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教會歷史:力量與靈感的來源
    註腳
    佈景主題

    教會歷史:力量與靈感的來源

    當我們學習更多有關過去聖徒的事情時,我們將被加強,好完成我們個人身為神兒女的任務。

    Pregnant Woman

    女士的照片由Getty Images提供

    柯克長老:教會歷史可以是信心的重要來源,但它被某些人誤解或忽視。有些人甚至刻意曲解過去的故事,來引起他人的懷疑。

    學習可靠的教會歷史,能將我們的心和古今的聖徒結合在一起。我們會看到像你我一樣不完美的人的榜樣,他們憑著信心向前進,並讓神透過他們成就祂的事工。我向各位保證,研讀教會歷史可以加深你們的信心和渴望,去更完全地依照福音生活。

    復興是一個關於犧牲、決心和信心的故事。你我都是這復興和這教會歷史中的一份子。我們每個人今生都有一個能幫助福音傳遍大地的任務要完成。當我們學習更多有關過去聖徒的事情時,我們將被加強,好完成我們個人身為神兒女的任務。

    在我擔任總會持有權柄人員的過去24年裡,總會弟兄都一直希望在教會歷史和教義上盡可能地公開透明。我們覺得,傾力推出的新資源,特別是約瑟·斯密文獻集(The Joseph Smith Papers、福音主題文章、教會歷史主題,以及目前印行的聖徒1套書,都是讓人們讀到真實資料,從可靠的管道來了解耶穌基督福音的好方法。

    聖徒一書中,我最喜歡的一段紀事,是阿狄生·普瑞特前往南太平洋的故事。他幫助了大約60個人接受洗禮。我和妻子瑪麗曾造訪法屬玻里尼西亞的南方群島,那是阿狄生·普瑞特傳教的地方。

    當時我有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就是聽到那裡一位年輕的姊妹說:「我是第七代教會成員。」阿狄生·普瑞特在聖徒去猶他州以前,就已為她遠房的祖先施洗了。

    無論你在世上哪個地方,來自哪個血統,你都很重要,都是教會歷史的一環。我們非常需要你。你將能造福人們的生活。

    教會為何不對其歷史上的一些爭議事件有更開放的態度?

    凱特·賀布克

    Service

    大衛·格林繪

    我四歲的時候,母親和外婆到百翰·楊在猶他州鹽湖城的老家蜂巢之屋工作。他們講百翰·楊的事情給我聽,也說他有很多妻子。大約10年後,我得知約瑟·斯密也有很多妻子。我在成年之前,並不知道約瑟用先見石來協助翻譯摩爾門經。教會並沒有隱瞞任何資料,只是在我小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強調歷史資料而已。

    在星期日聚會和福音進修班課程中,我學到的是教會最主要的事工。我學到要悔改。我學到要使自己的生活與耶穌基督的福音和諧。我學到要如何建立與天父之間的關係。這些都是我生命中最珍惜的事物。我知道,對一些人來說,得知你認為早就該知道的事情,可能非常痛苦。這就是我和馬太從事現在這份工作的原因。我希望那樣的經驗不會再發生,因為我們現在有聖徒這本書,為人們據實寫下了完整的歷史。

    我們怎麼知道教會歷史的資料來源是可靠的?

    馬太·葛洛

    過去九年來,我為教會工作,撰寫歷史。我看到了總會持有權柄人員對於教會歷史的態度。他們談論的不是「我們要如何隱藏或審查歷史」,而是「如何讓歷史容易接近、取得及理解」。

    我們都知道,資訊時代真正的挑戰不是去找答案——我們四周有著各種答案——而是辨別答案的好壞及資訊的正確與否。在網路上,有許多關於我們歷史的討論,但多半產生的衝突遠超過知識的啟發。

    要小心那些企圖詆毀他人的資訊來源;反而,應當搜尋根據當事人留下的紀錄,以及對他們看法持平的資訊來源。要對過去指指點點,把斷章取義的一段話或一個事件,變成驚世駭俗的消息,真的很容易。

    我是個歷史學家,試著遵循一位英國小說家的建議。他說:「過去好比一個不同的世界,當時的人有不同的做事方法」(L. P. Hartley, The Go-Between [1953], prologue)。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們造訪過去時,不要當個「嫌東嫌西的觀光客」。要試著在當地的背景和文化下,去了解那裡的人民。對於我們認為是他們不對的地方要有耐心;對於自己有限的知識要自覺謙卑;對於過去要懷有仁愛的精神。

    約瑟·斯密和摩爾門經

    在我青少年的時候,大家都以為我哥哥無法去傳教,因為當時支會只能一次派一個年輕弟兄去傳教,其他人則等著被徵召入伍。不過,我們的主教和支聯會會長發現他們可以多派一個年輕人,所以就和我的哥哥商量。他回家後告訴父母這件事。

    我父親是一個很好的人,只是當時並不活躍,他不贊成這個想法,但是他的理由很特別。他對教會或傳教沒有意見,只是哥哥當時在準備讀醫學院。父親說:「你一直準備要讀醫學院,課也修了。你讀醫學院會比去傳教對社會更有幫助。」

    那天晚上,我和我這位忠信的好哥哥,兩個人坐下來聊天。我們的結論是,真正能決定他該如何回應父親的只有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耶穌基督是不是世界的救主?」第二個問題是:「摩爾門經是不是神的話?」第三個問題是:「約瑟·斯密是不是先知?」我發現,這三個問題的答案幾乎能影響我今後的每一個決定。

    我一直都愛救主,也一直閱讀摩爾門經,但領悟到這三個答案的重要性以後,那天晚上,我祈求能透過聖靈,對這些問題得到深刻且肯定的答案。耶穌基督是救主,摩爾門經是神的話,約瑟·斯密是先知。我見證這些都是真實的。

    約瑟·斯密第一次異象的紀錄為什麼都有點不一樣?

    馬太·葛洛

    約瑟·斯密自己寫了或請抄寫員寫了第一次異象的四筆不同的紀錄。這些紀錄描述的故事是一致的,只是有些不同。我們不應該驚訝才對。如果這些紀錄都一模一樣,才會讓我這個歷史學者起疑,因為記憶不可能完全一樣。我們看到這樣的情形也出現在其他的歷史紀錄或經文中(見使徒行傳9:722:9)。

    還要記住一件事,就是要將神聖經驗訴諸文字是很困難的。約瑟稱語言是「窄小的監獄」(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1:299)。想想你自己最神聖的經驗,容易用文字描述嗎?我們應該高興有不只一筆的紀錄,因為這些紀錄給了我們新見解與新觀點。去讀讀福音主題文章中第一次異象的四筆紀錄吧。這樣可以幫助各位更了解那天發生的事情。

    烏陵和土明在翻譯摩爾門經的過程中有什麼作用?

    凱特·賀布克

    Joseph Smith

    大衛·格林繪

    約瑟·斯密藉著神的恩賜和能力翻譯了摩爾門經。摩爾門經裡提到的烏陵和土明,和頁片埋在一起。摩羅乃把金頁片交給約瑟時,也把烏陵和土明交給他。約瑟也用來翻譯的先見石並沒有和頁片埋在一起。約瑟早年找到的這顆石頭,幫助他熟悉屬靈的啟示。所以他兩者都用。

    愛瑪是他的抄寫員之一。她後來回憶說,約瑟每次坐下來開始翻譯時,都不會問:「從哪裡開始?我們之前翻譯到哪裡了?」他會直接從上次停下來的地方接著翻譯。如果你讀約瑟·斯密翻譯完摩爾門經的三年後所寫的一篇個人日記,會發現上面有很多劃掉的字,語焉不詳的想法,還有支離破碎的句子。但是你讀一頁由他口述的摩爾門經,卻一點也沒有這些問題,而是非常完整且優美的散文體——句子完整,沒有劃掉的地方。

    想到這些,覺得真的很有意思。不過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摩爾門經的內容。便雅憫王在摩爾門經裡教我要先慷慨待人,不要論斷。老阿爾瑪在摩爾門經裡教導我,受洗意味著承諾要為聖徒做某些事,以及與他們一起做某些事。摩爾門和摩羅乃在摩爾門經裡教我明白仁愛的重要,以及要如何獲得仁愛。這本書塑造了我,還有我看這世界的角度。

    多重婚姻

    我想對多重婚姻提出三點看法。首先,在多重婚姻中需要很大的犧牲,這是顯而易見的。需要有很多的愛和合一,但也需要犧牲。在這樣的婚姻中,父母也教導兒女要犧牲。出自多重婚姻的許多子女把耶穌基督的福音帶到世界各地,造福了許多人的生活。

    第二,有些人,像是維蕾特·甘,甚至在尚未完全了解多重婚姻時,就得到了個人啟示,知道這項教義是來自神的。2

    第三,在教會最高議會中,普遍認為已實施的多重婚姻已達成其目的。因此,雖然我們敬重那些聖徒,但這個制度是該終止了。

    有些問題是沒有答案的。不過,我希望各位知道,我們有一個慈愛的天父,祂的計畫是完美的,祂的計畫是幸福的計畫,我們還有一位為我們做了一切事情的救主。我們可以信賴祂們。

    人們在教會早期為什麼實施多重婚姻?

    凱特·賀布克

    摩爾門經對多重婚姻的說法是,一夫一妻制是主對祂人民的期許,但在少數情況下,祂會下令施行多重婚姻,以興起正義的民族(見摩爾門經雅各書2:30)。約瑟·斯密就是在這種少數的例外下,被命令要那麼做。約瑟拖延了許多年都不願意做,但最終還是實行了多重婚姻,因為他想要服從神給他的命令。他曾在1830年代中期嘗試實行多重婚姻,一直到1841年才真正慢慢開始比較正式地介紹給他信任的夥伴。他們都非常震驚。他們向天父祈禱,以求能了解這項原則。他們獲得了個人屬靈的見證,知道這在當時對他們是對的。

    正式實行了大約50年的多重婚姻,人們是可以選擇實行與否的。學者們仍在試圖計算實際上有多少成年的後期聖徒實行了多重婚姻,但我們知道整體上只有少數的聖徒。我們知道他們許多人都是最虔誠堅定的教會成員。1890年,惠福·伍會長(1807-1898)發表了一篇正式宣言,終止多重婚姻制度。有些人聽到這篇正式宣言後,鬆了一口氣,因為多重婚姻讓他們非常為難。另外有些人聽到正式宣言以後,煩擾不已,因為他們為此犧牲甚多,而且對此原則有見證。

    有些教會成員想知道過去實行的多重婚姻對來生有何意義。教會領袖已教導,就超升或永恆榮耀而言,多重婚姻不是必要的。雖然我個人感謝一夫一妻制是規則,多重婚姻是例外,但我不會輕忽我們靈性上的祖先,也就是那些實行該原則的先人,所得到的見證和值得讚揚的服從精神。他們因為服從而得到見證,知道那是對的。

    聖殿和聖約

    Vision in the Kirtland Temple

    摩西、以利亞和以來加,蓋瑞·斯密繪

    在俄亥俄州嘉德蘭,發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建造並奉獻嘉德蘭聖殿。約瑟藉啟示得到的奉獻祈禱文,記載在教義和聖約第109篇。他在那篇祈禱中,祈求主接納聖徒為建造聖殿所呈現的精湛工藝與奉獻犧牲。

    聖殿奉獻典禮後,過了一個星期,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看到另外一個異象。那天是復活節,也是逾越節。主在異象中出現,接納了那所家宅,也告訴聖徒應當歡欣,「他們已盡力為我的名建造這家宅」(教義和聖約110:6)。異象結束後,出現了三位古代的先知:摩西,復興從大地四方聚集以色列的權鑰;以利亞,交托亞伯拉罕的福音的福音期;以來加,復興印證能力的權鑰(見教義和聖約110:11-16)。

    要完成主的目的,就絕對需要復興這些權鑰。我們不僅需要摩爾門經,也需要那些權鑰和聖殿教儀。今日,那些權鑰比以往都來得更重要。

    我注意到,十二使徒當中有人蒙召喚擔任先知時,他的心就會很奇妙地轉向聖殿教儀。我很榮幸能和戈登·興格萊會長(1910-2008)一同參加伊利諾州納府聖殿的奉獻儀式。我記得這座聖殿的落成令他深受感動,也記得能把聖殿帶給聖徒對他來說非常重要。多馬·孟蓀會長(1927-2018)延續這樣的信念,和興格萊會長一樣,獲得來自上天相同的靈感啟發。我們在羅素·納爾遜會長身上也看到奇妙的靈感啟發。先知的斗篷落在他身上以後,他越發感受到聖殿教儀的珍貴。

    他成為總會會長之初,在一次演講中鼓勵成員去聖殿,接受教儀,留在聖約的道路上。緊接著又說,無論你是什麼原因離開聖約的道路,都請回來。3

    聖殿事工如何造福教會初期的後期聖徒?

    馬太·葛洛

    約瑟·斯密去世的時候,納府聖殿的牆壁還蓋不到一半。很快地,百翰·楊會長(1801-1877)就清楚知道聖徒會再度被驅離。因此他求問主:「知道聖殿一旦蓋好,我們就得離它而去,那我們還要留在此地,蓋完聖殿?還是現在就離開呢?」答案很清楚:「留下來。」(see Brigham Young diary, Jan. 24, 1845, Church Archives; Ronald K. Esplin, “Fire in His Bones,” Ensign, Mar. 1993, 46)恩道門教儀及印證教儀都非常重要,才會需要他們留下來。

    於是,他們在接下來的那一年,傾盡一切所有,興建聖殿。聖殿接近完工時,聖徒在納府附近的住處被縱火焚燒。他們一邊蓋聖殿,一邊準備西遷。1845年12月,聖殿有足夠的部分已經完工,足以讓他們奉獻其中的一部分,讓配稱的聖徒接受恩道門,也將丈夫和妻子印證在一起。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們日以繼夜地工作,幫助每個人為西遷的偉大旅程作好靈性準備。對我來說,能與妻子、兒女、父母、過去的祖先和尚未出生的世世代代,以同樣的能力印證在一起,意義非凡且神聖。這一切都是復興所促成的。

    你能講一下,復興中有哪一件事情鞏固了你的見證?

    凱特·賀布克

    Emma and her children

    大衛·格林繪

    我想起愛瑪·斯密要逃離密蘇里州迫害的故事。密西西比河水只有部分結凍,冰層厚度不夠讓一輛載滿人員與物品的篷車通過。河面很寬,要過河是很危險的。愛瑪讓六歲的孩子抓著她裙子的一邊,八歲的孩子抓著另一邊,一隻手抱著兩歲的孩子,另一隻手抱著襁褓中的嬰兒。

    約瑟有個抄寫員的大姨子縫製了幾個棉布袋,可以用扣子扣在腰上。愛瑪在裙子底下的這些布袋裡,裝了唯一的一份約瑟聖經譯本;這是約瑟工作了好幾個月的成果。她帶著這些稿件和孩子,一步一步地走過結冰的河面,只希望自己不會掉下去。

    對我來說,這是勇氣和信心的極致表現。當你需要為自己的信仰付出時,就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

    People Walking

    上:但·貝爾繪;昆西奇蹟,茱莉·羅傑斯繪;約瑟·斯密在利伯地監獄,格瑞·奧申繪

    「放心吧」

    很多人都有考驗和苦難,有些來自所作的選擇,有些來自撒但。但各位必須知道,我們有一位慈愛的天父,而且耶穌基督的贖罪會以我們可能無法完全理解的方式來祝福我們。

    有歷史學家估計,1838-1839年冬天,從密蘇里州避難到納府的人最高達到8,000人。當時是冬天,約瑟在哪裡?他被關在利伯地監獄,聖徒的遭遇令他十分心痛。他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在那個艱困不安的情況下,他接受到最感人肺腑的一些經文,就是教義和聖約第121、122和123篇。這幾篇經文很重要,希望各位去讀一讀。一書對該事件的記述較為簡短:

    「約瑟……為無辜的聖徒求情,辯護道:『主啊,他們要忍受這些冤屈和非法壓迫到幾時,您的心才會對他們軟化?』

    「主回答說:『我的孩子,願你的靈魂平安;你的逆境和你的苦難不過是片刻;然後,如果你好好持守,神必提升你到高處;你必勝過你所有的仇敵。』

    「主向約瑟保證,祂沒有遺忘他。主告訴約瑟:『如果地獄的口也向你張大嘴巴要吞沒你,我的兒啊,你要知道,這一切事情都將給你經驗,對你有益處。』

    「救主提醒約瑟,聖徒受的苦不會比祂受過的多。祂愛他們,而且能夠終止他們的痛苦,但是祂選擇與他們同甘共苦,承擔他們的悲痛與憂傷,作為祂贖罪犧牲的一部分。這些苦難使祂充滿慈悲,給祂力量去救援並提升所有在考驗中歸向祂的人。祂要約瑟堅持下去,並且應許絕不遺棄他。」

    禧伯·甘長老(1801-1868)原本以為密蘇里州最高法院的法官會釋放約瑟。但是他們決定不這樣做。他回到利伯地監獄,被拒於地牢門外,便對著在下面地牢裡的約瑟大喊,回報壞消息。

    約瑟親切友善地回應他,說:「放心去吧」,然後指示禧伯「儘快把聖徒全都帶走」。4

    這裡有一個值得各位學習的教訓就是,不論遭遇到什麼挑戰,都要放心。如果有些事情在誘惑你,就趕緊離開。仰賴聖靈。約瑟在利伯地監獄的榜樣,還有聖徒從密蘇里州避難到納府的榜樣,都是對主耶穌基督有信心的美好榜樣。

    我要以使徒的身分為耶穌基督作證。我見證祂的確是神。我希望各位都知道,祂用一種能祝福所有人的方式,在指導和帶領教會。我向各位見證祂活著。■

    觀看這場祈禱會全程,請至devotionals.ChurchofJesusChris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