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職權鑰的復興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聖職權鑰復興

摘自2004年10月總會大會講辭。

救主將祂的教會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他們在此時持有世上所有的聖職權鑰。

Photograph of Ephesus

以弗所的相片和背景圖像皆出自Getty images

許多年前,我在以弗所的古代露天劇場裡演講,明亮的陽光就照耀在使徒保羅當年講道的地方。我的主題是保羅——神所召喚的使徒。

當時的聽眾是數百名後期聖徒,他們就坐在一排一排的石椅上,一千多年前以弗所人就坐在這裡聽講。在座有兩位當時的使徒:馬可·彼得生長老和雅各·傅士德長老。

就像你們所想的一樣,我事先作了詳細的準備,讀了使徒行傳,以及保羅和其他使徒所寫的書信,我也閱讀及沉思保羅給以弗所人的書信。

我盡全力推崇保羅和他的事工。演講完畢後,有些人向我說了些好聽的話,兩位使徒也都很大方地稱讚我。但是後來傅士德長老把我拉到一旁,微笑且溫和地對我說:「你作了一個不錯的演講,但是最重要的事情你沒有談到。」

我問他是什麼事。幾個星期後,他同意告訴我。他的答案給了我深遠的影響。

他說我可以告訴聽眾,如果聽保羅講道的聖徒對他所持有的權鑰的價值和力量有見證的話,或許當時的使徒就不會從世上被取走。

這讓我再次回頭閱讀保羅給以弗所人的書信,我可以看到他希望人們感受到聖職權鑰鏈的價值,這權鑰鏈從主傳到祂的使徒,再到他們那裡,也就是主教會裡的成員那裡。保羅試著建立他們對這權鑰的見證。

保羅向以弗所人見證基督是祂教會的元首。他教導說救主將祂的教會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他們在此時持有世上所有的聖職權鑰(見以弗所書2:19-20)。

聖職已復興

The Restoration of Priesthood Keys

布萊恩·寇繪

雖然保羅的教導和榜樣很清楚,也很有力,但是他知道叛教將會來到(見使徒行傳20:29-30帖撒羅尼迦後書2:2-3),他知道使徒和先知會從世上被取走,他也知道使徒和先知會在將來一個偉大的日子復興。他在給以弗所人的信上寫到那個時期,說明主將來的作為:「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以弗所書1:10)。

保羅盼望著先知約瑟·斯密聖工的日子,那是諸天再次開啟的時候。這事已經發生,施洗約翰來了,他將亞倫聖職授予世人,這聖職包含天使的施助和為罪的赦免的浸沒洗禮的權鑰(見教約第13篇)。

古代的使徒和先知回來並授予約瑟他們在世時所持有的權鑰(見教約第110篇)。1835年2月,世人被按立至神聖使徒的職位,聖職的權鑰在1844年的3月下旬授予了十二使徒。

約瑟之後的每位先知,從百翰·楊到孟蓀會長,都持有並運用這些權鑰,也都有神聖的使徒身份。

信心和聖職權鑰

但就和保羅的時代一樣,聖職權鑰的力量需要我們運用信心。我們必須藉著靈感知道那些領導我們、為我們服務的人持有這聖職權鑰。這點需要聖靈的見證。

這也需要我們對耶穌是基督、祂活著並領導著祂的教會等事情有見證。我們自己必須知道主透過先知約瑟·斯密復興了祂的教會和聖職權鑰。我們必須透過聖靈得到確信,且常常更新,知道這些權鑰已經未曾中斷地傳給了活著的先知,知道主透過聖職權鑰線祝福並帶領祂的人民,這權鑰線往下延伸至支聯會和區會會長,再延伸至主教和分會會長,然後到達我們這裡。不論我們住在哪裡或離先知和使徒有多遠,都是如此。

信賴主所揀選的僕人

Restoration of the Melchezedek Priesthood

麥基洗德聖職復興,瓦特·雷恩繪

要讓我們在主的教會裡站穩腳步,我們不僅可以也必須訓練我們的眼睛,去注意主所召喚的人在服務時所展現的主的力量。我們必須配稱有聖靈為伴,我們需要祈求聖靈幫助我們知道帶領我們的人持有這力量。對我而言,在我盡全力為主的事工服務時,這類的祈求最容易得到回答。

我們可以採取行動,使自己有資格得到啟示,知道神已將這些權鑰從一個人身上傳到了另一個人身上。我們可以再三尋求這樣的經驗;為了得到神為我們準備的祝福,也為了讓其他人得到這樣的祝福,我們必須這麼做。

你祈禱的答案可能不會像約瑟先知殉教時,有些人看到百翰·楊以他的容貌說話那樣奇妙。1但你所得到的答案可以同樣的確定,這種屬靈的確信會帶來平安和力量,你會再次知道這是主真實且活著的教會,祂透過祂所按立的僕人來帶領祂的教會,祂關心我們。

如果我們當中有足夠的人運用這樣的信心,也得到這樣的確信,神就會提升那些帶領我們的人,因而祝福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家人。我們就會變成保羅所期待的那樣,他期望他所服務的會眾:「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