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瑪書49
    註腳

    第49章

    入侵的拉曼人無法攻佔設防的艾蒙乃哈城及挪亞城——亞瑪利凱詛咒神,誓飲摩羅乃的血——希拉曼和他的弟兄繼續加強教會。約主前72年。

    1事情是這樣的,第十九年的第十一個月的第十日,有人看見拉曼軍隊向艾蒙乃哈地逼近。

    2看啊,那城經過重建,摩羅乃派了一支軍隊駐在該城邊境;他們把土堆在城的四周,防禦拉曼人的弓箭與石頭;因為看啊,他們是用石頭和弓箭作戰的。

    3看啊,我說艾蒙乃哈城經過重建,我告訴你們,是的,那是部分重建;那城由於居民的罪惡曾遭拉曼人摧毀,拉曼人以為他們又可以輕易掠奪那城。

    4但是看啊,他們大失所望,因為看啊,尼腓人已在四周堆了一道土脊,土脊的高度使拉曼人的石頭與弓箭無法擲中尼腓人,發生不了作用,除非從入口進攻,否則他們無法突襲尼腓人。

    5這時,拉曼軍的總隊長都非常驚訝尼腓人在準備防禦處所上所表現的智慧。

    6拉曼軍的首領以為他們人數眾多,大有機會可以像以前一樣突襲尼腓人;是的,他們也帶著盾牌,穿上胸甲,也準備了皮衣,是的,很厚的衣服來蔽體。

    7他們作了這樣的準備,以為能輕易打敗自己的弟兄,使他們受制於奴役之軛,或恣意殺害或屠殺他們。

    8但是看啊,最令他們訝異的是,他們備戰的方法是李海子孫中從沒有人知道的。這時,他們已準備好迎戰拉曼人,照摩羅乃指示的方法作戰。

    9事情是這樣的,拉曼人或亞瑪利凱人對尼腓人備戰的方法都感到非常訝異。

    10假如亞瑪利凱國王離開尼腓,親自率領他的軍隊,或許他會命拉曼人攻打艾蒙乃哈城的尼腓人;因為看啊,他不在乎他人民的血。

    11但是看啊,亞瑪利凱並未親自出戰。看啊,他的總隊長不敢攻打艾蒙乃哈城的尼腓人,因為摩羅乃改變了尼腓人處理事務的方法,使拉曼人因他們的掩護處所而大失所望,無法突襲他們。

    12於是他們撤退到曠野裡,帶著營帳向挪亞地進軍,以為那是他們攻打尼腓人的第二最佳地點。

    13他們不曉得摩羅乃已鞏固附近各地的每個城市,興建防禦堡壘,所以他們懷著堅定的決心向挪亞地進軍;是的,他們的總隊長都出來宣誓要消滅該城的居民。

    14但是看啊,令他們訝異的是,向來薄弱的挪亞城如今卻因摩羅乃的方法而堅強,是的,甚至強過艾蒙乃哈城。

    15現在看啊,這就是摩羅乃的智慧;他料到拉曼軍會因艾蒙乃哈城而懼怕,而挪亞城向來是那地方最弱的部分,因此,他們會去攻打那城;果然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16看啊,摩羅乃任命李海擔任該城部隊的總隊長;在西頓河東岸的山谷中與拉曼人作戰的就是這同一位李海

    17現在看啊,事情是這樣的,拉曼人發現李海指揮那城,又大失所望,因為他們很怕李海;可是他們的總隊長曾發誓要進攻那城,所以他們就把軍隊帶上來。

    18現在看啊,除了入口以外,土堤都築得很高,四周的壕溝又掘得很深,所以除了入口以外,拉曼軍無法從其他通路進入尼腓人的防禦堡壘。

    19尼腓人作了準備,用投擲石頭和弓箭消滅所有想從別處爬進堡壘的人。

    20他們準備了一組最強壯的人,帶著刀劍和投石器,以擊倒所有想從入口進入防禦處所的人;他們就這樣準備好,為自衛而抵抗拉曼人。

    21事情是這樣的,拉曼軍的隊長們把軍隊帶到入口處開始與尼腓人作戰,要進入他們的防禦處所,但是看啊,他們不時被擊退,死傷慘重。

    22他們發現無法在隘口戰勝尼腓人,便開始去挖尼腓人的土堤,給自己的軍隊挖一條通路,好有個平等的作戰機會;但是看啊,他們在嘗試的時候,被投向他們的石頭和弓箭擊倒;非但沒有把土堤挖掉來填平壕溝,反而填進不少死傷的身體。

    23於是尼腓人全面戰勝敵人;拉曼人就這樣企圖消滅尼腓人,直到他們的總隊長都戰死為止;是的,戰死的拉曼人有一千多人,另一方面,尼腓人卻沒有一個陣亡。

    24約有五十個人受傷,他們在隘口處暴露於拉曼人的弓箭下;但是由於他們有盾牌、胸甲、頭盔防護,所以傷口都在腿上,其中許多傷口都非常嚴重。

    25事情是這樣的,拉曼人看到他們的總隊長都戰死了,便逃到曠野裡去。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回到尼腓地,向尼腓人出身的國王亞瑪利凱報告慘重的損失。

    26事情是這樣的,亞瑪利凱十分惱怒他的人民,因為他控制尼腓人的願望沒有實現,不能使他們受制於奴役之軛。

    27是的,他很生氣;他詛咒神,也詛咒摩羅乃發誓要喝他的血;這是因為摩羅乃遵守神的誡命,為他同胞的安全作了準備。

    28事情是這樣的,在另一方面,尼腓感謝主他們的神,因為祂以無比的大能拯救他們脫離敵人的手。

    29法官統治尼腓人的第十九年就這樣結束了。

    30是的,他們又有了持續的和平,教會也極為昌盛,這是由於他們對神話語的留意和努力;這些話是希拉曼希伯隆柯林安頓艾蒙和他的弟兄,以及所有蒙神的神聖體制按立,接受了悔改的洗禮,並被派去向人民傳道的人對他們宣講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