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阿曼達·吉瑞:南非開普敦
註腳
佈景主題

信心的化身:

阿曼達·吉瑞

南非開普敦

阿曼達在青少年時期的生活充滿挑戰,她離開教會去覓尋新的體驗。好幾年後,阿曼達感到空虛;一個重要的問題讓她開始尋找幸福。

寇迪·貝爾攝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南非開普敦的吉瑞家庭喜歡全家共度時光。父親東納(右)和母親阿曼達與孩子們,妲莉歐(中左)和坦戴(左)玩遊戲,並和他們分享福音。

我們全家在1993年受洗。幾年後,我的父母離婚,我的三個兄弟姊妹也漸漸離開教會。1998年,讀高二的我也不再參加教會。

我告訴自己要去體驗新的事物,並認識其他教會。我接獲幾個朋友請我去他們教會的邀約,但我並不常去,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和教會還有任何關聯,而是出於某些奇怪的原因,總是有事情不能去,不是還沒睡醒,有其他計畫,就是藉故推託。

我大約不活躍了八年。這段期間,我交了一些壞朋友。母親當時已經病危,我的情緒相當低落,內心覺得空虛。我開始思索:「我上次真的覺得快樂是什麼時候?」

你如果看到我外在的生活,可能會想:「她的生活真酷啊!」我與廣受歡迎的人為伍,生活看來過得很好,卻我還是感到空虛和不完整。

後來,我想到自己在女青年的情景,領悟到那就是上一次真的覺得幸福的時候。我決定在接下來的那個星期日回教會去。我和分會會長面談,展開悔改的旅程。

不久,我蒙召喚在女青年服務。背誦女青年主題時,我立刻就記起來了!如今,每次我背誦這個主題時,就確切知道這個教會是我的歸屬。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東納專心聽女兒妲莉歐說話。東納對於他的婚姻以及父職的祝福心存感謝。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東納和阿曼達約會10天後,東納告訴阿曼達,這段約會結束了。「我想他是要把我甩了!」阿曼達說。結果不是,他向我求婚了。「我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但是他帶了戒指!」東納和阿曼達10個月後在聖殿印證。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在一次到海灘的家庭旅行中,坦戴拿起一大把海帶。坦戴最近剛滿八歲,他很高興能接受洗禮和證實,成為教會成員。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海灘讓人暑氣全消才六歲的妲莉歐很喜歡在水裡玩。

South Africa: Family Life

海灘邊有個鋪上地磚的寬敞露台,坦戴用頭頂起一顆球,來練習他的足球技巧。遠處是南非開普敦的著名地標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