蘭和新英格蘭。他們加入教會時做了很大的犧牲,但幾年後絕大部分的人卻放棄了這個信仰。1879年,約翰‧威廉‧洪德出生,是洪德家與教會隔絕的第三代,然而他後來卻成為一位先知的父親。

約翰‧洪德8歲時,全家搬到愛達荷州波塞。16年後,約翰遇見前來波塞借住在姨媽家的妮莉‧雷姆森。約翰很快對妮莉展開追求,並在兩年後向妮莉求婚。妮莉猶豫了一段時間,但約翰鍥而不捨,後來妮莉終於答應了求婚。他們倆在猶他普雷任山結婚後,便返回波塞建立家園。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豪惠‧洪德於1907年11月14日在波塞出生。他們只有兩個孩子,而另一個女兒桃樂絲於1909年出生。

豪惠‧洪德小時候

為生活奠定基礎

豪惠出生時,教會在波塞只有一個小分會。豪惠的母親是分會的活躍成員,她在福音中教養孩子。關於母親,豪惠說:「她一直都很忠信。……她曾擔任初級會和〔女青年〕會長。我還記得跟母親去教會的情形,有時在預定聚會的時間前就到了,有時會晚走,這樣她才能把事工做完。」4豪惠的父親雖不是教會成員,但並不反對家人去教會,偶爾會陪他們出席聖餐聚會。

妮莉‧洪德除了帶領孩子參與教會活動,還幫助他們在家中奠定穩固的宗教基礎。豪惠回憶道:「是母親帶頭教導我們福音的,我是在她的膝下學會祈禱的。……我童年時在母親的腳邊得到一項見證。」5

波塞分會於1913年成為支會,幾天後則是豪惠六歲的生日。兩年後,八歲的豪惠期待受洗的日子到來。他說:「我非常期待能接受洗禮。」不料他的父親卻不同意。豪惠回憶道:「父親……覺得我應該等到我知道自己的人生想走什麼樣的路時再受洗。我很想受洗,但是時間到了,我卻沒有得到那個祝福。」6

由於豪惠沒有受洗,所以12歲時無法被按立為執事。他說:「那時,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按立為執事。因為我不是教會正式的成員,不能像他們一樣做許多的事。」7豪惠對於自己不能傳遞聖餐感到特別難過:「聖餐聚會時,我和其他男孩坐在一起。該他們傳遞聖餐時,我卻只能在那裡坐冷板凳,覺得自己完全被排除在外。」8

豪惠再次請求父親,而這一次多了10歲的妹妹桃樂絲陪他,桃樂絲說:「〔我們〕吵著父親讓我們受洗。我們在禱告中也祈求他會答應。最後,他同意時,我們真是快樂極了。」9於是豪惠在12歲又5個月時和桃樂絲在一個公共泳池裡接受了洗禮。不久,洪德便被按立為執事,他回憶自己第一次傳遞聖餐的情形時,說:「我害怕死了,但是很高興能有這項特權。」10豪惠的其他職責還包括替風琴搖風箱,在寒冷的安息日早晨到教堂生火爐,讓室內溫暖。他說:「當我學到身為成員及持有聖職的責任時,一個全新的世界在我面前展開。」11

豪惠在男青年時加入支會的男童子軍團,他非常努力,想贏得童子軍的最高榮譽──鷹級童子軍。就在快達到目標時,他和另一人陷入沒有惡意的爭奪戰。他回憶道:「我兩個人都想要成為波塞的第一位鷹級童子軍。」12結果另一個男青年先完成所有的要求,不過豪惠似乎很滿意自己是第二個贏得獎章的人。13

洪德很早就學習勤奮生活。他曾幫助寡婦和其他鄰居、賣報紙,也在姨公的農場工作。年紀稍長後,他的工作還包括在高爾夫球場當桿弟、送電報,並在藥局、報社、旅館、百貨公司、藝廊等處作。

桃樂絲‧洪德說她的哥哥有「強烈的動機和聰明的腦袋」。14不過與這些特質不相上下的是他的愛心和慷慨。桃樂絲回憶哥哥貼心的行為,說:「豪惠總是執意行善和當好人。他是一個很好的哥哥,很照顧我,也很孝順父母。」15

豪惠對動物也充滿愛心。他說:「即使家人反對,每隻流浪貓還是可以在我們家找到棲身之地。」16有一次,鄰居幾個男孩虐待一隻小貓,把貓丟進豪惠家附近的一個灌溉用的水溝中。貓只要一爬出來,那些男孩就會把貓再丟進去。豪惠很快趕過去救小貓。桃樂絲回憶道:「他把奄奄一息躺在那裡的小貓撿起來帶回家。」17

他的母親說:「養不活的。」

豪惠卻堅持說:「媽媽,試看看吧。」18

桃樂絲說,他們「用毯子把貓包起來,放在溫暖的爐邊餵牠吃東西」。在這樣細心地照顧下,小貓活過來了,而且還跟這個家庭一起生活了好幾年。

豪惠在1923年被按立為教師,波塞第二支會在不久後成立。當地的教會領袖鑑於需要另一個聚會地點,也預見未來的成長,於是提議蓋一座支聯會大會堂。波塞的聖徒被要求奉獻兩萬美金來蓋大會堂。19領袖在會議中呼籲捐款時,年輕的豪惠‧洪德是第一個舉手響應捐款的人。他承諾要捐25塊美金,這在1923年是筆大數目,對一個15歲的男孩來說更是如此。他後來說:「我一直打工存錢,直到可以捐出我承諾的全額為止。」20支聯會大會堂在1925年完工,由禧伯‧郭會長在同年12月前來奉獻。21

豪惠從小就展現音樂的天賦,他在青少年時就已學會彈奏好幾種樂器。他在16歲時自組了一個叫「洪德吟唱歌手」的樂團。這個樂團經常在波塞地區的舞會、宴會和其他場合中演出。

豪惠19歲時,有人跟他簽約,請樂團在前往亞洲的一艘郵輪上演奏音樂。1927年的頭兩個月,豪惠的五人樂團隨著郵輪橫渡太平洋,在晚餐時間和舞會演奏音樂,沿途停靠日本、中國、菲律賓等地不同城市。這趟旅行對豪惠來說是個增廣見聞的經驗,讓他認識了其他的民族和文化。雖然他把賺來的錢多用在觀光和紀念品上,但他解釋說:「這樣的教育值得我們花那樣的錢。」22

Hunter, Howard W. Biography

豪惠‧洪德(中)與他的「吟唱歌手」,攝於1927年

抉擇時刻

豪惠結束郵輪之旅返家時聽到了一個好消息,他的父親在他離家期間接受了洗禮。接下來的星期天,豪惠第一次和父親一起參加聖職聚會。一位慈愛的主教一直鼓勵約翰‧洪德接受洗禮,豪惠說:「讓他對教會產生更多興趣的是一位〔家庭教導〕教師。」23

結束郵輪之旅後,豪惠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他繼續忙著音樂和其他的工作,包括做生意,但是這些都沒有潛力成為好職業。當他的生意在1928年3月開始停滯不前時,他決定拜訪一位在南加州的朋友。他原本打算只停留一、兩個禮拜,但他很快就決定留下來,追求他所謂的「大好前程」。24他不但會在加州找到工作,也會找到妻子、許多在教會服務的機會,還有三十多年的家。

豪惠在加州的第一份工作是賣鞋子,還有在一家柑橘包裝廠工作,有時他要把45至50噸的橘子裝進火車貨廂裡。他幽默地說說:「我不知道這世上有這麼多的橘子。」有一天,他過得「很慘」,因為他必須按照顏色來篩揀檸檬,但由於他患有色盲,他無法把黃的和綠的檸檬分開。他回憶道:「那天結束以前,我以為我會精神崩潰。」25

在柑橘廠工作兩週後,豪惠申請到洛杉磯的一家銀行工作,那家銀行立刻雇用他,而且很快就讓他升遷。他也繼續從事音樂活動,晚上在不同的樂團演奏。1928年9月,豪惠搬到加州六個月左右時,他的父母和妹妹也搬來加州,全家於是又團聚一堂。

豪惠少年期間一直都有去教會,不過卻不曾認真研究福音。在加州時,他開始比較認真學習福音。他回憶道:「我第一次真正體認到福音的意義……是在亞當斯支會,彼得‧克雷頓弟兄所上的主日學班上。他有豐富的學識,很會鼓勵年輕人。我研讀課程,閱讀他給我們的課外資料,還就指定的題目演講。……我認為我生命中這段時期是福音真理開始向我揭示的時刻。我對福音一直有見證,但突然間,我開始理解了。」26對豪惠來說,在那個主日學課程的經驗開啟了他一生對福音研究的熱誠。

豪惠也喜歡結識洛杉磯地區的其他年輕成人。他們一起參加聚會,有時會在一個星期天去兩、三個支會拜訪,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其中有項活動對豪惠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到加州幾個月後,和一些朋友參加教會的舞會,之後到沙灘踏浪。那個晚上,他遇見了克萊拉‧傑夫斯,克萊拉那時正在和他的一個朋友約會。豪惠和克萊拉很快就互相吸引,並在後來發展成愛意。

他們在1928年約會了幾次,隔年對這段感情變得更認真。豪惠後來說:「她有著一頭淺褐色頭髮,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我認為她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她堅定的見證。」27 1931年春天的一個晚上,也就是他們認識近三年後,豪惠帶克萊拉去一個可以眺望太平洋的地方,然後在那裡向她求婚,她答應了。豪惠回憶道:

「在一個月圓之夜,我們開車到帕洛斯佛迪,把車停在山崖邊,在月光下眺望著從太平洋的海浪一波波拍打在岩石上。我們談了很多計畫,然後我把鑽戒套在她的手上。那天晚上我們做了許多決定,對生活立下了堅定的志向。」28

這些決心影響了豪惠,使他在婚禮前四天做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決定。他的樂團在那天晚上演出後,他便把樂器收起來,從此不再做職業演出。他說,在舞會和派對上演奏音樂固然「在某些方面十分迷人,也讓我賺了不少錢」,但他覺得,那樣的生活方式和他所嚮往的家庭生活有些不協調。數年後他說:「雖然不再做自己喜歡的事會有些失落,〔但〕我從不後悔作這決定。」29他的兒子理查說:「我常想,他因更看重某事而放棄自己深愛的事物,那是多麼了不起的紀律啊(我稱之為毅力)。」30

婚姻早期的挑戰和祝福

豪惠和克萊拉於1931年6月10在鹽湖聖殿結婚後,便返回南加州開始共同的生活。由於經濟大蕭條的關係,美國各地的景氣衰退,1932年1月,豪惠工作的銀行被迫關閉。隨後兩年,他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努力供養家庭。他和克萊拉決心盡可能自立,不過一年後,他們接受克萊拉父母的邀請,回她娘家暫住一段時間。

1934年3月20日,豪惠和克萊拉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他們給他命名為小豪惠‧威廉‧洪德,小名是比利。但那年夏天他們注意到威廉似乎沒有什麼生氣。醫生診斷出他貧血,豪惠輸了兩次血,但威廉的情況沒有起色。進一步的檢查顯示是腸子有嚴重的問題,因此醫生建議手術。豪惠回憶道:「我被帶進手術室的手術台上,以方便手術進行期間,給在旁邊的他輸血。手術結束時,醫生表示情況並不樂觀。」31三天後,七個月大的小比利,離開了陪伴在旁的父母,去世了。豪惠寫道:「我們傷心欲絕,如槁木死灰般在夜色中離開醫院。」32「這件事給我們的打擊很大。」33

比利出生兩個月前,豪惠才在洛杉磯郡洪水控制區找到工作。這份工作讓他開始接觸到法律文件和法院程序,於是他決定要以律師為業。要達到這目標需要多年的毅力和寒窗苦讀。豪惠沒有大學文憑,所以必須先修完許多課程,才能進入法學院就讀。他在晚上修課,因為他需要繼續工作。即使後來上了法學院,他還是繼續全職的工作。「白天工作,晚上上課,此外還要找時間讀書真是不容易,」他如此寫道。34「熬夜讀書對我來說是習以為常的事。」35豪惠過了五年這樣緊湊的生活,終於在1939年以全班第三名的成績畢業了。

豪惠就讀法學院時,另外兩個兒子陸續出生─約翰於1936年出生,理查於1938年出生。豪惠在洪水控制區的工作讓他們有能力買一小棟房子。

擔任艾薩雷諾支會的主教

1940年,大約在豪惠法學院畢業一年後,他蒙召喚擔任加州新成立的艾薩雷諾支會的主教。這個召喚讓他大吃一驚,他說:「我總以為年紀大的人才會被召喚為主教,我問他們,我年紀輕輕,才三十二歲,怎麼能當支會的大家長?」支聯會會長團肯定地告訴他,他的能力「足以勝任」。豪惠雖然感到任重道遠,還是承諾說:「我會盡力而為。」36在他擔任主教六年多的時間中,他盡力獻身付出,以靈感與愛心履行了這項承諾。

豪惠雖然再度面臨時間和體力的嚴厲考驗,但是他覺得自己付出的服務帶來了許多祝福。他說:「我發現自己被許多耗費心神的責任所淹沒,但這是一個偉大榮耀的事工,是一項偉大的祝福。」37

這個新支會最迫切的需求就是尋找聚會的地方。主教團在當地一棟建築中租了幾個房間,支會成員則開始為自己的教堂籌募基金。蓋教堂的計畫後來因二次世界大戰而暫停,不過支會成員展望未來,繼續籌募款項。其中一個募款活動叫做「洋蔥計畫」,他們到一個醃漬工廠切洋蔥。由於洋蔥的臭味持久不散,洪德主教調侃著說:「你很容易在聖餐聚會知道誰碰過洋蔥。」38

其他募款活動還包括在德國泡菜工廠切白菜、包裝,還有兜售過剩的早餐麥片。「昔日大家一起工作的時光真的很美好,各階層不同能力的人都來協助主教團籌募基金,興建教堂,」洪德主教回憶道。「我們的支會就像個快樂的大家庭。」39經過多年的耐心等待和犧牲,擁有支會專屬教堂的目標終於在1950年達成,那時豪惠卸任主教已將近四年。

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擔任主教要面對的挑戰相當獨特。支會許多男性成員那時都在服役,家中往往沒有丈夫或父親。弟兄短缺也在教會的召喚上帶來不少挑戰。結果,豪惠在擔任主教任內有段時間也同時擔任了童軍領袖。他說:「我們有一群不容忽視的優秀男青年。我指導這些男孩將近兩年,他們有大幅的進步。」40

豪惠於1946年11月10日卸任主教一職。他說:「我一直都很感謝能有這份榮幸擔任主教,還有這些年來的訓練。」這些經驗雖然「在許多方面都很辛苦」,但他和克萊拉還是「感謝這些經驗帶給我們家庭的益處」。41有位支會成員在感謝洪德主教的服務時,寫道:「他讓我們這個小支會的成員合作,讓我們團結一致,教我們完成超乎我們能力範圍的目標。我們整個支會一起工作、一起祈禱、一起同樂、一起崇拜。」42

豪惠雖然在1946年卸任了,但他和艾薩雷諾支會成員的特殊情誼仍然繼續。他的兒子理查說:「他到生命尾聲都還跟他們保持聯繫,知道他們住哪兒,他們的情況如何。他旅行的地方只要有昔日支會成員〔住〕在那裡,他就會跟他們聯絡。他對昔日支會成員的愛持續了一輩子之久。」43

扶養家庭,發展事業

豪惠和克萊拉‧洪德是慈愛的父母,他們教導兒子價值觀、責任感和福音的重要。在教會指定星期一晚上為家人家庭晚會前,洪德家庭早就保留一個晚上作為教導、說故事、玩遊戲和全家一起外出的時間。他們全家一起旅行時,有時會去聖殿,讓約翰和理查有機會為死者執行替代的洗禮。豪惠和兒子也喜歡一起做火車模型、露營,以及從事其他戶外活動。

約翰和理查出生時,豪惠有全職工作,也在法學院讀書,蒙召喚擔任主教時,孩子也都還很小──分別是四歲和兩歲,所以建立堅強穩固的家庭需要克萊拉付出額外的心力。她樂意地付出。她說:「我的願望和最大的野心……一直都是成為好妻子、好主婦、一位真正的好母親。我們非常努力讓兒子親近教會;我和孩子在一起很開心。」44豪惠經常讚揚克萊拉在教養兒子時發揮的影響力和所做的犧牲。

在供養家庭、擔任教會領袖服務的那些年間,豪惠也開創了成功的法律事業。他的客戶大多是公司和企業,成為南加州一位聲望頗高的律師。他曾被推選在二十多家公司的董事會服務。

豪惠在他的專業領域中以正直、思考精確、溝通清楚、行事公正等稱著。人們也稱他為「國民律師」,「似乎總有時間和興趣幫人民解決問題」。45有位律師說豪惠「他比較在乎人們得到需要的幫助,比較不在乎自己是否得到報酬。」46

| |

豪惠和克萊拉‧洪德與他們的兒子約翰和理查

加州帕沙第納支聯會會長

1950年2月,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司提反‧李察長老和海樂‧李長老前往加州,劃分成長迅速的帕沙第納支聯會。他們跟支聯會的許多弟兄們面談,豪惠也包括在內。在經過祈禱,審慎考慮主要誰擔任支聯會會長後,他們接近午夜時派人去請豪惠來,然後向他提出召喚。李察長老和李長老告訴他回家好好睡一覺後,隔天一早打電話給他們諮理的推薦名單。豪惠說:「那天晚上我回家後根本睡不著,這個召喚令人難以招架。我和克萊拉談了很長一段時間」47

洪德會長和他的諮理被支持後,他們開始評估支聯會的需求。這個支聯會新會長團優先的工作事項就是幫助成員建立靈性的力量。他們擔心的一件事就是有許多家庭因參與太多的活動,變得比較不團結。領袖們一起祈禱商議後,感覺要強調家人家庭晚會,並把星期一晚上的時間保留給家庭。支聯會所有的教會建築物在星期一晚上都關閉,也「不舉辦任何其他活動,不打擾那個神聖的晚上,」洪德會長如此解釋。48

洪德會長上任沒多久就連同南加州的其他支聯會會長跟司提反‧李察長老見面,討論替高中生開辦福音進修班課程一事。洪德會長回憶道:「〔李察長老〕解釋說他們想在一個沒有法律規定〔學校〕在課間上宗教教育的地方試辦晨間福音進修班。」49洪德會長被指派擔任該委員會的主席,負責研究這計畫的可行性。委員會在完成研究後,推薦在三所高中試辦晨間福音進修班。洪德會長的兒子理查在那時參與了這個晨間福音進修班的實驗課程。他回憶道:「我們那時曾懷疑是不是有人瘋了,要我們在早上六點上課,但後來那成為我們一天中最喜歡的時間,我們可以在那裡跟教會朋友聚在一起學習。」50這個課程不久便擴及其他學生,成為教會為青年開辦晨間福音進修班的先驅。

1951年10月的總會大會上,總會會長團接見了來自南加州的支聯會會長,並宣布他們想在洛杉磯興建一座聖殿。能就近有一座聖殿令他們非常雀躍,但這將需要作出極大的犧牲,因為教會成員被要求奉獻一百萬美金來興建聖殿。洪德會長返回加州後,和支聯會、支會的領袖開會,說:「就讓人們慷慨地奉獻聖殿基金,藉此獲得機會接受偉大的祝福。」51南加州的成員為了興建聖殿,六個月內就捐出了一百六十萬美金,該聖殿在1956年奉獻。

帕沙第納支聯會的領袖,攝於1950年。從左至右:支聯會會長團第一諮理達肯‧柏德黑,豪惠‧洪德會長,第二諮理凱伊‧貝利,文書愛默罕‧瓊斯。

除了為聖殿和教會其他建築奉獻基金,成員們還志願勞動。蓋各處教堂時,洪德會長用很多時間拿起鏟子、鐵鎚或油漆刷幫忙。此外,成員也擔任教會福利計畫的義工,到家畜場、柑橘園、罐頭廠工作。洪德會長有八年的時間奉派協調12個支聯會處理這些項目,還經常親自協助工作。一位朋友觀察說:「他自己不想做的事或指派任務,絕不會要求別人去做。」52幾年後,成為十二使徒定額組一員的洪德長老說:

「我不曾參與過無趣的福利計畫。我曾爬樹去摘檸檬、削果皮、顧爐火、搬盒子、給卡車卸貨、清理煙囪,還有其他千百種工作,但我記得最清楚的是人們聚在一起為主服務時的笑聲、歌聲和美好情誼。」53

1953年11月,洪德會長和洪德姊妹以及帕沙第納支聯會的其他成員到亞利桑那州梅薩聖殿做教儀。11月14日是洪德會長46歲的生日,那天要執行聖殿教儀之前,聖殿會長請洪德會長對集合在祈禱室的會眾演講。後來他把這段經驗寫下來:

「我正在對會眾說話時,……家父和家母穿著白衣進入教堂。我絲毫不知道家父已經準備好接受聖殿祝福了,雖然家母已經期盼了好一陣子。我非常激動,無法繼續演講。〔聖殿的〕皮爾斯會長來到我身邊,向我解釋這情況。那天早上家父和家母一去到聖殿,就請聖殿會長不要告訴我他們在那裡,因為他們想要給我的生日一個驚喜。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生日,因為家父和家母在那一天接受了恩道門,我有幸親眼目睹他們印證在一起,並隨即印證給他們。」54

大約三年後,桃樂絲在新奉獻的加州洛杉磯聖殿印證給她的父母,洪德會長的家庭終於永恆地連結在一起。

豪惠擔任支聯會會長時,以愛領導。曾在支聯會服務的一位姊妹說:「你會感到認同、覺得自己有價值、被人需要。……有人接受召喚時,他會讓那人負責一切,要是需要他給意見或建議,他也隨時可以幫忙。我們知道他會全力支持、關心我們。」55他的一位諮理則注意到:「他對別人的成就會給予讚揚,並鼓勵他人追求高標準。」56有位支聯會成員說洪德會長是影響她最深的教師,她解釋道:「這個人愛人的方式是以別人為優先,會聆聽尋求了解,還有與別人分享他自己的經驗。」57

到了1959年秋天,豪惠‧洪德主領帕沙第納支聯會已經九年多了,他的服務祝福了南加州數千聖徒的生活。他的施助即將擴大範圍,祝福世界各地教會成員的生活。

十二使徒定額組

「你要為我的名作見證,……並且你要將我的話傳到大地各端」(教約112:4)。

1959年10月9日,在鹽湖城的兩場總會大會場次之間,豪惠得知大衛奧‧麥基會長要見他。他立刻到總會行政大樓,麥基會長熱情地問候他,說:「洪德會長,……主說話了。你已蒙召成為祂的一位特別證人,明天你將接受支持,成為十二使徒議會的成員。」58豪惠記述那個經驗說:

「我無法試圖解釋內心的感受。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無法言語。我坐在這位高貴、親切又善良的主的先知面前,感覺自己從來就沒有這麼謙卑過。他告訴我這個召喚將為我的生命帶來極大的喜悅,和弟兄們也將相處愉快,我將奉獻往後的生活和時間擔任主的僕人,從此屬於教會和全世界。……他用手環抱著我,向我保證主愛我,保證我會得到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議會的支持與信任。……我〔告訴他〕我很樂意奉獻我的時間、我的生命以及所有的一切來做這事工。」59

洪德一離開麥基會長的辦公室,立刻回到旅館打電話給在普柔浮探望兒子約翰、媳婦和剛出生的小孫子的克萊拉。剛開始時,豪惠幾乎說不出話來。等他終於告訴克萊拉召喚的事,兩人情緒都相當激動。

隔天在總會大會星期六晨間大會時,豪惠‧洪德被支持為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成員。他提到那時的情形時,說:「我感到……整個世界的重量都落到我肩上。大會進行中,我渾身不自在,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適合坐在這裡。」60

麥基會長請洪德會長在星期天的午間大會演講。在簡單回顧自己的生平、分享自己的見證後,他說:

「我並不為此時自己眼眶中的淚水感到抱歉,因為我相信在場的朋友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你們今天和我的心一樣,都為福音和能為他人服務而感到歡欣雀躍。

「麥基會長,……我毫無保留地接受這項你對我的召喚,也願意為此服務奉獻一生及我所有的一切。洪德姊妹也和我一樣作此宣誓。」61

洪德長老於1959年10月15日被按立為使徒。當時十二使徒的平均年齡將近66歲,51歲的他是其中最年輕的成員。

在接下來的18個月中,洪德長老通勤往返加州和猶他州兩地完成律師事務所的必要工作,準備搬家。他的一位客戶說:「教會肯定是重金禮聘」,他才會離開生意如此興隆的法律事務所。針對這點,洪德長老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

「大多數的人都不了解我們這個宗教信仰的成員為什麼要接受服務的召喚,或為什麼要承諾付出一切。……我十分喜歡律師的工作,但是這項給我的召喚遠比追求事業或賺取金錢來得重要。」62

洪德長老擔任使徒的任期超過35年,他在這段期間幾乎到過世界每個國家,履行他身為耶穌基督特別證人的職責(見教約107:23)。

Quorum of Twelve. 1965

十二使徒定額組,攝於1965年。坐者從左至右:泰福‧彭蓀,馬可‧彼得生(坐在扶手),約瑟‧斐亭‧斯密(定額組會長),黎格蘭‧理查。立者從左至右:戈登‧興格萊,德伯‧司達利,多馬‧孟蓀,賓塞‧甘,海樂‧李,墨林‧羅慕義,理查‧伊凡,豪惠‧洪德。

猶他族譜學會

「我們要……向主獻祭……呈上一本包含我們死者的紀錄的案卷,那將是配得一切悅納的案卷」(教約128:24)。

1964年,總會會長團指派洪德長老擔任教會族譜學會的會長,即當時大家所知的猶他族譜學會。該組織是教會家譜部門的前身,其目的是蒐集、保存和分享世界各地的族譜資料。洪德會長主領該學會八年,期間督導家譜事工進行巨大的轉變,加速、改善,並擴展此事工。

到了1969年,該組織已經收集了「670,000多卷微縮影片,相當於三百萬本、每本300頁的書。」該組織也蒐集了「六百萬份完整的家庭資料紀錄,三千六百萬人的索引檔案卡,還有高達90,000多冊的藏書。」63每一週都會增加1,000多卷收集自世界各地的微縮影片。處理這些紀錄,並讓大家都能取得這些紀錄──不論是研究用或是聖殿事工使用──都是一浩大工程。在洪德長老的領導下,族譜學會開始使用最新的電腦科技來協助事工。有位作家注意到該學會「因其先進的紀錄保持技術而在其專業組織中享譽全球」。64

洪德會長於1972年卸任了族譜學會會長的職務。李察‧司考德長老在摘述他的努力所帶來的影響時,說:「他把自己生命中一個特別重要的部分獻給了那份事工,所打下的根基和留下的指示,教會至今仍受益無窮。」65

波里尼西亞文化中心

「你們遠方的人聽著;你們各海島上的人也都一起聽著」(教約1:1)。

1965年總會會長團指派洪德長老擔任夏威夷來耶波里尼西亞文化中心理事會的董事和主席。那時,該中心才剛開幕15個月,正面臨許多挑戰。觀光客很少,人們對於該中心的目標和各項計畫有著不同的看法。洪德長老上任一週後前往來耶開始仔細研究該中心的優勢和需求。

在洪德長老的領導下,波里尼西亞文化中心後來成為夏威夷最有名的觀光景點,在1971年吸引了將近一百萬的遊客。洪德長老也監督了該中心一個大型擴建工程和其計畫。另外也很重要的是,用洪德會長的話來說,該中心所提供的就業機會可讓「來自南太平洋的數以萬計的學生〔得以〕受到協助完成教育,〔否則〕他們絕大部分都無法離開自己的島嶼到外地求學」。66

洪德會長主領波里尼西亞文化中心12年後於1976年卸任。他在該中心擔任董事的服務應驗了大衛奧‧麥基會長在1955年所說的:來耶這個小村落有潛力成為「一個傳教士重鎮,影響不只成千上萬的人,而是上百萬前來認識這個小鎮和其意義的人。」67

教會史記員

「這是主已指定的文書的職責,是記錄歷史和教會的總紀錄,記錄一切在錫安發生的事」(教約85:1)。

1970年1月,大衛奧‧麥基會長辭世,約瑟‧斐亭‧斯密接受按手選派為新任的總會會長。約瑟‧斐亭‧斯密那時已擔任教會史記員49年,他成為總會會長後,洪德長老蒙召來接替那項指派。他說:「斯密會長擔任教會史記員那麼多年,我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擔任那份職務。」68

洪德長老帶著他一慣的熱忱接受這項新的責任。他說:「主透過啟示給予的這項指派極具挑戰──一方面要完成蒐集和書寫的工作,另一方面又要製作可供教會成員使用的資料。」69教會新聞曾報導,教會史記員要「負責保存教會所有的紀錄,其中包括會議紀錄、聖殿紀錄、所有的按立、教長祝福辭,以及……編排當代的教會歷史」。70

1972年,十二使徒成員解除一些繁重的行政職責,好讓他們能投入更多時間在使徒的聖工上。洪德長老因為這項改變從教會史記員一職卸任,不過仍繼續擔任教會歷史部門的顧問。他寫道:「這讓我處於指導的職位,但不用再進行營運的事務。」71直到1978年,他都一直擔任顧問一職。

Jerusalem Center (BYU)

楊百翰大學耶路撒冷近東研究中心

在聖地服務

豪惠‧洪德曾於1958年和1960年跟家人到聖地旅行,從此對聖地培養出特殊的感情。在他擔任使徒期間,他曾返回聖地二十四次以上。十二使徒定額組的雅各‧傅士德長老曾說:「救主昔日走過、教導過的地方,他都渴望能在那裡,而且似乎永不滿足。」72

洪德長老十分清楚那個區域的衝突,因此帶著愛與和平的信息,說:「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是我們天父的兒女,都是應許的兒女,我們教會不偏袒任何一方,我們都愛他們,都關切他們。耶穌基督的福音就是要帶來愛、合一,以及至高無上的兄弟情誼。」73

洪德長老於1972年至1989年之間為耶路撒冷的兩項特別工程完成重要的任務:奧申‧海德紀念公園和楊百翰大學耶路撒冷近東研究中心。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奧申‧海德長老曾於教會歷史早期──1841年──在耶路撒冷東邊的橄欖山做過奉獻祈禱。1972年,總會會長團請洪德長老開始在耶路撒冷尋找興建奧申‧海德紀念碑的可能地點。1975年,耶路撒冷市提供機會讓教會在橄欖山上建造後來的奧申‧海德公園。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洪德長老曾多次前往耶路撒冷交涉紀念公園的契約,並且監督其設計和興建。這項工程於1979年完成,並在同年由賓塞‧甘會長奉獻。洪德長老在主持完奉獻典禮後曾表示,他相信這座紀念公園「將帶來永久的巨大影響,為教會傳達美好的形象」。74

在奧申‧海德紀念公園竣工前,洪德長老就已經在尋找地點,讓教會可為楊百翰大學海外研習團建造一棟中心,也讓耶路撒冷分會的成員有聚會的場所。監督這項工程可說是洪德長老任內最為複雜、敏感的任務之一了。

教會領袖選了一塊地,但獲得土地租用和建築設計圖的核准花了將近五年的時間,洪德長老描述這件事為「無盡的工作」。75經過多次的辯論和交涉,以色列政府才允許該中心動土。

1988年5月,該工程大致接近完工,也即將簽定租約。那時豪惠‧洪德正擔任十二使徒的代理會長。他在前一年才接受大型的背部手術,無法行走,儘管如此,他還是飛到耶路撒冷去簽約。他在當地時,楊百翰大學的學生和耶路撒冷分會的成員辦了一個小型招待會來表達他們的感謝。該分會的歷史紀錄描述了招待會開始時的感人一幕:「還在背部手術恢復期的洪德會長坐著輪椅,由〔楊百翰大學〕的〔傑佛瑞‧〕賀倫校長推著從大門進來,唱詩班唱著『聖城頌』迎接他們。」76淚水滑落洪德會長的臉頰。

1989年5月,洪德會長回到耶路撒冷奉獻該中心。這場奉獻典禮是他和其他人十年來窮盡心力的巔峰,耶路撒冷中心從希望成為了事實。傑佛瑞‧賀倫長老說:「豪惠‧洪德會長……從該中心還只是夢想之時,就不斷關切那個工程,是塔上的慈愛守望者。」77在奉獻典禮的祈禱上,洪德會長說:

「這棟建築……是為那些愛您、渴望向您學習、跟隨您子我們的救主和救贖主的人建造的。這棟建築各角度都美麗卓倫,象徵其所代表之物的美麗風采。父啊,感謝您讓我們有此榮幸為您兒女的利益和學習建造這棟屋宇,並將之歸予您。」78

| |

洪德會長在楊百翰大學耶路撒冷近東研究中心,攝於奉獻典禮前

不斷壯大的教會

「錫安必須更加美麗和聖潔;她的邊界必須擴大;她的支聯會必須鞏固」(教約82:14)。

豪惠‧洪德於1959年蒙召擔任使徒時,教會成員約有160萬人。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教會在世界各地史無前例地成長,而他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在上千個週末拜訪支聯會,鞏固成員、召喚新的領袖。他也拜見許多國家的政府官員,協助打開傳道事工的大門。

到了1975年,教會成員已增加到340萬人左右,拉丁美洲的成長尤其迅速。那年年終時,洪德長老和十二使徒助理多馬‧范恩斯奉派去劃分墨西哥市的五個支聯會。在與當地的領袖開過會並審閱各支聯會會長提供的資料後,洪德長老指示將原本的5個支聯會改組成15個支聯會──全在一個週末完成。79但他照往常一樣,輕描淡寫地寫道:「我想教會大概從未一次組織如此多的單位,我們回到家時,大家都累壞了。」80

Hunter, Howard W.

豪惠與克萊拉‧洪德

克萊拉,忠誠的伴侶

洪德長老於1959年蒙召到十二使徒定額組時,說「我的妻子一直都是貼心又慈愛的伴侶」。81多年來,克萊拉通常會陪同擔任使徒的洪德長老旅行各地。多馬‧孟蓀會長回憶有一次他看到克萊拉如何向東加的兒童表達她的愛:「她會把那些可愛的東加小孩摟入懷中,讓他們坐在她的腿上,一邊各一個,然後跟他們說話,……之後還會跟初級會的教師們解釋她們何其蒙福和榮幸能有機會教導如此寶貝的小孩。她知道人類靈魂的價值。」82

在1974年的一個訪問中,洪德長老如此談到克萊拉:「我們結婚以來,……她一直都站在我身邊,用愛、體貼、支持鼓勵我。……她是我的精神支柱。」83

訪問當時,克萊拉的健康狀況已經開始出現嚴重的問題。起初她會頭痛欲裂,偶爾失憶,毫無方向感。後來她輕微中風幾次,讓她很難說話或使用雙手。等到她需要長期看護時,洪德長老決定一面盡可能親自照顧她,一面履行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的職責。他找人白天陪伴克萊拉,晚上則由他照顧。在這些年間,洪德長老自己也有一些健康問題,其中包括在1980年心臟病發作。

克萊拉則分別於1981年和1982年罹患腦溢血。第二次的腦溢血讓她完全失能,醫生堅持她一定要住進養護中心,才能得到適當的醫療照顧。在她生命的最後18個月裡,她都住在養護中心。洪德會長在這段期間除非出差,否則每天都會去看她至少一次。雖然克萊拉大部分時間都認不出他是誰,他仍繼續向她述說自己對她的愛,確定她覺得舒服安穩。一個孫子說:「他總是急著去看她,要陪在她身邊,照顧她。」84理查‧洪德回想父親照顧母親的情形時,寫道:

「母親在日漸惡化期間,因為有爸爸照顧的關係,還是得到了最好的照顧。看著爸爸轉換成照護者的角色,全家無一對他不感到由衷敬佩。……我記得當醫生告誡他,如果母親留在家裡,不去專業的安養機構,可能就是最糟糕的情況,讓他壓力很大。如果她留在家裡,礙於他自己身體也不好的關係,他有可能因照顧她而死去。這樣就留下她孤單一個人了。父親對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永遠都是讓我們家動容的一件事。」85

克萊拉於1983年10月9日離開人世。看著洪德長老照顧克萊拉度過10多年來的病痛折磨,雅各‧傅士德長老說:「他們之間的溫柔互動令人動容;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丈夫對妻子如此體貼。」86

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

賓塞‧甘會長於1985年11月辭世,泰福‧彭蓀接著繼任成為總會會長。墨林‧羅慕義是十二使徒定額組資深成員,於是成為會長。但因羅慕義會長健康欠佳,於是資歷僅次於他的洪德長老就被按手選派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代理會長。1988年6月,羅慕義會長去世兩週後,他成為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會長。

洪德會長總共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代理會長或會長八年半的時間。在那段期間,隨著教會成員從590萬人成長到870萬人,支分會遍及149個國家和區域,十二使徒到世界各地施助的聖工也跟著擴大。洪德會長於1988年說:「這是教會史上一個令人興奮的時期。今天,走路已經不夠快了,我們必須用跑的,才能跟得上並推動這事工。」87洪德會長以榜樣履行為耶穌基督作見證,並在世界各地鞏固教會的職責。在他擔任十二使徒會長期間,他曾到過美國各地和25個以上的國家拜訪。

儘管洪德會長有許多健康上的問題,他依然努力前進。他曾於1986年動過開心手術,又在1987年接受背部手術。但背好了後,他卻因傷到神經和其他併發症而無法走路。同年10月,他坐在輪椅上,在總會大會上演講。他第一句話就說:「很抱歉我必須坐著跟你們講話,我坐在輪椅上講話實在是身不由己。不過我注意到你們都坐著在享受這次大會,我也不妨見賢思齊一番了。」88

洪德會長決心要讓雙腿恢復力氣,於是接受了一連串艱辛的物理治療。隔年1988年4月份的總會大會,他靠著助行器,慢慢地走向講台。同年12月,他用助行器走去參加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每週的聖殿會議,那是一年多來他第一次沒有坐輪椅去開會。他說:「我一走進會議室,弟兄們便起立鼓掌。這是我第一次在聖殿聽見有人鼓掌。……大部分的醫生都告訴我,我永遠都無法站起來或行走,但是他們忽略了禱告的力量。」89

Hunter, Howard W. Biography

豪惠與依妮絲‧洪德

1990年4月,在十二使徒定額組開完會後,洪德會長問道:「還有什麼不在議程上的事務要討論的嗎?」沒有人說話,他就宣布說:「如果沒有事情要說的話,那麼,我要告訴大家,我今天下午要結婚。」十二使徒定額組一位成員說,這項宣布非常突然,「每個人都在想自己是否聽錯了」。洪德會長接著跟弟兄們解釋說:「依妮絲是我一位加州的舊識。我們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已決定要和她結婚。」90依妮絲是洪德會長以前擔任艾薩雷諾支會主教時的支會成員。依妮絲後來搬到猶他州,成為總會辦公大樓的接待員,於是兩人又有了交集。他們於1990年4月12日在鹽湖聖殿結婚,由戈登‧興格萊會長主持儀式。

那時克萊拉過世將近七年。在洪德會長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和總會會長期間,依妮絲帶給洪德會長極大的安慰和力量。他前往世界各地旅行拜訪聖徒時,她多半都會相隨。

1993年2月7日,洪德會長到楊百翰大學一場爐邊聚會演講,共有17,000人出席那場聚會。他才剛開始演講,就有一個人衝向講台,一手拎著一個公事包,另一手拿著一個黑色物體,大聲喊著說:「站著,不許動!」他聲稱持有炸彈,威脅洪德會長讀出一份事先準備好的聲明文件,否則就要引爆。洪德會長拒絕了,儘管那人威脅著他,他還是毅然地站在講台上。就在整個會場充滿恐懼和騷動之時,會眾開始唱起聖詩「感謝神賜我們先知」。幾分鐘的緊張情勢後,兩名保全人員制服了那人,並掩護洪德會長蹲下,以策安全。等到一切恢復平靜,他稍事休息後,就繼續演講,他開口第一句話便說:「生活中有相當多的挑戰,」接著又補充說:「剛剛已證明了。」91

洪德會長在之前的20年中遇到過許多考驗,其中包括健康狀況不佳、克萊拉病逝、因本身健康問題數次住院、忍受劇痛和行動不便等。在這些年當中,他經常在教導中強調逆境,並為救主耶穌基督能在考驗時帶給我們平安和庇佑作見證。他曾在一篇講道中教導:

「教會的眾先知和使徒都面對過……個人的考驗。我承認自己就面對過幾個,而毫無疑問地,各位不管今日和將來必定也都會在生活中面對一些考驗。當這些經驗使我們謙卑,又鍛鍊、教導並祝福我們時,它們的確就是神手中有力的工具,使我們成為更好的人,更懂得感恩,更有愛心,並在別人遭遇困難時,更能體諒他們的處境。」92

這樣的教導對那些正在受苦的人來說就像是一個愛的擁抱。豪惠‧洪德會長這些受靈啟發的話語鼓勵了許多人轉向救主求助,正如他自己一樣。

總會會長

「洪德會長是我們所認識最慈愛、最像基督的人,他的靈性如此深奧,無人能解。在主耶穌基督的指引下擔任祂的特別證人許多年之後,洪德會長的靈性也得到非凡的啟發,這就是他整個人的泉源」(雅各‧傅士德)。93

1994年5月30日,泰福‧彭蓀會長長年臥病後辭世。六天後,十二使徒定額組在鹽湖聖殿開會,重組總會會長團。最資深的使徒豪惠‧洪德於是被按手選派為總會會長。他召喚原為彭蓀會長的兩位諮理:戈登‧興格萊和多馬‧孟蓀擔任他的諮理。

First Presidency. 1994

總會會長團洪德會長和他的諮理:戈登‧興格萊會長(左)及多馬‧孟蓀會長(右)

洪德會長在隔天的記者會上以總會會長的身分首次公開演講。他的開場白是:「我們都因朋友和兄弟泰福‧彭蓀的離世而感傷不已,而我因他離去而臨到我身上的新責任,更是感觸萬千。我流過許多眼淚,並懇切祈求天父,唯願自己能勝任現在臨到我身上的這項崇高而神聖的召喚。

「使我度過這幾個小時和最近這幾天的最大力量來自我持久的見證,即:這是神的事工,不是人的事工。耶穌基督是本教會活著的元首,祂有權柄,祂已言行來帶領教會。我誓言用我的生命、我的精力,以及全部靈魂毫無保留地為祂服務。」94

洪德會長表達完心中的愛後,向教會成員提出兩項邀請。第一項邀請是要更勤奮地跟隨耶穌基督的榜樣,第二項邀請則是要更充分領受聖殿的祝福(見第1-3頁)。他也邀請那些受過傷害、正在掙扎,或害怕的人「讓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擦乾你們的眼淚,回來吧」。95

儘管洪德會長的身體虛弱,他仍堅持要盡一切所能與聖徒見面並鞏固他們。他在成為總會會長兩週後,就對新任傳道部會長以及2,200多位傳教士發表他第一篇首要演講。那個月稍後,他又前往伊利諾州的卡太基和納府,參加約瑟‧斯密和海侖‧斯密殉教150週年紀念活動。戈登‧興格萊會長說:「我們所到之處,總有人群圍繞著他。他和上千人握手,每次只要有小孩前來,注視他的眼睛,握住他的手,他總是特別開心。」96

在1994年10月1日總會大會的星期六晨間大會上,豪惠‧洪德蒙教會成員正式支持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總會會長、先知、先見和啟示者。洪德會長一開始演講就重申他的邀請,要教會成員跟隨救主的榜樣,並「將主的殿視為你們成員身分的偉大象徵」。97他隔週到佛羅里達奉獻佛羅里達州奧蘭多聖殿時,又再度強調聖殿。他教導:「若無聖殿,主所啟示的福音計畫就不完整,因為其中所執行的教儀,對這生命與救恩計畫是不可或缺的。」98

11月時,洪德會長在族譜學會100週年紀念的衛星轉播中演講;這個活動對他具有特殊的意義,因為他在1964年至1972年間主領這個組織。他說:「我……回顧主在推進聖殿和家譜事工時,所編織出的那幅織錦,感到十分驚奇。」接著他又宣布說:「我有一個迫切的信息,那就是這項事工必須加速。」99

洪德會長繼續充滿幹勁地工作到年底。他在總會會長團的聖誕祈禱會中為救主作見證,並再次強調跟隨祂的榜樣的重要:

「救主獻出一生造福他人。……〔祂〕的付出從不求回報。祂慷慨、慈愛地付出,祂的禮物價值難以計量:祂使瞎子看見,聾子能聽,跛子得行;污穢的得潔淨,殘廢的健全,死去的復活。祂的禮物讓被蹂躪者得機會,受壓迫者得自由,悔改者被寬恕,絕望者有希望,是黑暗中的光。祂為我們付出祂的愛、祂的服務、祂的生命。最重要的是,祂賜給我們和全人類復活、救恩和永生。

「我們應該努力像祂一樣付出。能奉獻自己是一項神聖的恩賜。我們的付出是為了紀念救主所付出的一切。」100

在那篇演講中,他也引用了蒙召喚擔任使徒那年在一份雜誌刊登的信息:

「趁這個聖誕節,平息爭執;去找一位遺忘已久的朋友;用信任取代懷疑;寫一封信;給一個柔和的回答;鼓勵年輕人;以言行舉止來表達你的忠誠;遵守承諾;消除積怨;寬恕敵人;道歉;嘗試去了解別人;檢討你對別人的要求;先替別人著想;要仁慈;要親切;多歡笑;說出你的感謝;歡迎陌生人;鼓舞一個孩子的心;在大自然的奧妙中尋找快樂;把愛說出來,然後再說一次。」101

隔週,洪德會長前往墨西哥市組織本教會的第2,000個支聯會。19年前,他僅花一個週末的時間,指導墨西哥市的5個支聯會改組成15個支聯會。戈登‧興格萊會長描述第2,000個支聯會的成立是「教會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102

在這幾個月中的某一個晚上,洪德會長的兒子理查在約瑟‧斯密紀念大樓看到有位服務人員坐在輪椅上。「我看得出她是第一次使用輪椅,」他說。「我走過去跟她講話,提到家父有一台一樣的輪椅。她告訴我,她教會的先知也有一台一樣的輪椅。她說,如果他辦得到的話,那麼她也可以。那帶給了她希望。我想父親為許多人所愛。或許其中的一個理由是,當他們看到了他也像他們一樣在受苦,而他在那樣的痛苦折磨中撐了過來,那帶給了他們希望。」103

洪德會長於1995年初時奉獻了猶他州滿地富聖殿。在主領了六場奉獻儀式後,他因太過勞累而住院。出院幾天後,教會發佈一份聲明說他罹患了攝護腺癌,並且已擴散到骨頭。洪德會長在剩餘的六週生命中都沒再公開露面過,但仍繼續跟他的諮理在家中開會、處理教會事務。戈登‧興格萊會長說:「我很感謝他有機會奉獻〔那座聖殿〕,因為之前他還特別邀請教會成員『將聖殿視為〔他們〕成員身分的偉大象徵。』」104

豪惠‧洪德會長於1995年3月3日辭世,享年87歲。他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用「非常柔弱的聲音」向守候在他床邊的人們說:「謝謝。」105雖然他擔任總會會長只有九個月的時間,他的影響力卻極為深遠。雅各‧傅士德長老說:「世界各地的教會成員都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和這位他們視為先知、先見和啟示者的他產生連結。「他們在他身上看到了救主本人的品格。他們以令人讚嘆的方式回應了他以先知身分發出的信息,生活得更像基督,並讓聖殿成為崇拜的重心。」106

戈登‧興格萊會長在洪德會長的葬禮上致詞說:

「偉人驟逝,徒留遺憾。一股偉大而寧靜的力量已經離我們而去。

「許多人提到他的病痛,我相信這病痛比我們任何人所了解的還要深痛,還要長久。他培養出一種對病痛的高度忍耐,且毫無怨尤。他能活這麼久,真是一個奇蹟。他堅忍的個性安慰並減輕了許多其他患有病痛之人的痛苦。因為這些人知道洪德會長了解他們的痛苦重擔。他對這些人有特別的愛。

「許多人提到他待人既慈善、體貼又有客氣。他的確是這樣的人。他讓自己順服地效法他所愛的主。他的性情既恬靜又體貼,但是他也可以挺身發表強烈而明智的意見。……

「洪德弟兄為人親切溫和,但是他的話也可以非常有力,得以服人。……他專精法律,知道如何陳述事實,條理分明地列出各種前提,然後再提出他的結論。他一說話,我們就只有聽的份。他的建議通常都被採用;沒有被採納的,他也能以柔軟的身段收回主張,……

「36年來,他帶著神聖使徒的權柄,用強而有力的聲音傳播耶穌基督的福音教導,推動教會的事工。他走遍世界各地施助眾人,是救主又忠實又能幹的僕人。……

「豪惠‧洪德是先知、先見和啟示者,他對活神、我們的天父的真實性有明確而肯定的見證。他堅定地說出他對人類的救贖主──主耶穌基督神聖性的見證,也表達他對先知約瑟‧斯密,以及對繼約瑟之後,一直到他之前每位歷任會長的愛。……

「願神為了我們的好處,讓我們記得他。」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