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斯密的教導──談聖職,聖殿和婦女

約瑟‧斯密的教導──談聖職,聖殿和婦女

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女人和男人無論在本地或世界各地,都享有許多服務的機會。除此之外,後期聖徒婦女也在星期天的聚會和教會的總會大會中演講,從事全部時間傳道服務,在教會的聖殿中執行並主持神聖儀式,領導著許多組織施助家庭,其他婦女,女青年和兒童。她們參與當地和總會層級的聖職議會。受過專業訓練的婦女在教會大學及教會的青少年教育計畫中,負責教導後期聖徒歷史和神學課程。然而,由於只有男人被按立到聖職職位,人們經常問起關於婦女在教會中的地位。本文提供與這些重要問題相關的歷史背景,說明約瑟‧斯密對於婦女和聖職權柄的教導。

聖職權柄是透過先知約瑟‧斯密復興的,這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一項基本教義。約瑟‧斯密在其聖工的初期,就從天上使者那裡接受了聖職權柄;他運用這權柄組織教會,將聖職授予其他男人,並按立他們到聖職的各項職位。1藉著這同樣的權柄,約瑟‧斯密組織慈助會,讓慈助會成為教會架構的一環,正式界定出婦女在此聖工的主要角色,並授予權柄。慈助會成立後不久,就開始有了聖殿教儀,而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聖徒準備好參與聖殿教儀。到約瑟‧斯密去世時,神藉著啟示賜給他的願景都已落實:女人和男人都可在聖殿中接受並主理神聖的聖職教儀,這些教儀會幫助他們準備好有一天回到神的面前。

早期的後期聖徒對聖職的了解

聖職權柄復興時,美國正處於狂熱的宗教騷動中。引發這場騷動的部分原因是關於神聖權柄的問題──誰持有,如何獲得,以及是否必要。2十九世紀早期,大部分的基督徒相信,自耶穌塵世聖工以來,奉神的名行事的權柄仍存在於世上。約瑟‧斯密教導,自古代使徒去世之後,基督的聖職就已不復存在,後來藉著天使而復興。即便如此,許多後期聖徒最初對聖職的了解,大部分仍基於當時普遍的觀念。1830年代的美國,對於聖職(priesthood一詞的定義乃是「牧師(priest)的職位或角色」及「人被選派擔任神聖職務的制度」,認為聖職乃是宗教上的職位和持有該職位的人。3早期的後期聖徒也同樣認為,聖職主要指的是蒙按立而授予的一項教會職位,以及宣講福音和執行宗教儀式的權柄。4如同這個時代的大部分其他基督教支派,那時後期聖徒中只有男人持有聖職職位,從事正式的傳道服務,並執行洗禮和祝福主的聖餐等各項教儀。

有別於許多其他教會的是,那時後期聖徒按照啟示的指示,將聖職的授予擴及於一般信徒。經過一段時間,各項聖職職位及定額組的架構逐步建立了起來。從一開始,這個架構就是透過啟示,在持有「權鑰」的聖職領袖的指導下來管理的。5經由神聖使者授予約瑟‧斯密,隨後再傳授給其他人的麥基洗德聖職的權鑰,持有「會長團的權利」,「主理屬靈事務」的權利,以及「擔任教會中一切職位」的權利。6

經由約瑟‧斯密不斷接受到的各項啟示,後期聖徒逐漸對聖職及權鑰的本質有越來越深入的了解。在1832年的一項啟示中教導,較大的聖職,也就是麥基洗德聖職,持有「神知識的權鑰」,而且在聖職的各項教儀中,都「顯示了神性的能力」。約瑟‧斯密像摩西一樣,得到命令要「聖化他的人民,使他們能見到神的面」。7在1836年,天使將聖職權鑰授與約瑟‧斯密,使他能幫助教會成員接受聖殿教儀。8在1841年的一項啟示中,主命令聖徒在伊利諾州的納府建造聖殿,這將是祂向人民顯明「一切屬於這家宅的事,有關的聖職……的地方」。9聖職最高的教儀可以在聖殿中找到,幫助男人與女人準備好回到神的面前。

在教會初創時期,後期聖徒婦女就像其他地方的婦女一樣,積極地參與她們新宗教信仰中的事務。她們在大會中以表決的方式支持各項決定,10以手工製品佈置聖殿,和男人一起參與聚會和唱詩班來崇拜神,與親朋好友分享福音,在家中主持會議,並在私下與公開場合運用她們屬靈的恩賜。11早期的啟示授予婦女「講解經文,勸勉教會成員」的權力。12雖然如此,但就像當時大部分的其他基督徒,教會早期的後期聖徒仍將公開講道和領導權力保留給男人。13

約瑟‧斯密與納府慈助會

隨著在納府陸續接受到的各項啟示,婦女有新的機會參與教會的事務,這些啟示也擴大了後期聖徒對男人與女人之間永恆關係的理解。納府女性慈助會於1842年3月17日成立,這對教會的發展是相當重要的一步。14有一群摩爾門婦女希望能為建造聖殿的男人提供愛心服務來支持他們,於是仿照當時普遍的作法,計劃組成一個慈善團體。15當她們向約瑟‧斯密提出這項計畫時,他得到的靈感是應該做得比計畫中提出的更多。慈助會的一位創始成員莎拉‧甘後來回憶說,先知告訴她們,有「更好的事物」要給她們,並說他會「按照教會的模式,在聖職的體制中」將她們組織起來。16

這些婦女將這個新的組織命名為「慈助會」。有別於當時其他的婦女團體的是,這個組織是由先知運用聖職權柄所成立的,並授予婦女權柄,神聖職責和正式職位,這些都建構於教會的體制內,而非在教會的體制外。如同使徒約翰‧泰來在慈助會成立大會時說的,這些婦女是「按照天上的律法」被組織起來的。17

約瑟‧斯密敦促婦女們要「救助窮困者」和「拯救靈魂」。18他說他的妻子愛瑪‧斯密被任命為慈助會會長,是應驗了十二年前賜給她的一項啟示,在啟示中她被稱為「蒙揀選的女子」。19他也向慈助會宣告:「現在我奉神的名將這權鑰交給妳們,慈助會應歡欣,而知識和智慧自此刻起將從天上傾流而下。」20

愛瑪‧斯密的諮理莎拉‧克利夫蘭,表達了當時婦女們對於蒙受神聖權柄的感受,她說:「我們的目的是要奉主的名行事。」21愛瑪‧斯密呼籲慈助會的每位成員要「切望從事善舉」,並表示只要她們同心協力,就能成就「一番不同凡響的事」。她預期會有許多「不同凡響的時刻和迫切的救助需要」。22

約瑟‧斯密對於慈助會婦女的教導,有兩方面對於今日教會的成員來說可能有些陌生。首先是他對聖職的相關用語。在慈助會成立之際,約瑟談到婦女們蒙「按立」,並說慈助會的職員將「主領慈助會」。23他還說:「現在我奉神的名將這權鑰交給妳們。」24

這些話意謂著約瑟‧斯密將聖職權柄委派給慈助會的婦女們。25透過認識當時的一些歷史背景,會幫助我們更加了解約瑟‧斯密這句話的含義。在十九世紀,後期聖徒經常將權鑰(keys)一詞用來指權柄,知識或聖殿教儀。26同樣地,摩爾門有時會將按立(ordain一詞用得不那麼嚴謹,經常和按手選派(set apart交替使用,而不一定用於聖職職位。27根據這幾點,我們可從約瑟‧斯密的行為看出他話語真正的含義:無論約瑟‧斯密本人,任何代替他行事的人和他所有的繼任者,都不曾將亞倫聖職或麥基洗德聖職授予婦女,也沒有按立婦女到任何聖職職位。

經過多年之後,按立(ordination權鑰(keys等詞彙漸漸有了較精確的定義,約翰‧泰來會長當時受約瑟‧斯密的指派,「按立並按手選派」愛瑪‧斯密和她的諮理,他在1880年解釋說:「當時的按立並不是將聖職授予那些姊妹。」28婦女確實得到權柄主領婦女組織及依需要任命職員,按照聖職的模式掌管該組織,包括由一位會長和她的諮理來領導。29到了泰來會長發表上述言論的時候,由婦女領導的女青年組織和兒童組織也已成立。這些組織同樣有會長團,並蒙聖職權柄之委派來行事。

第二項關於約瑟‧斯密對慈助會的教導,今日大家可能較為不清楚的,就是他同意婦女參與治病的祝福。「關於女性的按手祝福,」在納府慈助會會議紀錄中,約瑟說「任何有信心的人這麼做都不是罪,」他並且勸誡:「如果姊妹們有信心治癒病人,那麼就請所有的人閉口,讓事情順其自然吧。」30自教會早期以來,有些婦女執行過這樣的祝福。當時,後期聖徒對治病恩賜的了解,主要是來自新約聖經的教導。新約說治病的恩賜是一種屬靈的恩賜,信徒們有信心就可獲得。約瑟‧斯密教導,治病的恩賜是一項徵兆,是伴隨著「所有相信的人,無論男女」。31

在十九世紀期間,婦女經常透過信心的祈禱來祝福病人,而且許多婦女都接受到聖職的祝福,應許她們能擁有治病的恩賜。32伊莉莎白‧惠尼作見證:「我看過神的許多祝福和力量透過這些姊妹的施助而展現。」按照她個人的記述,她曾接受約瑟‧斯密的祝福去運用這項恩賜。33談到關於治病的恩賜,總會慈助會會長伊莉莎‧舒在1883年解釋道:「婦女能奉耶穌的名施助他人,但不是憑藉聖職。」34

在二十世紀初,婦女參與祝福病人的情況越來越少見,因為領袖們教導,最好按照新約聖經中的指示「請求長老〔協助〕」。351926年,總會會長禧伯‧郭肯定表示,總會會長團「不鼓勵請姊妹施助病人,因為經文告訴我們要請求長老協助,他們持有神的聖職,有能力和權柄奉耶穌基督的名施助病人。」36目前的指導手冊中指示,「只有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可以施助生病或受苦的人。」37

聖職與聖殿

約瑟‧斯密說,他給慈助會指示,目的是要幫助婦女準備好「獲得聖職的特權,祝福和恩賜」。這個目的能透過聖殿教儀來達成。38這些新的教儀教導關於神的本質,人生的目的,永生的意義,以及人與神關係的本質。聖殿教儀把男人和女人帶入與神立約的關係。

約瑟‧斯密對於聖殿教儀所作的教導,提供了進一步的說明,使人更了解他給慈助會有關聖職的教導。約瑟‧斯密談到建立一個「祭司的國度」。39他稍早在談到所有聖徒與聖殿之間的關係時,曾用過類似的詞語。40這個「祭司的國度」將由立下聖殿聖約的男女所組成。

約瑟‧斯密在生前最後兩年,向一群核心男女成員介紹了聖殿教儀和聖約。1842年5月,他主持了第一場聖殿恩道門教儀──參與者在儀式中訂立了神聖聖約,並接受有關神的救恩計畫的教導。41約瑟‧斯密開始為夫妻執行印證(即永恆婚姻)的教儀,並於1843年9月底開始讓婦女接受恩道門。他教導男人和女人,透過接受聖殿的各項教儀,直到最後的印證教儀,他們就進入「聖職的體制」。42在他過世前,他已幫助數十位男人和女人接受這些教儀;他們在等待納府聖殿於1845年12月完工的這段期間,經常聚在一起禱告,並參與聖殿中的各項儀式。

聖殿教儀是聖職的教儀,但這些教儀並不授予男人或女人任何教會職位。這些教儀實現了主對祂人民的應許,男人和女人將「蒙得高天的能力」。43聖職的能力透過許多方式在個人的生活中顯明,而成年的成員,無論其婚姻狀態為何,都可獲得這樣的能力。恩道門為男人和女人開啟了獲得個人啟示的管道。這項教儀給予他們更大的「信心和知識」,以及「主的靈的協助」──這股力量讓聖徒得到鞏固,得以面對接下來的困難,幫助他們踏上1,300英里的旅程,穿越險惡的曠野到鹽湖谷定居。44這也幫助已接受恩道門的後期聖徒準備好「以您的〔神的〕能力武裝起來」,「帶著極偉大而榮耀的信息,到大地各端」。45透過聖殿的各項教儀,神性的能力確實顯示在他們的生活中。46

在納府時期,後期聖徒逐漸了解所有的人都是天上父母的兒女,所有忠信男女的最終目的就是要變得像祂們一樣。47有關婚姻永恆本質及目的的更多啟示,也伴隨著這些教導而來。約瑟‧斯密教導同工們,在聖殿中藉著適當權柄所舉行的婚禮──或稱為「印證」──可以持續到永恆。48

這些啟示和教儀幫助人們對男人和女人互相依存的關係,有了全新的認識。紐奧‧惠尼主教在接受了個人恩道門之後不久表示:「沒有女人,所有這一切事工將無法復興到世上。必須要萬事共同效力,聖職才得以復興。」49納府慈助會的成員瑪麗‧何恩後來也表示,能「與我們的弟兄們並肩努力,一同建立神的國度」是一大樂事。「在主的屋宇內所接受的一切教儀裡,」她說道:「無論是為活人或為死者舉行的,女人都站在男人的身旁。這充分顯示了在主裡面,男也不是無女,女也不是無男。」50

在納府聖殿中所賜予的聖職能力──如今已擴及到各個聖殿──能夠超越今生,因為聖殿教儀使得神的兒女能夠獲得超升。51約瑟‧斯密教導,聖殿的教儀能在人類家庭的所有成員之間打造一條「焊接鏈」,一次一個家庭,連接過去和未來的世代。52

當一對男女在聖殿中印證,他們就藉著聖約一同進入聖職的體制。53如果他們忠於所立的聖約,就能獲得「榮譽,不朽和永生」,「在一切事物中的超升和榮耀」,以及「後裔的眾多與延續,永永遠遠」。54有些人沒有機會在今生結婚,也有許多人經歷破碎的家庭關係。由於神是公正的,神的每一個孩子──在今生或來生──都有機會接受福音,並獲得所有應許的祝福(包含永恆的婚姻),但條件是他們必須忠信。55

今日的婦女與聖職

就某些方面而言,後期聖徒婦女和聖職之間的關係,仍然與約瑟‧斯密的時代極為相同。在教會的最初時期,男人被按立到各項聖職職位,但是女人與男人都應邀在生活中體驗聖職的能力與祝福。56男人和女人繼續在聖殿中主持神聖的教儀,就像約瑟‧斯密的時代那樣。約瑟教導說,男人與女人惟有透過聖殿的印證教儀,一同進入聖職的體制,才能獲得最高等級的高榮榮耀。今日的後期聖徒仍有這樣的認知。

教會外的人大部分並不知道後期聖徒婦女在聖殿和其他地方運用聖職權柄,有時教會內的人也誤解或忽略這件事。後期聖徒和其他人經常錯將聖職當作是宗教職位及持有該職位的男人,這種錯誤的看法模糊了後期聖徒對聖職的廣義概念。

自約瑟‧斯密的時代以來,這世界提供婦女更多教育,政治和經濟方面的機會,教會的先知也運用聖職的權鑰,對教會的組織和計劃進行調整。57今日,後期聖徒婦女領導教會內的三個組織:慈助會,女青年和初級會。她們在會眾當中宣講和祈禱,擔任許多領導和服務的職務,在各地和總會階層參與聖職議會,並在全球各地從事正式的傳道服務。婦女雖然沒有被按立聖職職位,但仍藉著這些方式和其他各種方式,來運用聖職權柄。58像這類的服務和領導職務,在許多其他的宗教團體中是需要接受按立的。

聖職以無法計數的方式造福了神兒女的生活。聖職界定出體制,使體制具有力量,提高體制的地位,並創立體制。在教會的召喚,聖殿教儀,家庭關係,以及個人施助等方面,後期聖徒婦女和男人都運用聖職的能力和權柄一起努力。男人與女人必須藉著神的能力,相互依賴來完成祂的事工,這是約瑟‧斯密所復興的耶穌基督的福音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