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主為我們制定了計畫!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主為我們制定了計畫!

如果我們繼續這樣生活下去,應許的祝福會實現嗎?

總會大會的演講者如今可以選擇用自己的母語來演講,躬逢這個歷史時刻,我感到很榮幸。上一回我站在這個講台上演說時,很擔心自己的英語腔調,而現在我要擔心葡萄牙語說太快,我可不想說得比字幕跑得還快。

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或將會面臨要在生活中作出重大決定的時刻;我該從事這個或那個行業?我該去傳教嗎?這個人是適合我的結婚對象嗎?

上述這些生活中不同層面的情況,若稍微改變方向,未來的結果可能極為不同。迪特‧鄔希鐸會長如此說道:「我從多年事奉主……的經驗中學到,無論是個人、婚姻或家庭,那決定我們會幸福或悲慘的差異,往往就在於那僅僅偏離幾度的錯誤」(「僅僅偏離幾度」,2008年5月,利阿賀拿,第58頁)。

要如何避免這些計算上的小錯誤呢?

我要用我的一個親身經驗來說明我的信息。

在1980年代後期,我們這個年輕的家庭除了我和我太太莫妮卡,還有四個孩子中已經出生的老大和老二。我們那時住在巴西聖保羅,我在一家不錯的公司裡上班,完成了大學學業,而且剛從我們的支會卸任主教的職務。日子很順遂,一切似乎都很上軌道──直到有一天,有位老朋友來拜訪我們。

在他離開之際,他說的一番話和提出的一個問題,動搖了我的一些信念。他說:「嘉祿,看起來你的家庭、事業和你在教會的服務,一切都很順利,但是──」接著他提出問題,「如果繼續這樣生活下去,你的教長祝福裡應許的祝福會實現嗎?」

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我的教長祝福,我常常讀我的教長祝福詞,但是從來沒想過要這樣看待其中所應許的將來的祝福,也沒這樣評估過我現在的生活如何。

在他離開之後,我開始注意我的教長祝福,心裡想著:「如果繼續這樣生活下去,應許的祝福會實現嗎?」我想了又想,感覺有必要做一些改變,尤其是在我的教育和工作方面。

這不是關乎對錯的決定,而是要在好與更好之間作抉擇,正如鄔克司長老教導我們的:「我們在考慮不同抉擇的時候,要記住光是好是不夠的。還有其他更好的選擇,甚至最好的選擇」(「好、更好、最好」,2007年11月,利阿賀拿,第105頁)。

那麼要如何確定我們所作的決定是最好的呢?

以下是我所學到的幾項原則。

原則一:在選擇該怎麼做時,就要想到最後的結果。

我們在作一些對我們自己及所愛的人的生活有重大影響的決定時,若不能對這些決定的結果有更遠大的眼光,就會帶來一些風險。但是如果我們預先考量這些決定可能造成的結果,就能更清楚地看到現在最適合走的路。

了解我們的身分、今生的目的,以及主對我們今生的期許,會幫助我們獲得所需要的遠大眼光。

經文中能找到許多例子,說明遠大的眼光能讓人看清該走的路。

摩西面對面與主說話,了解有關救恩計畫的事,也因此更了解他身為聚集以色列的先知,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神對摩西說:看啊,我是全能的主神,……

「我要向你顯示我親手造的;……

「我兒摩西,我有件事工給你」(摩西書1:3–4,6)。

摩西有了這樣的認知後,才能夠忍受沙漠中多年的艱苦生活,帶領以色列人回家。

摩爾門經中偉大的先知李海作了一個夢,他在異象中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帶領家人前往應許地。

「事情是這樣的,主在夢中命令我父親,他必須帶著他的家人離開,進入曠野。

「……他撇下了他的房屋、他繼承的土地、他的金子、他的銀子和他的寶物」(尼腓一書2:2,4)。

即使要在旅程中遭受許多苦難,還要捨棄在耶路撒冷的舒適生活,李海始終對這個異象堅信不移。

先知約瑟‧斯密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從第一次異象開始,透過許多啟示,他終能完成復興萬事的使命(見約瑟‧斯密──歷史1:1–26)。

反觀我們自己是如何呢?主對我們每個人有何期許?

我們不必看見天使就能知道。我們有經文、聖殿、活著的先知、個人的教長祝福、受靈啟發的領袖,最重要的是,我們有權接受個人啟示來指引我們作決定。

原則二:要為將來的挑戰作好準備。

生命中最好的路很少會是最輕鬆容易的路,而且往往正好相反,我們可以看看剛才我提到的那幾位先知的例子。

摩西、李海和約瑟‧斯密即使作了正確的決定,但他們的人生道路卻一點都不輕鬆。

我們願意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嗎?我們已經準備好離開現在的舒適圈,到一個更好的境地嗎?

再回到我的教長祝福經驗,當時我作了一個結論:我應該接受更高的教育,申請美國某個大學的獎學金。如果被錄取,我就必須辭職,賣掉一切的家當去美國,以獎學金學生的身分住在那裡兩年。

TOEFL和GMAT考試是我首先要克服的挑戰。我花了三年漫長的時間準備,在被錄取之前,我有多次「未被錄取」和「備取」的經驗。我還記得在第三年年底的時候,接到負責辦理獎學金的人打來的那通電話。

他說:「嘉祿,我有好消息和壞消息要告訴你,好消息是你是今年的三位入圍者之一。」那一年的獎學金名額只有一位。他接著說:「壞消息是,其中一位候選人是某位權貴人士的兒子,還有一位是另一位權貴人士的兒子,接著就是你了。」

我馬上回答:「那我……我是神的兒子。」

我很開心,屬世的出身並不是決定因素,那一年我錄取了,那是1992年。

我們是全能之神的孩子,祂是我們的父親,祂愛我們,祂為我們制定了計畫。我們今生來到世上,並非只是渾渾噩噩過日子,逐漸變老,然後死去。神希望我們能成長,發揮潛能。

多馬‧孟蓀會長說過:「你們每一位,不論單身或已婚,也不論你們年齡的大小,都有機會學習和成長。要在智能和靈性兩方面擴展你們的知識,直到你們神性的潛能得到充分的發揮」(參閱「慈助會的偉大力量」,1998年1月,聖徒之聲,第109頁)。

原則三:要將這樣的遠見與我們所愛的人分享。

李海費盡苦心想讓拉曼和雷米爾了解,他們的家庭所作的改變很重要。但他們無法理解父親的異象,在一路上不停地抱怨。反觀尼腓,他努力尋求主,以便能看到他父親所看到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我,尼腓,聽了父親所有的話,關於他在異象中看見的事,……我……渴望也能藉著聖靈的力量看到、聽到和知道這些事」(尼腓一書10:17)。

有了這樣的異象,尼腓不僅能夠克服旅程中的種種挑戰,而且能在必要的時候帶領家人。

我們決定選擇某一條路時,我們所愛的人很可能受到影響,而且有些人甚至會和我們一起承擔這項選擇的結果。最理想的情況是,他們能夠和我們有相同的看法和見解。雖然有時候事與願違,但若能如此,這趟旅程會順遂得多。

我剛才以我自己的經驗為例,我當然需要獲得我太太的支持;孩子們那時還小,沒什麼意見,但是太太的支持是絕對必要的。我還記得剛開始,我和莫妮卡需要仔細討論計畫上的變動,直到她安心也下定決心為止。由於這種共同的願景,她不只支持這樣的改變,也成為我們最終能夠成功的重要關鍵。

我知道主為我們今生制定了計畫,祂了解我們,祂知道什麼對我們最好。我們不能因為生活一切順遂,就不常常審思是否還有什麼可改進之處。如果我們繼續這樣生活下去,應許的祝福會實現嗎?

神活著,祂是我們的父親。救主耶穌基督活著,我知道藉由祂的贖罪犧牲,我們能夠找到力量克服每一天的挑戰。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