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我們當怎樣行?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們當怎樣行?

我們滋養他人是在建立神國;我們為真理發言、作見證,也是在建立神國。

耶穌復活升天後不久,使徒彼得教導:「〔所有人〕……當確實地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為主,為基督了。」眾人聽到這番話後,內心充滿感動,於是問彼得和其他使徒:「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1他們隨後都欣然服從彼得的教導。

明天是復活節主日,我希望我們也能滿心感動地來感激救主、悔改和欣然服從。

在這次總會大會中,我們會聽到男女教會領袖受靈啟發的教導。我知道他們的話會感動我們的內心,所以今晚我要問各位:「婦女和姊妹們,我們當怎樣行?」

如總會慈助會會長伊莉莎‧舒在將近150年前向姊妹所宣告的:「主賦予我們重責大任。」2我見證她的宣言今天仍然屬實。

主的教會和國度需要有聖靈指引的婦女,她們會運用自己獨特的恩賜來滋養他人,也會為真理辯護。我們的靈感和直覺是建立神國度的必要部分,建立神國實際上意味著善盡本分為神的兒女帶來救恩。

透過滋養他人建立神的國度

我們滋養他人時,就是在建立神的國度。然而,在復興的福音裡,我們首先要培植的神的兒女,就是我們自己。愛瑪‧斯密說:「我希望有神的靈助我認識及了解自己,使我能克服一切會妨礙我在永恆諸世界中超升的傳統或天性。」3我們必須在救主的福音中奠定信心的基石,並向前推進,透過聖殿聖約獲得力量,邁向超升。

要是我們的某些傳統不見容於耶穌基督的復興福音,該怎麼辦?放下它們可能需要情感上的支援和他人的滋養,就像發生在我的故事一樣。

我出生的時候,父母種了一顆木蘭花樹,待我在祖先的新教教堂舉行結婚典禮時,就能有木蘭花可以使用。但是,在我結婚當天,父母不在我身旁,也沒有木蘭花。歸信了教會一年的我,去到猶他州鹽湖城接受個人聖殿恩道門,並印證給我的未婚夫大衛。

我離開路易斯安那州,步步接近猶他州時,有一種無家可歸的感覺襲上心頭。婚禮之前,我要在大衛繼外祖母那裡留宿;大家都喜歡叫她卡蘿阿姨。

就這樣,我這個異鄉人,來到了猶他州,在陌生人的家留宿,要和一個我幾乎不認識的家庭永遠印證在一起。(幸好我很愛、很信任我未來的丈夫和主!)

站在卡蘿阿姨家的前門時,我想躲起來。門打開了──我像一隻受驚的兔子一樣站在那裡,而卡蘿阿姨二話不說就伸手把我抱在她的懷裡。膝下無子的卡蘿阿姨知道──她那顆關愛的心知道──我需要一個讓我有歸屬感的地方。喔,那是多麼甜美和令人欣慰的一刻!我的恐懼消失了,我感到自己好像穩固地站立在一個靈性安全的地方。

愛會在你的生活中騰出空間給其他人,就像卡蘿阿姨對我所做的一樣。

母親真的是在體內騰出空間滋養胎兒,也希望她們在養育兒女時在心中留個地方給子女,但是滋養並不限於生養兒女。夏娃在她有子女前就被稱作「母親」。4 我相信,「養育」的意思是「賦予生命」。想想許多你們賦予生命的方式,那可以是賦予絕望者感動的生命,或是賦予猜疑者靈性的生命。藉著聖靈的幫助,我們能夠為遭受歧視、拒絕和身處新環境的人營造一個治癒情感的地方。我們透過這些溫和卻有力的方式建立神的國度。姊妹們,我們所有人之所以帶著這些賦予生命、滋養、生育的恩賜來到世上,是因為神的計劃。

跟從祂的計劃並成為國度的建立者,需要付出無私的犧牲。奧申‧惠尼寫道:「我們所遭遇和忍受的一切,特別是在耐心忍受時,能……潔淨我們的心靈……使我們變得更柔和、更有愛心。……透過……辛勞與苦難的經驗,我們獲得……教育,使我們更像天上的父母。」5這些使人潔淨的考驗帶我們歸向基督,祂能醫治我們並使我們能協助推動救恩的事工。

透過話語和作見證建立神的國度

我們為真理辯護和作見證時,也是在建立神的國度。我們遵照主的模式。祂藉著神的能力和權柄教導,姊妹們,我們也可以這麼做。婦女通常都喜歡談話和團聚!當我們藉由授予給我們的聖職權柄工作時,我們的談話和團聚就會演變成教導福音和領導。

前任總會慈助會會長茱麗‧貝克姊妹教導:「讓自己能夠配稱獲得個人啟示,並根據啟示採取行動,是今生所能獲得的最重要能力。……〔這是〕需要用心努力的。」6

來自聖靈的個人啟示會提醒我們學習、談論和實踐永恆真理──救主的真理。我們越跟從基督,就越能感受到祂的愛和指引;我們越能感受到祂的愛和指引,就越希望發聲並教導真理,即使面對阻撓亦然。

幾年前,當我接到一通匿名電話時,我祈求能獲得啟示幫助我捍衛母職。

來電者問道:「妮爾‧馬里奧,那個大家庭的母親嗎?」

我高興地回答:「是的!」期待會聽到她說「好,很好!」之類的話。

她沒有這樣說!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在電話上生氣的聲音:「我真的很不高興你把孩子帶到這個過度擁擠的地球上!」

我結巴地說:「哦,我明白你的感受。」

她大聲斥責:「不,你不明白!」

然後我小聲委屈地說:「嗯,或許我不明白。」

她開始痛罵說我選擇當母親是個很愚蠢的抉擇。她不斷地罵,我便開始祈求能獲得幫助,然後心中出現了一個輕柔的念頭:「主會怎樣跟她說?」想到耶穌基督時,我感到自己獲得了勇氣,可以堅持自己的立場。

我回她說:「我很高興我是個母親,我向你保證,我會竭盡所能去滋養我的孩子,使他們能成為對世界有貢獻的人。」

她回答說:「我希望你做得到!」就掛上電話。

這不是一件大事──畢竟我安全地站在自己的廚房裡!但我之所以能以自己微小的舉動捍衛家庭、母職、滋養者,是因為兩件事情:(1)我了解並相信神的家庭教義;(2)我祈求神讓我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傳達這項真理。

我們會因為和俗世卓然不同而遭受一些批評,但是我們必須堅守永恆的原則,為其作見證,不論世人的反應如何。

當我們問自己「我們當怎樣行?」時,讓我們沉思這個問題:「救主一直怎樣做?」祂會滋養、創造,鼓勵成長和良善。婦女和姊妹們,我們可以做到這些事!初級會的女孩們,你們的家中有人需要你們的愛和仁慈嗎?你們也要滋養他人來建立神的國度。

救主在父的指示下創造大地,是一個偉大的滋養工程。祂提供一個地方讓我們成長和培養對祂的贖罪力量的信心。對耶穌基督和祂贖罪的信心,是找到醫治、希望、成長和目的的終極處所。所有人都需要在靈性和物質上獲得歸宿。我們所有的姊妹,不論年齡,都可以營造這樣的處所,也就是神聖的處所。

成為跟隨救主、以靈感滋養他人、無所畏懼地奉行真理的婦女,是我們的重責大任。只要我們請求天上的父讓我們成為祂國度的建造者,祂的能力就會流向我們,我們就會知道如何滋養他人,最後變得像我們天上的父母。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