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聖職能力
上一個 下一個

培道‧潘會長我要對每位家中的父親以及教會在各地的家庭說話。

許多年前,我們在海樂‧李會長的指導下,展開協調整合的工作。那時多馬‧孟蓀會長曾說:「今日我們所迎戰的是罪惡、惡行和邪惡集結成的龐大陣容。……這項為拯救人類靈魂而戰的戰鬥計畫不是我們自己訂的,而是從主的啟感啟示來的。」1

在進行協調整合的那幾年中,教會整體的運作風貌改變了:所有課程都經過重新組合,各組織的目標和彼此間的關係也重新界定。在進行統合及調整架構的那幾年裡,關鍵詞就是聖職。

孟蓀會長也談到舊約中的英雄人物──基甸。基甸蒙揀選去帶領上萬名以色列軍隊。但是在這些人當中,基甸只挑選了300人。

基甸挑選戰士的方式很意思:當這些人在溪邊喝水的時候,大多數的人都「跪下喝水」,這些人都被淘汰了;少數人用手捧起水來喝,保持在完全戒備的狀態,這些人就是最後獲選的人。2

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各地有戰爭、戰爭的風聲和地震。」3 如同眾先知所的預言,「全地都騷動,」4 而且「撒但遍佈此地。」5 他處心積慮尋求摧毀一切良善和正義的事。6 他就是從神面前被逐出的路西弗。7 儘管如此,我們對未來仍抱持光明的希望。

經文記載,基甸的小兵團之所以獲勝,是因為「他們……各站各的地方。」8

這「圓滿時代的福音期」9已隨著父與子向少年約瑟‧斯密顯現而展開。10 接下來,天使摩羅乃向約瑟顯示記錄摩爾門經的頁片埋在何處。11 約瑟被賜予翻譯這些頁片的能力。12

在翻譯的過程中,約瑟和奧利佛‧考德里讀到有關洗禮的事。他們祈禱,希望知道該怎麼做。13 後來,來自天上的使者施洗約翰對他們顯現。他授予他們亞倫聖職,「這聖職持有天使的施助、悔改的福音,和為罪的赦免的浸沒洗禮的權鑰。」14

接著,使徒彼得、雅各和約翰這三位在主塵世傳道期間與主最親近的人,向約瑟和奧利佛顯現,授予他們高級聖職,15也就是「按照神子體制的神聖聖職。」16 經文說明此聖職要被稱為麥基洗德聖職;麥基洗德是一位偉大的大祭司,亞伯拉罕就是向他繳付什一奉獻的。17

這聖職就成了他們的權柄。藉著聖職權鑰,他們能獲得天上的一切力量。他們也被吩咐要將福音傳遍各國。18

遵行耶穌基督的福音向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耶穌所處的時代不容易,在教會的早期時代也不容易。早期的聖徒們被迫承受難以言喻的苦難和反對勢力。

聖職在世上復興已經超過180年了。如今我們有將近一千四百萬名教友。儘管如此,和世上數十億人口相比,我們僅佔很小的比例。但是我們了解自己的身分,我們明白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而且我們要出去宣講福音。

摩爾門經已明示,我們永遠不會在人數上佔優勢,但是我們具有聖職能力。19

先知尼腓寫道:「事情是這樣的,我看到神羔羊的教會,它的數目很少……;然而,我看到羔羊的教會,即神的聖徒,也在整個地面上;而他們在地面上的勢力很小。」20

約瑟‧斐亭‧斯密會長曾說:「雖然有人會說,……和世人相比,我們只不過是一小群人,但是我們可以把自己比作救主所說的麵酵,最後必會提昇全世界。」21

我們不但可以,而且也一定會影響全人類。世人將知道我們的身分,以及我們的行事為人為何如此。我們不僅有可能戰勝撒但,而且必定會戰勝他;儘管這件事似乎希望渺茫、困難重重。

許多年前我發表過一篇演講,題目是「每位長老應知之事:聖職管理原則入門」。後來,在這篇文章即將發表之前,我把標題改為:「每位長老和姊妹應知之事」。22

我加上姊妹的原因,是因為每個人都必須了解我們對弟兄們有哪些期望,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母親、女兒和姊妹會對她們的丈夫、父親、兒子和兄弟產生影響力,所以除非她們也關心這些事,否則我們無法進步。姊妹們如果受到忽視,聖職就失去極大的力量。

聖職是神賜給世人為祂行事的權柄和能力。23 聖職持有人若適當地行使聖職權柄,就會去做神在世上會做的事。

我們已經成功地散佈聖職權柄至各地,幾乎在每個地方建立起了聖職權柄。我們在世界各地有許多長老定額組和大祭司定額組。但是,我認為,我們將散佈聖職權柄至各地的速度,已經超過了散佈聖職能力的速度。除非聖職能力按照應有的方式在家中穩固不移,否則聖職便無法發揮其應有的力量。

海樂‧李會長說過:「弟兄姊妹們,事情很清楚,教會毫無選擇──也從未有過其他選擇──只能更努力地協助家庭履行其神聖使命。這不僅是為了依照天國的體制,也因為這是我們能給青少年最實際的貢獻--即協助改善後期聖徒家中的生活品質。雖然我們有許多計畫和組織的工作很重要,但這些都應該支持家庭,而不應取代家庭的功能。」24

約瑟F.‧斯密會長針對家中的聖職作了以下論述:「主領家庭的權柄永遠在父親身上。家中一切事務和與家庭有關的一切事上,沒有任何權柄大過於父親身上的權柄。以下這個例子也許足以說明這項原則。有時候,長老們被請去為某個家庭的成員祝福。在這些長老中,可能有支聯會會長、使徒,甚至總會會長團的成員。在這些情況下,作父親的不應當躲到後面,而期望長老們來主導並執行這個教儀。因為父親在場,這是他的權利,他有主領的職責。他應當選擇一個人來執行膏抹,選擇一個人作禱告。而且他也不應該覺得因為教會的主領當局人員都在場,他就沒有權利主導家中執行福音祝福的事宜。(如果父親不在場,則母親可以請在場的主領當局人員主導。)父親要主領家中的用餐,祈禱,以及一切有關他自己家庭生活的一般指示,不論是誰在場都要這麼作。」25

在越戰期間,我們為被徵召入伍的教友舉行了一連串的特別聚會。有一次在芝加哥舉行一場這樣的聚會之後,我站在海樂‧李會長旁邊,那時有一位年輕優秀的後期聖徒弟兄告訴海樂‧李會長,他休假回來探望家人,然後就要去越南服役。他請李會長給他一個祝福。

讓我相當驚訝的是,李會長回答:「你父親應該給你這項祝福。」

這個男孩很失望地說:「我父親不知道該怎麼給予祝福。」

李會長回答:「孩子,回家告訴你父親,你即將前往戰場,希望他給你一個父親的祝福。如果他不知道怎麼作,告訴他,你會坐在椅子上,他可以站在你背後,把手放在你的頭上,然後說出他腦海中浮現的任何一句話。」

這名年輕的士兵難過地離開了。

大約兩年後,我再度遇見他,但我不記得是在什麼地方。他跟我談起那次的經驗,說道:「我照著吩咐去做。我向我父親解釋,我會坐在椅子上,他應該把他的手放在我頭上。聖職的能力那時充滿了我們兩個人,也在危險的戰爭歲月中帶給我力量與保護。」

還有一次,我在外地的一個城市。在教友大會結束後,我們按立和按手選派當地領袖。結束之際,支聯會會長問道:「我們可以按立一位男青年為長老嗎?他正準備啟程去傳教。」答案當然是可以。

當這名男青年走近時,他示意請三位弟兄跟著他,並站在他身後準備進行按立。

我注意到在後排有個人長得跟他幾乎一模一樣,就問他:「那是你父親嗎?」

那位男青年說:「是的。」

我說:「你要由你的父親按立。」

他提出異議,說道:「可是我已經邀請另一位弟兄來為我按立了。」

我對他說:「年輕人,你要由你父親來按立,終有一天你會感謝主賜給你今天的祝福。」

接著,這名父親走上前來。

還好他那時是一位長老。如果他還不是長老的話,那他即刻就會成為長老了!軍隊中將這種情形稱為臨陣受命。有時候在教會也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位父親不知道怎樣按立他兒子。我把手臂環繞著他,指導他進行教儀,當他完成後,這名男青年就成為長老了。接著,奇妙的事發生了,這對父子擁抱在一起。顯然他們兩人從來不曾擁抱過。

那位父親流下眼淚,說道:「我以前沒有能夠為我其他的兒子按立」。

想想看,這比讓其他人--甚至是使徒--來按立他,其意義更加非凡。

儘管聖職已遍及世界各地,我們仍要呼籲每一位長老和大祭司,每一位聖職持有人,要像基甸和他人數雖少但力量驚人的300人軍隊一樣,各站各的地方。我們現在必須喚起每一位長老和大祭司、每一個定額組和小組,以及每個家庭父親身上所擁有的全能之神的聖職能力。

主說過:「世上弱小的事物將出來擊倒強而有力的事物。」26

先知尼腓也說到:「神羔羊的大能降在羔羊教會的聖徒身上,也降在那分散到整個地面上的主的約民身上,」而且「他們在極大的榮耀中,以正義,並以神的大能武裝起來。」27

我們需要每一個人。不論是困倦的、疲乏的、懶惰的,甚至被罪所束縛的人,都必須藉由贖罪和寬恕的力量得到復元。我們有太多聖職弟兄的生活未達到他們所具有的殊榮和主的期望。

我們必須向前邁進,對聖職的非凡能力有信心。聖職是獲得力量和鼓舞的泉源,讓我們知道自己的身分、我們所擁有的一切,以及我們在全能之神的事工中必須做的事。

主已說過:「你們若做我所說的,我,主,就是受約束的;但是你們若不做我所說的,你們就得不到應許。」28

若家中沒有聖職,則由聖職定額組來看顧和照管這個家庭。在這個模式下,教會中沒有任何家庭會缺少所需的祝福。

許多年前有個家庭,全家人圍繞在一位年老嬌小的丹麥婦人床邊,其中一個是婦人已屆中年的叛逆兒子。過去幾年來,他一直住在家裡。

他淚眼汪汪地哭求:「媽媽,妳一定要活下去。媽媽,妳不能死。」他說:「媽媽,妳不能走,我不會讓妳走。」

這名嬌小的母親抬起頭,看著她的兒子,用斷斷續續的氣息,帶著濃厚的丹麥口音說:「你的能力到哪兒去了?」

保羅曾說:

「〔我們〕也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 「各房靠祂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 「你們也靠祂同被建造,成為神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29

主的事工必得勝,這點毋庸置疑。但是我們也知道,我們必須集結所有的力量,並合而為一。

我們有聖職權柄。在我們完成所有的協調和組織之後,現在我們必須負起責任,啟動教會中的聖職能力。聖職的權柄是經由按立而來;聖職的能力則是經由忠信服從地遵行聖約而來。這份能力也會因正義地行使和運用聖職而增強。

父親們,我要提醒各位注意此項召喚的神聖本質。你們有直接從主而來的聖職能力,可以保護你們的家。有時候,能夠保護家人抵禦敵對者的傷害的盾牌,就是這份能力。你會藉著聖靈的恩賜,接受來自主的指示。

敵對者目前並未積極擾亂我們的教會聚會,也許偶一為之。但大致上,我們都能隨意地集會,沒有受到太多干擾。但是撒但和其徒眾持續不斷地在攻擊家庭和家人。

教會一切活動的最高宗旨,就是讓男人和他的妻子及子女,在福音原則和律法的保護下,擁有快樂的家庭,並安全地印證在永恆聖職的聖約裡。

每一項律法、原則和能力,每一個信仰,每一項教儀和按立,每一項聖約,每一次講道和聖餐,每一個忠告和糾正,以及所有的印證、召喚、卸免和服務──這一切的最終目標,是要使個人和家庭成為完全。因為主說:「這就是我的事工和我的榮耀──促成人的不死和永生。」30

我要對教會所獲得的聖職能力作見證,它能保護和引領我們,讓我們不會對未來感到懼怕。恐懼是信心的相反。我們要向前邁進,確信主會看顧我們,尤其是我們的家庭。我為祂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1. Thomas S. Monson, “Correlation Brings Blessings,” Relief Society Magazine, Apr. 1967, 247.

  2. 見士師記7:4-8。

  3. 摩爾門書8:30;亦見教義和聖約45:26;約譯──馬太福音1:23,28。

  4. 教義和聖約45:26;亦見教義和聖約88:91。

  5. 教義和聖約52:14。

  6. 見教義和聖約10:22-23。

  7. 見啟示錄12:7-9;教義和聖約29:36-37;76:25-26。

  8. 士師記7:21。

  9. 教義和聖約112:30。

  10. 見約瑟‧斯密──歷史1:17。

  11. 見約瑟‧斯密──歷史1:33-34,59。

  12. 見摩爾門經緒言;教義和聖約135:3。

  13. 見約瑟‧斯密──歷史1:68-69。

  14. 教義和聖約13:1。

  15. 見教義和聖約27:12-13。

  16. 教義和聖約107:3。

  17. 見教義和聖約107:2-4;亦見希伯來書7:1-4;阿爾瑪書13:15。

  18. 見教義和聖約42:58。

  19. 見尼腓一書14:14。

  20. 尼腓一書14:12。

  21. Joseph Fielding Smith, 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68, 123.

  22. 見培道‧潘,「每位長老和姊妹應知之事:聖職管理原則入門」,1994年11月,聖徒之聲,第15-24頁。

  23. 見總會會長的教訓:約瑟F. ‧斯密(1998),第141頁;約譯,創世記14:28-31。

  24. Harold B. Lee, “Preparing Our Youth,” Ensign, Mar. 1971, 3; emphasis added.

  25. 約瑟F. ‧斯密,福音教義,第272頁。

  26. 教義和聖約1:19。

  27. 尼腓一書14:14。

  28. 教義和聖約82:10。

  29. 以弗所書2:20-22。

  30. 摩西書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