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活下去:克服自殺的念頭
    註腳

    選擇活下去:克服自殺的念頭

    「世界的光」幫助了我度過黑暗的季節憂鬱症。

    woman sitting in the grass

    照片© iStock/Thinkstock

    我與自殺念頭的搏鬥始於我搬到冰島一個寒冷城市後不久,那裡的冬天缺乏陽光,觸發了嚴重的季節性情緒失調(SAD)。隨著痛苦日益劇烈到我無法處理的地步,我有了自殺的念頭。

    在第一年,我不認為自己得了憂鬱症。我很害怕告訴別人我有這念頭,甚至也沒讓我丈夫知道。我的家庭或教會都沒有人知道我患了威脅生命的疾病;在他們眼中,我是個活躍的教會成員,擁有熱烈的見證,也沒有什麼重大的挑戰。我經常祈禱、懇求援助,而天父增強了我的力量。我變得更加注意我的飲食、經常運動、埋首在經文中、為人服務,並遵守所有誡命。但這些都不夠!

    憂鬱症像一股巨大的浪潮向我襲來。因此我跑得更快,也更努力禱告,但我無法一直跑贏那浪潮。我奮力游過波浪,祈禱著自己能撐到孩子放學回家,或撐到午餐。有些日子我是一分鐘一分鐘地活著,憑著意志力來對抗那些念頭和衝動。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差點自殺時,心裡感到極度痛苦。那不是我的計劃,之前也沒想過——但我暫時失去了邏輯思考的能力,事後我領悟到我差點奪走自己的性命。我想著自己什麼地方不對勁,我告訴自己不應該有自殺的念頭,也假裝這些念頭從來就不存在,我說服自己絕不要再有這些念頭了。

    但自殺的念頭總是在我最沒預料時一再進入我的腦海,強烈地誘惑我去終止那劇烈的痛苦。但我想要得到醫治。雖然我不明白那時我罹患的是急性疾病(突然發作的嚴重疾病),但我知道自己可以得到醫治,因此我請求一個聖職祝福。我丈夫

    並不知道我的掙扎,但他在祝福時說了許多事,讓我一再知道,天父知道我的情況。他應許說,我能處理好這些挑戰。他並沒說我會立即痊癒,但我接受了天父會幫助我克服困難的這個答案。

    夏天到了,長長的白日充滿了陽光,再也沒有黑暗,甚至半夜也是。我很高興,覺得自己恢復正常了。但到了九月,隨著白天迅速縮短,我再度罹患憂鬱症,自殺的念頭悄悄滲進我的腦海。我很害怕。起初我試著像前一年一樣:更多的祈禱,更多的運動,也更努力做每一件事。但自殺的衝動越來越強、越來越嚴重。我掙扎了兩個月,最後才體認到,我無法靠著自己活過另一個冬天。我體認到,天父已祝福我們有現代的醫藥和醫生。為了康復,我必須願意打開心扉談談我的憂鬱症並去看醫生。

    尋求幫助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事。當我告訴我丈夫,我罹患憂鬱症,需要幫助時,我幾乎泣不成聲。我說不出自殺這兩個字。我丈夫為我預約了一位精神科醫生。

    我的醫生開了藥,幫助我度過了冬天。像許多人一樣,我很難找到正確的劑量,也為副作用所苦。這對我的婚姻和家庭造成更多的壓力,但我丈夫和孩子都支持我。

    春天來臨,我的憂鬱症消失,我不再需要吃藥了。我們搬到一個有陽光的城市。我以為一切都好了,可以擺脫我的心理疾病了,但我並沒有完全得到醫治。我因為先前那些念頭、感覺和衝動,而起了罪惡感。我不喜歡我的青少年孩子發現我曾想要自殺,我覺得自己浪費了一年多的生命。

    還有,我很害怕——特別是當九月來臨,白天再次變得比較短的時候。強烈的回憶每天反覆閃過我的腦海,我害怕自己會再度罹患急性憂鬱症。但當有人帶我認識一位極好的醫生,開始接受治療時,我可以看到主的手在我的生活中幫助著我。我得知自己還患了創傷後壓力失調症(PTSD),我在醫生指引下,醫好了PTSD

    然後我經歷了一項奇蹟。在我熱切祈禱並在生活中努力應用救主的贖罪後,主迅速、清晰且明確地,移除了我的罪惡感。祂的聲音解釋說,我不需要有罪惡感,因為我的憂鬱症不是我的錯。耶穌基督已透過祂贖罪的大能,為我扛起了那個重擔。我充滿了光,再次感受到希望。

    Christ healing woman

    我並不完全知道為什麼自己必須面臨這威脅生命的疾病及挑戰,雖然我還記得所有的回憶,但我身心兩方面的痛苦都消失了。每天我都很感謝我的家人、我的醫生,以及我在這世上的時間。由於這疾病,我對他人的同理心和愛增長了。我在心理和靈性方面的成長,以及我獲得的知識,都是其他地方學不到的。我體驗到和天父及救主同在的寶貴屬靈時刻,我的經驗鼓勵了我要全心接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