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提早返鄉
註腳
佈景主題

提早返鄉

作者現居美國亞利桑那州。

在提早返鄉之後,仍有許多方法可以繼續事奉主,並從中找出意義。

Home Earlier Than Planned

我的父母都傳過教。我小時候聽他們講傳教的故事,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夠為主服務,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

準備傳教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一段時間,我從來沒有那麼與主接近。我收到了前往匈牙利布達佩斯傳道部的傳道召喚,進入普柔浮傳教士訓練中心(MTC),決心將一切奉獻給天父。

對我來說,在傳教士訓練中心是個不可思議的靈性經驗。我與主越來越接近,同時真誠祈願自己會做任何祂要我去做的事,並承諾我會真心去愛匈牙利人。

在傳教士訓練中心的訓練接近尾聲時,我生病了。回家短暫休養之後,我獲得繼續到匈牙利傳教的機會。我被安排和一位美好的訓練者桑夏·涅斯特姊妹在一起,她教導我如何每天辨認出主溫柔的慈悲和奇蹟。

幾個月後,我又病了。雖然涅斯特姊妹和我不斷竭盡所能地工作,但我還是必須再度返家。

我覺得我讓主失望了,因為我並沒有傳「完」教。我相信,如果沒有病倒的話,一定還有我「原本應該」要教導的匈牙利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沒有足夠的信心得到醫治,因為畢竟主會保護祂的傳教士。我從來沒有想過奉獻給主的犧牲會少於一年半,相反地,我預期犧牲的就是那種一年半的傳道。

尋找在家的意義

我走下飛機要回家時,不禁感覺已經把生命中最重要的工作拋在傳道區了。不過,我花了時間學到在家中也可以做一些能為生活帶來意義的事。

不論你比預期時間提早返鄉的原因何在,今天就要決定讓這個經驗成為你向前邁進的墊腳石而非絆腳石。我是因為醫療上的理由回家的,但其他人返鄉則有包括違誡在內的各種原因。因此,以下有些建議可能不適用於你的情況。向主祈禱,找出從家裡事奉祂的方法。例如,如果是由於違誡而回家,還不能配稱去聖殿的話,還是可以經常在聖殿庭園內漫步,找出意義來,並承諾有一天要回到祂的神聖屋宇。

我除了閱讀經文、祈禱、參加教會聚會之外,下列每個步驟對我的康復之路都十分重要。

Home Earlier Than Planned

1.保持聯繫

我找到生活意義的第一步,就是與在匈牙利的聖徒和傳教士保持聯繫。有好一陣子,我是為預備天而活的,因為我會在那一天收到涅斯特姊妹和傳教士訓練中心同伴的電郵。我必須承認:閱讀同伴們的傳教情形,或是和我極度想念的匈牙利人談話,有時候並不容易。但如今回首過往,我了解到,聽聞那裡所發生的奇蹟對我的康復是至關重要的。

2.在線上編製索引

我的小弟弟經由睿智的母親溫柔提醒,說服了我著手編製索引。為了讓他開心,我一開始就作了幾個批次的名字,但是有一天,有一批匈牙利的登錄名冊彈現在我的螢幕上。聖靈貫注在我身上,讓我明白我依然能夠協助帶領匈牙利人的靈魂歸向基督——他們就在幔子的另一邊

3.設立目標

傳教後,所有在傳教以前設立的人生目標在後來的健康情況下似乎都遙不可及。但隨著時間過去,我了解到有些目標是躺下來也可以完成的。我將這些目標,例如閱讀耶穌是基督,稱為「水平目標」,每天都持續做一點。

4.重返校園

我傳教前有一個人生目標,就是要從大學畢業。雖然我的病情和不斷回診讓上課變得困難,但父親鼓勵我修習楊百翰大學線上自學課程。這個水平目標不僅是可以達成的,我也了解到,對於傳教前的目標,我能做到的或許比原先以為可以做到的還更多。

5.線上傳道服務

有一天在教會裡,有位姊妹向我的母親走來,說:「你知道黛絲蒂妮可以從事線上索引編製的傳道服務嗎?」這個意外的問題正回答了我的禱告!我因此又為主服務了九個月,擔任教會服務傳教士,支援索引編製工作。這是我可以作的傳道事工!*

6.教導傳道準備班

我越來越能掌握自己的健康狀況時,就一邊讀社區大學,一邊在線上作傳道事工,並受邀在附近的福音研究所教導傳道準備班。教學讓我了解到自己對傳道事工的熱誠未減,就算是我短暫傳教的許多經驗也可能對學生是非常寶貴的。

7.在傳教士訓練中心擔任義工

我在自家附近的大學順利上了一學期之後,搬到美國猶他州,就讀楊百翰大學。剛開始的時候,只要走路經過普柔浮傳教士訓練中心,內心就不禁百感交集。但是我開始每週在傳教士訓練中心擔任義工以後,發現見到即將奉派到我所鍾愛的匈牙利去的美好傳教士,是一件非常療癒的事。

8.執行聖殿事工

有位名叫艾蒂的匈牙利姊妹準備了將近150,000個名字去執行聖殿教儀,她請我把其中一些名字帶去聖殿。能為這些匈牙利人執行拯救的教儀讓我充滿喜樂!

透過祂的事工逐漸獲得醫治

傳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夢想,因此不難理解我要提早返鄉時內心有多麼的失落。有一段時間,我難以談論我的傳教。我必須努力克服失敗的感覺,也必須學習如何以服務的渴望而不是時間的長短來評斷我傳教的價值。即使當時我並不明白,但在生活中所邁出的每一個有意義的步伐都帶來了醫治。

多年來,我覺得回到匈牙利會使我內心煎熬,因此很緊張。我終於去到那裡,第二天我才發覺自己不僅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還對能夠重遊舊地感到無比喜悅。於是我知道,天父已經給了我機會去體驗救主贖罪的醫治力量。我現在知道,透過耶穌基督的贖罪,一切最終都會獲得平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