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塞拉耶佛的一人聚會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在教會中服務:

在塞拉耶佛的一人聚會

作者現居德國萊茵蘭—普法爾茲。

每個星期日我都自己一個人唱歌、祈禱和演講。會有別的成員開始來參加聚會嗎?

Speaking in Church

米亞·普萊斯/Shannon Associates

1999年我在德國陸軍服役,大半年都駐紮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首都塞拉耶佛。軍方給我的任務指派既艱難又耗時,但我總是會抽時間到這750人的營區裡,一個供各個不同教派使用的小教堂參加聚會。

一個星期日下午我到教堂時,發現門鎖著。我獲悉營區裡的另一位教會成員被調走了;我很失望,因為我想崇拜神並領受聖餐。來塞拉耶佛之前,我在德國擔任分會會長,忙著服務,定期領受聖餐。

幾個星期後,我奉派陪同將軍到美軍的營區訪問。午餐時,一位美軍上尉看到我和其他士兵交談,便問我是不是教會成員。我告訴他我是教會成員,他就把我的名字和聯絡資料交給教會在那裡的一位資深小組領袖。

不久一位費雪弟兄跟我聯絡,面談後,他按手選派我為教會在塞拉耶佛的小組領袖,指派我在那裡成立小組。(小組是教會在軍中的單位,等同分會。)

我開始在布告欄張貼聚會時間,並寄出邀請函,希望在塞拉耶佛的軍營裡找到其他後期聖徒。頭幾個星期,沒有任何人來參加,因此每個星期日我都自己一個人唱歌、祈禱和演講。根據教會給軍中領袖和成員的指導方針,我可以在沒有第二位聖職持有人在場時,自己祝福並領用聖餐。這讓我很高興。

為了改善我的英文能力,我用英文進行這個一人聚會。我的第一個演講是有關約瑟·斯密,雖然房間裡空蕩蕩,但我覺得有其他人在場。聖靈鞏固了我,並向我啟示在這裡開啟主的事工是多麼的重要。

舉行第一場安息日聚會後,過了幾星期,一位年輕的美國士兵走進教堂,她幾個月前才剛受洗。我真是太高興了!兩個星期後,又來了一位姊妹。然後來了兩位弟兄。靠著主的幫助,教會開始在塞拉耶佛成長。

如今教會在塞拉耶佛已經有一個分會。回想在塞拉耶佛那段時間,很榮幸主讓我用一個特別的方式服務,為祂的事工略盡棉薄之力,並體會到「重大的事都源自微小的事」(教約6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