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鮑伯·瑟斯頓和蘿莉·瑟斯頓——柬埔寨金邊傳道部
註腳
佈景主題

信心的化身

鮑伯·瑟斯頓和蘿莉·瑟斯頓

在柬埔寨金邊傳道部傳教

Bob and Lori Thurston

「當我們發現蒙召喚到柬埔寨金邊傳道部服務時,都流下了眼淚。我們非常興奮!」鮑伯·瑟斯頓弟兄說道。「我們原本並未選擇去柬埔寨服務,但那是何等的恩賜!何等的祝福啊!」瑟斯頓姊妹說道。

Bob and Lori Thurston

瑟斯頓夫婦感覺到與柬埔寨人有一種特別的情誼。「我們愛他們,也感受到他們回報的愛,」瑟斯頓姊妹說道,「柬埔寨人對我們非常親切仁慈。」

Bob and Lori Thurston

在瑟斯頓夫婦傳道期間所擔負的所有責任中,他們最珍惜的是有機會到成員的家中拜訪。

Bob and Lori Thurston

瑟斯頓姊妹還記得曾注視她在柬埔寨所服務的人,她心想:「我真的等不及來生再見到你們,那時我就真的能夠告訴你們,我對你們的所有感受和愛。」

鮑伯·瑟斯頓和蘿莉·瑟斯頓在他們首次一起傳教時,學習到儘管有語言障礙和文化差異,但仍然可以提供深具意義的施助,因為我們都是神的兒女。

萊斯利·尼爾遜攝

Bob and Lori Thurston

鮑伯:

我和蘿莉在結婚前曾談過退休後要去傳教。我們兩個人都曾經擔任過傳教士,蘿莉在日本神戶傳教,我在澳洲布利斯班傳教。當我們終於開始準備要退休時,我們告訴孩子們,我們想要傳教很多次。

我們很幸運能夠在年輕的時候退休。每次聽到有些年長的夫婦傳教士由於健康問題和其他因素,而無法到第三世界國家這樣的地區服務時,我們心想:「我們還不到60歲,而且身體健康,所以派我們去吧!」

我在剛過完56歲生日的兩天後退休了。其實,收到傳道召喚書時我還在工作。我們打開召喚書,發現蒙召喚到柬埔寨金邊傳道部服務時,都流下了眼淚。我們非常興奮!

蘿莉:

柬埔寨其實並不是我們原先預期會去服務的地方,我認為我們會去非洲或類似的地方。我們開始問自己:「好吧,有哪些冒險在等著我們?」我們原本並未選擇去柬埔寨服務,但那是何等的恩賜!何等的祝福啊!主比我們更聰明,祂派我們去我們需要去的地方。

我們擔任人道援助傳教士,負責後期聖徒慈善協會的專案、填寫報表和申請新的專案。我們也會檢查過去的專案,像是兩年前挖過的水井。後來我們也提供其他的服務。

我們參加支聯會和區會大會,協助訓練領袖和傳教士,我們會檢查傳教士的公寓,以及到成員的家中拜訪。我們做各種事情來幫助傳道部順利運作。

傳教期間,每天都有不同的任務。有些日子,我們在野外的叢林地區,那裡的水或淤泥的高度及膝。其他的日子則在傳道部辦公室工作,我們和公共事務傳教士一起去造訪異教與宗教事務部。在柬埔寨,「異教」一詞不盡然是指不好的事。佛教是柬埔寨的國教——其他的宗教都被視為異教。我們去拜訪異教與宗教事務部,幫助他們事先了解,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是一個值得信賴的良善組織。

我們與他們建立起良好的情誼,當他們需要幫助時會很快向我們求助。他們會打電話來說:「發生水災,有200戶流離失所的家庭需要食物。」他們知道可以仰賴教會很快地提供物資到有需要的地方,並補充他們所沒有的物資。

我們在柬埔寨有哪些經歷?凡是你能想得到的,我們大概都經歷過了!我們曾經造訪非常貧寒的家庭,坐在極簡陋的地板——地板通常是泥土或用竹子搭設的。我們也去過政府官員富麗堂皇的豪宅。鮑伯甚至在某個分會會長團服務過一段時間。

鮑伯:

傳道部會長打電話給我,說:「喂,我希望你擔任某個分會的第二諮理。過了一年半,我和一起共事的分會會長來到中國香港聖殿的印證室。那是他第一次到聖殿!他和家人努力存錢,曾經嘗試過七次要去聖殿,但是都有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或是有人生病,總是有一些事情攪局。經過了七年,他們只存下40塊美金。

在傳教期間,我們有三次得以幫助柬埔寨的後期聖徒到聖殿。我們帶了許多分會會長去聖殿,他們一直為人作聖殿推薦書的面談,但自己卻從未去過聖殿。在柬埔寨,年長夫婦傳教士起碼可以在這些家庭前往聖殿的過程中提供協助。他們需要有人陪同,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搭飛機。許多人甚至沒有搭過公車!而現在他們要飛到香港,前往聖殿。對他們來說,要自行做那些事並不容易。我們很感謝有聖殿與會者援助基金,能幫助照顧他們。

蘿莉:

在柬埔寨,作為教會成員並不容易。柬埔寨這個國家並沒有安息日的概念,每個人來到教會都需要作出犧牲。

另外,回教徒佔柬埔寨人口的百分之六,基督徒只佔百分之二——其餘都是佛教徒。從佛教徒的生活形態轉變成基督徒的生活形態,是非常困難的。有些人仍然會失去工作,很多時候他們會被街坊鄰居排擠。

什一奉獻也是一大問題。佛教僧侶每天早上會四處遊走,向人化緣要米飯或一些錢,人們都習以為常。但是要從你所賺的薪水中拿出一小部分來繳付什一奉獻,卻是個大問題。

許多人的生活經歷過痛苦的創傷。在70年代末共產政權統治柬埔寨的紅色高棉時期,幾乎每個40歲以上的人都有過可怕的親身經歷。我認識的每個人都深受其害,每個人都有親屬被謀殺,雖然他們經歷了這麼多不堪回首的事,但他們堅強的韌性和非常願意去努力的特質,實在令我難以置信。然而儘管他們有堅強的韌性,很多人的自尊心仍然很低。很多人不覺得自己很重要,或是有任何價值。

看到耶穌基督的福音幫助了他們昌盛綻放,實在令人驚奇。當他們發現自己不僅是美好的,而且是神的孩子時,他們會說:「真的嗎?如今我可以有一番貢獻了。」

教會在柬埔寨確實正欣欣向榮,有些很棒的人受到吸引加入教會。這裡的聖徒都是先驅者,凡確實全心全意接受福音的人都在許多方面蒙受祝福,因為他們認識了救主。這真的很棒。

在一處被稱為「垃圾山」的地方,我們有許多教會成員和幾個堅強的支會在附近,那是一處有人居住的露天垃圾場。那裡的成員是拾荒者,靠著從垃圾場回收塑膠和鋁製品來賺錢。他們住在非常小的房子,我們去過幾十次。

鮑伯:

有一天,我們聽到音樂聲大作,也注意到有人正在搭帳蓬。在柬埔寨,那代表有人結婚或有人過世。

蘿莉:

我們發現一位有五、六個孩子的母親死了,她的丈夫不在身邊。孩子們醒來時,發現他們的媽媽死了。

有個女兒一直在啜泣,她透過翻譯人員告訴我們:「我是老大,有這些弟弟妹妹要照顧,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把她摟在懷裡,我怎能不這麼做呢?這個女孩剛失去她的母親。我用英文對她說:「我知道你聽不懂我說的話,但是我保證,你會再見到你的母親。你會沒事的,你不會無所依靠。」

許多像這樣的經驗讓我們與柬埔寨人培養出特殊的情誼。

我們感受到他們回報的愛,柬埔寨人對我們非常親切仁慈。我們愛他們,因他們是神的兒女,他們是我們的兄弟姊妹。

對於某些人,我記得我那時心想,「我真的等不及來生再見到你們,那時我就真的能夠告訴你們,我對你們的所有感受和愛,以及我對你們的敬佩,因為現在我無法表達。」

來傳教使我們在許多方面蒙受祝福。有些人說:「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去傳教,我離不開我的孫子女。」我們離開時有五個年幼的孫子,分別是五歲,四歲,三歲,兩歲和一歲。有兩個孫女在我們出來傳教時出生。我會保存兩個我在柬埔寨傳教的名牌,把它們送給這兩個小孫女,這樣她們就會知道,祖母那時不在是因為祖母在做主需要她去做的事。

鮑伯:

身為傳教士,有很多方式來為主服務。我們謹記著傑佛瑞·賀倫長老對於年長傳道服務所說的話。他說:「我應許各位,你們在為主服務時為〔家人〕做的事情,是你們在家中陪伴他們所永遠無法達成的。祖父母所能給予後代的最珍貴禮物,莫過於以身教和言教說出:『在這個家庭裡,我們都去傳教!』〔「我等皆是軍人」,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46-4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