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找到我對聖殿加門的見證


僅提供電子版:年輕成人園地

找到我對聖殿加門的見證

第一次穿上加門,感覺好像是,找到了我想完成的拼圖上遺失的那一塊。

圖像

大衛·格林繪

在我去華盛頓特區聖殿接受個人恩道門的一年半之前,我從未聽過摩爾門經或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但是當我和傳教士見面,開始認識教會時,我不由得相信福音是真實的。

高中最後一年過了一半,我就受洗了,當時我正準備就讀喬治城大學。受洗後不久,我家鄉支會的一些成員,甚至在當地服務的傳教士,都問我是否曾想過要去傳教。我一直都很明確地回覆不要。我怎麼教導人們我才剛開始要適應的宗教和生活方式?

我搬到喬治城的幾個星期前,接受了教長祝福,這為我的未來提供了很多視角。在加入教會之前,我覺得自己的生活似乎總是按照計畫進行,突然間,這個模式中斷了。我教長祝福的內容,並沒有反映出我過去一直以來對自己人生的想像。我得到的一項最直接的真理,就是我應該去傳教,這項忠告令人無法否認。

很快地,我開始考慮申請傳教,雖然很勉強。

我了解,成員在去傳教前,通常會先接受聖殿恩道門,所以我開始準備進入聖殿。我知道我生活中會發生的改變之一,是要承諾穿著聖殿加門。在我開始準備去聖殿之前,沒有多想過加門的事,所以對於穿著加門,我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觀念。

搬到大學那邊後,我和主教一起作準備,每週都上福音研究所。我的福音研究所教師人很好,為我提供量身訂製了一連好幾個星期的聖殿準備班,直到我接受恩道門那天為止。這是一種溫柔的慈悲,因為想到我離開家鄉的支會,在教會裡沒有任何家人可以引導我。最後,我收到了去巴拉圭的傳道召喚書,也準備好第一次去聖殿。

去聖殿

去聖殿就像是回家一樣。即使是第一次穿上加門,也感覺好像是找到我想拼好的拼圖上,遺失的那一塊。我了解,立約穿著加門是我靈性進步的重要一步,雖然這項決定是神聖且個人的,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我知道,我會獲得有關身為神的女兒的神性知識,其價值遠超乎世人所能提供的一切。

我接受個人恩道門後,最需要適應的不是穿著加門時的感覺,而是從此我必須重新購置衣櫃裡的衣服。我在衣櫃裡找出了很多遮不住加門的衣服。

然而,在生活中作出這些改變,我覺得沒錯。因為我投入時間準備去聖殿,所以改變衣櫃中的衣服,是個很快樂、很容易的經驗。當我努力去更加了解,我的見證就更加深刻,我知道承諾穿著聖殿加門不只是衣著上的調整——它象徵著我忠於救主耶穌基督,也象徵著我選擇跟從祂。這也是一項恩賜——一個具體的提醒,讓我記得我的聖殿聖約,以及透過救主的贖罪犧牲,我所能獲得的力量、保護和祝福。

我去聖殿接受個人恩道門那天,唯一的期望就是感受到神對我的愛。我在聖殿裡感受到了那份愛,比以往我感受到的更豐盛,於是我下定決心要遵守聖約,穿著加門,因為我希望那種感覺永不消失。

努力遵守聖約

在我一生中最孤單、最危險的時刻,我對簡單、基本的福音原則的見證,促使我一直很認真穿著加門,同時也努力遵守我在聖殿裡所立的聖約。

我從羅素·納爾遜會長的這些話中找到極大的安慰:

「生活發生劇變時,靈性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住在你的聖殿聖約

「我說將靈性根基穩固地建立在耶穌基督上,你就不需要害怕時,請相信我。只要你忠於在聖殿所立的聖約,祂的大能就會鞏固你。然後,靈性地震發生時,你就能屹立不搖,因為你的靈性根基是穩固不移的。」1

加入教會後,我的生活並沒有變得更順利。事實上,我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發生在我受洗之後。不過,我知道我對復興福音的知識,以及在聖殿中所立聖約帶來的力量,使我得以承受這些挑戰,如果我沒有對耶穌基督的信心,結果會大大不同。

當世界似乎與我努力保持的標準相抵觸時,刻意以基督門徒的身份生活,是一項挑戰。但正如納爾遜會長說的,我最好的避難所是住在聖殿聖約裡,包括像我承諾的那樣穿著加門。只要我繼續這樣做,並留在聖約的道路上,我知道我會體驗到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