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去聖殿會得到應許的祝福
註腳
佈景主題

去聖殿會得到應許的祝福

作者現居美國猶他州。

我一直想要更常去聖殿,但是我怎麼也想不到我的家庭竟然會得到如此多的祝福。

A Promised Blessing for Attending the Temple

幾年前,支聯會會長團的一位成員歐德洛伊會長拜訪我的支會,他說了一些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話:「我應許各位,只要你們去聖殿,生活中的每個層面都會得到祝福。」

我思考著這句話,想不通去聖殿會如何影響我生活的每個層面。但是,教會結束之後,我決定還是接受他的挑戰,更常去聖殿。我想要試試看他的應許是否屬實。我的丈夫之前就想多去聖殿,但因為孩子還小,我很猶豫。我們要開一個半小時的車到美國德州的聖安東尼奧聖殿,完成一場恩道門教儀,再開車回家。請人照顧孩子七、八個小時是行不通的。

祝福的開始

我們一開始試著和另一個家庭輪流照顧小孩,但總是有人生病或是臨時有事而作罷。我們最後決定,把一整年的日期訂好,然後就是了!後來我們想出「披薩和玩耍」的方式。我們一起開車去聖殿,一個人參加聖殿教儀,另一人帶孩子去吃披薩。然後我們交換:一個人去做聖殿教儀,另一人帶孩子在聖殿庭院中散步。這方式很有用。孩子們知道在星期六還有其他事情可做,我們卻去了聖殿,於是他們知道聖殿對我們很重要,而且我們全家可以共度一段時光。

我沒想到,去聖殿讓我的家庭得到那麼多祝福。我們常常去聖殿,過了一年多,有一天我在教儀進行時注意到一位四肢癱瘓的弟兄。我覺得他能去聖殿真是太棒了。離開聖殿的時候,我看到他坐在停車場附近,所以我和丈夫決定去跟他打招呼。

這位弟兄問我丈夫查德和我能否幫他打一通電話。我們答應幫忙,然後他告訴我們哪裡可以找到他的電話。查德為他撥了電話號碼,然後把電話交給他。他沒有辦法伸手拿電話,不過很客氣地微笑著。查德低頭看到他的手臂綁在輪椅上,很快就意識到我們需要把電話湊到他的耳朵旁。應該來接他的市公車遲到了。我們陪他講話,直到公車來到為止。儘管他這麼不方便,還是到聖殿來,讓我們很欽佩。他的態度是如此積極,微笑如此燦爛。我們在他離開前交換了聯絡資料,得知他叫作麥克斯·帕拉。

如果帕拉弟兄可以想辦法去聖殿,我們也可以——沒有藉口!

帕拉弟兄的榜樣

Family

第二個月,我們決定去聖殿的時候也去拜訪他。我們事先打了電話,他說我們到他家的時候可以進去。我們驅車到聖安東尼奧,找到了帕拉弟兄的小房子。他躺在床上,一張白色的被單從下巴以下蓋住他的全身。他把頭轉向我們,和我們講話,笑容依然燦爛。他告訴我們,他在30多歲時從屋頂上掉下來,四肢就癱瘓了。他分享了自己的困難和見證。

我們原本計畫去一次拜訪,結果後來持續拜訪了好多年。他成為我們生活中很特別的一部分。我們不知道可以為他做什麼,因為他的挑戰很大。不過,我們知道可以作他的朋友。我們可以帶小禮物給他,像是救主的圖片、西班牙文的摩爾門經CD、聖殿的照片,或是一袋新鮮的柳橙。我們可以去看他,唱初級會歌曲,聽他講話。這是多麼奇妙的經驗啊——你給主一小塊麵包,總是得到一整條麵包作為回報。1

他教導我們感恩,這改變了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我們學到要感謝能認識福音並與神建立關係,感謝能了解救恩計畫,感謝有房子、車子、食物和衣物,感謝能夠運用身體,感謝有機會為社區做好事,還要感謝在我們周遭有良善的人。帕拉弟兄改變了我們對艱辛考驗的認知。我們有理由為自己的許多祝福而高興,更要運用這些祝福去提升他人。

學習去服務

有一次,查德和我們的朋友高查利弟兄在聖殿,又看到帕拉弟兄在那裡等小型公車來接他。帕拉弟兄等了很久。查德和高查利弟兄決定載帕拉弟兄回家。高查利弟兄有輛黑色的大型卡車。這時候,一輛滿載我們支聯會祭司的車子停了下來。他們幫忙把沈重的輪椅抬到卡車上,又把帕拉弟兄抱到卡車上,幫他繫上安全帶,牢牢抓著他,讓他不會摔下去。我猜帕拉弟兄一定很開心,他絕對沒想到,他從聖殿回家的,竟是坐著他夢想中的卡車!

每個層面都受到祝福

我們搬家前最後一次去聖安東尼奧聖殿時,有機會去探望帕拉弟兄。這最後一次的拜訪很特別,帕拉弟兄邀請我們全家到他家吃晚餐。

我很感謝我試驗了歐德洛伊會長的應許。如果我們沒有去聖殿,就不會認識帕拉弟兄。我覺得自己不一樣了——我變得越來越接近主希望我成為的樣子。我們把主放在第一位並且去聖殿,因此生活中的每個層面都蒙受了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