贖罪治癒一切的痛苦
    註腳

    贖罪治癒一切的痛苦

    我們每個人今生最大的挑戰就是「藉著主基督的贖罪而成為聖徒」。

    身為外科醫生,我發現自己專業領域中大半的時間都花在處理病痛的問題上。我幾乎每天都要開刀,大部分的心力都在設法控制和減輕病人的疼痛。

    我曾思索病痛的目的。沒有人能免於病痛的折磨。我看到人們在面對病痛的態度上截然不同。有些人在憤怒中背離神,也有些人因他們的病痛而與神更加接近。

    我跟大家一樣,也有過病痛,而疼痛是療癒過程中的一個指標。疼痛往往教我們學習忍耐,也許這就是為什麼英文中要用代表忍耐的這個字(patient)來稱呼病人吧。

    奧申‧惠尼長老寫道:「我們所忍受的痛苦、所經歷的考驗絕不會徒勞無功。那會幫助我們學習,培養耐心、信心、感恩和謙卑等特質⋯⋯透過悲傷、受苦、辛勞與苦難,我們才能獲得在世上應受的教育」。1

    羅拔‧海爾斯長老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痛苦會使你謙卑,使你思考;我很感激有這樣的經驗⋯⋯

    「我學習到在大手術之後,身體的疼痛和痊癒,與悔改過程中所經歷的靈性痛苦和痊癒,有異曲同工之處。」2

    我們所遭受的許多苦難,並不一定都是我們的錯。突發事件、衝突或某些令人失望的情形、突如其來的疾病,甚至周遭之人的死亡,都會影響我們的人生經驗。此外,我們也可能因為別人的行為而受苦。3 李海指出,雅各「⋯⋯由於〔他〕哥哥的粗暴⋯⋯〔而〕飽經痛苦和憂傷。」4 對立是天父幸福計畫中的一環,我們所經歷的對立足以讓我們意識到天父的愛,並體會到我們需要救主的幫助。

    救主並未袖手旁觀;祂曾親身經歷,因此對我們所遭遇的痛苦能感同身受。

    「祂承受所有人的痛苦,是的,承受⋯⋯每一個人,包括男人、女人和小孩的痛苦」。5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6

    有時候,我們陷入痛苦深淵時,會不禁問道:「在基列豈沒有乳香呢?在那裡豈沒有醫生呢?」7我見證,答案乃是肯定的,確實是有一位醫生。耶穌基督的贖罪能治癒這一切情況並達成今生的目的。

    另外有一種痛苦是我們自己要負責的。藏在靈魂深處的靈性痛苦,如同撲不滅的痛苦,甚至像阿爾瑪所形容的,如同被「難以形容的恐懼所苦」那般。8 這痛苦來自於尚未悔改的罪行。對於這種痛苦,也有一種普遍和絕對可以治癒的良方,那良方是藉由子耶穌從父而來,提供給每個願意做一切必要之事來悔改的人。基督說:你們「現在還不轉向我,悔改你們的罪而歸信,讓我治癒你們嗎?」9

    基督曾親自教導:

    「父派遣了我,使我得被高舉於十字架上;我被高舉於十字架後,才能吸引所有的人接近我⋯⋯

    「因此,我將憑藉父的大能,吸引所有的人接近我。」10

    也許祂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持續個別地幫助我們每個人,給予提升、祝福、強化、支持、引導和寬恕。

    如同尼腓在異象中所見的,基督在塵世的許多聖工都致力於造福他人,醫治在身體、情緒和靈性上罹患各種疾病的人。「我看到一群人,有的生病,有的身受各種疾病的折磨,⋯⋯天使將這一切事情告訴我,並顯示給我看。神的羔羊的權能治癒了他們。」11

    阿爾瑪也預言:「祂必到各處去,受盡各種痛苦、折磨、試探,⋯⋯承擔人民痛苦、疾病⋯⋯

    「使祂的心腸能因肉身而滿懷慈悲,這樣祂才能⋯⋯了解如何依照祂人民的軟弱來救助他們。」12

    有一天夜裡,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這回的我不是醫生而是病人。我一遍又一遍地讀著這幾節經文,思索著:「這是如何做到的?是為了誰?要怎樣才符合資格?這就像罪得到寬恕一樣嗎?我們需要贏得祂的愛和幫助嗎?」我在沉思中了解到,基督在塵世生活中選擇去體驗痛苦和憂傷,使祂能了解我們。或許我們也需要經歷深刻的人生經驗,才能了解祂和我們的永恆目標。13

    亨利‧艾寧會長教導我們:「當我們必須在苦難中等待救主應許的救助時,明白祂從親身經驗中知道如何治癒和幫助我們,會讓我們得到安慰⋯⋯對這種能力有信心,會讓我們有耐心祈禱、工作,並等待救助。祂原本可以透過啟示就知道如何救助我們,但是祂選擇透過親身體驗來獲知這項知識。」14

    那天晚上,我感覺自己被「環抱在祂愛的手臂裡」。15 感激的淚水浸溼了我的枕頭。後來,我讀到馬太福音中關於基督塵世傳道的記載時,又發現了另一件事:「〔祂〕到了⋯⋯,有人帶著許多〔人〕⋯⋯來到耶穌跟前,祂⋯⋯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16 祂治癒了所有來找祂的人;沒有任何人受到拒絕。

    如同達林‧鄔克司長老所教導的:「治癒的祝福來自許多不同的方式,每一種都合乎我們個人的需要,而深愛我們的神知道我們的需求是什麼。有時是藉著醫好我們的疾病,或是解除我們的重擔來『治癒』我們,但有些時候,則是藉著賜我們力量、理解力或是耐心承受加諸身上的重擔,來『醫治』我們。」17 所有願意前來的人都「被耶穌緊緊抱在懷裡」。18 藉由祂的大能,所有的靈魂都能被治癒,所有的痛苦都能得到撫慰。我們可以在祂裡面找到靈魂的「安息」。19我們今生的情況或許不會立即改變,但我們的痛苦、煩憂、苦難和恐懼將被吞沒於祂平安和醫治的油膏中。

    我注意到,孩子們往往很自然地就接受病痛和苦難。他們謙卑、溫順地默默承受。我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一股美好愉快的氣息。

    十三歲的雪麗因脊椎上長腫瘤而進行了14個小時的手術。她在加護病房醒來時,說:「爸爸,雪柔阿姨在這裡,⋯⋯諾曼爺爺⋯⋯和布朗奶奶也在這裡。爸爸,站在你旁邊的是誰?⋯⋯他長得很像你,只是比你高一點⋯⋯他說是你弟弟吉米。」她的叔叔吉米13歲時死於纖維化囊腫。

    「雪麗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描述每位訪客,全都是過世的親人。隨後她精疲力盡地睡著了。」

    後來她告訴父親:「爸爸,加護病房裡的每一個小孩都有天使幫助他們。」20

    救主對我們每個人說:

    「看啊,你們是小孩,現在不能擔當一切;你們必須在恩典和真理的知識中成長。

    「不要怕,小孩們,因為你們是我的⋯⋯

    「因此,我在你們中間,我是好牧人。」21

    我們每個人今生最大的挑戰,就是「藉著主基督的贖罪而成為聖徒」。22 在這過程中,最常用來衡量的,或許就是你我所經歷的痛苦。在極度痛苦時,我們的心可以變得像小孩那樣,去謙抑自己,並「祈禱、工作、(耐心地)等待」23 我們的靈魂和身體得到醫治。就像約伯一樣,我們通過考驗的淬鍊後,「必如精金」。24

    我見證,祂是我們的救贖主、我們的朋友、我們的中保,祂是偉大的醫生和治療師。只要我們懷著謙卑的心歸向祂,便能在面臨痛苦和罪惡時從祂那裡得到平安與安慰。祂的「恩典是充分的」。25 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1. Orson F. Whitney, in Spencer W. Kimball, Faith Precedes the Miracle (1972), 98.

    2. 羅拔‧海爾斯,「治癒靈魂與身體」,1999年1月,利阿賀拿,第15頁。

    3. 見阿爾瑪書31:31,33。

    4. 尼腓二書2:1。

    5. 尼腓二書9:21。

    6. 希伯來書4:16。保羅教導我們要以救主為榜樣,來「忍受罪人這樣頂撞〔我們〕,⋯⋯免得〔我們〕疲倦灰心」(希伯來書12:3)。

    7. 耶利米書8:22。

    8. 阿爾瑪書36:14。

    9. 尼腓三書9:13。

    10. 尼腓三書27:14-15。

    11. 尼腓一書11:31。

    12. 阿爾瑪書7:11-12。

    13. See John Taylor, The Mediation and Atonement (1882), 97。泰來會長寫到在前生的會議中,為了能完成那救贖全人類的贖罪,父與子之間訂了一個「約」。基督除了在客西馬尼園和十字架上受難以外,也自願忍受人生中的苦難。(見摩賽亞書3:5-8)。

    14. 亨利‧艾寧,「逆境」,2009年5月,利阿賀拿,第24頁。

    15. 見教義和聖約6:20。

    16. 馬太福音8:16。

    17. 達林‧鄔克司,「祂醫治擔負重擔的」,2006年11月,利阿賀拿,第7頁。

    18. 摩爾門書5:11。

    19. 馬太福音11:29。

    20. See Michael R. Morris, “Sherrie’s Shield of Faith,” Ensign, June 1995, 46.

    21. 教義和聖約50:40-41,44。

    22. 摩賽亞書3:19。

    23. 亨利‧艾寧,2009年5月,利阿賀拿,第24頁。

    24. 約伯記23:10。

    25. 哥林多後書12:9;亦見以帖書12:26-27;教義和聖約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