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躲避暴風雨的避難所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躲避暴風雨的避難所

此時的困境不能定義那些難民是怎樣的人,但我們的回應卻會定義我們是怎樣的人。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 ……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1

目前全球估計約有6千萬名難民,也就是說「世界上每122人之中就有1個人……被迫要逃離家園」2且這之中有一半是孩童。3仔細想一想,這些數字和這對其中每一個人的影響,是多麼令人震驚。我目前被指派在歐洲服務,那裡去年湧進了一百二十五萬名從中東和非洲一些飽受戰火蹂躪的地區逃出來的難民。4我們看到其中很多人抵達時,只有身上穿的衣服和一小袋的行囊。他們大部分都受過良好的教育,但全都被迫放棄了家園、學校和工作。

在總會會長團的指示下,教會目前正與歐洲17個國家裡的75個組織合作。這些組織從大型的國際機構到小型的社區服務計劃,從政府機關到宗教與民間慈善機構都有。我們很幸運能夠與這些已經在全球各地從事難民服務工作多年的團體合作,向他們學習。

我們教會成員也是一群人民,回溯不久前的歷史,就能想起當年我們也是難民的日子,曾經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暴力地趕出我們的家園和農田。上個週末,琳達‧柏頓姊妹在談到難民時,請教會中的婦女們想一想:「萬一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呢?」5沒幾年以前,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的確發生在我們身上。

政府和民間對於難民的定義和該做哪些事來協助難民有很激烈的爭論。今天我無意加入這場熱烈討論,也無意評論移民政策,而是要把焦點放在的身上,這些人因為別人所引發的戰爭,無辜地被趕出自己的家園和國家。

救主知道身為難民的感受──祂也曾是難民。耶穌還小的時候,就和家人逃到埃及去躲避希律的殺戮。耶穌在傳道期間的許多時刻遭遇威脅和生命危險,最後因惡人謀害而喪命。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祂反覆教導我們彼此相愛、像祂那樣去愛、愛人如己,更顯得重要非凡。的確,「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6,我們要「照顧貧窮、困苦的人,救助他們,免得他們受苦」。7

親眼目睹世界各地的教會成員慷慨奉獻以幫助那些失去甚多的個人和家庭,真是激勵人心。尤其是在歐洲各國,我看到許多教會成員依從他們與生俱來的渴望去援助並服務周遭那些極度匱乏的人,並因此體驗到心中不斷滋長的快樂與靈魂的啟發。教會提供避難所和醫療照護,支聯會和傳道部也組裝了上萬份衛生用品包。還有些支聯會提供食物和水、衣物、防水外套、腳踏車、書籍、背包,及老花眼鏡等等。

從蘇格蘭到西西里島的人都挺身而出提供各種服務。許多醫生和護士自願到難民上岸的地方服務,在那裡,難民抵達時往往因跨海逃難而全身溼透、冰冷甚至飽受心理創傷。到了難民開始安置的程序時,當地的教會成員幫助他們學習他們所在國的語言,還有人提供玩具、美術用品、音樂和戲劇,來為孩童和父母打氣。有些人則拿捐贈的毛線、棒針和鉤針來教導當地老老少少的難民編織技巧。

有多年服務和領導經驗的教會成員明白表示,施助、服務這些有立即需要的人,確實帶給他們服務生涯中最豐富、最滿足的經驗。

確實的情況,真的必須要親眼目睹才會相信。冬天時我遇見許多難民,其中有一位從敘利亞逃來的孕婦,在一座臨時難民營裡拼命地想確保自己不用在被安置的大廳的冰冷地板上生產;而她在敘利亞原本是一位大學教授。我在希臘時,曾和一個全身溼透、不停發抖且飽受驚嚇的家庭談話,他們從土耳其划著小橡皮艇跨海而來。我注視他們的眼睛,聆聽他們的故事,傾聽他們訴說所逃離的恐怖戰爭和為求避難所經歷的艱險旅程,我從此改變了。

有一大群救援人員提供照護與援助,其中有許多人是義工。我親眼看到一位教會成員一連好幾個月徹夜工作,滿足剛從土耳其抵達希臘的難民的最迫切需求。她付出無數的努力,最重要的是為急需醫療照護的人施行急救;她使獨自旅行的婦女和小孩得到照顧;她安慰那些逃難時經歷喪親之痛的人;她盡力分配有限的資源來幫助更多的人。她和很多像她一樣的人,都是真正的施助天使;受到她照顧的人,以及差她去做這些事的主,絕對不會忘記她所作的一切。

所有獻身援助周遭受苦之人的人,都像阿爾瑪的人民一樣:「他們在這樣繁榮的情形下,並未趕走任何一個無衣蔽體,或飢餓,或口渴,或患病,或沒人照顧的人;他們沒有把心放在財富上; ……他們對所有的人慷慨,無論老的或少的、為奴的或自主的、男的或女的、教會裡的或教會外的,只要是有需要的,他們都一視同仁。」8

我們必須小心,當世人最初的震驚逐漸消退,戰爭依然繼續,難民家庭繼續湧進的時候,我們不應開始覺得難民困境的報導是司空見慣的事。全球有數以千萬的難民,雖然他們的故事不再登上新聞版面,但是他們仍然迫切需要幫助。

如果你問:「我能做什麼?」讓我們先記住,我們不應犧牲自己的家人和其他責任去服務,9也不應該期望我們的領袖為我們安排服務計畫。但是我們青少年、男人、女人和家庭都可以參與這項偉大的人道救援工作。

總會會長團邀請成員共襄盛舉,為全球難民提供基督般的服務,10總會慈助會、女青年和初級會會長團為回應這項邀請,籌劃了名為「我作客旅」的救援工作。柏頓姊妹上週末在總會婦女大會向教會的婦女介紹了這個計劃。IWasAStranger.lds.org網站上有很多有用的想法、資源和服務的建議。

請開始跪下禱告,然後想辦法在自己家附近、在自己的社區裡做些什麼,找到需要幫助適應新環境的人。你們的最終目標,是幫助他們重返勤奮、自立的生活。

我們能出手相助或與他人作朋友的機會多到數不清。你可以幫助接受安置的難民學習他們所在國的語言、提升他們的工作技能,或練習工作面試。你可以指導某個家庭或某位單親媽媽轉型適應不熟悉的文化,或甚至只是陪伴他們一起去雜貨店或學校。有些支會和支聯會已經與值得信賴的組織合作。你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情況,對教會的人道救援工作作出更多奉獻。

此外,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更關注那些迫使家庭流離失所的世界大事。我們必須表明立場反對排擠的態度,提倡不同文化傳統間的尊重與理解。與難民家庭見面,親耳聆聽他們的故事,而不是從電視螢幕或報紙了解,這將使你大大地改變。真正的友誼將幫助培養憐憫之心並促成有效的融合。

主已指示我們:錫安的支聯會應該是「一種保障」和「躲避暴風雨的避難所」,11我們已經找到了庇護,讓我們走出自己安全舒適之地來與他們分享我們豐富的資源、對更美好未來的希望、對神及同胞的信心,以及超越文化和意識形態差異的,了解我們都是天父的兒女這榮耀的真理。

「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12

淪為難民對那些難民來說,可能是人生的轉捩點,但淪為難民並不能定義他們是怎樣的人。像過去千千萬萬曾流離失所的先人一樣,這只是他們人生中的過程──我們希望這過程能短一點。將來他們之中有人會成為諾貝爾獎得主、公務員、醫生、科學家、音樂家、藝術家、宗教領袖,或在其它領域有卓越的貢獻。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在失去一切之前,的確原本就是這樣的人。此時的困境不能定義他們是怎樣的人,但我們的回應卻會定義我們是怎樣的人。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13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如需進一步參考資料,請見IWasAStranger.lds.orgmormonchannel.org/blog/post/40-ways-to-help-refugees-in-your-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