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選擇窄小道路,捨棄寬廣大道
註腳
佈景主題

選擇窄小道路,捨棄寬廣大道

我的面前有兩條路,我知道只有一個方法能讓我知道要走哪一條。

Japanese Family

克里斯·艾德繪

我在日本的長野縣長大,和父母住在一起。宗教影響了我們家庭生活的每個層面。父親每天早晚都會跪在佛壇前。我覺得佛教不是一種宗教,而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對我來說,終生做個佛教徒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神已經多次向我證明,容易走或很多人走的路不見得就是最好的。

是教科書還是聖書?

我在青少年時期對自己身分定位有很多疑問。我會想,我為什麼要來到世上,又應該成為怎樣的人。大概在我13歲的時候,學校校長給了每個學生一本英日對照版的新約。他說:「這本書不是要讓你們研究宗教。這本書翻譯得很好,可以用來學英文。」不過,我翻開這本書時,發現裡頭有一些參考經文,可以在感到寂寞,需要找到問題解答,或遇到困難的時候看。這些都是我遇到過的狀況!

我讀到有關耶穌基督的事情。「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背起〔你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馬太福音16:24)。雖然我不完全了解這些話,心中卻感到共鳴。我想知道誰是耶穌基督,讓祂成為救主又是什麼意思。我心想,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對這本要當做教科書的書有這樣的感覺。

Japanese Family

要跑走還是留下來聽?

幾年後,我第一次遇到傳教士。父母曾經警告我要小心那些到處傳教的年輕基督徒。那時我正走路回家,一位高大的美國傳教士帶著友善的微笑擋住了我的去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怕他會講教會的事。如果他講了,我可能就會往另一個方向跑走了!不過,他只是要問郵局在哪裡。告訴他以後,我就走回家了。

正當我走開時,心中有一個感覺。我心想:如果再見到傳教士我會跟他們說話

沒過多久,我就遇到另一對傳教士。我很驚訝,神居然聽到並回答像我這樣一位男孩的祈禱,後來我才讀到約瑟·斯密的事情。我曾經在新約中讀到要經常祈禱,但是神出現在人面前?這個概念令人感覺既激進又合理。我沒有跑走,卻和他們約好時間教導我。

Japanese Family

是找藉口還是發掘真理?

和傳教士見面一個月之後,他們邀請我受洗。我不想拒絕他們,但是我很猶豫是否要放棄父母和周遭所有人的傳統。我的面前有兩條路,我知道只有一個方法能讓我知道要走哪一條——我必須像約瑟·斯密那樣祈禱。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問天父,傳教士教導我的事情是不是真實的。

那是我的轉捩點。從那時候開始,我真的自己知道了復興的福音是真實的。沒有人能夠從我身上奪走這個知識。我知道要走哪條路,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改變。

小時候,我有很多疑問。但是我學到我是神的孩子,祂愛我,為我制定了一個計畫,而且祂想要回答我的祈禱。這個知識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觀。我知道自己的身分,也了解到我做的事很重要。

Japanese Family

要融入群體還是特立獨行?

在知道自己是神的孩子之前,我只想要融入群體,和大家一樣。我很害怕特立獨行。但知道我是神的孩子之後,我了解到我可以特立獨行,可以與眾不同。

藉著祈禱並知道我是神的兒子,讓我有勇氣向父母解釋我的感覺,但是他們不太能夠了解。他們認為我很叛逆,受洗的決定是不成熟的表現。他們覺得很丟臉,因為兒子捨棄傳統,信奉了奇怪的宗教。我知道自己的身分,想要什麼,但我也想孝敬父母,並希望他們能夠尊重我的宗教。

Japanese Family

要孝敬父母還是不顧他們的疑慮?

我向傳教士姊妹解釋自己的情況。她們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她們可以和我的父母談談,讓他們對這個宗教感到更放心。我告訴她們,我怕父母不願意跟她們說話。然後,其中一位姊妹建議我們一起禁食。

媽媽看到我不吃早餐,覺得很擔心。她問說:「為什麼不吃?」我解釋自己正在禁食,她就更擔心了。

「你一開始只是去信那個沒有人知道的宗教,然後現在不吃飯了。我很擔心。簡直莫名其妙!我要打電話給那些傳教士。」

Japanese Family

真的打了電話給姊妹們,不曉得她們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讓自己受邀到我們家吃晚餐!

我們度過了很愉快的時光。傳教士教我的父母唱聖詩「我是神的孩子」(聖詩選輯,第187首),然後我們一起唱。我的父親很喜歡。請姊妹們吃晚餐之後,父母親就不擔心我去教會的事了。我覺得遵行福音讓我可以孝敬他們,因為福音確實蘊含了他們教我的所有道理。我心想,只要我愛他們夠久,對他們夠好,他們終究會了解。我受洗35年之後,母親終於接受了洗禮,並在幾年前進入聖殿!

知道我是神的孩子,影響了我在生活中的許多抉擇。我也知道,只要我們聽從聖靈,做天父要求我們去做的事,即使看來困難,祂還是會祝福我們。這永遠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