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主是我的光
上一個 下一個

主是我的光

面對無常的人生,我們站穩挺直並跟從救主的能力會因為正義的家庭和支分會中以基督為中心的合一而大為增強。

在這個復活節期間,沉思由救主耶穌基督所提供的救贖,並因此歡喜快樂。1

由於世人的邪惡,世界各地動盪不安,人心惶惶。透過現代各種傳播方式,罪惡、不平等、不正義的衝擊讓許多人感覺到人生原本就是不公平的。這些考驗雖然嚴峻,但千萬不要被它們影響了,而不歡欣慶祝基督為我們所作的超凡的調停。救主的確「戰勝死亡」。祂懷著慈悲與愛心,承擔我們的罪行和過犯,以此救贖我們,為所有悔改並相信祂名的人,滿足公道的要求。2

祂偉大的贖罪犧牲意義非同小可,超乎常人理解。這種充滿恩典的舉動提供了出人意外的平安。3

那麼,我們要如何應付現實生活的艱難困頓呢?

內人瑪莉一向喜歡向日葵,看到向日葵在路邊想像不到的地方綻放,就很開心。到我祖父母家,要走一條泥濘的小路,每次走那條路,瑪莉總是會問:「你覺得我們今天會看到那些燦爛的花朵嗎?」令人訝異的是,向日葵竟能盛開在被農具和鏟雪機壓過的土壤裡,而土壤裡混雜的物質其實並不利於野花生長。

野生的向日葵除了能在貧瘠的土壤裡生長外,還有一個特性就是,幼嫩的花苞會隨著橫跨天空的太陽而轉動。在這個過程中,花苞吸足了維生的能量,綻放出耀眼的黃色。

就像幼嫩的向日葵一樣,只要我們跟從世界的救主──神的兒子,我們也能在惡劣的環境下茁壯昌盛。祂真的是我們的光和生命。

救主對門徒講了一個麥子與稗子的比喻,告訴他們犯罪和作惡的人將被耨祂的國度。4不過一談到忠信的人,祂就說:「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裡,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5我們身為基督的門徒,生活在一個動盪不安且充滿敵意的世界裡,如果能把我們的根深植在對救主的愛裡,謙卑地奉行祂的教訓,我們也能繁榮茂盛,開出花來。

面對無常的人生,我們那站穩挺直並跟從救主的能力會因為正義的家庭和支分會中以基督為中心的合一而得到鞏固。6

家鄉的時間

家庭在神的計畫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使我們能獲得快樂,幫助我們在愛的氣氛中學習正確的原則,並為永生作準備。」7我們需要在子女心裡奠定在家中奉行宗教美好傳統的基礎。

我的舅舅方洪‧甘是個好學生,是個有抱負的作家,也是百翰‧楊大學美式足球隊的四分衛。他在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的第二天加入了美國海軍。他到紐約州阿爾巴尼招募新兵期間,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到讀者文摘。雜誌社付了200美金的稿費給他,並把文章刊登在1944年5月號的雜誌裡,題為「家鄉的時間」。

他在投稿給讀者文摘的這篇文章裡,以水手的身分寫道:

「家鄉的時間:

「有一天晚上,在紐約州阿爾巴尼,我問一個水手當時幾點鐘。他掏出一只大錶,回答說:『七點二十分』。我知道他的時間慢了。我問:『你的錶停了,是不是?』

「『沒停』,他說:『我這錶還是山區標準時間。我從南猶他來,加入海軍的時候,父親給了我這只錶。他說,這錶會讓我記得家裡的一切。

「『當時間走到早上5點,我就知道父親正開車出去擠牛奶。晚上7:30時,我就知道全家人圍在菜餚豐盛的餐桌前,父親為一桌的佳餚感謝神,並且祈求「神看顧我」,他說。『要問出這裡的時間很容易,但我要知道的是猶他州的時間。』」8

方洪投稿後不久,就被派到太平洋的軍艦上服役。1945年5月11日,他服務的碉堡山號航空母艦在沖繩島附近遭到兩架自殺式飛機的轟炸,9包括我舅舅方洪在內有將近400名組員死亡。

賓塞‧甘長老對方洪的父親表達了由衷的安慰,也談到方洪的配稱,以及主的保證:「凡在我裡面死的人嘗不到死亡的滋味,因為死亡對他們來說是甜的」10。方洪的父親溫柔地說,方洪雖然葬身海底,神會牽著方洪回天家。11

二十八年後,賓塞‧甘會長在總會大會上提到方洪,以下是部分內容:「我跟這一家人很熟。……我曾經和〔他們〕一起跪下,熱烈祈禱。……在這個家中所進行的訓練,為這個大家庭帶來了永恆的祝福。」甘會長給每個家庭一項挑戰,「要跪下來……每天兩次,為他們的子女祈禱。」12

弟兄姊妹們,只要我們持之以恆地作家庭祈禱、研讀經文、有聖職祝福和守安息日,我們的子女就會知道家裡的作息時間。不論他們在這世界上遭遇哪些難題,他們都會為天上永恆的家庭作好準備。讓我們的子女知道他們得到家人的關愛,在家裡很安全,是非常的重要。

丈夫和妻子是平等的夥伴,13有不同但互補的責任。妻子生育子女,造福整個家庭;丈夫接受聖職,造福整個家庭。但是在家庭議會中,丈夫和妻子就是平等的夥伴,共同作最重要的決定。他們決定教育和管教子女的方式、金錢的用度、居住的地點,以及家中其他許多的決定。這些都要在尋求來自主的指引後共同決議,目的就在於經營一個永恆的家庭。

基督的光把家庭的永恆本質深植在神所有兒女的心中。我最喜歡的一位作者,他不是我們教會的成員,曾經這樣寫道:「生活中有太多無關緊要的事物,〔但〕……家庭是真實的,是實在的,是永恆的;是我們要悉心守護、看顧和獻出忠誠的。 」14

教會幫助我們聚焦在救主身上,成為合一的家庭

除了家庭以外,教會的角色也很重要,「教會提供了組織和方法,來教導神所有的兒女認識耶穌基督的福音。教會內擁有聖職權柄,能為所有配稱且願意接受的人執行救恩與超升的教儀。」15

在這個世界上,爭執不斷,罪惡猖獗,一再強調分歧的文化和不平等。在教會裡,除了語言單位外,支會和分會都以地理區域劃分,而不以等級或階級劃分,16我們很高興所有的種族和文化都融合成一個正義的會眾。支會家庭對我們的進步、幸福和個人努力變得更像基督上都非常重要。

文化通常會把人分類,有時候甚至是暴力和歧視的來源。17摩爾門經中有些最令人揪心的話都是針對邪惡祖先的傳統說的;這些傳統導致了暴力、戰爭、邪惡的行徑,甚至使人民和國家毀滅。18

再也沒有比尼腓四書的經文更容易讓我們著手了解教會文化對所有人的重要了。第2節有一部分講到:「整個地面上的人民,不論尼腓人或拉曼人,都歸信了主,他們之間沒有紛爭,也沒有爭論,每人都彼此公正相待。」我們又在第16節讀到:「在由神的手所造的人當中,確實沒有比這人民更幸福的了。」沒有紛爭這個事實要歸功於「人民心中有神的愛」。19這正是我們嚮往的文化。

深厚的文化價值與信念深深影響了我們的為人。犧牲、感恩、信心和正義等傳統都是需要珍惜和保存的。家庭一定要愛惜並保護那些能夠培養信心的傳統。20

語言是各個文化的重要特色。從前我住的加州舊金山地區,共有七個非母語的語言單位。我們可以在教義和聖約第90篇,第11節讀到有關語言的教義:「在那天,……每個人……以他自己的方言和他自己的語言聽到圓滿的福音。」

神的兒女用母語向神祈禱時,就是用內心的語言祈禱。對所有的人來說,內心的語言顯然都是寶貴的。

我哥哥約瑟是個醫生,在舊金山灣區執業了許多年。有一個年長的薩摩亞成員到他診所去,是他的新病人;他拖著一身劇痛而來,沒有什麼力氣。診斷的結果是腎結石,於是作了適當的醫療處理。這位忠信的成員說,他原本只想知道是什麼毛病,好用薩摩亞語為自己的健康問題向天父祈禱。

成員們用自己內心的語言來認識福音是很重要的,這樣他們才能按照福音原則來祈禱和行動。21

語言和美好、優良的文化傳統雖然多元繁雜,但我們的心必須在團結與愛中交織在一起。22主強調說:「讓每個人敬重弟兄如自己,……要合一;你們若不合一就不是我的。」23我們在珍藏合宜的文化差異時,我們的目標是在耶穌基督福音的文化、習慣和傳統的各個層面都能夠團結合一。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從來沒有如此茁壯過

我們知道有些成員在尋求鞏固自己信心和見證的過程中會有疑問和疑慮。不論他們的疑慮是大是小,我們都不應當挑剔或批評。同時,對教會有疑慮的人應當盡力去培養自己的信心和見證,用耐心和謙卑的態度來研讀、沉思、祈禱、實踐福音原則,以及找適當的領袖談,都是解決疑問或疑慮最好的方法。

有些人聲稱,比起過去,今天有更多的成員離開教會,教會裡存有更多的懷疑和不信。這個說法完全不正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從來沒有如此茁壯過。要求從教會紀錄上除名的人一直都只是少數,而且最近幾年要比過去更少一些。24接受過恩道門且持有有效聖殿推薦書的成員、繳納十足什一奉獻的人,以及正在傳教的人數等等可以明確統計的部分,都呈現驚人的成長。我再說一次,教會從未如此茁壯過。不過,要「記住,在神眼中,靈魂的價值是大的」。25我們的對象是每一個人。

假如現在面對的殘酷現實看似黑暗、沉重且幾乎無法忍受,你們一定要想起救主在客西馬尼園那撕裂靈魂的黑暗,以及髑髏山上超乎理解的折磨與痛苦中,完成了贖罪,消除了今生存在的最可怕的重擔。祂做這件事是為了你,也是為了我。祂做這件事是因為祂愛我們,因為祂服從並敬愛祂的父。我們會從死亡中──甚至從大海的深處──被解救出來。

個人和家庭的正義、教會的教儀,以及跟從救主,在今生和永恆當中保護我們,是我們躲避暴風雨的避難所。覺得自己孤立無援的人,可以在正義中堅定站立,知道贖罪所給你們的保護與祝福是超乎理解,完全無法想像的。

我們要記得救主,要遵守所立的聖約,要跟隨神的兒子,就像幼嫩的向日葵跟著太陽轉一樣。跟隨救主的光和榜樣可以為我們帶來喜悅、幸福與平安。誠如詩篇第27篇和一首膾炙人心的聖詩所說的:「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26

在這個復活節的周末,我以救主使徒的身分為耶穌基督的復活作莊嚴的見證。我知道祂活著。我認得祂的聲音。我為祂的神性和贖罪的真實性作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尼腓二書9:20–22

  2. 摩賽亞書15:8–9

  3. 腓立比書4:7

  4. 馬太福音13:41

  5. 馬太福音13:43

  6. 教義和聖約115:5–6

  7. 指導手冊第二冊:管理教會(2010),1.1.4。

  8. Vaughn R. Kimball, “The Right Time at Home,” Reader’s Digest, May 1944, 43.

  9. See letter from Captain G. A. Seitz, U.S. Navy, USS Bunker Hill, dated May 25, 1945, to Vaughn Kimball’s father, Crozier Kimball, Draper, Utah.

  10. See letter from Spencer W. Kimball, dated June 2, 1945, to Crozier Kimball;教義和聖約42:46

  11. See Crozier Kimball, in Marva Jeanne Kimball Pedersen, Vaughn Roberts Kimball: A Memorial (1995), 53.

  12. Spencer W. Kimball, “The Family Influence,” Ensign, July 1973, 17. 賓塞‧甘會長當時是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

  13. 見「家庭:致全世界文告」,2010年11月,利阿賀拿,第129頁。

  14. Carla Carlisle, “Pray, Love, Remember,” Country Life, Sept. 29, 2010, 120.

  15. 指導手冊第二冊 ,1.1.5。

  16. 尼腓四書1:26

  17. 今日世界對文化作過許多探討,文化一詞被Merriam-Webster.com列為2014年的年度詞彙。

  18. 阿爾瑪書第9章希拉曼書第5章

  19. 尼腓四書1:15

  20. 德國哲學家歌德有句名言:「從父親繼承來的是借來的,重新去賺的才真正是你的。」(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Faust, trans. Bayard Taylor [1912], 1:28)

  21. 這是教會用50種語言教導福音,並把摩爾門經翻譯成110種語言的一個原因。不過,全世界普遍有一個挑戰就是要學習你所居住國家的語言。我們作父母的需要作些犧牲,來協助新生的一代學習他們現在居住國家的語言,協助他們把該語言變成內心的語言。

  22. 摩賽亞書18:21

  23. 教義和聖約38:25,27

  24. 過去25年來,成員離開教會的實際人數已經下降,而教會人數幾乎成長了一倍,離開的比例大幅減少。

  25. 教義和聖約18:10

  26. 詩篇27:1;亦見「主是我的光」,聖詩選輯,第45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