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我受同性吸引——教會成員會歡迎我回來嗎?
    註腳
    佈景主題

    我受同性吸引——教會成員會歡迎我回來嗎?

    People Walking

    圖片由Getty Images提供

    2013年7月27日,和我共度25年人生的伴侶,在與阿茲海默症長期奮戰之後,與世長辭。傑伊·埃德雷奇是全球知名的心臟科醫師。我們兩人年輕的時候,都擔任過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但後來也都因為受同性吸引的緣故,開始與教會疏遠。

    傑伊的辭世雖然是在意料之中,仍然令人悲慟。我感到心碎、迷惘又孤單。

    安排好喪禮之後,我開車回家,感受到聖靈強烈的影響力,令我十分震撼,不得不把車停在路旁。我知道神在對我說話,呼喚我回到祂身旁,但是我抗拒著。「您難道看不出來我很痛苦嗎?」我大聲說道:「我現在沒有辦法回去教會。」

    然而,我越反抗,聖靈就越是拽著我,要我回到教會去。

    我會被接納嗎?

    回到教會這件事讓我憂心忡忡。我已經25年沒有參加聖餐聚會了,他們會接納我嗎?我能接納他們嗎?主教會怎麼說?我感到焦慮不安,也還在極度哀傷之中。

    但是這些年來,我對福音的見證從未動搖過。我和傑伊都愛教會,也喜歡教會的指導原則,也就是仁愛、慈悲和寬恕。我知道基督是我的救主,祂的教會就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從我14歲歸信、受洗開始,我就知道這些事。我現在也不會否認。

    最後,我鼓足勇氣,打電話給美國紐澤西林梧支會,查明聖餐聚會開始的時間。

    星期日一天一天接近,敵人在我的路上設下的許多障礙,原本可以輕易地阻止我參加聚會。我很感謝聖靈鍥而不捨。

    我進入教堂的時候,心情很忐忑,但是聖餐聚會的開會聖詩讓我感到心安,使我知道自己又回到家了。「聖徒齊來」(聖詩選輯,第18首)這首聖詩充滿力量地邀來聖靈,使我的眼淚滑落臉龐。那一刻,我知道天父認識我,祂明瞭我感受到的極度傷痛。

    那首聖詩已是教會非正式的「主題歌」,卻也成了我個人的主題歌。

    「來,」這聖詩邀請我,「前面的旅程也許更艱難,好日子一定有。」

    我過去的旅程確實很艱難,但是如同神所應許的,我也確實有恩典相伴的好日子。

    達倫·柏德主教和其他的成員都很好,也都歡迎我。他們接納我為他們主內的弟兄。

    透過基督與神和好

    然而,當我感受到天父指引我該如何走下去的時候,「聖徒齊來」的歌詞對我有了更深遠的意義。

    一定找到神所安排之地,

    路遙遠,在西方。

    那裡不再有迫害和威脅,

    眾聖徒有福了。

    我搬到西部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噴泉山買了一棟房子,也在那裡認識了傑瑞·奧申主教。我要求跟他見面並和他握手時,聖靈讓我知道,這個人會帶領我回到教會,完全恢復活躍。

    我開始與主教見面,踏上與神和好的旅程,並目睹了許多靈性的奇蹟。我對主教敞開心扉,他對此表示感謝。他說,那有助於他更了解我過去和現在與神的關係,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他也滿懷愛心地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有機會施助受同性吸引的人,如果他在這個過程中,說了或做了冒犯我的事,他希望我對他有耐心,並且寬恕他。

    我感謝他如此坦誠,並說:「嗯,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們就一起學習吧。」

    一段美好的旅程和友誼就此展開!

    不久,我就有了行動計畫,要再度成為成員。我懷著感恩的心,接受了他透過祈禱提出的愛心指引,開始實行計畫。

    Phoenix Arizona Temple

    珍娜·帕拉斯奧繪

    在聖殿中得到安慰

    後來,我遵循指引,努力與基督更加接近,我的聖職和聖殿祝福恢復了,我也接受召喚,在長老定額組裡服務。我在聖殿裡與天父溝通的時候,祂向我顯明了祂是多麼愛祂所有的兒女。我得到了安慰,有強烈的渴望想要讓祂喜悅。

    幾個月後,一位新主教蒙召,我和他也培養了美好的友誼。賴瑞·瑞福主教了解我的情況,感謝我在長老定額組中的服務。他說,我一直懷著愛全心服務,而且不只是為長老定額組服務,更重要的是為神服務。他仁慈的言語和鼓勵讓我感覺到,主和我的聖徒同胞都因我的服務而感到喜悅。

    如今,我忠信地擔任支會文書。

    了解自己的身分

    受到同性吸引,同時在教會中保持活躍,並不總是很容易。但是,當我將所有的信心和信任交託給神,我可以感受到祂鞏固了我。毫無疑問地,批評的人會說我沒有忠於自己,或是說我讓LGBT+團體失望。

    我了解他們的懊惱,而且顯然我沒有所有的答案。我只能談自己的經驗。而我的經驗教導我:我是天父的兒子,是神的孩子。對我來說,那是我唯一在乎的標籤。因此,我盡力不讓世上的標籤來定義我的身分。我怕那樣做會限制我的潛能和永恆的進步。

    撒但很聰明,他知道可以藉著貼標籤,分化我們的團體和教會。

    秉持這個觀點之後,我所作的選擇就不是根據我的同性傾向,而是根據同性傾向的基督的真正門徒。如同尼腓所說的:

    「主啊,我信賴了您,我必永遠信賴您。我必不信賴肉臂。……

    「……我知道凡祈求的,神必厚賜給他。是的,我若不妄求,我的神必賜給我;所以我要向您高聲呼求,是的,向您——我的神,我正義的磐石——呼求。看啊,我的聲音要永遠上達於您,我的磐石,我永恆的神」(尼腓二書4:34-35)。

    聖徒同胞的愛

    在我回到教會的過程中,我都感受到領袖和聖徒同胞關懷的友誼,其中包括活躍和不活躍的LGBT成員。我找到了我能成長茁壯的地方。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基督的品格,一直支持著我的信心,那就是:慈悲、憐恤、諒解,以及最重要的——愛。

    我與救主一同走在這條路上,而我一路跌跌撞撞時,只要我轉向祂,就能得到安慰和平安,因為我知道,我不是獨自走在這條路上。有幾位主教陪伴著我,還有定額組成員,以及支會中的姊妹。支會裡甚至有位男青年問我,是否願意按立他為祭司。他好意的邀請深深感動了我。在他眼中,我是持有神聖職的人,可以運用聖職服務他人。

    與聖徒同胞一起服務和崇拜的機會提升了我,加上主賜給我的許多祝福,都幫助我體驗到我所需要的愛、理解和接納。

    救主說:「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裏來」(約翰福音14:18)。這些話是真的。在我需要安慰的時候,祂來到我身旁,賜予比我想像更豐盛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