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阿賀拿
我們豈不要為了如此偉大的偉業而繼續?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們豈不要為了如此偉大的偉業而繼續?

我們應當永遠記得約瑟與海侖·斯密,連同其他許多忠信的男男女女及孩童,為建立教會付出了什麼代價。

納爾遜會長,非常感謝你剛才美好的開會致詞。弟兄姊妹們,215年前,在美國東北部,大家熟知的新英格蘭地區,有個男嬰誕生在約瑟和露西·麥克·斯密位於佛蒙特州的家中。

約瑟和露西·麥克相信耶穌基督,研讀聖經,虔敬祈禱,憑著對神的信心做人處事。

他們把這個男嬰命名為小約瑟·斯密。

百翰·楊談到斯密家庭時,說:「主看顧了〔約瑟·斯密〕、他的父親、他的祖父,及其列祖列宗,一直回溯到亞伯拉罕,並由亞伯拉罕回溯到洪水時期,由洪水時期到以諾,由以諾到亞當。祂曾看顧了那個家族和家世,而該血統由其源頭至那人降生為止。〔約瑟·斯密〕在永恆中被預派……。」1

小約瑟深受家人喜愛,和哥哥海侖尤其親近;他出生的時候,海侖已經六歲。

去年十月,我到約瑟的出生地,佛蒙特州夏隆鎮的斯密小屋,坐在壁爐平台旁邊。我感受到海侖對約瑟的愛,想像他懷抱著這個嬰孩弟弟,以及教他走路的情景。

斯密家的父母經歷過人生的挫折,不得不多次舉家搬遷,最後放棄了新英格蘭,勇敢地決定搬到更西邊的紐約州。

他們一家人團結一心,度過了這些挑戰,又要重新在紐約州拋邁拉附近的曼徹斯特,在大約四十公頃的林地上進行艱鉅的開墾工作。

我不確定大家明不明白斯密家庭一切要從頭開始,在體力上和精神上所承擔的挑戰——整理土地,種植果園和農地,建造小木屋和其他農舍,白天去當工人,還要製作日用品拿到鎮上兜售。

他們抵達紐約州西部的時候,當地正掀起一波宗教狂熱,也就是眾所周知的第二次大覺醒運動。

在各宗教派系激辯與衝突的這段時期,約瑟經歷了一次奇妙的異象,也就是今日所稱的第一次異象。我們很有福氣,擁有我將引用的四個主要的版本。2

約瑟寫道:「在此〔宗教〕大騷動期間,我的腦海陷入了認真的思考,和極大的不安;但雖然我感觸很深而且時常很強烈,在情況許可下,雖然我常去參加他們的聚會,但是我仍使我自己遠離這些教派。……但是各教派間的混亂和爭吵如此嚴重,年少的我不諳人情世故,對於誰是誰非,不可能有任何定論。」3

約瑟為了找出問題的答案而研讀聖經,讀到聖經雅各書1:5:「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4

他寫道:「從來沒有一節經文,在人心所產生的力量,能比這節經文在這時候在我心中所產生的更大。它似乎以極大的力量進入我心中的每一個感覺。我一再思考這節經文。」5

約瑟明白聖經並沒有解答人生問題的所有答案,而是教導世間男女如何透過祈禱,直接與神溝通,去找到自己問題的答案。

他補充道:「於是,我依照這去求問神的決心,隱入樹林中作此嘗試。那是一千八百二十年初春,一個美麗明朗的早晨。」6

之後不久,約瑟說:「光〔柱〕停在我身上時,我看見兩位人物,站在我上面的空中,其光輝和榮耀無法形容。其中一位對我說話,叫著我的名字,指著另一位說——〔約瑟,〕這是我的愛子。聽祂說!7

然後,救主說:「約瑟,我兒,你的罪赦了。去吧,遵行我的律例,謹守我的誡命。看啊,我是榮耀的主。我為世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使相信我名的人因此可得到永生。」8

約瑟補充道:「所以,我一鎮定到能說話的時候,就求問在光中站在我上面的人物,所有的教派中哪一個是對的。」9

他回憶道:「祂們告訴我,所有教派的教義都不正確,神不承認其中任何一個教派是祂的教會與國度;同時〔我〕又獲得應許,說將來的某個時候必讓我知道圓滿的福音。」10

約瑟也提到:「我在這異象中看到許多天使。」11

在這榮耀的異象過後,約瑟寫到:「我的靈魂充滿著愛,連續多日,我欣喜不已,……主與我同在。」12

他從聖林出來,開始為成為神的先知作準備。

約瑟也開始體驗到古代先知有過的經歷——拒絕、對立和迫害。他曾憶述過,他跟一位活躍於宗教復興運動的牧師講述自己所見所聞時的情景:

「他的態度令我非常驚訝;他對我說的話不但漠不關心,還非常輕視,說那完全是屬於魔鬼的,現代不會有異象和啟示這種事;這種事全都和使徒一起終止了,永遠不會再有這種事了。

「然而,不久我就發現,我說了這件事,已引起宗教宣講者們對我產生極大的偏見,並且成了大迫害的原因,那迫害繼續增加……而且這種情形在各教派都一樣——全都聯合起來迫害我。」13

三年後,諸天於1823年重新開啟,構成耶穌基督的福音在後期時代持續復興的一部分。約瑟寫道,有位名叫摩羅乃的天使向他顯現,說:「神有一件事工要我去做……〔而且〕有一部被存放起來的書,是寫在金頁片上的」,其中包含了「救主傳給古代〔美洲〕居民的圓滿的永久福音……。」14

約瑟終於獲得、翻譯並出版了這份古代紀錄,也就是今日熟知的摩爾門經。

哥哥海侖一直支持著他,尤其是在1813年,約瑟動了一次既痛苦又可能致命的腿部手術後,海侖更是照顧有加;海侖後來成了金頁片的證人。耶穌基督的教會在1830年成立時,他也是六名成員之一。

約瑟與海侖生前一起面對暴徒及迫害。例如,1838到1839年間的寒冬,他們在利伯地監獄被關了五個月,受盡了最惡劣的折磨。

在1839年,約瑟寫信給他的妻子愛瑪,描述他們在利伯地監獄的情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關入孤單、幽暗、骯髒的監獄中,被囚禁在圍牆、鐵窗和吱嘎作響的鐵門後面,由衛兵日夜看守著,到現在已大約有五個月又六天了。……我們終究會離開這個〔地方〕,不管未來情況如何,我們都會很高興。再也沒有比這裡更差的地方了。……待過密蘇里州克雷郡的利伯地以後,是不會想再回來的。我們受夠了這裡,不想一直待下去。」15

海侖面對迫害時,對主的應許展現了信心,包括只要他選擇逃脫敵人之手,必能成功的保證。1835年,海侖經由約瑟·斯密按手得到祝福,主應許他說:「你將有能力逃脫敵人之手。敵人將不眠不休地向你索命,但你都能逃脫。你若想要,你若渴望,你將有能力自願捨命來榮耀神。」16

1844年6月,海侖面臨兩個選擇:要活著,還是要和他心愛的弟弟約瑟,肩並肩一起為榮耀神而犧牲性命,「用他的血來封印他的見證」。17

就在他們踏上前往卡太基的不歸路,即將被一群畫了臉以防被認出的武裝暴民冷血謀殺的前一個星期,約瑟寫道:「我勸哥哥海侖帶上家人,搭下一班汽船,到辛辛那提去。」

想起海侖說「約瑟,我不能離開你」這句話時,我彷彿還感受到他激盪的情緒。18

於是,約瑟與海侖一同前往卡太基,在那裡,為基督的偉業和名聲殉教。

對於他們的殉教,正式的聲明如下:「約瑟·斯密,主的先知和先見……靠神的恩賜和能力翻譯《摩爾門經》,使《摩爾門經》問世,並促成《摩爾門經》在兩大洲發行,將其中包含的圓滿的永久福音傳到大地四方;他使這本由啟示和誡命結合而成的《教義和聖約》一書問世,並為了人類兒女的益處,使許多充滿智慧的其他文獻和教訓問世;聚集了數千後期聖徒,建立了一座大城,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聲望和名譽。……像古時候主大部分的受膏者那樣,〔約瑟〕用自己的血印證了他的使命和事工;他哥哥海侖也一樣。他們活著不分開,死時也不分離!19

約瑟與海侖殉教後,遺體被送回納府,清洗,穿衣,好讓斯密家人能見最後一面。他們的慈母這樣回憶道:「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打起精神,盡一切力量求神支撐我,但當我走進房間,看到被殺的兒子雙雙躺在面前,聽到家人哭泣哀號,聽到他們的妻子、孩子、兄弟、姊妹的哭聲,這一切皆超過我所能負荷;我不支倒地,心痛地向主呼喊:『我的神啊,我的神啊,為什麼你遺棄了這個家?』」20

她在這個傷痛欲絕的時刻,想起他們說過:「母親,不要為我們哭泣,我們已經用愛勝了這個世界。」21

他們的確勝了這個世界。約瑟與海侖·斯密,就像啟示錄描述的那些忠信的聖徒一樣:「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

「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

「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22

我們歡慶第一次異象200週年的同時,應當永遠記得約瑟與海侖·斯密,連同其他許多忠信的男男女女及孩童,為建立教會付出了什麼代價,讓你我得以享有這許多的祝福,以及今日啟示給我們的一切真理。他們的忠信永遠不會被人遺忘!

我常在想,約瑟、海侖和他們的家人為什麼要受這麼多苦難。或許他們必須從苦難中認識神,別無他法。透過這個方式,他們領會了救主在客西馬尼和十字架上的意義。誠如保羅所說:「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他受苦。」23

約瑟在1844年過世前,給聖徒寫了充滿活力的一封信。那是一個行動的呼召,今日依然在教會裡延續著:

「弟兄〔姊妹〕們,我們豈不要為了如此偉大的偉業而繼續?前進不要後退。勇敢吧,弟兄〔姊妹〕們;向前、向前直到勝利!……

「所以,身為一個教會、一群人民,以及身為後期聖徒,我們要在正義中向主獻祭。」24

這個週末,當我們記念200週年的時候,要聆聽聖靈的聲音,想想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會在正義中給主什麼樣的獻禮。要勇敢——與你所信任的人分享,最重要的是,請花時間去做!

我知道,我們發自內心在正義中向救主獻祭時,祂會非常高興,就像祂悅納約瑟與海侖·斯密這對可敬的兄弟,以及其他所有忠信聖徒所作的誠懇獻祭一樣。我鄭重為此作證,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神聖且聖潔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