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歸向主

歸向主

絕不要讓任何屬世情況使你喪失靈性能力。

唐諾‧賀史東長老多年前,我目睹一件令人心碎的事,最後演變為一齣悲劇。一對年輕夫婦的第一個孩子即將出生,他們的生活因這件大事而充滿期待與興奮,但嬰兒卻在生產過程中因併發症死亡。這時他們的心碎轉為悲傷,悲傷又轉為憤怒,憤怒再轉為指責,最後指責轉為對醫生的報復,因為他們認為他應該為這件事負起全責。這對夫妻的父母和家族其他成員也加入報復行動,企圖讓這位醫生身敗名裂、事業全毀。但怨恨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地啃蝕著這一家人的心,最後甚至遷怒到主的身上。「祂怎麼能容許這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他們拒絕教會領袖和教友再三地給予他們靈性與精神上的安慰;最後,他們不再和教會往來,現在已經有四代受到了影響。這個曾經對主有信心、對祂的教會熱心奉獻的家庭,如今已有數十年沒有任何家人在靈性上是積極的。

在人生中遭受極度艱困的時候,平安的來源往往只有一個。耶穌基督這位和平之君向我們展露恩典,祂邀請我們:「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祂更應許「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約翰福音14:27)。

我的祖父母有兩個孩子,一男(我的父親)和一女。我的父親在夏威夷傳完教、服完兵役之後,於1946年回到夏威夷群島成家立業,而他的父母與妹妹都住在鹽湖城。我這位姑姑於1946年結婚,並在4年之後懷孕了。對父母來說,期待著女兒(尤其是唯一的女兒)初為人母,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大家都不知道她懷的是一對雙胞胎。不幸的是,姑姑後來難產,她與這對雙胞胎都在生產過程中死去。

祖父母傷心極了,但是他們的哀傷使他們立刻歸向主和祂的贖罪。他們並未苦苦追究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誰該為此負責,反而認真地過正義的生活。我的祖父母一輩子都不富有,也從未躋身社會顯達之列,在教會中也從未擔任很高的職位——他們只是忠誠的後期聖徒。

1956年,祖父母從職場退休之後,便遷居夏威夷,好跟僅存的孩子一起。他們在往後的數十年裡關愛家人,在教會裡服務,而最開心的就是彼此能廝守在一起。他們兩人一向不喜歡相隔兩地,甚至談到將來誰要是先走了,就要想辦法讓彼此快點團聚。結褵65載之後,就在他們即將歡度90歲生日時,兩人因自然原因相繼在數個小時之內離開人世。我當時是他們的主教,還為他們主持了雙人喪禮。

祖父亞特與祖母露的忠信,尤其是在遭遇困難時所展現的忠信,至今影響了隨後的四代子孫。他們最直接且深刻地影響到的,是他們的兒子(也就是我父親)和我母親。我父母最小的女兒,在34歲時因產後併發症於十天後去世,留下四名幼子,從十天到八歲不等。由於見到上一代所樹立的榜樣,我父母毫不猶豫地歸向主來尋求慰藉。

大喜大悲的情形存在於世界各地和教友們中間;這兩者都是計畫裡的一部分。缺乏其中一個,我們就無法了解另一個。「成了世人,才能有快樂」(尼腓二書 2:25),「因為萬事必須有對立」(尼腓二書2:11),這兩句話並不互相矛盾,反而是相輔相成。小阿爾瑪在描述他歸向主的感受時,曾這樣形容:「我的靈魂充滿喜悅,其程度猶如原先的痛苦」(阿爾瑪書36:20)。

有些人無法克服人生的重大難題;更有些人小題大作,把小事擴大。西門‧雷德曾是坎貝爾教派的領袖,對本教會略有所聞;他在與約瑟‧斯密會面後深受感動,於是在1831年6月加入教會。西蒙隨即被按立為長老,並蒙召喚去傳教。然而,在總會會長團給他的召喚信與正式的傳道任命書中,他的名字被拼錯了一個字母。他的姓氏被誤拼為R-i-d-e-r,而不是正確的R-y-d-e-r。這件事使他對自己的召喚與總會會長團產生質疑。他選擇不去傳教,並且叛離教會;不久之後,便對約瑟‧斯密及教會產生仇恨與強烈的反對。在1832年3月的某個晚上,一群憤怒的暴徒進入約翰‧詹森家中,將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拖到室外,把他們身上覆滿焦油和羽毛。他們聽到有人大喊:「西門,西門,焦油桶在哪裡?」西門‧雷德在不到十個月內,從積極的歸信者變成暴徒的領袖,他的靈性式微,甚至開始攻擊教會,都起因於名字被拼錯了一個字母。影響我們人生的不在於問題的大小,而是我們處理問題的方式。

先知約瑟‧斯密在處理個人不幸事件及反對勢力上,為我們提供了典範。當他身陷利伯地監獄那極不人道的環境時,神向他顯露這項神聖指示(當中的一部分是約瑟當時生活寫照,也是神預先給他的警告):如果「愚昧的人會嘲笑你,……如果你被召喚去經歷苦難;……如果你的敵人攻擊你,……如果你被丟到坑裡或兇手的手中,……一切元素都聯合起來阻擋去路;尤其是,如果地獄的口也向你張大嘴巴要吞沒你,我的兒啊,你要知道,這一切事情都將給你經驗,對你有益處」(教約122:1,5-7)。接下來是發人深省的一段話:「人子曾降下低於這一切,你比祂還偉大嗎?」(第8節)。接著是清楚的指示與偉大的應許:「所以,持守你的道,……不要怕人所能做的,因為神必與你同在,永永遠遠」(第9節)。

在隨後歲月裡,約瑟‧斯密繼續持守正義,承受坎坷的一生。他滿懷信心地寫道:「至於我被召喚去通過的危險,在我看來不過是件小事。……我已慣於在深水中游泳,……我……以患難為喜樂;因為……神……〔已〕救我脫離這一切,今後仍必救我」(教約127:2)。約瑟克服了持續不斷的反對勢力,其信心源自於他不斷歸向主的能力。

如果你覺得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無論冒犯你的是你的家人、朋友、教友、教會領袖或生意夥伴,或者是因為所愛的人死亡、健康因素、財務困境、虐待或習癮等問題;請用全部的力量,直接處理問題。「持守你的道」(教約122:9);不要選擇放棄!要毫不遲疑地歸向主。運用你對祂的一切信心,讓祂分擔你的重擔,讓祂的恩典減輕你的負荷。我們蒙受應許必「不受任何痛苦,即使有苦難,也被來自基督的喜樂吞沒」(阿爾瑪書31:38)。絕不要讓任何屬世情況使你喪失靈性能力。

贖罪是耶穌樹立的至高典範,而祂為了贖罪必須降至「萬物之下」(教約88:6),承受「所有人的痛苦」(尼腓二書9:21)。由此可知贖罪不僅提供了克服罪的方法,而且具有更廣大的目的。這項世上最偉大的成就使得救主有力量實現這項應許:「假如你們全心全意歸向主,信賴祂,竭盡……事奉祂,假如你們這樣做,祂必……救你們脫離束縛」(摩賽亞書7:33)。

在紀念復活節的這個早晨,讓我們歸向主--我們「明亮的晨星」(啟示錄22:16)。我見證祂必永遠照亮我們的道路、真理和生命(約翰福音14:6),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