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選單

    安息日症候群的一個例子

    愛莉莎·尼爾森

    我知道我應該喜愛安息日,但我不知道怎麼做。

    經文上說,安息日是聖日,是可喜樂的日子,是休息的日子,是慶祝的日子(見利未記23:32)。但幾年前,我在十八、九歲的時候,覺得安息日是悲慘的。我感到壓力,而非平安;憂傷,而非喜樂;罪惡感,而非希望。一到安息日,我整個人就憂鬱起來。

    每個星期天早晨,我躲在被窩裡苦苦掙扎了好久,才終於承認安息日真的到了,然後穿好衣服去教會。在教會裡,我會反省過去一個禮拜的生活。領受聖餐的時候,我沒完沒了地數算著自己的失敗,直到第一個演講者上台為止。剩下來的聚會時間裡,我得強忍著淚水,因為我的罪惡感越來越強,又懊惱自己怎麼會在教會中感覺這麼糟糕。

    下午的時間差不多也是這樣。過去的選擇讓我有罪惡感,未來的選擇給我壓力,目前的狀況則讓我感到憂傷。少了學校和課外活動來轉移我的注意力,我全部的時間都沉緬於負面的想法裡。

    我聽了羅素·納爾遜會長在2015年10月總會大會有關安息日如何成為可喜樂的日子那篇演講,又反覆閱讀講辭後,便祈禱能在安息日感受到平安,並且喜愛安息日,而不是像現在這種悲慘的感覺。我得到了一個答案。

    要專注於天父和耶穌基督

    我得到提示,要將注意力從憂傷轉移到與天父和救主間的關係上。花時間沉思祂們在我生命中所做的工,不要光想著我的失敗。

    每每有負面的想法出現時,我就回想自己對神和耶穌基督的認識和信念,告訴自己:我是神的孩子。祂愛我。耶穌基督是我的長兄,祂已為我贖罪。祂們希望我能快樂,並回到祂們身邊。安息日是神所賜的禮物。我開始運用對這項見證的信心。

    積極地領受聖餐

    轉移注意力讓我也重新思考我對聖餐的態度。長久以來,我總把聖餐時間當作自我懲罰的時刻。但那不是聖餐的目的。聖餐是讓我們更新聖約的一項神聖教儀,是藉由耶穌基督的贖罪能力而再次潔淨的機會。憑著信心和悔改的心專注在聖餐教儀與聖約上,讓我了解到,當我接受寬恕的恩賜、信守我所立的聖約,並接受主的靈,聖餐就帶給我平安(見教義和聖約20:77,79)。

    在領受聖餐時想著基督的贖罪,讓我得到另一項恩賜。我不僅能得到寬恕,還能得到醫治,因為我的救主已經承擔了我的痛苦和軟弱(阿爾瑪書7:11-12)。藉由祂的贖罪和聖餐,我在安息日或任何一天能找到的是平安與力量,而非壓力和憂傷。(閱讀「聖餐可以幫助你一整週的8個方法」)

    我真的找到了那樣的平安。我的救主在我身旁,每個安息日如此,也一直如此!

    練就有耐性的信心

    這不是一個禮拜就做到的,是個痛苦的過程,而且花了一段時間。「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馬書8:25)。我一直努力保持專注,並祈求能喜愛安息日。

    隨著時間過去,我的確在安息聖日找到平安與喜樂,但我不能中斷,否則就會再陷入安息日的沮喪裡。我每個禮拜都要用心地把專注力放在救主身上和安息日的目的上,但我知道,那平安與喜樂的應許是真實的。■

    這篇文章原刊載於2018年7月的利阿賀拿雜誌。

    在送交資料時發生錯誤。 確定所有欄位皆已適當地填寫,並再試一次。

     
    1000 剩餘字元

    分享你的經驗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