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選單

    接受羞怯的自己

    瑞秋·哈里斯

    我的羞怯會讓我交不到朋友嗎?

    我在國中時期並不好過,所以我不覺得上高中第一天的情況會好轉。國中那三年,我深受害羞的個性所苦,我實在害羞極了。我對自己缺乏自信,所以跟陌生人說話時,我會感到不自在。在上下課之間的空檔,我大多都獨來獨往,低著頭、快速往返我的置物櫃,故作忙碌的樣子。我大多是獨自度過週末,閱讀書籍、做功課,或重看喜歡的電視節目。

    我希望高一那年的經驗會有所不同,但是我不確定到底會怎麼不同。我走進教室上第一堂課,環顧身旁的其他學生,感受到一股恐懼襲來。我心想:「我才不要跟這些人談話。」我不想體驗痛苦的自我介紹和尷尬的沉默。所以,在那段時間裡,我牢牢地盯著我的課桌,沒有跟任何人對上視線或說話。

    回去原本班級的時刻來臨時,我確信我高一的生活必定像國中一樣孤單。我忍住淚水,悄悄地坐進自己的座位,再次決定只盯著書桌看。

    「你好,」有人在我旁邊說話。「我叫泰樂。你呢?」我抬起頭,看到一個有點緊張、但態度真誠的女孩,坐在我的對面。

    我說:「噢,你好。我叫瑞秋。」

    接著泰樂提到,她兩個星期前才剛搬到附近。她認識的人比我還少,她很希望能結交新朋友。然後,我們談到稀鬆平常的事,像是學校、課程,還有我們對高中的希望。我們的對談有點生硬,但大體來說,能和泰樂聊天真的很不錯。隔天,我回到原本班級的時候,再次遇到她,她邀我坐她旁邊,我們聊了更多。我愈常看到她,她的問候就變得愈自然,我也更能自在地回應她。在隨後的幾週,能讓我在課程的空檔時間,暫且停下腳步彼此聊聊的,就只有泰勒。

    幾個月以後的某一天,我覺得心情格外低落。我對自己失去自信,而且覺得無法相信有人會想跟我做朋友。這種感覺日復一日,持續了大約一星期,直到某個晚上我的電話響起。我接起電話。

    「嘿,」電話那頭的人說。「我是泰樂,瑞秋,你好嗎?我只是想打給你,並打聲招呼。」

    泰樂和我聊了一會兒,我們這次的談話流暢許多。我真的很喜歡和她說話,她真心想認識我,這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後來我們結束談話的時候,我開始了解一些重要的事。我那時覺得天父好像正試著幫助我了解,我可以對自己的身份以及祂所賜給我的東西感到快樂。泰樂的來電和她持續的邀請,幫助我了解我的身份很偉大,並使我得以自在地做沉默寡言的自己。

    在那之後通電話以後,泰樂和我成了常常膩在一起的朋友。她接受了我本來的樣子,我們在高中的時候經歷許多偉大的冒險故事。

    我知道泰樂是真正的朋友,因為她不只是表面上與人為善。她是真誠熱心地想認識我,而且熱情不減。談到與人結為朋友,像基督一樣用仁愛、同情心、和誠意待人接物,會讓情況大為改觀。泰樂用親切的態度和真切的熱情待我,來做到這一點。

    我還是很害羞,但現在我知道,即使像我這樣害羞的人,也可以交到很好的朋友。

    分享你的經驗

    你害羞嗎?你如何結交朋友?請在下方分享你的經驗

    在送交資料時發生錯誤。 確定所有欄位皆已適當地填寫,並再試一次。

     
    1000 剩餘字元

    分享你的經驗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