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關於悔改,我學到的事


僅提供電子版

關於悔改,我學到的事

作者現居美國亞利桑那州。

其他的喜樂都比不上更接近神的喜樂。

圖像

我大半輩子都為悔改所苦。我知道悔改很重要,也是我應該做的,但是我並不完全了解悔改這件事。而且因為我做得不好,每當有人在演講中強調悔改的重要性,我就會感到沮喪。

我甚至不喜歡聽到悔改這兩個字,因為這讓我想到一些我沒有做的事。我似乎是落後了,而且這問題持續越久,我落後得越多。

終於有一次,我在總會大會上,聽到當時的總會男青年會長司提反·歐文說了以下這段話,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悔改的喜樂勝於僅僅過好生活的喜樂。那是被寬恕、再度變得潔淨,且更加接近神的喜樂。一旦你體驗過這種喜樂,其他的喜樂便無法與之相比。」1

另一篇總會大會演講喚醒了我,使我更有渴望,要做得更好。羅素·納爾遜會長說:「不論你是正勉力走在聖約的道路上,或是稍微偏離了聖約的道路,或是現在已經離得太遠,連道路都看不到,我都要懇請你悔改。體驗每天悔改的強化力量;體驗每天都做得更好一點,變得更好一點。」2

當我盡力遵從這項忠告時,我找到了種種疑慮的答案,也更了解悔改的祝福。然而,我不知道自己對悔改還有什麼不了解,以致悔改變得如此困難。

我的一個困難是,我沒辦法記得在特定一天曾犯的所有罪。我很肯定其中有一些我忘記了。如果我不記得所有的罪,我要如何悔改呢?

自從我八歲剛受洗開始,這問題就一直困擾著我。我知道我需要悔改,但是八歲的孩子怎麼把所犯過的罪全都記錄下來,好能悔改呢?我記得有一次,我跪下祈禱說:「天父,我要悔改所有的罪!」我懷疑那樣做是否足夠,但我真的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後來我在摩爾門經中找到一個答案。阿爾瑪書38:14教導:「不要說:神啊,感謝您讓我們比我們的弟兄好;不如說:主啊,請寬恕我的不配稱,……是的,隨時在神前承認你的不配稱。」

在神面前承認自己不配稱,會幫助我們謙卑,這是悔改所不可或缺的。此外,我們可以請天父幫助我們看到生活中需要悔改、改變或改進的事情。祂確實知道我們需要改變什麼,來變得更像祂,而且如果我們真心祈求能改變和悔改,祂會在我們的心思意念提示我們。

我悔改的另一個困難是,我並不完全了解棄絕罪的概念。教義和聖約58:43說:「你們由此可知一個人是否悔改他的罪——看啊,他將認罪並棄絕罪。」

我相信,棄絕我們的罪,是表示我們承諾永遠不再犯。這是否表示,如果我再犯,那我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棄絕這些罪?當我跪下來祈禱,認罪並棄絕罪時,我察覺到自己的弱點——我可能再犯這個罪的事實——是否表示我沒有真正棄絕罪?但是我學到,棄絕我的罪,不僅是為此感到難過而已。如果我能做的只是感到難過,那我可能還沒有棄絕罪。

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戴爾·瑞隆長老分享了這個見解:「基督徒作家C. S.路易斯寫到改變的必要和如何改變。他提到,悔改牽涉到『被帶回正確的路上。一筆錯誤的總數可以被修正:但唯一的方法就是回頭,直到找出錯誤的地方,然後從那一點重新開始;逕自往前走是永遠行不通的。』改變我們的行為並回到『正確的路上』都是悔改過的一部份,但也只是一部份而已。真正的悔改也包括了將我們的心和意志轉向神,並棄絕罪。  正如以西結所解釋的,悔改就是『轉離……罪,行正直與合理的事:還人的當頭……,〔並〕遵行生命的律例,不作罪孽』〔以西結書33:14-15〕。」3

我祈求獲得幫助來悔改時,向天父表達我真的希望改變,也願意改變。我知道主會幫助我。事實上,祂確實幫助了我改變。

剛開始,這個改變有時不是永久的,我需要再次嘗試。但是我們所作的努力對主來說很重要。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傑佛瑞·賀倫長老教導:「有了耶穌基督贖罪的恩賜和天上的力量來幫助我們,我們可以改進,而福音的美妙之處就在於,我們會因為努力而蒙受祝福,即使未必每次的努力都成功。」4

自從我對悔改有這樣的了解後,就更有自信能遵從納爾遜會長的這項忠告:「沒有什麼比每天經常潛心悔改,更能讓人解脫束縛、更使人變得高尚、更不可或缺的了。悔改不是一個事件;悔改是一個過程,是獲得幸福和安寧的關鍵。我們悔改時若伴隨著信心,就能取用耶穌基督贖罪的力量。」5

在我決定更努力悔改時,並不知道這會對我的生活產生如此深遠而持久的影響。所來到的祝福是千真萬確的。我了解到,我內心的沮喪是來自靈魂的敵人,他們不希望我悔改。我也了解到,我並不是因為沒有悔改而一直落後,只是有時候,我沒有更努力去做我可以做的事,自己放棄了原本可以獲得的祝福。

當我繼續每天盡力悔改時,我感受到神的愛,也感受到祂用我以前想像不到的方式指引我。我不再因為罪而內心沉重。我了解到,悔改確實是一項特權和祝福。我現在明白歐文弟兄所說的話:「一旦你體驗過〔悔改的喜樂〕,其他的喜樂便無法與之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