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祂那樣
    註腳
    Theme

    像祂那樣

    我們努力像祂那樣施助時,就會有機會忘掉自己,提升他人。

    大約18個月前,在2017年秋天,我64歲的哥哥麥可告訴我,他被診斷出胰臟癌。他還說,他的家庭教導教師給了他一個祝福,他也見了主教。他後來傳了一張加州奧克蘭聖殿的照片給我,是他從接受治療的醫院拍的,並附上圖片說明:「看看我從病房看見了什麼」。1

    我很訝異他得到癌症,也很訝異他談到家庭教導教師、聖職祝福、主教和聖殿。麥可是持有亞倫聖職的祭司,將近50年沒有定期來教會。

    我們一家人都很關心他抗癌的進展,但對他屬靈的進步幾乎也同樣關注,主要是因為他現在最常提到的問題是摩爾門經、印證能力和死後的生命。過了幾個月,癌症擴散,需要額外和更專門的治療,麥可最終來到猶他州,進了漢斯蒙癌症研究中心。

    麥可抵達後不久,他住的醫療機構所屬的支會傳道領袖約翰·賀布克就來拜訪他。約翰說:「在我看來,麥可十足就是神的兒子。」他們很投緣,很快就變成朋友,約翰成了麥可非正式的弟兄施助者。他馬上提出邀請,讓傳教士來拜訪,但我哥哥婉拒了。不過他們認識一個月後,約翰又問了一次,他告訴麥可:「我想你會喜歡聽聽福音信息。」2這次麥可接受邀請,接下來就和傳教士碰面,強恩·夏普主教也來看他,他們的談話最後發展到麥可接受教長祝福,這離他受洗已經57年了。

    去年12月初,經過多個月的療程後,麥可決定停止造成嚴重副作用的癌症治療,就讓一切順其自然。醫生告訴我們,麥可大概還有三個月的壽命。與此同時,話題還是圍繞著福音問題,當地的聖職領袖也不斷來看他、支持他。我們拜訪麥可,討論福音的復興、聖職權鑰、聖殿教儀和人類的永恆本質時,經常看到床頭櫃上有本打開的摩爾門經。

    到了12月中,麥可拿到教長祝福辭,精神明顯好多了,預計至少再活三個月應該不成問題,我們甚至安排他來和我們一起過聖誕節、新年和其他節日。12月16日那天,我意外接到夏普主教的來電,他通知我,他和支聯會會長已經和麥可面談,認為他配稱接受麥基洗德聖職,並問我什麼時候可以來參加。教儀安排在12月21日星期五。

    那天,我和妻子凱蘿一到醫療機構,在靠近他房間的走道上,就有人過來通知我們,已經測不到麥可的心跳了。我們走進房間,祝福教長、主教和支聯會會長都已經等在那裡——這時麥可張開眼睛。他認出我,並說他聽得到我說話,也準備好接受聖職。麥可被按立為亞倫聖職祭司的五十年後,我很榮幸在當地領袖協助下,授予我哥哥麥基洗德聖職,並按立他到長老職位。五個小時以後,麥可去世了,穿過幔子,以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的身分,和我們的父母相會。

    就在一年前,羅素·納爾遜會長呼籲我們每個人要以「更崇高、更神聖的方式」,照顧弟兄姊妹。3納爾遜會長在談到救主時,教導我們:「因為這是祂的教會,所以身為祂的僕人,我們會像祂那樣去施助個人。我們會奉祂的名、以祂的能力和權柄,並懷著祂的愛心仁慈去施助。」4

    世界各地的成員,紛紛響應神的先知的那項邀請,付出非凡努力來為人施助,有些是經過協調的施助,成員忠信地履行施助的指派,有些則是我所謂的「即興」施助,許多人把握突如其來的機會,展現基督般的愛。我們的家庭則就近目睹這樣的施助。

    約翰是麥可的朋友及弟兄施助者,擔任過傳道部會長,他過去常告訴傳教士:「如果名單上註明『沒有興趣』,不要放棄,人會改變的。」他接著告訴我們:「麥可改變了非常多。」5約翰先當他的朋友,經常鼓勵他、支持他——但是他的施助並不只限於友好的拜訪。約翰知道施助並不只是當朋友,而友誼會透過施助而更為鞏固。

    不見得只有像我哥哥那樣生了重病、性命危及的人,才需要施助服務,施助的需求會以各式各樣的形態、規模和情況出現。單親,較不活躍的夫婦,苦苦掙扎的青少年,忙不過來的母親,信心的考驗,財務、健康或婚姻問題——全列出來幾乎無窮無盡。不過,就像麥可,沒有人是無可救藥,也沒有人會來不及接受救主的愛。

    教會的施助網站教導我們:「施助可以有很多目的,我們所作的努力應當出於渴望幫助他人更加歸信,變得更像救主。」6尼爾·安德森長老曾這樣說道:

    「好心的人會幫人修輪胎,帶鄰居去看醫生,陪憂傷的人吃午餐,或用微笑和打招呼來照亮每一天。

    「不過,服從第一大誡命的人,自然會加上這些重要的服務之舉。」7

    我們在效法耶穌基督作施助時,很重要的是要記住,祂努力付出的愛、提升、服務和祝福,不僅能滿足當前的需求,更有一個崇高的目的。祂醫治、餵養、寬恕並教導時,清楚知道人們的日常需求,也同情他們當下的苦難。但祂希望做的事,遠勝於解決當下的問題。祂希望周遭的人能跟從祂,認識祂,並發揮他們神聖的潛能。8

    我們努力像祂那樣施助時,9就會有機會忘掉自己,提升他人。為了要考驗我們是否想要變得更像夫子,這樣的機會常常是在不方便的時候來到,而祂無限的贖罪,這項最偉大的服務,對祂絕對不是方便的。馬太福音第25章提醒我們,許多人所面對的痛苦、考驗和挑戰,可能常遭到忽視,但是當我們像祂那樣敏於察覺時,主對我們的感受是:

    「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

    「甚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10

    無論是以弟兄或姊妹施助者的身分服務,或只是注意到別人的需求,我們都受到鼓勵,要尋求聖靈的指示和引導,然後付諸行動。我們或許不知道提供什麼樣的服務最好,但主知道;透過祂的聖靈,我們會在努力服務時得到指引。尼腓「被靈引領著,事先並不知道該做什麼」,11我們在努力成為主手中的工具,造福祂的兒女時,也一樣會得到聖靈引領。我們尋求聖靈指引並信賴主時,就會被帶到可以採取行動祝福他人的情況和環境中——換句話說就是施助。

    有些時候我們察覺別人的需求,卻覺得力有未逮,以為自己能做的並不足夠。然而,像祂那樣去做,12就是盡一己之能去施助,並信賴主會擴大我們的努力,造福「同行的旅人」。13有些人是付出時間與才能;有些人是說一句仁慈的話,或是親力相助。雖然我們會覺得付出的努力並不足夠,達林·鄔克司會長分享一個關於「微小而簡單」的重要原則。他教導我們,微小而簡單的舉動其實有強大的影響力,因為藉此能邀請「聖靈為伴」,14這位同伴會祝福施者與受者。

    我的哥哥麥可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他說:「想不到胰臟癌竟能讓你專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15感謝這些美好的弟兄姊妹,他們看到需求,不論斷,卻像救主般施助,這對麥可來說,一點都不嫌遲。有些人可能比較快就能改變,有些人可能要到了幔子的另一邊才改變。無論如何,我們必須記住,永遠都不嫌遲,也沒有人會因為偏離道路太遠,而無法接受耶穌基督的無限贖罪,祂贖罪的時效和範圍都是無遠弗屆的。

    戴爾·瑞隆長老在去年10月的總會大會中教導說:「我們不論離開這條路多久……,從決定改變的那一刻起,神就會幫助我們回來。」16不過,要有所改變的決定通常源起於別人的邀請,例如:「我想你會喜歡聽聽福音信息。」對救主來說,永遠不會太遲,同樣地,對我們來說,邀請別人也永遠不嫌太早。

    這個復活時節再次給我們美好的機會,省思救主耶穌基督偉大的贖罪犧牲,以及祂付出如此昂貴的代價,為我們每一個人做了什麼——祂自己都說,這個代價「使〔祂〕,一切中最大的,也因疼痛而顫抖。」「然而,」祂說:「我飲了,並完成了我為人類兒女作的準備。」17

    我見證,由於祂「完成了」,我們永遠都會有希望。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