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019年
看,你的母親!
上一個 下一個

看,你的母親!

世上沒有任何一種愛,比全心全意為子女付出的母親的無私之愛,更接近耶穌基督純正的愛。

容我加入各位,一起歡迎羅納德‧羅斯本長老、蓋瑞‧史蒂文生長老和戴爾‧瑞隆長老以及他們的妻子,進入他們所能想像的最美好團體。

以賽亞預言救主的贖罪時寫道:「祂……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1 後期時代一個莊嚴的異象強調,「〔耶穌〕來到世上……承擔世人的罪」。2 古代和近代經文都見證「祂……救贖他們,在古時候常背著他們,抱著他們」。3 一首受人喜愛的聖詩也呼籲我們要「細聽救主的聲音」!4

承擔(bear)、背著(borne)、抱著(carry)、拯救(deliver), 這些有力又鼓舞人心的詞彙都是用來形容彌賽亞。這些詞彙傳達出在我們想從現在所在之處平安前往我們需要去,但若沒有幫助卻又到不了的地方時,所需要的幫助和希望。這些詞彙具有重擔、煎熬和疲憊的意涵,最適合用來描述基督的使命;祂付出了不可言喻的代價,在我們墜落後舉起我們,在我們無力時抱著我們前進,在我們看似完全無法獲得安全時拯救我們。祂說:「使我得被高舉於十字架上;……我怎樣被世人舉起,世人也要照樣被父舉起,站在我面前。」5

但你可能早就聽出,我們也會用這些詞彙來形容人類的另一種努力,如 生育(bear)生下(borne)懷著孩子(carry)舉抱孩子(lift),生產(labor)接生(deliver) 。耶穌在完成贖罪的當下對約翰說的話,也適用於我們所有的人,祂說:「看,你的母親!」6

我今天要在此重申前人說過的話:世上沒有任何一種愛,比全心全意為子女付出的母親的無私之愛,更接近耶穌基督純正的愛。以賽亞在談彌賽亞的時候,以母親獻身的形象來說明耶和華的愛,他問:「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他暗示說,婦人會忘記吃奶的嬰孩這個想法真是荒謬,但認為基督竟會忘了我們,這個想法則更為荒唐。7

這種堅決的愛「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求自己的益處,……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8 而最令人振奮的是,這樣的忠誠「永不止息」。9 耶和華說:「大山要挪開,小山要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10 我們的母親也會這樣說。

她們不只生(bear)下了我們,也繼續 與我們一起 承擔(bearing)。她們不只在懷孕時懷著(carrying)我們,還終生幫助我們度過難關(carrying),這使得母職成為如此驚人的偉業。當然,確實有令人心碎的例外,但絕大部分的母親憑著她們的直覺和本能就知道,生育是高天賦予她們的神聖託付。這樣的認知所帶來的重擔,可能很容易令人卻步,尤其對年輕的母親來說,更是如此。

最近有位美好的年輕母親寫信給我說:「人怎麼能愛孩子愛得那麼深,甚至願意為孩子犧牲自己大部份的自由?怎麼能有這麼大的愛,讓人自願承擔責任、脆弱、焦慮和頭痛,卻仍願意繼續一再地重來?這世上有哪一種愛能讓你感覺到,一旦有了孩子,你的生活就永遠不再是你自己個人的了?慈母的愛 必定 是從神而來的,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的解釋了。母親所做的一切是基督事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光是明白這一點就能讓我們知道,母愛為母親帶來的影響不僅難以承受,有時近乎超凡,我們一再地付出,直到世上每一個孩子都得到安全和救恩之後,我們才能和耶穌一起說:『〔父啊!〕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11

我想趁這封信美好的內容仍在我們心中迴響的時候,分享過去這幾週,我在履行事工時所看到的三個反映出母親偉大影響力的經驗:

首先是個令人警惕的經驗,提醒我們,慈母所做的努力不一定都會有童話般的美好結局,或至少不會立即獲得美好的結局。這個令人警惕的經驗來自我與一位50多年的老朋友的對話,雖然他心中知道教會是真實的,但他還是離開了教會。在他臨終前,不論我怎麼安慰他,他都無法平靜下來。最後,他對我說了實話:「傑佛瑞,無論站在神前接受審判有多痛苦,對我來說,我更無法承受的是想到要面對我的母親。福音與兒女是她的一切。我知道我傷了她的心,這是我心裡最大的痛。」

現在,我很確信在他死後,他的母親會張開慈愛的雙臂迎接他;因為父母就是這樣。這個故事提醒我們,子女 可能 會讓母親傷心。我們也看到另一個母愛與神之愛的對照。不需要我提醒,大家都知道耶穌是心碎而死,祂承擔世人的罪而心力交瘁。所以,當誘惑來臨時,願我們都能「看,〔我們〕的母親」和我們的救主,不要讓他們因我們的罪而傷心。

再來,我要談到一位年輕人的經驗,他配稱地進了傳道地區,但卻苦於同性間的吸引力和因此而來的心靈創傷,選擇提早返鄉。他仍然保持配稱,但信心卻岌岌可危,他情感上的重擔越來越重,靈性上的痛苦越來越深,他因此在受傷、困惑、憤怒和孤立的情緒中不斷循環。

他的傳道部會長、支聯會會長和主教花了無數個小時為他哭泣和給他祝福,尋找方法想幫助他。但有許多傷痛太過於私人,因此他藏起部分的傷痛,不讓人碰觸。他敬愛的父親傾注整個靈魂,要幫助這個孩子,但礙於忙碌的工作,最後往往都是只有兒子和他的母親一起面對心靈的漫長黑夜。日日夜夜,從幾週到幾個月,最後經歷了好幾年,他們都一同尋求醫治。經歷了痛苦(大部分是兒子,有時是母親)和無止盡的恐懼(大部分是母親,有時是兒子),她向兒子見證神的力量、這是祂的教會,尤其為神對她孩子的愛作見證(bear──這個美麗又沉重的詞又出現了);同時也為自己對兒子不折不扣、無盡的愛作見證。為了將對她生命來說最重要的兩大柱石──耶穌基督的福音和她的家庭──連結在一起,她傾盡整個靈魂不斷祈禱,她禁食、哭泣,哭完又禁食,而且一次又一次傾聽兒子一再地告訴她,他有多麼心碎。就這樣,她再次背負著(carried)他,這次比懷孕九個月還要更久;她認為幫助孩子通過靈性考驗的這個陣痛期(laboring)也許會永遠持續下去。

但後來,憑著神的恩典和她的堅持,以及許許多多教會領袖、朋友、家人和專家的協助,這位絕不放棄的母親終於看到她的兒子回到應許地。令人難過的是,我們知道這樣的祝福不一定會臨到,或至少不是現在就臨到每一位因子女種種狀況而心痛不已的父母,但還是有希望的,而我必須說,這個兒子的性取向並沒有奇蹟似的改變,大家也不期待會有這樣的改變。但他的心一點一點改變了。

他開始回到教會,他選擇樂意且配稱地領受聖餐。他再次取得聖殿推薦書,並接受召喚擔任晨間福音進修班教師,他成功地善盡職責。現在,事隔 五年 後,應他個人的請求,並在教會相當大的協助之下,他再次回到傳道地區,完成為主傳道的服務。這位年輕人和他的家人為了解決問題和幫助他堅守信心,所展現出的勇氣、正直和決心,讓我流下了感動的淚水。他知道自己該感謝許多人,但他明白他最該感謝他生命中那兩位彌賽亞般的人物,這兩位背著(bore)他,抱著(carried)他,與他一同努力(labored)和拯救(delivered)他的人物,即他的救主,主耶穌基督,和他那滿懷決心和救贖力量,絕對聖潔的母親。

最後是發生在三週前,墨西哥墨西哥市聖殿重新奉獻典禮上的一個經驗。我當時和亨利‧艾寧會長在一起,我們看到親愛的好友麗莎‧派普在那感人的奉獻典禮上站起身來。她很艱難地站著,因為她一手抱著她心愛但有嚴重殘疾的女兒朵拉,同時另一隻手拉著朵拉不能動的右手,幫助這位身體機能雖然受限,但永遠是神眼中寶貴的女兒揮舞著白手帕,用含糊不清,只有她自己和天上的天使能聽懂的叫聲喊著:「和散那,和散那,和散那歸於神與羔羊。」12

我要向世界各地,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母親們說:「謝謝你們。感謝你們生下孩子、塑造他們的靈魂、鍛鍊他們的品格,並向他們展現基督般純正的愛。」我要向眾生之母夏娃、撒拉、利百加和拉結、拿撒勒的馬利亞,以及天上的母親說:「感謝你們在完成永恆目的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我要對身處不同處境,包括那些仍在努力克服,或將來會努力克服困難的母親們說:「要放心。要相信神和妳自己。你們做得比自己認為的還要好。事實上,你們是錫安山上的拯救者。13 而且,就如同你們所跟隨的夫子一樣,你們的愛『永不止息』。14 」我要向母親獻上我最高的敬意。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