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祂會把你背在肩上,帶你回家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祂會把你背在肩上,帶你回家

就像好牧人找到祂迷失的羊一樣,只要你把心轉向這世界的救主,祂就會找到你。

我的童年有個揮之不去的夢魘,就是被遠處傳來嗚嗚作響的空襲警報聲從睡夢中驚醒。過沒多久,另一種聲音,也就是螺旋槳的嘎嘎聲和嗡嗡聲越來越響,響到空氣都震動起來。我們這些孩子,都受過母親良好的訓練,各抓起袋子往山丘上的一處防空洞跑。我們迅速穿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時,綠色和白色的信號彈從天而降,照亮了轟炸機的目標。說來奇怪,每個人都稱這些火焰般的信號為聖誕樹。

我那時才四歲,親眼目睹了戰亂肆虐的世界。

德勒斯登

德勒斯登這個城市離我家不遠。住在那裡的人目睹的慘況,也許是我看到的上千倍。成千上萬噸的炸藥引起的巨大爆炸,讓火團席捲了整個德勒斯登,摧毀了百分之90以上的城市,只留下殘垣斷瓦和灰燼。

Dresden Ruins

這座曾經被稱為「珠寶盒」的大城,轉瞬間就不復存在。德國作家埃利希‧克斯特納描寫了這場毀滅:「這座千年打造的美麗城市,一夕之間被徹底毀滅。」1童年時的我無法想像,我們自己人民發動戰爭所造成的這場毀滅,如何才能平復。那時我們周遭的世界看起來渺無希望,毫無未來可言。

去年,我有機會回到德勒斯登。在戰爭過後的七十年,這座城市再度成為一個「珠寶盒」。所有的廢墟殘骸都已清除,這座大城不但回復原貌,甚至更為繁榮。

Dresden Ruins

造訪期間,我見到路德教會美麗的聖母教堂。這座教堂始建於十八世紀,一直是德勒斯登耀眼的珍寶之一,但是戰爭使它化為一堆瓦礫。多年來一直如此,直到最後人們決定重建聖母教堂。

Germany. Dresden. Frauenkirche (Church)

人們將教堂摧毀時所遺留下來的石頭加以保存和分類,若是可用,就拿來重建。今日你可以在坑坑疤疤的外牆上看到這些被火燒黑的石頭。這些「傷疤」不僅提醒我們這棟建築物經歷的戰爭歷史,同時也提醒我們這是一座希望的紀念碑──莊嚴地象徵人類有能力從灰燼中創造出新生命。

Germany. Dresden. Frauenkirche (Church)

當我沉思德勒斯登的歷史,讚嘆人們能把被徹底摧毀的大城重新復原的巧思和決心時,我感受到聖靈甜美的影響力。我心想,如果人類可以拿一座廢城裡的殘骸、瓦礫和殘垣斷壁,重建成一座令人讚嘆、高聳雲霄的建築,那麼我們全能的天父豈不是更有大能,能使祂墮落、陷入困境或迷失的兒女復原?

我們的生活看起來有多殘破不堪並不重要。我們的罪有多硃紅,我們的痛苦有多深,內心有多孤獨、絕望或多心碎,都不重要。即使是那些毫無希望、活在絕望中、背棄信任、放棄操守或轉身遠離神的人,都可以重新再造。除了極少數的沉淪之子外,沒有任何生命是破碎不堪到無法復原的。

福音所帶來的大喜信息就是:由於慈愛的天父為我們提供了永恆幸福計劃,並透過耶穌基督的無限犧牲,我們不僅可以從墜落的狀態中被救贖,回復潔淨,而且還能超越凡人的想像,成長進步,成為永生的繼承者,領受神無法形容的榮耀。

失羊的比喻

救主傳道期間,當時的宗教領袖並不贊同耶穌花時間跟他們視為「罪人」的人在一起。

或許在他們看來,耶穌是在容忍、甚至縱容罪惡的行徑。或許他們相信幫助罪人悔改的最佳方式,就是去指責、嘲笑和羞辱他們。

救主看出法利賽人和文士的意圖,他說了一個故事: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

「找著了,就歡歡喜喜地扛在肩上,回到家裏。」2

好幾個世紀以來,這則比喻傳統上被解讀為呼籲我們要採取行動,找回迷途的羊,並伸出援手解救迷失的人。這樣的解讀確實既恰當又合宜,但我不知道是否還有更多的含意。

有沒有可能,耶穌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教導關於好牧人的工作?

有沒有可能,耶穌是在見證神對祂叛逆不羈的子女的愛?

有沒有可能,救主的信息是神十分了解那些迷失的人──祂會找到他們、向他們伸出援手、援救他們?

若是如此,羊必須做什麼才有資格獲得這項神聖的幫助呢?

羊是否需要知道如何使用複雜的六分儀,來算出自己的座標?是否需要有能力使用全球定位系統來確定自己的所在位置?是否必須具備專長,懂得如何設計會發出求救信號的應用程式?是否需要先獲得某位保證人的背書認可,然後好牧人才會出面援救?

當然不必!羊之所以值得神聖的援救,是因為蒙得了好牧人的眷愛。

對我來說,迷失的羊這一則比喻是經文中最為人帶來希望的章節之一。

我們的救主,這位好牧人認識我們,也愛我們。祂認識你,也愛你。

祂知道你何時迷失,知道你身在何處。祂知道你的憂傷、你默默的懇求、你的恐懼、你的淚水。

重要的不是你是怎樣迷失的──不管你是因為自己不當的選擇,還是因為無法掌控的情況。

重要的是,你是祂的孩子,祂愛祂的兒女。

(Christ) Rescue of the Lost Lamb

因為祂愛你,所以祂會找到你。祂會喜悅地把你背在祂肩上。當祂帶你回家時,祂會對每個人說:「我失去的羊已經找著了,你們和我一同歡喜吧!」3

我們必須做什麼?

但是你可能會想,我需要做些什麼?當然我不能光是等待被救援。

雖然我們慈愛的天父希望祂每一個兒女都能回到祂身邊,但是祂不會強迫任何人進天堂。4神不會違反我們的意願硬要救我們。

所以我們必須做什麼呢?

祂的邀請很簡單:

「歸向我。」5

「到我這裏來。」6

「靠近我,我就靠近你們。」7

這就是我們向祂表明我們想獲得祂援救的方式。

這需要一些些信心,但是不要沮喪。如果你現在無法鼓足信心,那麼就先從懷抱希望開始。

如果你不能說你知道神就在身邊,你可以從希望祂就在身邊開始。你可以懷著相信的渴望,8那樣就夠了。

然後,依據那份希望採取行動,與天父溝通。神會向你顯示祂的愛,祂的救援事工、使人轉變的事工也就此展開。

隨著時間逝去,你會在生活中看到祂的手指引著你,你會感受到祂的愛。每踏出信心的一步,你希望行走在祂的光中和遵從祂的道的這份渴望就會成長。

這些信心的步伐我們稱為「服從」。

這個字眼在這時代並不受歡迎。但是服從是耶穌基督福音中一項彌足珍貴的概念,因為我們知道「經由基督的贖罪,全人類都可以藉著服從福音的律法和教儀而得救」9

隨著我們的信心增強,我們也必須更加忠信。我剛才引述一位德國作家哀悼德勒斯登的毀滅時所寫的話。他也寫過這句話:「Es gibt nichts Gutes, ausser man tut es.」對於不懂這種高榮語言的人,這句話的翻譯是「除非你去做,否則毫無益處」。10

你我在談論屬靈事物時,可能說得頭頭是道。我們在詮譯宗教主題時的敏銳思維,可能讓人肅然起敬。我們可能狂熱地談論宗教和「我們的空中樓閣夢」。11但是如果我們的信心並未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信仰對我們每天所作的決定毫無影響──那麼我們的宗教是枉然的,我們的信心即便不是死的,也必定狀況不佳,終究會有死去的危險。12

服從是信心的血脈。我們靠著服從使靈魂充滿著光。

但我認為有時候我們對服從有所誤解。我們可能把服從當成一個目的,而不是達成目的的方法。或者說,我們似乎想用服從的鐵錘和誡命的鐵砧來塑造我們所愛的人,透過不斷地加熱、反覆錘打,希望讓他們變得更聖潔,更像天上的人物。

無庸置疑地,我們有時候需要嚴厲地呼籲悔改。當然,有些人可能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改變。

但或許有另一種比喻,可以說明我們為何遵守神的誡命。或許服從並不是一種硬要使勁彎折、扭轉、擊打我們的靈魂,把我們改變成另一種模樣的過程。相反地,它是一種發現自我的過程,讓我們知道自己究竟是用什麼造的。

我們是全能之神所造的,祂是我們的天父,我們確實是祂的靈體兒女。我們是用天上極珍貴和非常細緻的物料所造的,因此我們身上有神性的特質。

然而在世上,我們的思想行為受到腐敗、不聖潔和不潔的事物所負累。世俗的塵埃和污穢玷污了我們的靈魂,我們因此很難認得並記得我們的出身和目的。

但這一切並不會改變我們真正的身分。我們重要的神性本質依然存在。在我們選擇把心靠向我們心愛的救主,走上門徒之路的那一刻起,奇妙的事便發生了。神的愛充滿我們的心;真理之光充滿我們的意念;我們開始不想犯罪,我們不想再行走在黑暗中。13

漸漸地,我們不再把服從看作是懲罰,而是視為一條通往神聖命運的自由之路。然後這世上的敗壞、塵埃和對我們的侷限會開始逐漸減少。最後,我們身上那屬乎神的珍貴、永恆之靈得以彰顯,良善的光輝成為我們的本質。

你值得援救

弟兄姊妹們,我見證神以我們真正的身分看待我們,祂認為我們值得援救。

你可能覺得你的人生殘破不堪。你可能犯了罪;可能感到害怕、憤怒、悲傷,或受疑慮所苦。但就像好牧人找到祂迷失的羊一樣,只要滿懷高興轉向這世界的救主,祂就會找到你。

祂會援救你。

祂會把你舉起,背在祂肩上。

祂會帶你回家。

如果世人的手能將瓦礫和廢墟轉變成一座美麗的崇拜屋宇,那麼我們也可以相信和信賴我們慈愛的天父能夠且會重新打造我們。祂的計劃是要造就我們,使我們遠比以前更好──遠超乎我們所能想像。隨著我們踏出信心的每一步,走在門徒之路上,我們便會逐漸變成享有永恆榮耀和無限喜樂的人;那就是我們受造的目的。

這是我的見證,我的祝福,和我謙卑的祈禱,奉我們夫子的聖名,即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