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要在家中教導兒女
    註腳

    母親要在家中教導兒女

    我相信母職的重點在於養育下一代,乃是神的安排。

    多馬‧貝利長老我最近有機會和唐諾‧賀史東長老在美國大中部地區造訪五個城市。我們在所到的每個城市,都會先和全部時間傳教士開會,再和支聯會及支會的領袖開會討論傳道事工。在兩場會議中間,支聯會婦女會為我們準備簡餐,讓我們有時間和支聯會會長們會面。我們到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的時候,有兩個年輕的家庭央請婦女會讓他們來準備晚餐並負責上菜。那頓飯由這兩家的先生掌廚,兩家的媽媽負責餐桌的安排和上菜。三個年幼的小孩則在母親們的督導下擺放餐具和端盤子。這是母親教導孩子的機會。看著這些孩子在母親的教導下做好被吩咐的每件事情,感覺很特別。他們在執行指派的任務上都做得盡善盡美。

    這個經驗讓我回想起家母給我的訓練。就像先知尼腓,同時跟你們許多人一樣,我也出生自良好的父母(見尼腓一書1:1)。

    我有個姪女,最近讓我看了我母親留下的四本筆記本,裡面寫滿了她在準備教導婦女會課程的筆記。我可以想像這些筆記本──和其他我尚未看過的筆記本──都代表我母親在準備課程時投注了的成千上百個小時。

    我的母親是位優秀的老師,她準備課程時非常認真和透徹。我清楚記得,在她教導課程的前幾天,餐桌上一定擺滿了參考資料,還有她準備課程時所寫的筆記。在她準備的這麽多資料中,我相信只有一小部分會在課堂上用到,但我也同樣確信她所作的準備一點也不會白費。為何我這麼肯定呢?當我一頁又一頁地翻閱她的筆記本時,我彷彿聽到母親又再一次教導著我。我再說一次,她筆記本裡針對任何一個主題所準備的資料絕對超過一堂課所能分享的,而課堂上沒有用到的內容,她都拿來教導她的孩子了。

    我覺得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雖然我母親是婦女會姊妹中很有成效的一位教師,但是她最好的教導卻是在家中教導兒女的時候。當然,這大部分是因為她教導兒女的時間要比教導婦女會姊妹的時間多了許多,但是我也認為她準備這麼充分,首先是為了為兒女看到在教會勤奮服務的好榜樣,其次是因為她知道,準備課程時所學到的東西都可以重複使用,用在一個更崇高的目標上,即教導自己的兒女。

    請容我用幾分鐘時間緬懷過去,談談我從家母身上學到的有關在家中教導福音的幾個教訓。家母很了解,從小教導兒女明白標準、價值觀和教義的重要。她雖然很感謝其他人能在家庭以外的地方,不論是在學校或教會,教導她的孩子,但是她也很清楚,父母負有教育兒女的責任,而且最重要的是,父母必須確定孩子們學到了天父要他們學的東西。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離家在外所學的東西都會受到母親仔細地盤問,為的是要確定我們聽進耳朵和塑造我們觀念的教導都是正確的。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從學校跑回家,以為一天的學習已經告一段落,沒想到這個幻覺很快就破滅了,因為我看到母親站在門口等我。我們小時候,每個人在廚房裡都有一張小桌子,好讓母親能一邊做家事,準備晚飯,一邊繼續教導我們。她天生就是個老師,對我們的要求比學校和教會裡的老師還嚴格。

    母親的教導兼顧了屬世和屬靈的課程。她一定不會讓我們的學業落後,還會常常給我們出其他的功課。她也會跟我們練習她在婦女會的課程。我們聽到的當然是她筆記本裡的完整版,而不是一堂課裡只能聽到的節錄版。

    我們在家學習的其中一個部分包括背誦經文和信條,以及先知、先見和啟示者所說的話。母親一向深信,心志若不經常鍛鍊就會變得軟弱。她會在我們洗碗、攪奶油或幫忙做其他家事的時候教導我們。即使我們從事勞力的工作,她也覺得不應該讓無益的思想進入她兒女的心中。

    我無意把家母當作今日父母效法的典範。時代已經非常不一樣了,但是就算時代改變了,父母的教導還是不容忽視的。許多活動會把價值觀一代一代傳承下去,這些活動中最重要的或許就是父母在家中教導兒女了。在教導價值觀、倫理道德的標準和信心方面,更是如此。

    家庭教育在今日的世界變得越來越重要,敵人的勢力如此猖狂,他力量攻擊、腐蝕和破壞社會的根基──即家庭。父母親一定要體認到,家庭教育是最神聖、最重要的一項責任。教會和學校等其他機構可以協助父母來「教養兒童,使他〔她〕走當行的道」(箴言22:6),但這項責任最終仍落在父母身上。根據偉大的幸福計畫,受託去照顧和培育天父兒女的是父母。我們的家庭是天父的事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祂的事工和榮耀是「促成人的不死和永生」(摩西書1:39)。在神的永恆舞台上,通常是屬意父母要在兒女的生活中扮演核心角色。還好,這齣戲還有其他臨時替代演員,可以在父母力有未逮的時候進場。不過,神命令要在光和真理中教養兒女的人是父母(見教約93:40)。

    父母必須藉著家庭祈禱、經文研讀、家人家庭晚會、朗讀書籍、唱歌、家人一同用餐等機會,一次一次地把光和真理帶進家中。他們知道正義、自動自發、堅持不懈、每天不斷進行的親子教育所發揮的影響力,是世界上最為強大持久的一股向善力量。社會的健康,人民的幸福,國家的繁榮安定,這一切的共同基礎都在於兒童的家庭教育。

    約瑟‧斐亭‧斯密長老曾教導:「父母的職責是教導兒女明白耶穌基督福音當中的這些拯救原則,這樣他們就會知道為什麼要受洗,他們心裡也會有強烈的意願要在受洗後繼續遵守神的誡命,使他們能回到神的面前。我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們是否想要擁有你們的家庭和兒女,是否想要和你們的父母及祖先印證在一起?……如果想,那你們就一定要從搖籃邊的教導開始做起。你們不但要諄諄教誨,更要以身作則」(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48, 153)。

    家母在家中擔任教師的例子讓我聯想到另一件事情,主要是跟教學有關。教會領袖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如何改進教會中的教學。我們為什麼要投資這些時間和精力呢?是因為我們相信教育在提升個人信心和鞏固家庭方面可以發揮強大的力量。我也相信,我們改進教會教學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提升家庭教育的品質。我們在家中的教導會讓我們在教會裡的教學更有效果,而我們在教會的教導,也會讓我們在家裡的教導更有效果。在整個教會裡,許多家庭的餐桌上,都擺滿了參考資料和寫滿了各種授課想法的筆記本。在準備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時,不用擔心會準備太多,因為不管上課時有沒有用到的福音見解,總是可以在家中教導。

    在「家庭:致全世界文告」這篇受靈感啟發的宣言中聲明:

    「夫妻肩負神聖的責任要彼此相愛、彼此照顧,也要愛護和照顧他們的兒女。『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詩篇127:3)。父母有神聖的職責,要在愛與正義中教養兒女,提供他們屬世和屬靈所需要的,教導他們彼此相愛、彼此服務、遵守神的誡命,並且不論住在何處,都要做一個守法的國民。 「……依照神的安排,父親應在愛與正義中主領家庭、負責提供生活所需並保護家人。母親的主要責任是養育兒女。父母有義務在這些神聖責任中互相協助,是平等的夥伴」(2004年10月,利阿賀拿,第49頁)。

    根據「家庭:致全世界文告」,我所講的有關家庭教育的原則適用於父母雙方,但就母親的角色而言,這些事情格外重要。父親通常整天外出工作,不在家,這也是在家中教養兒女的責任多半落在母親身上的諸多原因之一。雖然大家的情況不盡相同,理想也不常能實現,但我相信母職的重點在於養育下一代,乃是神的安排。我們今天看到許多挑戰,令人困惑和有害的影響力都有意誤導著神的兒女。我們看到許多年輕人缺乏必要及深厚的靈性基礎,以致當四周刮起懷疑的風暴和絕望的漩渦時,他們沒有辦法堅持信仰。天父有太多的兒女被世俗慾望所克服,邪惡對我們兒女的猛烈攻擊一次比一次更陰險、更肆無忌憚。在家中教導耶穌基督的福音會讓我們的兒女有多一層保護,使他們更能與世俗的影響隔絕。

    願神祝福你們這群錫安的好母親及好父親。祂把祂永恆的兒女交託給你們照顧。我們作父母的是神的合夥人,與神同工,要在祂的兒女當中促成祂的事工和榮耀。竭盡所能是我們的天職。我為此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