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預備的聖職

預備的聖職

在聖職準備的過程中,「示範給我看」比「告訴我」來得重要。

我很感謝能與橫跨世界各地的神的聖職持有人共聚一堂。我感謝各位的信心、服務和祈禱。

今晚我要分享的信息是關於亞倫聖職。這信息也是給所有我們這些協助實現主的應許的人,主把許多應許賜給那些持有經文中稱為「較小聖職」的人。1這聖職也稱為預備的聖職。我今晚要講的就是光榮地為此作好準備。

主為祂的事工所作的計畫,充滿著準備工作。祂準備了大地讓我們能經歷塵世生活的種種考驗和機會。我們活在世上時,就是處在經文所說的「準備的階段」。2

先知阿爾瑪曾描述為永生作準備是極為重要的,如此我們才能與家人一起和父神及耶穌基督永遠同住。

祂如此說明準備的必要:「我們知道死亡臨到人類,是的,那死亡就是艾繆萊克所說的死亡,就是屬世的死亡;然而有一段時間賜給了人,讓他悔改;因此今生就成了受驗證的階段,是準備迎見神的時期,也是為我們所講的無盡的階段作準備的時期;那階段在死人復活之後。」3

正如同我們活在塵世的這段時期是為了準備迎見神,我們在亞倫聖職服務的這段時期,也是準備的機會,讓我們學習如何為別人提供重要的協助。正如同主會給予我們必要的協助,使我們通過今生的考驗一樣,祂也會在我們為聖職作準備時提供幫助。

我的信息是給持有亞倫聖職的人,同時也是給主派遣來協助亞倫聖職持有人作好準備的人們。我要對身為父親的人說話,並且要對主教說話,我也要對麥基洗德聖職弟兄中,受託付擔任亞倫聖職男青年的同伴和教師的人說話。

我要向世界各地,在過去和現在,你們當中的許多人表達讚揚與感激。

我如果不談談我年輕時候的一位分會會長和一位主教,那就太怠忽職守了。我12歲時,在美國東部一個小分會裡擔任執事。那個分會非常小,我哥哥和我是僅有的亞倫聖職持有人,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我那擔任分會會長的父親邀請一位中年男士加入教會為止。

這位新歸信者接受了亞倫聖職,同時被召喚看顧亞倫聖職持有人。我還記得這件事情,就好像昨日一般歷歷在目:我還記得那位新歸信者陪我哥哥和我去為一位寡婦服務時,我們看到許多美麗的秋葉。我不記得那次服務的詳細內容,但卻記得感受到有聖職的能力參與其中,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主曾說過的,我們每個人必須這樣做使我們的罪得以赦免,如此才能準備好見到祂。

如今回首,我很感謝一位分會會長召喚了新歸信者來協助主準備兩個男孩,日後輪到他們擔任主教,負責照顧貧困者,並且主領這預備聖職。

我們家搬到猶他州的一個大支會時,我還是一位執事,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亞倫聖職中完整的定額組的力量。事實上,那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後來,我初次感受到主教主領祭司定額組的能力和祝福。

主教召喚我在祭司定額組擔任他的第一助理,我記得他雖然很忙,而且大可召喚其他有才華的弟兄來教導,但他還是親自教導定額組。他把教室裡的椅子排成一個圓圈,讓我坐在他右邊的椅子。

我可以從側邊看著他教導,他偶爾會低頭查看他腿上的皮製小資料夾裡悉心打好字的筆記;他也會查看放在另一個膝蓋上翻開的經文,那些經文早已磨損而且作了很多劃記。我還記得他在講述但以理書那些英勇的故事,和他分享對救主──也就是主耶穌基督──的見證時,神情興奮的樣子。

我永遠會記得主是如何仔細地為祂的預備聖職持有人召喚同伴。

我的主教有兩位能力很強的諮理,但是由於當時我所不了解的一些原因,他不只一次打電話到我家說:「亨利,我需要你當我的同伴去探訪一些人。」有一次,他帶我陪著他去一位獨居而且家裡缺乏食物的寡婦家探訪。在回家的路上,他停下車,打開他的經文,告訴我為什麼他對待那位寡婦的方式,就好像她不僅有能力照顧自己,而且將來有一天她還能幫助其他人。

另外一次是去探訪一位很久沒來教會的男士,我的主教邀請他回來和聖徒在一起。那人對我來說像是個不討人喜歡又叛逆倔強的敵人,但是我感受到主教對他的愛。

還有另一次,我們去探訪一個家庭,那對酗酒的父母派兩個小女孩來應門。小女孩隔著紗門說她們的父母在睡覺。主教一直跟她們說話,對她們微笑,並且稱讚她們的良善和勇氣,我感覺似乎有10分鐘那麼久,甚至更久。離開時我走在主教身旁,他悄悄地說:「這次探訪很好,那兩個小女孩永遠不會忘記我們來過。」

年長的聖職同伴所能給予的其中兩項祝福,就是信任和關懷的榜樣。我從我兒子身上看到這一點,我的兒子那時有一個家庭教導同伴,他的聖職經驗比我兒子豐富得多。這位大同伴擔任過兩次傳道部會長,並且擔任過其他領導職位。

在他們前去探訪一個指派給他們的家庭之前,這位經驗豐富的聖職領袖要求事先到我家來探訪我兒子。他們讓我在場旁聽。這位大同伴開始先作祈禱,祈求幫助,接著對我兒子說了這樣的話:「我想我們應該要教導一個課程,讓這個家庭聽起來像是在呼籲悔改。我認為他們不太會接受我的一番話,我認為他們會比較願意從你口中接受這個信息,你覺得呢?」

我記得我兒子眼中的恐懼。我依然可以感覺到我兒子接受這項託付時的快樂。

主教將這兩位放在一起當同伴,不是出於偶然。這位年長的同伴早已作了仔細的準備,知道他們要教導的那個家庭的感受。他是憑著靈感覺得要退到幕後,而信任一位缺乏經驗的青少年去呼籲神較年長的兒女悔改,前往安全的境地。

我不知道他們探訪的結果,但我確實知道一位主教、一位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以及主,正在準備一個男孩成為一位聖職男子漢和未來的主教。

如今,這類為聖職作準備的成功故事,你們一定耳熟能詳,因為你們已經在自己的生活中親眼目睹和體驗到了。你們不僅認識這樣的主教、同伴和父母,而且也是其中之一。在你為聖職職責作準備時,你已看到主協助的手,祂知道你將會有什麼樣的聖職職責。

我們所有聖職持有人都有義務要協助主,去幫助其他人作好準備。在我們能做的事情當中,有些事情是極為重要的,以身作則奉行教義,會比用言語來教導教義更有力量。

我們聖職服務的首要任務是邀請人們藉著信心、悔改、洗禮和接受聖靈來歸向基督。舉例來說,多馬‧孟蓀會長的許多講道都能激發人心,使人們對那些教義心有所感;但是我所知道的,他在主領多倫多傳道部時,是如何地對待人們、傳教士和教會的友人,卻更激勵我去起而效尤。

在聖職準備的過程中,「示範給我看」比「告訴我」來得重要。

這就是我們在為聖職作準備時,經文對我們是如此重要的原因,因為其中充滿著榜樣。我彷彿能看見阿爾瑪聽從天使的命令,趕回艾蒙乃哈城去教導那些曾經拒絕他的邪惡人民。4我也可以感覺到在監獄中,當神告訴先知約瑟要勇敢,神在看顧著他時,監獄中的那股淒冷。5只要將那些經文景像銘記在心,我們就能準備好忍受在服務過程中所遇見的困難。

父親、主教或年長的家庭教導同伴,若是表現出他信任年輕的聖職持有人,就能改變他的生命。十二使徒定額組的一位成員,曾經請我父親撰寫一篇有關科學與宗教的短文。我父親是一位著名的科學家,也是位忠信的聖職持有人。但是我仍然記得當時他把寫好的文章交給我說:「來,在我把它寄給十二使徒之前,我想先讓你讀一讀。你會知道我寫的對不對。」他比我年長32歲,聰明才智遠勝於我。

然而這位偉大父親和聖職男子漢的那份信任,仍然鞏固了我。我知道他信任的不是我,而是相信神能夠而且也會告訴我什麼是真的。你們這些經驗豐富的同伴,只要對正在準備的年輕聖職持有人表現出那種信任,就能造福他。這會幫助他將來有一天,當他按手作印證祝福,來醫治醫生宣告沒救的某個孩子時,他個人會信任靈感給他的那種溫和的感覺。那種信任曾幫助過我好幾次。

我們在幫助別人為聖職作好準備上有多成功,端看我們有多愛他們。在我們必須糾正他們時,這句話尤為真實。想一想,當一位亞倫聖職持有人,或許在聖餐枱上,在執行教儀時犯了錯,那可是嚴重的事。有時這項錯誤需要公開糾正,可能會讓人感到怨恨、丟臉,甚至感到被拒絕。

你會記起主的勸告:「當被聖靈感動時,適時嚴加訓誡;事後對你訓誡的人表示更多的愛,免得他把你視為敵人。」6

在幫助聖職持有人作好準備的過程中,當他們需要被糾正時,更多的一詞有著特殊的意義。這個詞彙暗示著在既有的愛上面還要再增加,我們需要表現出來的,是更多的愛。你們這些在幫助聖職持有人作好準備的人,一定會看到他們犯錯。在他們接受你的指正之前,他們必需已及早和不斷地感受到你的愛。他們必須先感受到你真誠的讚美,才會接受你的指正。

持有較小聖職的人,若敬重自己的潛能和自己對主的價值,主就會看重他們。請仔細聽這段話,是施洗約翰在亞倫聖職復興時說的:「我的同工僕人們,奉彌賽亞的名,我將亞倫聖職授予你們。這聖職持有天使的施助、悔改的福音,和為罪的赦免的浸沒洗禮的權鑰;這聖職絕不再從地上取走,直到利未的兒子再在正義中向主獻祭。」7

亞倫聖職是附屬於較大的麥基洗德聖職。8總會會長是所有聖職的會長,他也主領這預備的聖職。多年來他的信息常談到去救援,這完全符合要將悔改的福音和洗禮帶進他人生活中的這項命令。

執事、教師和祭司定額組要經常商議,來幫助定額組的每位成員接近主;各會長團要指派定額組成員懷著信心和愛心提供援助;執事要懷著虔敬的態度和信心來傳遞聖餐,讓成員在領受這些神聖的象徵物時,會感受到贖罪的功效,並下定決心要遵守誡命;

教師和祭司要與同伴一起祈禱,來履行看顧教會成員的責任,而且要一一地看顧。同伴團在得知一家之長的需求和希望時,要一起祈禱。他們這樣做的時候,就是在為偉大的日子作準備,屆時他們將以父親的身分,憑信心主領自己的家庭。

我見證,所有在聖職中一起服務的人,都是在準備一群人來迎接主來到祂的教會。父神是活著的。我知道──我確實知道──耶穌是基督,祂愛我們。多馬‧孟蓀會長是主活著的先知。我這樣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