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宣言一
    註腳

    正式宣言一

    《聖經》與《摩爾門經》教導一夫一妻制是神的婚姻標準,除非祂另有宣示(見撒下12:7-8各2:27,30)。在得到給予約瑟·斯密的一項啟示後,1840年代初期,多重婚姻的施行在教會成員中制訂了(見第132篇)。從1860年代到1880年代,美國政府通過了法律,使得這項宗教施行成為不合法。這些法律最後獲得美國最高法院的支持。在獲得啟示後,惠福·伍會長發布以下正式宣言,教會於1890年10月6日接受這項宣言為具有權柄且有約束力的。此事導致教會結束多重婚姻的施行。

    敬啟者:

    鹽湖城發出了有政治目的的數篇新聞報導,在各地廣為刊行,大意是說,猶他州委員會在其最近向內政部長的報告中宣稱,多重婚姻仍在實施,且自去年六月至今,或過去一年中,在猶他州已締結四十件或更多件這種婚姻,還說教會領袖在公開演講中教導、鼓勵、敦促繼續實行多妻制——

    因此,我身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會長,謹此,以最嚴正的態度宣布,這些指控都是不實的。我們現在沒有教導多妻制或多重婚姻,現在也沒有批准任何人實行多重婚姻,我否認上述期間在我們的聖殿或在猶他領域任何地方曾實施過四十件或任何件數的多重婚姻。

    報導中提到一件個案,其中的當事人宣稱,那婚禮是在1889年春天,在鹽湖城,恩道門屋宇內舉行的,但我無從得知誰執行該儀式;這事的經過我一無所知。由於此未經證實的事件,我已指示毫不遲延地拆除該恩道門屋宇。

    鑒於國會已立法禁止多重婚姻,該法並經最高法院宣布合乎憲法,我謹此宣布願意服從那些法律,並願意運用我對我所主領教會的成員的影響力,使他們也同樣服從。

    我或同工們於上述期間,對教會的教導,絕無任何可被合理地解釋為灌輸或鼓勵多妻制之處;本教會任何長老在言談中若顯示出傳達任何這類教導時,均立遭譴責。我現在公開宣布,我對後期聖徒的忠告是:制止締結本地法律禁止的任何婚姻。

    惠福·伍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會長

    朗卓·舒會長提議如下:

    「我提議,因為我們承認惠福·伍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會長,也是當今地上唯一持有印證教儀權鑰的人,我們認為他憑其職位,有充份的權柄,發布1890年9月24日的宣言(Manifesto);該宣言已向我們宣讀,我們參加總會大會的教會成員,接受其有關多重婚姻的宣言為具有權柄且有約束力的。」

    1890年10月6日,猶他鹽湖城。

    惠福·伍會長所講的
    三篇有關宣言的
    演講辭之摘錄

    主絕不會容許我或任何擔任本教會會長的人,引你們走入歧途。那不在計畫中。那不在神的心意中。如果我企圖那麼做,主會免除我的職位,祂也會同樣免除任何企圖引領人類兒女偏離神的諭旨、不履行其職責的人的職位。〔1890年10月6日,星期一,猶他鹽湖城,第六十一週年,半年一次的總會大會。1890年10月11日,德撒律晚報Deseret Evening News),第2頁報導。〕

    不論誰活著或誰死去,或者誰被召喚來領導這教會,他們都必須藉全能之神的靈感來領導。他們若不用這種方式去做,就根本不能做……。

    我最近得到一些啟示,對我而言非常重要,我會告訴你們主對我說了些什麼,讓我將你們的心思,帶到稱之為宣言的文件上……。

    主吩咐我問後期聖徒一個問題,祂也告訴我,如果他們願意聽從我對他們說的話,並且藉著神的靈和能力回答問他們的問題,他們都會有同樣的回答,對於這件事也會有同樣的信念。

    那問題就是:後期聖徒要走的路,哪一條最明智呢?在國家法律的反對下,繼續嘗試實行多重婚姻,並與六千萬人民對立,其代價是所有的聖殿被沒收而失去,停止其中一切為活人和死者的教儀,使總會會長團、十二使徒及教會中的家長們受監禁,使人民的個人財產被沒收(這一切本身就都會終止多重婚姻的實行);或者,在我們因固守此一原則,而做了我們已做的和忍受了我們已忍受的之後,停止實行多重婚姻,服從法律,藉著這麼做,讓先知、使徒和父親們能留在家裡,使他們能教導人民和從事教會中的職責,並且也讓聖殿能留在聖徒手中,使他們能從事為活人和死者的福音教儀?

    主透過異象和啟示向我顯示,如果我們不停止實行多重婚姻就會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們沒有停止,你們就不需要……洛干這座聖殿裡的任何人;因為整個錫安地的一切教儀都會停止。混亂會瀰漫整個以色列,很多人會淪為囚犯。這苦難會臨到整個教會,我們會被迫停止實行多重婚姻。現在,問題是,要在這種方式下停止,還是要以主向我們顯示的方式停止,並使我們的先知、使徒和父親們自由,聖殿留在人民手中,讓死者能夠獲得救贖?這人民已從靈的世界的牢房中解救了極大數目的靈,這事工要繼續還是要停止?這就是我擺在後期聖徒前面的問題。你們必須自己判斷。我要你們自己回答這問題。我不回答這問題;但是我告訴你們,如果我們沒有採取我們現在走的途徑,那就是我們這一群人民會遭遇的實際景況。

    ……我確實看到了,如果我們沒有採取行動,就會發生的事。這靈在我身上已經很久了。但是我要說的是:若不是天上的神命令我去做我已做的事,我就會讓所有的聖殿從我們手中失去,我自己也會去坐牢,並使大家都去坐牢;當我被命令那樣做的時候來到時,我一切都明白了。我到主前,寫下了主吩咐我寫的一切……。

    我將這留給你們,讓你們沉思、考慮。主正與我們一同工作。〔1891年11月1日,星期日,猶他洛干凱希支聯會大會。1891年11月14日,德撒律週刊Deseret Weekly)報導。〕

    現在我要將向我顯示的事,和神子在這件事上所做的事告訴你們……。正如全能的神活著一般,要是那宣言沒有賜給我們,這一切事情已經發生了。所以,神子為了祂心中的目的,覺得要向教會和全世界提出那宣言。主已諭令建立錫安。祂已諭令完成這座聖殿。祂已諭令在這些山谷中賜予活人和死者的救恩。全能的神已諭令,魔鬼不得阻撓。如果你們能明白,這就是此事的關鍵。〔錄自1893年4月,鹽湖聖殿第六場奉獻典禮演講辭。猶他鹽湖城,教會歷史部門,檔案處,奉獻典禮打字稿(Typescript of Dedicatory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