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教會的特使

教會的特使

我們要請各位家庭教導教師,成為神看顧祂教會成員的特使,去愛並關懷你們受指派照顧的人,為他們祈禱。

有位單身姊妹,我暫且叫她「莫莉」。不久前,她下班回家,發現整個地下室的地板積了5公分高的水。 她立刻想到,應該是與她共用排水管的鄰居,用了過多的水洗衣服和洗澡造成的,因為水回流到她這裡來了。

莫莉打電話找了一個朋友來幫忙,兩個人就開始舀水和擦地板。這時候,門鈴響了。她的朋友叫著說:「是你的家庭教導教師!」

莫莉笑了起來。她回答說:「今天是月底了,但我保證絕對不是我的家庭教導教師。」

光著腳丫,褲子溼透,綁著頭巾,還戴著時尚乳膠手套的莫莉,總算到了門口。但她這身不尋常的打扮,卻比不上她眼前那不尋常的景象。的確是她的家庭教導教師。

她後來告訴我:「我真不敢相信!那是個家庭教導的好時機啊,就像總會領袖在大會演講中講的那樣!她繼續說:「不過,在我猶豫著,是要給他們一個親吻,還是一支拖把的時候,他們卻說:『莫莉,真不巧,看來你現在很忙。我們就不打擾了,另外再找時間來。』然後他們就走了。」

「誰呀?」她的朋友從地下室大聲問道。

莫莉承認說:「我本來想說:『反正不是那三位尼腓人。』」「但是我克制了自己,平靜地說:『是我的家庭教導教師,不過他們覺得現在不是分享信息的好時機。』」1

弟兄們,我們稍微來看一下,聖職職責一直被描述為教會用來協助個人及家庭的「首要資源」。2為了提供紙張來一再彙整這項資源,整座森林都犧牲了,還作了上千場演講,激勵人們進行家庭教導。當然,任何一家佛洛伊德旅行社,都無法像這個家庭教導主題那樣,排出那麼多讓人內疚的旅程。然而到目前為止,關於主命令要透過聖職的家庭教導「一直看顧〔成員〕」的這件事3,我們的表現,距離可以接受的標準,還相差甚遠。

我們面臨的挑戰,有一部分來自教會人口分布的改變。我們知道,隨著教會成員遍佈188個國家及領地,超過3萬個支會和分會,現在要到弟兄姊妹家中拜訪,實在是一大挑戰,不再像教會早期那樣,可以在街坊鄰居間進行所謂的「街區教導」了。

此外,教會的許多單位,能作家庭教導的聖職弟兄人數有限,以致能服務的人大概都要照顧18或20個家庭,甚至更多。其他問題還有路程遙遠、交通昂貴、班次稀少,以及當地每天和每週的工時過長。加上有些文化很忌諱不請自來的家庭探訪,以及存在於世界許多地區的安全顧慮——我們開始看出這問題的複雜了。

弟兄們,在可以作家庭教導的最好情況下,每個月到每個家庭拜訪一次,仍然是教會理想的努力方向。不過,總會會長團知道,要在世界上許多地方達到這樣的理想不太可能,也知道我們要求這些弟兄去作實際上不可能做到的事,只是徒增他們的挫敗感,因此,2001年12月在給教會聖職領袖的信中,給予了以下受靈啟發且非常實用的勸告:「在某些地區,由於缺少足夠的活躍聖職持有人,或因為其他挑戰,有時候可能無法每個月拜訪每個家庭。」我們已經提到某些挑戰。他們繼續說道:「在這種情況下,……領袖要竭盡所能,運用現有資源去看顧、鞏固每一位成員。」4

弟兄們,我和我的亞倫聖職同伴,如果在自己的支會或分會裡遇到這樣的困難,會用下列方式來運用總會會長團的忠告(現已在手冊裡列為政策):首先,無論要花幾個月完成,我們都會執行經文中「探訪每位〔成員〕的家」5的訓示,盡可能排定可能且可行的時間,去探訪這些家庭。在這過程中,我們會在可探訪的時間和聯絡次數上,優先考慮那些最需要我們的人——傳教士所教導的慕道友、新受洗的歸信者、生病的人、孤單的人、較不活躍的人、有子女同住的單親家庭等等。

安排時間拜訪所有家庭這件事,可能要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在此同時,我們會透過主所提供的各種方法,來和名單上的個人及家庭作其他的聯繫。當然,我們可以在教會裡,看顧所要照顧的家庭,並像經文所說的那樣,「彼此談論有關他們靈魂福祉的事 」6。此外,我們也會打電話、寄電子郵件、傳簡訊,甚至透過手邊許多不同的社群媒體送出問候。為了幫助解決特殊需求,我們可以寄送一則經文,總會大會的一句嘉言,或是LDS.org豐富的資料庫裡的一篇摩爾門信息。套用總會會長團的話來說,我們會在所處的環境下,竭盡所能地運用垂手可得的資源。

弟兄們,今晚我請求各位,抬高你們對家庭教導的眼界。請用一種更新和更好的方式,把自己當成主的特使,去照顧祂的兒女。這意味著,要揚棄那些像摩西律法一樣頑固不冥的傳統,要丟掉每個月底才匆忙將教會雜誌裡的信息,給予已經看過該雜誌的家庭的作法。我們倒是希望各位,能夠培養出以福音為出發點的真誠態度,去關心教會成員,彼此看顧,互相照顧,用各種可行的方法,去處理屬靈和屬世的需求。

現在,至於怎麼樣才「算」是成功的家庭教導呢?各位所做的每一件好事都「算」,所以什麼都可以回報。說真的,最重要的報告是,各位如何造福並看顧那些在你們管家職務上的人,這跟在什麼時間或地點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各位要去愛你們的同胞,履行「一直看顧成員」7這項誡命。

去年的5月30日那天,我的朋友特洛伊·羅素,慢慢把貨車開出車庫,準備把東西捐到當地的德撒律工業社。 他感覺後輪胎壓過一個突起物,以為是東西掉落,下車察看,發現他九歲大的寶貝兒子奧斯丁面部朝下,趴在人行道上。尖叫痛哭、聖職祝福、急救人員和醫療小組盡了全力,都救不回小男孩的性命。奧斯丁走了。

傷心欲絕的特洛伊無法入眠,也得不到平安。他說他承受不住,活不下去了。就在這個痛苦的當口,出現了三股拯救力量 。

首先,是我們天父的愛與叫人安心的靈,透過聖靈安慰了特洛伊,教導他,愛他,低聲地告訴他,神知道失去一個俊美且完美的兒子是什麼樣的心情。其次,是他的妻子荻拉,她每天抱著特洛伊,愛著他,提醒他她也失去了兒子,更不想再失去一個丈夫。最後,是約翰·曼寧,一個非凡的家庭教導教師。

坦白說,我不知道約翰及他的小同伴,安排什麼時間去拜訪羅素家庭,不知道他們帶了什麼信息過去,也不知道他們提交怎麼樣的報告。但我知道的是,那個春天,曼寧弟兄彎下身,把特洛伊·羅素從車道上發生的那件悲劇中抱了出來,就好像他親自把小奧斯丁抱起來一樣。約翰這個家庭教導教師,或守望者,或福音中的弟兄,做了該做的事,接管了對特洛伊·羅素的聖職看顧與守護的工作。他一開始就說:「特洛伊,奧斯丁要你振作起來,要回到籃球場,所以每天早上5:15,我都會來接你,你要準備好,因為我不想進來叫你起床,我知道荻拉也不會希望我那樣做。」

特洛伊後來告訴我:「我起先並不想去,因為以前我每天早上都帶奧斯丁去,那些回憶對我來講太痛苦了。可是約翰很堅持,所以我就去了。打從第一天起,我們就一直講話,其實是我講,約翰聽。開去教堂、開回家裡,整趟路程都是我在講話。有時,我們會把車停在車道上,看著太陽在拉斯維加斯的天空升起,聽我講話。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很痛苦,但是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之所以找回了我的力量,是因為有一位身高一米八八、動作很慢,跳投很糟糕的教會籃球員,他關心我,聽我講話,直到太陽終於再次照亮我的生命。」8

持有神聖聖職的弟兄們,不論我們談的是家庭教導、是看顧、是個人的聖職任務,還是其他名稱,這才是我們所講的精髓。我們要請各位家庭教導教師,成為神看顧祂兒女的特使,去愛並關懷你們受指派照顧的人,為他們祈禱,就像我們愛、關懷又為你們祈禱一樣。願你們用符合你們狀況的各種方式,警醒地看顧神的羊群,我奉那位所有人的好牧人的名,也就是我為祂作見證的主耶穌基督的名祈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