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想像在印度的先驅者
註腳
佈景主題

想像在印度的先驅者

會見教會在印度的先驅成員,改變了我對先驅者的看法。

Suvarna Katuka and Sarala Katuka

蘇瓦納和莎瑞拉·卡圖卡兄妹兩人於1984年受洗,後來也都去傳教。

初級會有一首歌曲是這麼寫的:「我一想起往昔的先驅者,就想到勇敢的男女。」1後期聖徒先驅者開闢信心之路的故事總是激勵著我們。先驅者婦女的故事提醒了我這個年輕的母親在近代享有的祝福。我可以在醫院生產,而不是在手推車裡!

先驅者的定義是「一個走在人前,為後來的人鋪路、開路的人」2,描述的是走在篷車和手推車路徑上,向錫安聚集的後期聖徒先驅者。但它講的也是全世界的現代先驅者,以及他們所走的信心之路。

在五個孩子都就學以後,我開始讀研究所,專研宗教史。我選擇研究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在印度的發展,並以此為博士論文的題目。這份對印度的研究改變了我對先驅者的看法。

教會的支柱

許多年前,也就是1986年,我還是個年輕的大學生,跟著楊百翰大學青年大使團到南亞洲訪問。那是改變人生的一次經驗,其中包括在加爾各答與德蕾莎修女相處一天。能和印度及斯里蘭卡後期聖徒會面,也同樣令人興奮,他們都是現代的先驅者。

有一個名叫拉杰·庫瑪爾的成員,是1982年觀賞楊百翰大學青年大使團的演出時找到教會的。我們和他見面時,他才剛從美國加州弗雷斯諾傳教返鄉。他依然別著傳教士名牌,在德里繼續教導願意聆聽的人。印度當時大約有600名成員,拉杰是其中一位,但對我而言,他就像是茫茫人海中唯一的後期聖徒。

Missionaries

1986年,我在拉杰·庫瑪爾結束傳教後認識了他。他依然別著傳教士名牌,分享福音給任何願意聆聽的人。

拉杰·庫瑪爾的榜樣啟發了我,於是我選擇去傳教。拉杰也為印度第一批在當地服務的本地傳教士闢出一條信心之路。蘇瓦納·卡圖卡和其他傳教士在清奈接受了一些傳教士訓練。他們的傳道部會長住在新加坡,指派拉杰在德里給他們更多的訓練。

蘇瓦納·卡圖卡還記得他們的傳道事工如何因拉杰·庫瑪爾的榜樣和訓練而大為改觀,使他們得以用更大的信心和勇氣來取代恐懼。蘇瓦納說:「我想那是我真正歸信的開始。我感受到聖靈,就在那時候,我決定要在印度這裡協助建立神的國。」3

蘇瓦納在拉加蒙德里加入教會。他和五個弟兄、一個姊妹在1984年受洗。受洗那天,蘇瓦納就被按立為祭司,並蒙按手選派為分會會長團的第二諮理。在祝福中,他蒙應許,只要保持忠信,必能成為「教會在印度的支柱」。

蘇瓦納的妹妹莎瑞拉也傳過教。她出發傳教前,把福音介紹給朋友絲瓦茹帕。蘇瓦納傳教返鄉後,因為妹妹的分享福音而有幸與絲瓦茹帕結婚。當初在拉加蒙德里的那個小分會,現在已經是支聯會了。許多從拉加蒙德里返鄉的傳教士都在印度各地的教會裡擔任領袖。

2014年,我在楊百翰大學任教時,遇到了蘇瓦納和絲瓦茹帕·卡圖卡的子女。喬許·卡圖卡不久前才結束在印度班加羅爾的傳教,他妹妹蒂娜則剛收到召喚,到同一個傳道部服務。我問喬許和蒂娜是否認識拉杰·庫瑪爾,他們說:「認識,他是我們的姑丈!」拉杰·庫瑪爾娶了莎瑞拉為妻。

很感謝卡圖卡家庭介紹我認識了其他幾位先驅者,他們在我在印度旅行時提供了協助。許多人的先驅之路都能追溯到卡圖卡家庭的愛與榜樣。蘇瓦納和絲瓦茹帕曾經有機會移民到加拿大。但是,他們回絕了,因為他們覺得主需要他們留在印度,在那裡建立神的國度。忠誠的服務確實讓他們成了教會的支柱。

Church Members

戴爾文·龐德(中)於1981年介紹麥可·安東尼認識教會。

在班加羅爾和海德拉巴的先驅成員

在20世紀後半期,透過先驅成員的努力,在印度多個城市成立了教會。4每個故事都見證了主如何帶領人們歸向復興的福音。

在班加羅爾的先驅成員麥可·安東尼,在1970年,奇蹟般地與教會的一位成員建立了聯繫。戴爾文·龐德是猶他州的一位主教,因為背痛,去找了一位整脊師。他在整脊師的辦公室看到雜誌裡的一篇文章,寫到一個非營利組織在印度贊助學生的事。他強烈感覺到要贊助其中一名學生。此事促成了為期10年不具名的通信,最後促使龐德與麥可聯絡,並與他分享福音。麥可於1981年受洗,1982年到鹽湖城傳教。他因為母親病重提早返回印度,傳教最後三個月在班加羅爾服務。他在那裡教導他的朋友和其他一些人,他們都成了那裡第一個分會的成員。5如今,在班加羅爾建造聖殿的計畫正在進行中。

艾爾西和愛德文·達馬拉朱在薩摩亞加入教會,蒙賓塞·甘會長召喚回到家鄉海德拉巴,向家人傳教。1978年,艾爾西和愛德文有22個家族成員受洗,由此開始,2012年在海德拉巴成立了該國的第一個支聯會。6

今天,海德拉巴支聯會的成員都把自己當成現代的先驅者。他們支聯會在慶祝先驅者節時,記念了早期先驅者和現代先驅者的旅程,慶祝的方式包括跳方塊舞、有紀念意義的健行,甚至拉手推車。

Pioneer Day Celebration

海德拉巴支聯會透過歌曲、舞蹈,甚至手推車隊來慶祝先驅者節。

2014年,他們慶祝先驅者節時,搬來一排的冰塊,放在教堂後面,請成員脫下鞋子,在冰上行走,體會早期先驅者橫越結冰河水的情況。慶典結束時,海德拉巴支聯會的成員都受到鼓舞,要緬懷早期先驅者的精神,並且記住「他們都是自己家族的先驅者」。7

他們也聽到在傳道部會長團服務的約翰·山多士·穆納拉談到自己的姑姑艾爾西和姑丈愛德文·達馬拉朱如何來到海德拉巴,教導他們家庭認識福音。約翰是1978年受洗的22名先驅成員中年紀最小的。

2014年,我造訪海德拉巴時,約翰·穆納拉跟我講述了這個故事,以及他勤奮收集來的很多教會歷史。他也介紹我認識了他的妻子安那普娜,她告訴我一個很感人的現代先驅者故事,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

安那普娜在1991年才12歲,她的哥哥慕西在海德拉巴聽兩位傳教士教導福音。安那普娜的父母不讓她聽傳教士上課,也不讓她去教會。但是,慕西給了她一本摩爾門經,還經常提供教會書刊給她閱讀。安那普娜用了七年的時間自行研讀福音,對福音的真實性得到了堅強的見證。她夢想著能受洗、傳教、在聖殿結婚,但父母都不同意。

有人把約翰·穆納拉介紹給安那普娜認識的時候,讓她面對了人生中一個艱難的決定。約翰自1978年受洗後就一直擁有堅強的見證,想找一個教會成員結婚。在一個非常短的聚會上,他聽到安那普娜分享了對福音的見證後,就認定遇到了未來的妻子。安那普娜知道,如果嫁給約翰,她就能夠受洗,將來能在聖殿裡印證。不過,與此同時,安那普娜的父母正打算為她安排婚禮。

安那普娜痛下決心,離開家,嫁給了約翰。她覺得這是她唯一能加入教會的方法。她說,離開父母讓她「傷心欲絕」。然而,即使到今天,她還是堅定地說:「為了每個人的救恩……為了我的後代子孫,為了我的父母和他們的祖先,為了做他們的聖殿事工,我不得不跨出那一步。」8

Bengaluru India Temple

畫家筆下的印度班加羅爾聖殿。該址也會建造一座教堂、一座發行中心、教會辦公室,以及供聖殿與會者住宿的房間。

約翰與安那普娜很感謝她的父母現在能接受他們的婚姻。在印度,許多成員就像早期的先驅者一樣,為了成為教會成員而付出很大的犧牲。但這些聖徒懷著信心努力前進,因為他們把自己當成先驅者,當成幔子兩邊家人之間的焊接鏈。聽到成員們在福音的新疆土上披荊斬棘,充滿了許多信心、犧牲和勇氣的故事,讓我非常珍惜。我還是會想到拉著手推車、橫越結冰河水的先驅者,但是現在,我也能夠想像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現代先驅者。

跟從救主耶穌基督的腳步而行的人,終於開闢出所有的先驅者路徑。在新約裡,基督被稱為我們救恩的先驅者(見希伯來書2:10,新修訂標準版)。耶穌基督已經預備好道路,讓我們能回到天父家裡。真正的先驅者跟從基督,又為我們指明基督,祂是後期時代那位領導這奇妙又奇妙事工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