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教導有助於拯救生命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教導有助於拯救生命

我們要教導基本的教義、邀請學習者去做神要他們做的事工,然後應許他們,祝福一定會來到。

我在擔任傳道部會長時,有一天跟我的大兒子講電話。他是一位醫師,當時正在前往醫院上班的路上。到了醫院時,他說:「爸,很高興和你聊,不過現在我必須下車去救一些人了。」

我兒子負責治療罹患重大疾病的兒童。只要他能正確地診斷病因,給予妥善治療,就能拯救患病兒童的生命。我告訴我所帶領的傳教士,他們的事工也有助於拯救生命──能夠拯救他們教導對象的屬靈生命。

約瑟F.‧斯密會長說:「〔我們〕接受到真理後,就會被真理所救。〔我們〕得救,不單是因為有人教導〔我們〕真理,也因為〔我們〕接受真理並按照真理而行」(in Conference Report, Apr. 1902, 86;亦見教導,沒有更偉大的召喚〔1999〕,第46頁;提摩太前書4:16)。

我的兒子藉著分享他的醫學知識來拯救生命;傳教士和教會裡的教師藉著分享他們的福音知識來協助拯救生命。傳教士和教師若仰賴聖靈,就會教導正確的原則、邀請學習者遵行該項原則,並見證這樣做一定會得到應許的祝福。大衛‧貝納長老在最近一次的訓練會議中分享了有效教導的三個簡單要素:(1)基本的教義,(2)邀請對方採取行動,以及(3)應許的祝福。

宣講我的福音這本指南幫助傳教士教導基本的教義、邀請他們教導的對象採取行動,獲得應許的祝福。教導──沒有更偉大的召喚這本指南也能幫助父母和教師做這些事。這本書在教導福音上的幫助,正如同宣講我的福音在傳道事工上的幫助一樣。我們要運用這些書來準備教導,然後在教導的時候仰賴聖靈的引導。

多馬‧孟蓀會長提到他年輕時的一位主日學教師露西‧澤許。某個星期天,課程的主題是「無私服務」,課上到一半時,澤許姊妹邀請她的學生,將他們辦活動的班費捐給班上一位母親剛過世的同學家裡。孟蓀會長說,澤許姊妹在邀請他們採取這項行動時,「闔上了課本,同時開啟了我們的眼睛、耳朵和我們的心靈,迎向神的榮耀」(「偉大教師的榜樣」〔2007年2月10日,全球領導人訓練會議〕,2007年6月,利阿賀拿,第76頁)。澤許姊妹顯然運用了課本來準備課程,但當靈感來到,她便闔上課本,邀請學生遵行她所教導的那項福音原則。

孟蓀會長教導:「教導福音的目的……並非在『灌輸資訊』到班員的腦海裡。它的要旨在於啟發個人去思考、去感受,然後採取行動來遵行福音原則」(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70, 107)。

當摩羅乃向先知約瑟顯現時,他不但教導約瑟有關福音復興的基本教義,還告訴他說:「神有一件事工要〔他〕去做」,並應許他,將來他的名聲會傳揚到世界各地(見約瑟‧斯密──歷史1:33)。每一位父母和福音教師都是來自神的使者。我們每個人不見得都像澤許姊妹和摩羅乃一樣,有機會教導未來的先知,但我們都在教導教會未來的領袖。因此我們要教導基本的教義、邀請學習者去做神要他們做的事工,然後應許他們,祝福一定會來到。

我記得自己小時候,有一次悠哉悠哉地走路去教會上兒童會。抵達教室時,我很驚訝地看到所有的家長都到齊了,要觀賞一場特別演出。我突然想起自己也在參與那次的演出,但我卻忘了要背台詞。輪到我說出台詞時,我站在自己的椅子前面,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我什麼都記不得了。因此我只是站在那兒,然後終於坐了下來,盯著地板看。

那次經驗之後,我下定決心,再也不要在教會中的任何聚會裡演講了。我守著這個決心好一陣子後,有個星期日,一位兒童會領袖莉狄亞‧斯提曼姊妹跪在我旁邊,邀請我在下週做個短講。我說:「我不要演講。」她回答說:「我知道,不過你可以做這次的演講,因為我會幫你。」我繼續抗拒,但由於她對我表示出這麼大的信心,使我難以拒絕她的邀請,而我也做了那次演講。

那位美好的婦女是一位神的使者,讓我知道神有件事工要我去做。那位姊妹教導了我,在召喚來到時,無論你可能覺得自己多麼不適任,都要接受那項召喚。正如摩羅乃對約瑟做的那樣,那位姊妹也確實使我在演講之前作好了準備。那位受神啟發的教師協助拯救了我的生命。

我十來歲時,有位剛返鄉的傳教士彼得生弟兄教導我們的主日學。每星期他都會從黑板的左下角到黑板的右上角劃上一支大大的箭頭,並在黑板上端寫道:「立下崇高的目標。」

他無論教導什麼教義,都要求我們竭盡所能地多做一點。 那支箭頭和那句話,立下崇高的目標,持續不斷地在整堂課中邀請我們去做。彼得生弟兄使我想要好好地去傳教、把學校課業做得更好,為我的生涯立下更高的目標。

彼得生弟兄有一件事工要我們去做。他的目標是幫助我們「去思考、去感受,然後採取行動來遵行福音原則。」他的教導的確協助拯救了我的生命。

我在19歲那年,蒙召到大溪地傳教。我必須學習兩種外語──法語和大溪地語。在傳教初期,我因為學習語言的進展緩慢而感到十分沮喪。每次我試著講法語,人們都以大溪地語回應。每次我試著講大溪地語,他們又以法語回應。我幾乎快要放棄了。

後來有一天,我走路經過傳道部會長公館的洗衣間時,聽到有個聲音在叫我。我轉過頭,見到一位灰頭髮的大溪地婦女站在門口示意要我回去。她名叫徒普提亞大‧慕。她只會講大溪地語,而我只會講英語。她講的話我大部分都聽不懂,但我確實知道,她希望我每天都到洗衣房去,以便她能幫助我學大溪地語。

此後每天經過那裡時,我都會停下來,在她燙衣服的時候跟她練習對話。起初我並不覺得這樣做會有什麼幫助,但慢慢地我開始了解她所說的話。每次我們見面,她都讓我知道她十分確信我能夠學好這兩種語言。

慕姊妹幫助我學會了大溪地語。但她幫助我學到的遠不僅於此。她確實教導了我福音的首要原則──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她教導我,只要我仰賴主,主就會幫助我做到我自認為不可能的事。那位姊妹不僅協助拯救了我的傳道事工,她也協助拯救了我的生命。

斯提曼姊妹、彼得生弟兄,以及慕姊妹教導時都是「藉著勸說、恆久忍耐、溫和、溫柔,和不虛偽的愛;藉著慈愛和純正的知識,這些將使靈魂……大幅增進」(教約121:41-42)。他們教導時,都以美德裝飾他們的思想;也因此,聖靈成為他們經常的伴侶(見教約121:45-46)。

這些偉大的教師都啟發了我,使我對自己的教學提出下列問題:

  1. 身為教師,我是否將自己視為神的使者?

  2. 我在準備和教導時所用的方式,是否有助於拯救生命?

  3. 我是否專注在復興的基本教義上?

  4. 我所教導的人能否感受到我對他們的愛,以及我對天父和救主的愛?

  5. 當靈感來到,我是否會闔上課本,去打開學員的眼睛、耳朵和心靈,去體會神的榮耀?

  6. 我是否邀請學員去做神要他們做的事工?

  7. 我是否展現對學員的充分信心,使他們難以拒絕我的邀請?

  8. 我是否協助學員明白,他們若遵行我所教導的教義,就會得到應許的祝福?

在神的國度裡,學習和教導並不是可有可無的活動。藉著學習和教導,福音才得以復興到世上;我們必須藉著學習和教導,才會獲得永生。那是獲得個人見證的門徑,因為沒有人能夠「在無知中得救」(教約131:6)。

我知道神活著。我見證耶穌是基督。我見證,先知約瑟藉著學習真理、然後教導真理,而開啟了本福音期。約瑟曾提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得到了神的回答,然後再將他所學到的教導給神的兒女。我知道孟蓀會長是今日主在世上的代言人,他像約瑟一樣,持續不斷地學習和教導我們,因為教導有助於拯救生命。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