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明智地選擇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明智地選擇

「棄惡擇善」(以賽亞書7:15)。

各位親愛的弟兄,今晚我想要提出一些有關決定和選擇的忠告。

年輕的時候,我在舊金山灣地區擔任律師,我們事務所曾經為製作查理‧布朗假期電視特別節目1的公司從事法律相關業務。我成了查爾斯‧休斯和其創作花生漫畫的愛好者,我很喜歡其中的可愛主角像是查理‧布朗、露西、史奴比等等。

露西出現在我最喜歡的一則連環漫畫裡。我記得的情節是這樣的:查理‧布朗的棒球隊參加一場重要的比賽,露西擔任右外野手,一顆高飛球往她那裡飛去。當時已經是九局下半,而且滿壘。如果露西接到球,她的隊伍就會贏,如果她漏接,另一隊就會贏。

然後出現了只有在漫畫裡才有可能發生的場景,全體隊員圍繞在露西身旁,看著球掉下來。露西心想:「如果我接到球,我就成了英雄;如果我漏接,我就成了狗熊。」

球在露西隊友殷切地注視下落了下來,露西沒接到球。查理‧布朗氣急敗壞地將手套摔在地上。然後露西將雙手擺在臀部後面,看著隊友說:「我正在擔心國家的外交政策,你們怎麼能期望我接得到球呢?」

那是露西多年來漏接的許多高飛球之一,而且她每次都會有新的藉口。2雖然她的藉口很幽默,但卻都是強辭奪理,並不是她漏接的真正原因。

多馬‧孟蓀會長在任期間常常教導:抉擇決定命運。3有感於這項原則的重要,今晚我要提出的忠告,就是要摒棄一切阻礙我們作正義選擇的合理化辯解;尤其是在事奉耶穌基督一事上。以賽亞書教導我們必須「棄惡擇善」。4

撒但正以許多新穎、狡詐的方式在人們心中興風作浪,所以我相信,審慎地作出與我們所主張奉行的目標和理想相符的選擇和決定,在我們這個時代顯得格外重要。我們需要確切地遵守誡命和嚴格服從聖約。如果我們讓合理化的辯解,使得我們沒有接受聖殿恩道門、無法配稱傳教、去聖殿結婚,這樣的辯解為害更甚。如果我們聲稱自己相信這些目標,但卻輕忽了達成這些目標所需的日常行為,則是件令人傷心的事。5

有些年輕人說他們的目標是在聖殿結婚,但是卻不跟能配稱進入聖殿的人約會。事實上,有些人甚至不約會!各位單身弟兄,在達到了適當的年齡和成熟度之後,你們單身越久,可能感覺越自在。但是,你們應當感到更不自在!請「熱心[去]做」6與締結聖殿婚姻這項目標相符的靈性和社交活動。

有些人把婚姻拖延到完成教育和找到工作之後。這種邏輯雖然廣為一般人所接受,但是並沒有展現出信心,沒有遵從近代先知的勸告,也不符合純正的教義。

最近我認識了一位很不錯的男青年。他的目標是去傳教、接受教育、在聖殿結婚,和建立忠信、快樂的家庭。我很高興他有這些目標。但是,在進一步談話之後,很清楚地顯示出他的行為和選擇與他的目標並不一致。我覺得他是真心想去傳教,也在避免犯下會讓他無法去傳教的嚴重違誡,但是他的日常行為卻沒有幫助他作好準備,去面對在體能、情緒、社交、智能及靈性上將會遭遇到的種種挑戰。7他沒有學到要勤奮工作,他不在乎課業或福音進修班。他會參加教會聚會,但是還沒有讀過摩爾門經。他花很多時間在電玩和社群媒體上;他似乎以為只要去傳教就可以了。男青年們,請再次承諾要保持配稱的行為,並認真作準備,去擔任我們的主及救主耶穌基督的代表。

我關心的不只是關鍵時刻的重大決定,我也關心中間地帶──也就是我們在大部份時間所處的日常生活和看似平常的決定。在這些領域,我們需要強調節制、平衡,尤其是智慧。摒棄自我辯解並作最好的選擇,是非常重要的。

網路的使用是需要應用節制、平衡和智慧的極佳範例。網路可以用來擴展傳道事工、協助履行聖職職責、找到寶貴的祖先來進行神聖聖殿教儀,以及做其他許多的事情;可以用來行善的潛力無窮。我們也知道網路可以散布許多惡事,像是色情、數位暴力和匿名的無稽之談。8網路也會讓人陷入愚昧的想法和行為當中。藍道‧里德弟兄在上次總會大會中深刻明白地教導,他在提到網路時說:「〔你〕可能陷入無止無盡的瑣事,不僅浪費時間,還會阻礙你發揮潛能。」9

偏離和違反正義的事不僅在網路上出現,而是隨處可見;影響所及不只是青少年,而是我們每一個人。我們確實活在騷動不安的的世界裡。10我們的周遭充斥著「遊戲享樂」、不道德和不正常的生活方式。而許多媒體也將這些生活方式當作常態來呈現。

大衛‧貝納長老最近告誡成員在使用社群媒體時要真實可信。11亞瑟‧布魯克斯,一位舉足輕重的思想領袖,也曾經強調過這一點。他觀察到,在使用社群媒體時,我們往往會很詳細地傳播自己生活中快樂的一面,而不是學校或工作上的艱困時刻。我們所呈現的是片面的生活──有時還會自我膨脹或誇大不實。我們分享這樣的生活,然後又全盤接收「〔我們的〕社群媒體好友幾乎清一色虛偽的生活」。布魯克斯斷言:「你把部分時間用來假裝自己很快樂,然後用剩下的時間看著別人似乎都比你快樂;你的心情怎麼可能不會變得越來越糟?」12

有時,我們似乎快被輕率的愚蠢行為、毫無意義的喧囂,以及持續不斷的紛爭所淹沒。當我們降低音量去檢視周遭一切的本質時,才發現能幫助我們達成永恆正義目標的事物少之又少。有位父親在孩子們一再要求去參與這類令人分心的活動之後,明智地作出回應。他只問他們:「這件事會讓你成為更好的人嗎?」

我們若為錯誤的選擇辯解,選擇與復興的福音不相符的事情,無論大事或小事,就會失去我們所需要的祝福和保護,而且常常會陷入罪中或迷失方向。

我特別擔心狂妄愚昧的行為,13以及過度追求「最新流行」。在教會裡,我們鼓勵並讚揚追求各種真理和知識。但是,當文化、知識及社會習俗偏離神的幸福計畫,背棄耶穌基督的根本角色時,社會必然會瓦解。14這個時代雖然在許多領域有長足的進步,尤其是在科學和通訊方面,但是重要的基本價值觀已被腐蝕,整體的快樂和幸福感也日益降低。

使徒保羅受邀前往雅典的亞略‧巴古講道時,發現同樣存在於今日的自以為是和缺乏真正的智慧。15我們在使徒行傳讀到:「雅典人和住在那裡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16 保羅著重在教導耶穌基督的復活。而群眾發現他要傳達的是宗教信息時,有些人嘲笑他,有些人則根本不理會他,並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17 保羅從雅典無功而返。菲德克‧法拉爾牧師寫到這次訪問說:「他沒有在雅典建立教會,他沒有寫信給雅典人,雖然他時常行經雅典,卻未曾再踏進雅典一步。」18

我相信達林‧鄔克司長老那篇要我們分辨「好、更好、最好」19的靈感信息,為評估選擇和優先順序提供了有效的方法。有許多選擇在本質上並不壞,但如果這些選擇佔去了我們所有的時間,讓我們無法作最好的選擇,那麼這些就是有害的選擇。

即使是值得做的事情也需要進行評估,才能決定這些事物是否已讓我們偏離了最好的目標。我在青少年時期曾經和我父親有過一次令我難忘的討論。他覺得專注在為長期重要目標──像是就業和供養家庭──作準備的年輕人實在不多。

有意義的學習和預備性質的工作經驗,一直是我父親極為推薦的優先事項。他贊同像辯論和學生會這樣的課外活動,因為這些活動可能跟達成我的一些重要目標有直接關連。但是,他對我花很多時間在美式足球、籃球、棒球和田徑上,就比較不以為然。他同意體育活動可以培養體魄、耐力和團隊精神,但是他主張花較少的時間,專注在一項運動上會比較好。在他看來,運動很好,但對我卻不是最好的選擇。他也擔心某些運動是為了培養社區中的明星或建立知名度,會讓人忘記更重要的長期目標。

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我喜歡露西打棒球這個故事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以我父親的看法,我應該研究外交政策,而不是擔心我是否接得到球。我要說明一下,我的母親很喜愛體育項目。除非她住院,否則她一定會參加我的所有比賽。

我決定聽從父親的建議,在大學期間不參與校際運動。後來,我的高中美式足球教練通知我說,史丹佛大學的美式足球教練想要和我以及莫林‧奧申共進午餐。在座比較年輕的人可能不認識莫林。他是洛干高中的美式足球隊員,是全美最好的截鋒球員之一,而我則擔任隊上的四分衛、防衛、開球回跑員和棄踢員。在高中的時候,全國最好的大學球隊都想招募莫林。他在大學時贏得頒發給全美大學最佳內線衛的奧特蘭獎。莫林最終在全國美式足球聯盟的選拔中以第三順位中選,而且連續14年入選參加明星賽;他的成就非凡。他在1982年被選入職業美式足球名人堂。20

我們和史丹佛大學的教練約在猶他州洛干的藍鳥餐廳共進午餐。我們握手之後,他就不再看我一眼。他直接跟莫林說話,沒有理我。午餐快結束的時候,他頭一次轉身看我,但是卻想不起我的名字。接著他告訴莫林:「如果你選擇史丹佛,而且想要你的朋友也來,他的成績夠好,所以我們應該可以安排。」這個經驗向我證實了應該聽從父親明智的忠告。

我的用意不是要勸大家不要參與體育、使用網路,或是參與其他年輕人喜歡的有益活動;這些都是需要應用節制、平衡和智慧的活動。如果我們能明智地參與這些活動,生活會更豐富。

然而,我要鼓勵各位,不論老少,去檢視你的目標和理想,並努力更加自制。我們日常的行為和選擇應當與我們的目標一致。我們必須摒棄自我辯解和令人分心的事物。尤其重要的是,所作的選擇都要與在正義中事奉耶穌基督21這項聖約一致。任何理由都絕不可以讓我們轉移目光或漏接了球。

今生是為迎見神而作準備的時候。22我們是快樂而喜悅的一群人。我們欣賞良好的幽默感,也珍惜與朋友和家人在一起的悠閒時光。但我們必須了解,我們的生活方式和一切的選擇,都必須以嚴肅的目標為基礎。使人分心的事物和自我辯解會限制進步,造成傷害;但是,它們若削弱了我們對耶穌基督和其教會的信心,則更是悲慘。

我祈求我們全體聖職持有人會使自己的行為舉止,都能符合為夫子服務的人所必須擁有的崇高目標。我們在所有的事上都應該記得,「對……耶穌的見證……勇敢」23這項重要考驗,會決定我們是屬於高榮國度或中榮國度。我們希望能屬於高榮國度。身為祂的一位使徒,我要熱切地為贖罪的真實性,和救主耶穌基督的神性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