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勇敢的空軍
註腳
佈景主題

勇敢的空軍

沒有人敢回答教官的問題,但令人意外地,一位年輕人舉起了手。

Soldiers

大衛·馬藍繪

多年前,我加入美國空軍,報效國家。不久後,我被送到美國德州的新兵訓練中心。那幾週過得很慢,我得忍受通常會在新兵訓練中心經歷的許多事情。

一天,我參加了一場大型會議,裡面有200多名空軍,全都跟我一樣正在受訓。會議開始時,其中一位教官——他常常大聲吼叫又講話粗鄙——咆哮道:「有人反對我在這裡訓練的方式嗎?」

當然,沒有人敢回答,但令人意外地,一位年輕人舉起了手。

這位教官大喊說:「這位學員,立正站好!你反對什麼?」

這位年輕人大聲說話時,我們都專注聆聽。他說:「我反對你妄稱救主的名,因為那會刺痛我的靈魂。我想請你停止。」

會議廳裡一片死寂。教官瞪著他,然後問他信什麼宗教。那名勇敢的空軍自豪地說:「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

教官感謝他勇敢地說出口,然後會議繼續進行。這件事對我有深遠的影響。我常常在想,我希望自己有那名空軍所具備的勇氣。

新兵訓練和醫療訓練結束後,我被分發到美國科羅拉多州的一處空軍基地。一天,我收到駐紮在菲律賓的大哥寄來的一封信。他大約早我一年加入空軍。他告訴我,他已經成為這個教會的成員,希望我能跟傳教士見面,我立刻回想起新兵訓練中心那名勇敢的空軍。我和妻子與傳教士見面,不久後就受洗了。

幾個月後,我請傳教士拜訪我的弟弟。他和妻子也接受了洗禮。我和兄弟們如今有各自的大家庭,也都有孫子女。我們都愛主和祂的教會。

我始終不知道那名勇敢的空軍叫什麼名字,我從未再見過他,但我會永遠感激他為自己的信仰挺身而出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