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全新歸信者的感覺如何?

約書亞‧伯凱 Church Magazines

你能了解新歸信者所經歷的事情,藉此幫助他們。

若你在教會中長大,教會事物對你來說是再自然也不過; 你對聚會的流程、崇拜的處所和教會裡人們所穿的衣著都習以為常。 在聖餐聚會上演講、繳付什一奉獻和禁食捐獻,還有一個月禁食一次這類的事,都只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遵行智慧語、接受教會召喚和遵守貞潔律法也都是你學習去做的事。

但對歸信者而言,要全盤接收,可能是相當大的調整。當然,獲得對福音真理的見證是成為基督教會裡一員的第一步。 但是,有見證並不代表過教會成員生活的這項轉變是容易的。

教會在人看來可能很不一樣

以我個人的例子來說吧。 我從13歲起就結交了後期聖徒朋友,而我最終在19歲時加入了教會。 雖然學習教會文化這麼多年,我的過渡期還是很艱難。 對我來說,教會的文化和作法不只非常的不同,甚至還有點奇怪。

受洗後六個月真得很難熬, 我差點撐不下去。 每件事都很不一樣。

我從小參加的教會在許多方面都和各位所熟知的或即將認識得這個後期聖徒教會大不相同。 在我以前的教會,牧師和唱詩班會穿著像高中畢業生穿的那種袍子。 在崇拜儀式時──相當於聖餐聚會──牧師會講道,只有他一個人說話。 每一個星期天,我們都會一起齊聲朗讀主的祈禱文,也總是唱「讚美神」這首聖詩。 嬰兒受洗是灑些水在他們頭上,但他們要一直到14歲左右才會接受證實。

我們在聖餐時用葡萄汁而非水,而且中學年紀的孩子和成年人一起上主日學,探討當前的社會議題。

我們的建築也和我所去過的後期聖徒教會建築完全不同。 我們的大教堂仿照歐洲基督教教堂,有高聳的屋頂和大型的彩繪玻璃。 唱詩班專用包廂掛有十字架, 教堂前有座高高美麗的鐘塔。 我以前最愛在聚會結束時去敲鐘了, 那個鐘非常重,繩子升降時可以把小孩子拉離地面。

我只能靠著祈禱、研讀經文和現代先知的話語,來建立自己的信心與見證。

我們在習慣和社交的理念上也不一樣。 我以前的教會教導我們喝酒或抽菸沒有關係, 青少年時交男女朋友也沒有關係。 事實上,我們甚至被教導,只要雙方確信彼此相愛,有婚前性行為也沒關係。 我們從來不會談什麼有見證, 我第一次參加教會的禁食見證聚會時──哇! 我真不敢相信會這麼奇怪。 在我以前的教會裡,從來沒有人這樣站起來分享自己的信仰。

來到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不僅只是學習新的教義,像是前生、為死者施洗等等。加入教會,表示要在文化、生活方式和期望上全盤改變。 要適應這麼多的差異,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任務。

我洗禮後的前六個月真的很難熬, 我幾乎要放棄了。 每件事都那麼不同,尤其我要自己去教會,家人都沒有去。 我對某些教義還有些疑惑,對於揮別過去仍有些內心掙扎。

幸運的是,教會裡的朋友很親切,有耐心,一直陪伴我。 他們帶我去參加活動,請我去家裡吃飯、開家人家庭晚會,也和我一起祈禱。 這些不僅對我加入教會,也對我在見證還不堅定時,可以在教會終保持活躍、找到力量大有助益。 他們幫助我明白一些事情,我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在以下的故事裡,有兩位年輕的教會成員分享了他們自己加入教會、找到力量融入教會的經驗。 請看看他們的經驗,然後想一想你能做些什麼,來幫助新歸信者或重新恢復活躍的成員找到力量,在社交和文化上適應,並在靈性上成長茁壯。

男青年坐在地上微笑

等待多年終能受洗

我高中時在英文班認識了傳教士,上了傳教士課程後我決定加入教會。 當我告訴爸媽我想要接受洗禮,他們的反應很負面。 他們對教會了解不多,他們擔心我會有危險。 他們覺得教會可能會妨礙我的教育,而且因為教會規定那麼多,他們也擔心我會因此無法享受人生。 他們不准我接受洗禮,反對了兩年半。

打從一開始我的試煉就沒少過。 受洗前的那幾年,我一直不斷祈禱,求神賜給我力量和必要的信心繼續相信福音。 我不能去教會,也不能和教會成員或傳教士交誼。 我只能靠著祈禱、研讀經文和現代先知的話語,來建立自己的信心與見證。 我錯失了教會許多有趣的計畫和活動。

當我搬到羅馬讀大學時,我的主教成了我的真心朋友,他在我父母生氣時支持我。 他教導我,無論如何都要愛自己的父母。

當我終於接受洗禮時,支會裡許多成員都來支持我。 我加入唱詩班,在唱詩班結交了很多朋友。 他們的親切和友誼讓我感到很舒服自在。

我們若忠於耶穌基督的教導,效法祂的榜樣去關愛他人,就能讓新歸信者和慕道友知道,我們不是光說不練,而是真的在實踐。

來自義大利的奧塔維歐‧克魯索目前正在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

格格不入

我13歲時加入了教會。 我對福音有見證,但我一直感到不自在,覺得自己在教會裡格格不入。 大家都知道每一首歌和經文故事,唯獨我不知道。大家都有初級會活動或家人家庭晚會課程的回憶,但這些我都沒經歷過。

不只如此,大家似乎也都有相同的興趣和對事情的看法,不論是電影、政治或是對某些經文的解釋,而有時這些和我的看法正是恰恰相反。 看著周遭大家點頭同意的樣子,我不禁會想:「各位都是好人,而我也是個好人, 但我們之間的差異真的很大, 我不屬於這裡。」

耶穌基督幫助一位在樹上的年輕人的繪圖

這些念頭困擾我好幾年, 後來我想起路加福音第19章裡撒該的故事,我又再讀了一遍。 撒該是個稅吏,所以大家都不喜歡他,覺得他是個罪人。 但當耶穌經過他住的城市,撒該爬上樹要從眾人頭頂上往下看。 他不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 而就是爬上術這個動作,讓他與眾不同,讓他與救主能有一段美好的個人經驗。 讀著他的故事,我領悟到我這種身為局外人的感覺不是來自基督。 耶穌包容每一個人,也寬恕所有的人。 祂會主動去接近那些被論斷、被排擠的人、那些看起來不一樣的人。

我不敢說自己從此再也沒有格格不入的感覺了。 我的確有。 但我已經學到,我和別人不同的特點──我的外表、他人對我的眼光、我熱衷的事情、我對世界的看法──都不是我離開教會的理由; 教會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反而是因為我們有不同的天賦、優點和看法。

依蓮‧威格斯現居美國猶他州。

歸信者所面臨的考驗

這裡列出新歸信者會面臨的一些挑戰。 你的友誼如何幫助他們應付這樣的挑戰?

  1. 新教義不容易理解。
  2. 選擇不一樣的媒體、音樂、電影和書籍。
  3. 了解經文用語。
  4. 應付來自非後期聖徒的家人、朋友的反對。
  5. 穿著不一樣的服裝。
  6. 投注時間參加教會聚會和上福音進修班。
  7. 學習新的崇拜作法與習慣。
  8. 必須要改變興趣、說話用語和思考模式。
  9. 適應後期聖徒社交文化。
  10. 學習後期聖徒的專用語詞,像是福音、叛教復興等等。

思考要點

  • 有哪些改變會讓加入教會變得很困難?
  • 你的友誼怎樣能幫助人回到教會,或在教會裡保持堅強?

你可以做的事

  • 列出歸信者經常需要去克服的挑戰,並立下目標要怎樣去幫助他們。
  • 邀請一位新歸信者或較不活躍的朋友,來幫助你籌劃班級或定額組活動。

分享你的經驗

你曾如何幫助新歸信者或一位慕道友? 點選下方分享你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